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听不见的他 > 自主招生2
**
  她犹豫了一下,看着少年苍白的脸色,吞吞吐吐地开口:“那个……你也不要总是这么不敢反抗,人都喜欢挑弱的下手。”
  
  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的陆诤被她的话噎了噎,后知后觉,这姑娘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周书懿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忍不住沉重地叹了口气,拍了拍少年瘦弱的肩膀:“别急,一口吃不成大胖墩,咱们慢慢来。”
  
  陆诤的眼皮跳了跳,想起那笔钱,隐隐约约觉得她这话是要追加利息的意思。
  
  “你放心,那笔钱,我今天就能还你一半了,剩下的半年之内,绝对还完。”
  
  她的笑脸瞬间僵住了。
  
  窗外的知了一声盖过一声,比赛似的,衬得空气都凝滞了几分。
  
  好在此刻,招生办主任很快就带着一群人过来了,脑回路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两个人很快就被分开。
  
  **
  
  陆诤的残疾证在一个又一个人手里传播,等再回到那位胖乎乎的招生办主任手上时,他只粗略地翻看几下就合上递回给陆诤。
  
  “同学,你的情况我了解了,以后这种重要的考试记得提前说明情况,先进去考试吧,老师相信你!加油!”
  
  那个年轻老师讪讪地插嘴:“不用取下来再检查看看吗?”
  
  陆诤没有再停留,推开教室门走了进去。
  
  周书懿目睹了这一切,看着陆诤无所谓的模样,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自己还是太莽撞了,他之前怎么都不愿解释,现在却被迫拿出那种证明给这么多人看,指不定心底多难受。
  
  就在此时,走在前边的陆诤突然慢下脚步,就在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她突然听到他轻飘飘的声音:“喂,小太阳,我没那么脆弱。”
  
  周书懿的身体猛地僵住,直到走到座位上,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后座的女生凑上来,轻声问道:“书懿,那个是谁啊?长得好帅,以前怎么没看见过?”
  
  刚刚才发觉自己可能脑补太多以至于干了件蠢事的周书懿表示,并不想说话。
  
  要不是他那幅无欲无求下一秒就要升天的模样,让她想起那天在巷子里他满脸是血的样子,又想起上次因为自己的见死不救,他差点没命。
  
  她怎么可能多管闲事!
  
  **
  
  第一堂考语文,一中的自主招生考试一向是难到让人怀疑人生,语文也不例外,而且课内的知识只占小部分,要不是她从小涉猎广,恐怕早就生无可恋了。
  
  绞尽脑汁地编完一篇把自己感动得痛哭流涕的作文,她下意识抬起头,望向陆诤伏在桌子上的背影。
  
  思绪慢慢飘开了。
  
  听之前那个小胖子说,十七中基本上都是混混,老师上课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照本宣科都算不错了。
  
  陆诤还真是一股清流啊。
  
  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开始杞人忧天,听说十七中每年高考就没几个能过本科线的,一中的自主招生考试这么难,万一他考不上怎么办?
  
  陆诤只觉得有一道目光火辣辣地烙在他背上,本来就令人头疼的题就更看不进去了,他忍不住回过头,皱着眉瞥了周书懿一眼。
  
  这一眼不要紧,本来就盯着他们两个的监考老师像是找到了筏子,目光一沉,倏地从讲台上站起来:“你们两个交头接耳地做什么呢?!”
  
  周书懿目瞪口呆,忍不住在心底吐槽:大兄弟,这至少都隔了半个教室吧,你交头接耳一个我看看?
  
  可惜之前已经把他惹了一次,她还想考试呢,可不太敢跟他继续怼。
  
  见他从讲台上走下来,似乎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周书懿连忙站起来,收拾好卷子和草稿纸。
  
  “老师我做好了,想提前交卷。”
  
  戴眼镜的监考老师一口气憋在心底,瞥了她从容的脸色一眼,从桌子上收起卷子,仔仔细细地扫了一遍,只恨不得盯出个洞来。
  
  然而试卷不仅完成度高,字迹也工整,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又狐疑地扫了她空荡荡的桌兜一眼。
  
  周书懿假装没看见,收拾东西离开了。
  
  直到走出教室,看见等在外边的白温凉,她的眼神一亮,郁闷的心情才晴朗了些。
  
  白温凉笑嘻嘻地过来挽住她的手,小声笑她:“怎么,坚守到底的周大小姐今天也舍得提前交卷啦?”
  
  周书懿叹了口气:“你别提了,遇到个莫名其妙的监考老师,心情都没有了。我都不知道一中还有这种性格的老师。”
  
  “才知道啊,你以为人人都跟我们初中老班一样好,”白温凉难得见她心情这么差,不由得好奇地往教室里瞥了一眼。
  
  “是他啊,”她恍然大悟地感叹一声,然后低着头跟她八卦,“这个老师教过我哥,是全国最好的师范大学毕业的,有点清高,但以前还好,据说结婚后性情突变,经常在班上发飙。”
  
  她嘿嘿一笑,招呼周书懿再靠近一点:“据小道消息,他以前一直是教实验班的,因为脾气太爆体罚学生,今年被换下来了。”
  
  实验班是一中精英荟萃的地方,学生好带福利又高,哪个老师不想教。
  
  周书懿秒懂,也不好说什么了,正准备转移话题去吃饭时,突然有人从后边追了上来。
  
  “你等等。”
  
  她惊诧地转过身,突然就被塞来一个沉甸甸的的黑色书包。
  
  “住院和配助听器的钱,一半的都在这里了,你点点。”
  
  周书懿下意识地抱紧怀里的书包,以为他在开玩笑。
  
  然而陆诤脸上是难得的严肃,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她小心翼翼地拉开几寸书包拉链,险些被那满满一兜的红光闪瞎了眼。
  
  ?!
  
  周书懿猛地合上书包,手指颤抖地往周围扫了一眼,顾不得白温凉八卦的目光,扯着他走到楼梯尽头的角落里,把怀里的书包还给他:“不是?你,你这是要干嘛?!”
  
  陆诤面无表情地后退一步,看着那个装钱的书包落到地上:“现在是你的钱了,你收好,亵渎人民币是犯法的。”
  
  周书懿颤巍巍地捡起那个书包,迟疑的开口:“你该不是……为了还我钱才来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吧?”
  
  陆诤听到她这话,险些没绷住,然而面上却是递给她一个“不然呢”的表情。
  
  “不是你让我来一中找你还钱的吗?”
  
  周书懿:妈妈救命,我好像遇到了一个蛇精病!
  
  兄弟,我鼓励你参加自主招生,是想让你好好学习而不是还钱阿喂!
  
  好半晌,她才呐呐道:“那啥?你给我这么多现金?我这也拿不走啊!”
  
  陆诤点点头:“也是,那你去存到卡上吧。”
  
  见他转身就要走,周书懿眼疾手快地拉住他:“要不是我见死不救,你也不会伤那么重,这钱我给是应该的,你别还了……”
  
  陆诤被她这番阔气的言论惊到了,噎了一下才开口:“你知不知道我攒这钱攒了多久?我跟你非亲非故的,你有毛病啊?”
  
  “攒……攒了多久?”
  
  陆诤的话戛然而止,忍不住递出一个“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后,转身下楼。
  
  周书懿猛地叫住他:“诶!你等等!”
  
  陆诤忍住心底的不耐,静静地等着她开口。
  
  “你是不是……总这么被欺负啊?”
  
  少年的脸上终于异彩纷呈,他黑了黑脸色,终于明白她考试前的那番莫名其妙的话是怎么来的了。
  
  “不是,没有!”
  
  顿了顿,怕她继续误会下去,开口补充道:“上次那伙混混是惯偷,我只是比较倒霉被盯上了,后面报了警,这些钱就是赔偿的。至于今天这事……你觉得是我不想解释吗?”
  
  周书懿看着戾气满满的少年,好半晌,终于“哦”了一声。
  
  陆诤看见她明显神游的模样,忍不住“咳”了一声,补充道:“但是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也不等周书懿回话,他就匆匆地下了楼。
  
  周书懿抱着那一口袋钱,半天没回过神来,好半晌,白温凉终于等不及了,不怀好意地凑来:“哟,你这在哪里勾搭的阴郁美少年啊?”
  
  周书懿被吓得手一抖,险些没抱住手里的包:“干嘛突然凑上来?!”
  
  白温凉瞥了一眼她手里的包:“送的什么好吃的呢,我看看?”
  
  她本来是开玩笑的,然而当她低头不经意瞥见包里那红灿灿的一片,面上的笑容一点点龟裂了。
  
  白温凉颤抖着食指:“你这……不会是想对人家下手被拒了吧?”
  
  周书懿险些没提上气来,推她一把:“滚滚滚,送你十包去污粉谢谢!你这脑子里都装的是啥啊!”
  
  她低着头把包拉得严严实实,忍不住嘀咕一句:“再说了,他那小胳膊小腿的……”
  
  “哟哟哟,别口是心非了啊,脸都红了,”白温凉睁着眼睛说瞎话,顿了顿,忍不住感叹一句,“我还以为你喜欢陈砚嘉那一款呢”
  
  这话一出,周书懿的脸色马上黑了:“请别跟我提他!”
  
  白温凉挠她一把,笑眯眯地:“那意思是,这位就能多提提了?”
  
  周书懿送了她一个巨大的白眼:“到底走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