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周瑜之笑傲三国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查抄袁府

第四百四十二章 查抄袁府


  汉少帝刘辨被废之后封了一个弘农怀王,他被董卓圈禁在洛阳一处大宅子内,对于废帝刘辨董卓到是没有虐待他,将宫内的太监、宫女还有用度都给派过去不少,刘辨已经被董卓吓的胆寒,也是唯唯诺诺的在这王府内苟延残喘。不过李儒建议董卓派重兵守卫王府以保证废帝刘辨的安全,实际上就是监视他断绝他跟外面的联系,历史上被废的皇帝不少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好的下场,但是李儒是为了防范一些刘辨的死忠党会救他出去,这样的话他们的所拥立了刘协就成了一个笑话,毕竟刘辨是汉灵帝遗诏中唯一的合法继承皇位的人。
  至于董卓现在已经开始把持朝政,他除了挂职西凉刺史、河东太守、东部中郎将之外,被晋升为太师之位,还被刘协允许上朝可带宝剑、穿盔甲、可坐着上朝。这样的殊荣可是大汉朝立朝以来最大的殊荣,不过董卓就这样还不满足,他越发的变本加厉将刘协的后宫变成了自己的后宫,而登基没几天的刘协面对这个魔王也是敢怒不敢言。
  “太师醒了吗?就说李儒有要事求见——”李儒一大早救急匆匆的进宫面见董卓,从刘辨派出王越刺杀董卓开始,他就觉得刘辨、王越一定是被人当枪使了,他也借着这个机会助董卓废除刘辨顺利上位,现在大汉的朝廷就是董卓说了算,他李儒作为董卓麾下第一智囊也是水涨船高,不过这样的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敌人。他查询了入宫的记录,知道最近见过刘辩的人除了袁隗就是王允,而且刺杀的发生在董卓赶袁绍出府之后,发现这个现象的李儒越来越有兴趣查下去。果然司徒王允也是袁家的一杆枪,那么这一次想真正要董卓命的是袁府,但是现在董卓刚刚的废除了天子刘辩,虽然暂时有西凉军的镇压没有出什么乱子,作为谋士的他知道这些世族大家一定不会甘心,如果再一次对四世三公动手的话或许会起到反效果,这件事他做不了主,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请董卓定夺。
  董卓这会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扬,有了飞熊军跟在左右守卫皇宫,他直接早朝之后就留宿皇宫之内,宫内的宫女盒秀女女可就遭殃了,现在董卓心里面惦记着汉灵帝的嫔妃,不过皇室多少年的皇威还在,就算是他化身成魔王也有点收敛。听到飞熊军来报说是女婿李儒一大早来找他有急事,对于这个女婿董卓还是比较信任,好多事情都是他张罗着办,让自己能够省心不少。他急忙梳洗打扮一番也是半个时辰了,至于早朝他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但是朝上的大小事情都会事无巨细的汇报给他,李儒被他安排在一处偏厅内等候,董卓一进门就笑道:“贤婿——有何事这么着急前来?难道是朝上又有什不安的动向?这些小事你直接处理就行,不用汇报——杀了也就杀了!”
  “太师您老人家劳苦功高——小事情哇哦也不敢来麻烦您,最近我将洛阳城内细细的查了一遍,发现真正想要您命的人是袁家,您还记得袁绍被你羞辱之后回了袁府,我已经确定就是他们一群文官撺掇天子刘辨要除掉您的,这件事情咱们用不用?”李儒说话的时候没有提到司徒王允,从天子刘辨被废开始王允救想到他去见刘辨的消息一定能够传到董卓的耳朵里面,按照董卓的脾气直接就能灭了他王允满门,王允这个人能够混到司徒这个位置上,怎么会让自己的脑袋收到威胁,王允来自并州的王氏家族手上最不缺的就是奇珍异宝,他没等李儒找上门救主动登上李儒的大门,给李儒送了重礼,其中不乏有金银财宝、珍珠玉器,就算是李儒也被王允的豪气给弄的迷了眼睛,放过王允只诸袁家这一点他还是自信有这么本事的。
  “袁逢这老东西死了,袁绍这个小崽子也敢和老子呲牙——你传奉先过来让他带着人马去个我灭了袁家满门,老子还就不信了杀不玩这些混蛋,我董卓有没有招他们惹他们,偏偏这群文官和老子过不去,成天的给我添堵!看来还是觉得老子太好欺负了,不行——这一次就拿袁家这个猴子给他们敲一下警钟!”董卓也不是傻子,他知道想要统领朝廷这些文官就是不可或缺的,总不能全部杀光!到时候靠着这些武将还怎么治理天下,都是舞刀弄棒的还不得让大汉朝乱成一锅粥,不过有句话说的是杀鸡儆猴,袁家比鸡大多了算作一只猴子还是不错的,杀了他看看还有什么人敢奔出来和自己作对。董卓的杀意越来越大,想想这些世家大族和自己作对救心里非常的不爽,他只是废了一个天子又没有抢占他们什么利益,为什么非得和自己过不去?
  “太师——灭袁家有些不现实,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朝野,还有在冀州、汝南、南阳等地都有袁家的嫡系子孙占据要地,手下的兵将也都不少!如果咱们灭了洛阳的袁家,到时候洛阳之外便会烽烟四起,这样对于咱们占据洛阳慢慢收服各地的策略不好,我有一个建议那就是袁家既然被人们成为大汉文官的风向标,那么咱们就狠狠地踩一踩这个风向标,让那些文官认清楚什么该依附什么人!”李儒被王允送礼一提点想到一个好办法,那就是抄家作为惩罚,既能够让自己发一笔横财还能让董卓高兴,也能充实军费更能让那些不安分的人没了钱让他们想跳都没得跳。
  “哦?文优——有何妙策?说来让我听听,你总是能够给我带来一丝惊喜!”董卓听出来李儒的意思是不建议他大开杀戒,杀戮是一种手段但不是常用手段,只要有足够打动董卓的利益,他也是很愿意放过他们,就等于是割韭菜的道理一样,他们去想办法生长长好之后等着董卓来收割,还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以他们谋刺太师的罪名抄家捉拿袁绍,据我所知天子被废之际这小子早就出了洛阳朝着冀州去了,如今袁府内只剩下袁隗一人当家主事,袁家府内的财物足够太师军费开支还有就是入您的宝库。咱们遵循的原则就是罚钱赎罪不伤人命,这样大臣们的抵触情绪也会很低,也能尽快的壮大我们。只等到咱们兵强马壮的时候,那就是您问鼎天下的额时候——”李儒缓缓地说出来这一句话。
  “好——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这件事救由文优你和华雄去办,一定说清楚袁家的罪行,然后我大发慈悲让他们罚钱赎罪!”到了最后还不忘显摆的董卓留下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