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李斯特弹琴说爱的日子 > 第27章:圣诞节-“我爱你”

第27章:圣诞节-“我爱你”

    抱着一瓶红酒揣着一盒巧克力的夏洛琳到家时,客厅里壁炉的柴火烧得正好。她将手里的东西放在铺上了漂亮餐布的桌子上,伸出手在壁炉边驱逐身上的寒意。
  
      偌大的房间没有人。李斯特在宴会上还没回来,安娜应该在楼下准备晚餐。身体暧过来了,她决定下楼去找安娜,帮她搭把手。
  
      在厨房里果然找到了快乐忙碌着的安娜。
  
      夏洛琳挽挽袖子靠近她“安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哪有主人请人参加晚宴,却让客人帮忙的呀。你去歇歇吧,弹钢琴可是体力活。”
  
      她看到小提琴家笑了笑,继续说“我可没说错。要知道,弗朗西斯一场演奏会下来,可是需要人扶的,连手都抬不起来。”
  
      演奏会下来就虚脱的李斯特吗应该是一个人演奏了全场吧。
  
      不过在这个时代,敢不要乐团和助演,独自一人就能撑起一场音乐会的钢琴家,大概只有他一个了。
  
      估计李斯特的手臂会说话,大概开口可能就是大哭吧嗯,还有独奏会上的钢琴和它一起拥抱痛哭。
  
      独奏会啊,她也很想念征服所有听众耳朵的时光呢。
  
      “音乐家的手要好好珍惜,你就不要碰这些了。”
  
      “那我帮忙把做好的冷盘和甜点端上去吧,另外我还能帮忙准备餐具。我带了红酒回来,还有安娜你很喜欢的巧克力。”
  
      安娜是个很可爱的夫人。前几天李斯特在沙龙给她带了几块巧克力,这位夫人嘴上说就尝一下,最后却是眼神闪亮着全部吃光了它。夏洛琳记着这件事。今天带回来的红酒是李斯特的,巧克力是专门给她的。
  
      “我我才不喜欢那玩意儿呢,黏糊糊的不好吃”
  
      故作正经的话和嘴角的笑,安娜完美诠释着什么叫口是心非。
  
      “好,安娜一点都不喜欢,那一会你就随便处置它吧。”
  
      夏洛琳笑了笑,转身端着盘子上楼去。
  
      美食已经在餐桌已经摆好,房间里的蜡烛全都被点上,安娜甚至在餐桌上放上了一小篮花,家里瞬间充满着过节的欢乐气氛。
  
      夏洛琳把醒好的红酒端上了餐桌,安娜布好了所有的餐盘,现在只需要等李斯特回来,就能享受丰盛的圣诞晚餐了。
  
      “夏洛琳,趁现在快去换件衣服吧,我也去换一身。圣诞节就要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嘛”
  
      既然主人都给出了建议,那她照做就好。客厅里有壁炉不会太冷,今晚肯定还要做好会有音乐演奏的准备。轻便些穿就好了。
  
      选外套的时候倒是犯了难。斗篷不适合,身上这件要换掉,好像只能选那件衣服了。
  
      夏洛琳摸着那片墨蓝,耳边又响起某人的浅笑声。微微脸红的她咬咬牙一跺脚,把衣服披在身上。
  
      “我花的法郎、我买的衣服,凭什么不穿呢”她在心里默默强调。
  
      等小提琴家收拾好自己,提上琴箱到客厅的时候,钢琴家已经回来了。他坐在沙发上等着她们。
  
      安娜还没上来,就这样和李斯特单独在一个空间,夏洛琳心里不知怎么地有点紧张。她走过去把琴箱平放到钢琴家旁边,隔着琴箱和他坐在一起。
  
      偷偷瞟着李斯特的她,不禁暗叹上帝对他的偏爱。身着华丽礼服的他,领口系着层层叠叠的花式领结,素净洁白的法式衬衫的袖口点缀着两颗暗绿色的宝石袖扣,梳得整齐的头发让他看上去更英俊精致了。
  
      说他是位高贵优雅的王室贵爵,一点都不会引人怀疑。
  
      “夏洛琳,你还是穿上的这件衣服了。”
  
      就不能对李斯特有赞美之心,他总是这样致力于清空夏洛琳对他的好印象。
  
      “嗯,毕竟我也希望能沾点李斯特先生的荣耀,想和您一样能在音乐圈闻名遐迩呀。”
  
      小提琴家毫不示弱地给自己找好了理由把话题踢了回去。
  
      “如果您要沾染我身上的光辉,干嘛还和我坐那么远呢就不怕我照不到您吗”
  
      “呵呵,李斯特先生宛若太阳,我就是藏在角落都能被您的光芒刺到眼睛呢”
  
      “所以,夏洛琳,你是想进入巴黎的音乐界和社交圈吗”
  
      “弗朗茨,我想要的就只有把我的小提琴拉给世界听而已。”
  
      她话里的自信与希冀触动着李斯特的心,他第一次感受到她在音乐上的野心。
  
      想要世界听你演奏吗果然是能和他合拍的音乐家呀。
  
      “你们两位能不能别干坐在那里谈话了。快去把你们自己的圣诞木柴放进壁炉里,然后过来准备开动晚餐。”
  
      现在还没有木桩蛋糕,所以圣诞木柴不是给人吃的,是给壁炉添把火的。
  
      两位音乐家在壁炉旁找到安娜放好的木桩,各自拿了块木柴丢进壁炉里。浸过酒的木柴在炉中燃起耀眼的火芒,迷醉的香气弥漫在室内。
  
      “圣诞快乐,夏洛琳。”
  
      “圣诞快乐,弗朗茨。”
  
      李斯特和安娜是虔诚的教徒,夏洛琳也跟随他们进行了正式的餐前祷告,并和他们一起哼唱了一首圣歌。
  
      切好的成片冷肉和娇巧的红皮小萝卜,憨厚与可爱调和的刚刚好。安娜的手艺很棒,在这调料不多的时代,这位母亲用淳朴的风味征服了夏洛琳的舌头。
  
      这顿晚餐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知道李斯特是位甜食爱好者吧,安娜蜜制的腌脆果被他不动声色地慢慢消灭了。偷偷关注着他的夏洛琳在这位佯装成熟淡定的先生身上找到了那么一丝孩子气。
  
      感谢李斯特是个观赏性十足的钢琴家,餐后他即兴变奏圣诞音乐,搭配故作夸张的演奏方式,成功博得室内两位女性的欢笑声。
  
      钢琴家解开衣扣拆掉领结,打乱了自己服帖有序的发,彻底放松了自己享受圣诞节相聚的快乐。
  
      “夏洛琳,你也唱首歌吧,只听弗朗西斯弹琴似乎觉得还少了点什么”
  
      正在大笑的安娜突然提议。
  
      “唉安娜,你可以让我给你拉小提琴,但是唱歌”
  
      一脸震惊的夏洛琳迅速拒绝。
  
      “夏洛琳,唱吧,有李斯特给你伴奏永远不怕走调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先前的圣歌齐唱是蒙混过关的。忘词了就哼过去,我会用钢琴给你填补空白。”
  
      凑着热闹的李斯特不忘煽风。
  
      被两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夏洛琳不好再推辞了。饮下的红葡萄酒给了她放开自己的勇气。她打开琴盒调好琴弓琴弦,对李斯特说“钢亲家先生,没有您的伴奏我也可以,毕竟我还有小提琴不是吗”
  
      “那么就请欣赏一首源自英格兰民谣的圣歌。弗朗茨,期待你能跟上音乐,安娜,希望你喜欢。”
  
      小提琴琴弦拨奏的声音像柔声的低语,伴着她吟唱,李斯特仿佛看见在教堂祈祷时彩窗里照进的阳光。他听见她用海那边的异国语言清清浅浅地唱出悠扬婉转的圣歌
  
      “孰为此儿,静躺安憩
  
      平和在玛丽之膝
  
      列军今以赞歌相迎
  
      引牧羊人凝视”
  
      原只是进行着简单和声伴奏的手指,在这一段后立马在低音区给少女的歌声添上些神圣的色彩。李斯特从没听过这首圣歌,但这一小节唱完他瞬间就为它写好了伴奏型。
  
      “带来金子、**和没药
  
      君民前往献呈爱礼
  
      主中之主,普救世人
  
      愿仁爱之心尊其威仪”
  
      “这便是基督之君
  
      牧者为所守,天使为所颂
  
      愿荣耀速归其有
  
      玛丽的孩儿,神之子”
  
      琴弓在琴弦上拉出主旋律的加花的乐音,伴着低沉的钢琴,音符间充满着英格兰风笛般清柔的味道。
  
      她停下手里的音乐,用空灵的清唱重复了这段赞歌。
  
      “让圣歌高高奏起
  
      圣母摇篮曲轻细
  
      欢颂基督之诞辰
  
      玛丽的孩儿,神之子”
  
      夏洛琳没有表露过自己对宗教的信仰,但歌声里对宗教却怀着尊重与敬畏,满满都是虔诚。
  
      不,这不是一个信徒对神明的虔诚。
  
      李斯特心想。
  
      她信奉的神,是音乐。
  
      客厅响起安娜的掌声,夹杂着几句极快的德语感叹。
  
      “德安娜,你刚刚是说了德语对吗”
  
      夏洛琳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听错。
  
      “德你竟然会说德语太不可思议了。”安娜有些激动地说,“上帝啊,在巴黎找一个能用德语交谈的人太不容易了听起来,你的德语很熟练”
  
      “德那是我的母语之一。如果你想说德语,以后可以用德语和我说话。”
  
      “德夏洛琳你太可爱了,弗朗西斯就从没像你这样贴心过”
  
      李斯特在钢琴上故意弹了几个响亮的和弦,希望用有些粗暴的震音吸引她们的注意。
  
      夏洛琳和安娜转而看向他。
  
      “女士们,这里是巴黎,就让我们好好说法语。德语有碍于我们亲切友好地交流。”
  
      神情有些不自然的李斯特装做若无其事地建议。
  
      “弗朗茨,难道你不会说德语吗”
  
      夏洛琳一脸震惊。
  
      “咳咳,”李斯特强装镇定,“嗯以前会,但现在我们说法语不是很好吗。”
  
      “什么叫以前会,那分明是你从小就说的语言好吗”安娜情绪有点激动,“可是自从你来了巴黎,自从你花了一个月精通了法语之后,你就把德语忘、干、净、了”
  
      “连带着我要跟你一起学法语,不然我连儿子在说什么都听不懂了。”
  
      安娜委屈,甚至十分恨铁不成钢。
  
      一个月把法语精通,代价是遗忘从小使用的德语,这位天才先生点亮新的语言技能难道要遵守质量守恒定律
  
      被小提琴家的惊异眼光瞧得浑身不自在的青年钢琴家微微坐正,努力维持自己最后的形象。
  
      “弗朗茨,为什么就放弃德语了呢”
  
      夏洛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遗憾。
  
      “因为觉得没有太大必要。况且我不也不是不会说德语啊。”
  
      李斯特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坚定地说
  
      “对我而言,不需要再在语言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德语,只需要会一句就够了。”
  
      “哦是什么”
  
      心痒,好奇。夏洛琳问道。
  
      “ichiebedich。”
  
      德语,我爱你。李斯特回答。
  
      耳朵里好像响起了交响乐团的齐奏声,思维短路,又好似体验了一次短暂的失聪。她看见他那对蓝绿色宝石般眼睛里闪烁的魅力,一句明快的答句却如此迷人。
  
      原本是明朗的语言,却被他说得比法语还深情。
  
      安娜静静看着这两位旁若无人的音乐家,镇定自若坚决维护身为一位专业吃瓜群众的尊严,只面露微笑绝不打断好戏。
  
      但她的内心却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咆哮
  
      这日子没法过了明天,明天我就去买只狗回来。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弗朗西斯”出错了,请刷新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