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毒奶 > 第105章 二姨太的打算

第105章 二姨太的打算


  不想奶就不想,说什么屁话?
  赫尔本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明白陈某人的意思就是不想奶自己,所以才一次次的说什么机会只有一次,更是说什么他本人是一枚毒奶,开什么玩笑?
  赫尔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毒奶?
  辅助者是辅助职业,又不是毒者,哪来的毒?
  反正赫尔本说什么也不会相信陈某人所说的这些鬼话,口口声声说什么机会只有一次,就是不想奶老子!这也就是赫尔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不想奶,就偏让你奶!
  “有毒?有毒刚好,无所谓的事情,随便来。”
  瞧赫尔本这模样,就差一句,我不怕!
  对方执意找死,陈某人也是没辙。
  倒是卡林怎么都想不通,好端端的怎么变成了这样?
  不是说好了要奶自己,看你的判断能力的吗?
  为什么变成反过来奶他,真有毒不成?这种想法也就是在卡林脑子出现一丝丝,也就那么一丝丝而已。
  “你准备好了没有?”
  用你说啊!卡林回瞪赫尔本一眼,“随时可以开始!”老子堂堂正正的主教实力,还会怕了你不成?
  赫尔本有对陈某人使了一个眼色,陈某人当然懂,点头道;“准备好了没有,我要开始了!”
  奶人而已,很平常的事情。
  准备工作是完全不需要的,也不需要特别准备一些什么,奶人对陈某人是很轻车路熟的一件事,闭上眼睛都能搞定,只要赫尔本别跑,一切都好说。
  开始一切都很好,赫尔本也没察觉到什么异常,倒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一种提升,然而这种提升只是维持了短短的几秒钟而已,大概也就是三秒钟左右,赫尔本倒地不起。
  倒地身亡倒不至于,口蘑白体倒是真的。
  若是还有吐槽的能力,赫尔本一定会吐槽一句;“这奶有毒!”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陈某人上前,不怀好意笑着;“早就跟你说过了,有毒你还不信?这下信了吧。”不忘回头投给卡林一个眼神,“还愣着干嘛,该你表演了。”
  我,表演??
  “我表演什么?”卡林目前还是一副很懵的状态。
  该表演什么,这还要提醒?陈丽娟感觉很无奈,只能提醒一句说;“人都已经这样了,还不是随便你怎么处置?暴打一顿先,然后采取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逼他就范,这点事情都不会。”
  卑鄙无耻的手段?卡林很为难。
  神圣教廷的给世人的形象一向都是光明的一面,代表的是正义,何况卡林又是一位代表正义的主教,那种根深蒂固的骨子里的东西,不是轻易改变就能改变的,为难是自然的。
  也就是卡林了,换个人倒不至于这样。
  卑鄙无耻怎么了,有时候卑鄙无耻是很必要的一种手段。
  眼瞅着这家伙如此为难,陈某人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找来俩人帮助他一起无耻一番。找到的帮手自然是基哥和阿三两人,两人这边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抬上赫尔本往房间那边走,也不枉招呼卡林一句;“跟上啊你!”
  额。。
  卡林没得选择,只能跟了上去。
  这家伙真是一个,怎么说呢!陈某人都不晓得如何说卡林,眼瞅着三人逐渐消失的背影,陈某人打个哈哈转身道;“今晚要找点什么乐子好呢。”
  找乐子?二姨太秒懂。
  好端端的要找什么乐子,自然是找两位女儿的乐子。
  大姐和二姐也都听到了,两人对视了一下。二姐表示;“”大姐,今晚我陪你睡!”
  “也好。”大姐点头头。
  两姐妹都是很聪明的,对于一些事情自然是能够看透的,也清楚看透不说透的道理。是有看到母亲朝着这边走来没错,两人自动假装没看着,快步小跑回到大姐的房间,二姐更是顺手将房门抵住。
  “这样就好了,不会有人进来了。大姐,我们赶紧休息,待会谁喊门也不开,我们假装睡觉。”
  大姐表示同意,很认可。
  无奈的就是二姨太了,边走边嘀咕;“这俩没脑子的姑娘,是不是猜到了一些什么?”没脑子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此的一个好机会都不知道把握,不是没脑子是什么。
  “还跟着我干嘛,先回去休息你。”二姨太停下了脚步,让身边跟着夏毕先回去休息。
  夏毕想说也没能说出口,只是临走有回头冒出一句;“感情这种事,随缘就好,不必勉强!”不必勉强自然是为了照顾,跟难听一点的说法也就是不要采取那种极端的手段!
  说也就是说说了,夏毕也是很认可陈丽娟的。
  不然的话,今晚一定会强制拉走二姨太。
  果然如二姐妹所猜测的那般,她们的母亲果断是来到了大姐的闺房外,轻轻喊着;“珍珍,爱爱,你们休息了没有?母亲知道你们还没睡,先把门打开,母亲有话要对你们说。”
  装睡,不理!
  两姐妹一早就商量好了的。
  无论母亲说什么,就是不开门。
  可说是一回事,就怕门外的敲门的人坚持,一个劲的敲门嘀嘀咕咕,两人就是有心继续装睡也睡不踏实。两人都很清楚母亲的脾气,大姐表示;“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母亲绝对不会轻易离开的,敲门到天亮都有可能。”
  “不是有可能,是绝对会!”二姐很赞同。
  甭说是敲门到天亮,不出门敲个三天三夜都是有可能的。
  “算了,这样下去不是一个办法。一会我去开门,待会等母亲进来以后,怎么对我们说都好,我们都只坚持一个原则,困!”
  二姐也是这样想的,并补充一句;“母亲做事一向很偏激,若是待会看到母亲有带着茶水什么的,大姐你可千万别喝。喝了以后,今晚大姐你有可能会失身!”
  “你别喝就行!”
  当女儿的能把母亲的为人猜得如此透彻,当母亲的自然也是不遑多让。开门是没看到母亲手里提着什么茶壶什么的,一顿思想教育课也是不好使,两姐妹只是一个劲的说困!
  “你们啊,有机会都不知道把握。唉,忘记带一壶茶水来了,干脆迷昏你俩。”
  两姐妹感觉庆幸啊,总算说了出来。
  她俩可不晓得,就是故意说给她俩听到的,随即有看到小桌有现成的茶水,给俩女儿一人倒了一杯,嘴上有说;“快,喝口茶清醒清醒。若是你们还不听,就随你们把!”
  表情真的是很无奈,很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两姐妹也没有怀疑什么,茶水是一开始就有的。
  可怪就怪她们不清楚,茶水已经被做过手脚。一开始外面的动静闹得挺大的,也就是那个时候,二姨太已经是偷偷回去做准备了,不光是珍珍房间内的茶水被掉了包,就算两人都去爱爱的房间也会中招,都已经掉了包。
  为了巴结上陈丽娟,二姨太也是豁出去了。
  随便聊了几句,二姨太也就走了。
  反正昏迷是迟早的事情,无需担心什么了。
  现阶段的二姨太自然是出门直接去找陈丽娟,来到陈某人所住的房间外躲着,有偷偷往里面观察,也有很小声的碎碎念,“不知道他有没有喝水啊!”看也看不出什么,能看到的也就是陈某人躺在床上跟个死猪一样的,隐隐还能听到轻微的呼噜声。
  二姨太聪明,陈某人也不是盖的!
  一开始二姨太来找的时候,就感觉二姨太是来者不善,后来有观察到二姨太偷偷溜走,那个时候的陈某人是不方便离开,只能招呼夏洛克,让夏洛克跟着一起去看一看,看他二娘玩什么猫腻。
  一切都在陈丽娟的掌握中,大概已经猜到二姨太的打算。
  不就是想用下了药的茶水弄晕老子吗?好,就跟你这个机会,看看你到底想玩什么幺蛾子!
  “看样子,是被迷昏了过去!”是不是总是要试一下的,二姨太来到房门这边轻轻敲门喊着,“阿娟,贤侄,贤侄你休息了没有啊?”连敲带喊的好一会发现没回应,二姨太总算是确定了陈某人已经昏迷的事实。
  房门都不跟二姨太作对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二姨太四下观察了一下,见没什么人,闪身直接闯了进去。可她不清楚,在她闪身进去以后,某个角落闪现两人,阿力和夏洛克两人,阿力也有对自家少爷说;“这样不太好把,少爷。若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岂不是很尴尬。”
  你也知道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啊?
  夏洛克表示;“没说让你也看,帮我把风,本少爷倒是要好好瞧一瞧,二娘搞什么鬼!”都是被陈某人带偏了节奏,以前的夏洛克才不会称呼二娘。
  把阿力给尴尬的啊,阿力是想解释说,‘少爷,我没想要跟着一起看啊少爷。’解释是无需解释什么的,把风就对了!
  陈某人的房间内。
  二姨太一步步接近那张躺着陈某人的床,一开始都不敢弄出什么动静来的,倒是有边接近边试探着喊着;“贤侄,贤侄你睡了吗?”
  也就是怕陈某人突然惊醒,很必要第一个过程。
  一番试探也算是彻底搞明白,人彻底昏迷过去。
  “哼!不过如此嘛,一点点小手段就把你给轻易搞定了。你小子也算是有福气,好福气啊你!”
  什么福气不福气的?夏洛克完全看不明白。
  可看着看着就让夏洛克瞪大了眼睛,二娘在干嘛,为何要脱掉老大的衣服,难道她想……
  想着想着就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夏洛克脸都绿了。
  一瞬间也已经做好了决断,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说什么也是不可以的,眼睁睁看着有人把父亲给绿了,当儿子的哪里能容忍眼前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也是夏洛克想瞎了心了,只差最后一块遮羞布的时候,二姨太停止了动作。也有嘀咕一句;“算了。若是换做几年前的老娘,非把你小子给扒光不可!”
  可算是让夏洛克跟着松了一口气,没发生那种事情。
  装昏迷的陈某人也是很无奈的,现在的感知力还是很可以的,能够清楚感觉到门外还有一个偷看的夏洛克。趁着二姨太转身的那么一瞬间,无耻的陈某人自行动手把自己给扒光了,并转身露出个光秃秃的背影给二姨太看,还说着梦话嘀咕;“来,来啊。”
  二姨太都被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就想通了,“你小子,做梦都做这样的梦,不知谁家的大姑娘梦里被你给祸害了。咦,会不会是我家的三个女儿?”
  门外的夏洛克都不晓得说什么,超级尴尬。
  人家做个那样的梦,你倒好,把女儿主动往人家梦里送。
  当然,夏洛克不清楚,不仅仅是往梦里送。
  眼瞅着二姨太要出来,夏洛克自然赶紧撤离。
  等二姨太出来以后带上房门,夏洛克赶紧跟上二姨太,跟着她,不大会的功夫就来到大姐珍珍的闺房外。房门同样是没有上锁的,一推就开,进去以后就看到床上躺着的俩女儿,大姐珍珍和二姐爱爱,两人才是真正的昏迷。
  夏洛克是知道的,之前也有偷偷跟着二娘,清楚她做了什么烧焦。夏洛克很清楚老大那边是装昏迷,而两位姐姐这边就是真真正正的昏迷,半点做不得假。
  二姨太也不废话,力气还是有一点的,先认准的目标是大姐珍珍,抱起珍珍就往房外走,吓得夏洛克又赶紧找地方躲藏。一路尾随二娘,中间有休息几次也能看得清清楚楚,果然是和夏洛克所猜测的一样,目的地是老大的房间。
  来来回回的这么折腾两次,二姨太也是累的够呛。
  夏洛克也是无语的很,很想现在就冲出去问二娘,图的什么?
  陈某人的房间内,二姨太休息了好一会才算是缓解过来,起身嘀咕着;“你小子算是上辈子修来的服气!让我这个做母亲的采取这种手段,亲手把闺女给你送来。”
  陈某人是想反驳,也反驳不了什么。
  谁逼你这样做了啊?
  然而,二姨太该做什么做什么,一点犹豫也没有的,先是把珍珍给扒光,又是把爱爱给扒光。当然,也就是只剩下里面很单薄的贴身衣物,要的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并不是真的扒光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