笔趣阁 > 离世双界引 > 第二百五十三 两只耗子打架

第二百五十三 两只耗子打架


  闲来无事,黑皮耗子坐在半斤铺子门框上吹冷风,它仍背着包袱和笔,形似随时准备着仗剑走天涯。
  对面,上封条的清东超市内一只灰耗子扒拉门缝觑眼看,一双豆大的眼睛闪过一丝厉色:“呔,哪里来的黒耗子,在无间道鬼鬼祟祟!”
  小黑皮循声看去,看见门缝里那双眼睛后,它一时十分困惑,究竟谁才像鬼鬼祟祟?
  初来人间,不宜惹是生非,小黑皮选择忍,可对方显然是想着不打起来不罢休,学了它主人厚脸皮,走到门口,指着小黑皮又吼了一句:“你这黒耗子浑身这么重的阴气,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还敢坐在半斤铺子门口!我警告你速速离开,这无间道是我老大罩的,等会打死你不负责的!!”
  话音落下一瞬间,耗子便看见对面一团黑影冲了过来,随即它的脸被踹了一脚。
  路过的行人看见街边一幕,皆十分惊奇,瞠目结舌。
  只见一灰一黑两只耗子在路边扭打了起来,其中一只身上还挂着包袱插着一只长长的笔,就像人打架一样,你一拳我一脚,左右勾拳外加扫鞭腿。
  空茫茫一声叹息,一双手把耗子和小黑皮提了起来,被捏着后颈,俩物蹬了几下腿,被掐着软肋挣扎自然是徒劳,没能挣脱女人的手,它俩便安生下来,乖乖被女人提在手里,没有再过多挣扎,暴脾气的耗子也没骂架。
  遂忽然觉得自己之前担心小黑皮一人流浪人间会被欺负是多余,像它老兄这个暴脾气,遂觉得把它留在身边看着,是为他人着想。
  “耗子能成精的少,像你俩这般能活几十年百年的更是寥寥无几,所以你们两个该相亲相爱才是,怎么乐于灭自己族的种呢?”
  话说得可能是有些夸张,不过并不是口无遮拦,在常人看来不过是两只耗子拌嘴打架而已,可在遂这里,把矛头对向自己人,不亚于灭自己的种,傻逼得很。
  “相亲相爱?算了吧,它骂我,我没打死它就已经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比起清东明子的小弟耗子,小黑皮就是混黑的,久经风霜,混江湖的大哥,鬼市里什么奸佞东西它没见过?耗子站它面前,还没一颗花生米显眼,值得在意。
  不敢顶撞遂,可不代表耗子会保持沉默,它不死心伸长自己的爪子揪了一爪小黑皮,“说嘛呢?你的意思是我打不过你?!”
  毫不客气,小黑皮在第一时间回踹了一脚,力道猛,一脚把耗子踹得在遂手中荡了一圈儿。
  爪子揉揉屁股墩好痛,耗子眼泪汪汪,哭了,“遂大人,我好歹也是老大正儿八经认的小弟,我被欺负你也不管管!”
  “哟,清东明子这厮儿是你老大?真掉价。”讥讽后,小黑皮得意道:“谁还不是个小弟,我,她罩的。”说这话时,小黑皮一脸欠揍指着抓住它和耗子的遂。
  耗子回头看遂,犹豫了一下,遂点头,毕竟承诺确实是她说出来的,“耗子,这是我朋友小黑皮。”给耗子介绍完小黑皮,遂又给小黑皮介绍耗子:“小黑皮,这是明子的小弟耗子。”
  俩耗子各自撇开头不看对方,淡淡应了一声儿“哦”。
  “大家都是朋友,又经常在无间道聚头,以后好好相处?”
  耗子不屑“切”了一声儿,虽不满,倒也没敢反对遂的提议,而混黑的小黑皮就要直接点儿,它直接斜睨遂,质疑:“女人,我怎么没想到你如此世俗,今儿这稀泥和得好。”
  一个人弯腰,放轻步子,偷偷摸摸猫到遂身后,突然出手,从她手中抢过一灰一黑两只耗子。
  刚准备同遂说笑,霍然看见手里两只耗子皮毛不整隐约带着伤,耗子还眼泪汪汪,清东明子立马火冒三丈:“咋了咋了!!怎么都带着伤呢,谁欺负你们了,告诉我那龟孙在哪儿,老子给你们报仇去!!”
  不知道小黑皮是遂罩着的,清风抓起小黑皮的爪子,大拇指轻轻按了一下掌心随即便亮出锋利的指甲,清东明子还在咋咋呼呼吼,他捏着小黑皮露出指甲的爪子对摇了摇:“这儿呢这儿呢。”
  话音刚落,清风的脸便被一只黑爪子踹了一脚,没错,小黑皮干的,只因为清风告它状,不爽而已。
  清风捂着脸边哭边笑,指着小黑皮准备说些什么,遂抢先出手一把捞过清东明子手中提溜着的小黑皮抱在怀里护着,惨白色的手轻轻顺着可怜耗子凌乱的毛,要不是脸黑雾雾,一身黑风衣看着有些寒酸,她可能就跟贵妇人抱猫一般富贵慵懒。
  “它俩不懂事,你俩是人也不懂事,不辩明理?”说着,遂转身朝街对面半斤铺子飘去,“光调解它俩关系就有的我烦,现在你俩一来跟着瞎闹,我更烦了。”
  无间忙活着自己的婚事,遂却有小半月未归无间,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比任何人都要闲。
  鬼市之后,有些事悄然开始改变,她不再像以前一般空洞洞的活着,心里有了沉重感,很压抑,负面情绪却无处宣泄……旁人看不出,她内心还有酸楚,知道么,就是莫名来的酸楚让她忘记了无间,忘了自己该回无间去。
  惧托着一摞红纸从无间道外的方向走来,他身后几十位引者两人一抬酒罐子,遂抱着小黑皮朝半斤铺子走去,俩鬼相互点头示意,他身后的引者皆俯身喊了“遂大人好”,之后便是两伙人各走各的路。
  本是惬意躺在遂冰冷冒寒气的怀里,感觉到庞然阴气接近,小黑皮抬起头就见着偌大一群黑雾雾的引者,随即,它便傻傻望着惧。
  “女人,刚领头捧红纸那位引者是谁啊?”
  “捧红纸……哦,他是未来接管无间的大人。”
  小黑皮紧接着问:“他叫什么?”
  “惧,我听同僚说,好像是恐惧的惧,让人害怕的意思。待过几日回无间去了,我再介绍你认识刚刚那位大人和另外的引者。”
  略沉默,小黑皮明显没了兴致,有点颓废,“那你夫婿呢?他是谁?”
  “你已经见过,不过明天他会来,到时候我重新介绍你俩认识。”
  “见过?”
  “嗯,你见过。”
  撇开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不提,小黑皮和遂认识就是从鬼市开始,这期间,也只有一个人同遂有那种亲昵关系……
  “……爆炸头?”
  “是他,也不是他。”
  遂微微挑眉,笑了笑,不作过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