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又把天聊死了 > 第223章 万年背锅侠

第223章 万年背锅侠

    暗暗看了江小寒一眼。
  
      赵婉兮忍不住心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男孩子。
  
      这个想法一出现,立马就把赵婉兮给吓了一跳。
  
      她这是怎么了?
  
      竟然会对姓江的犯花痴了。
  
      完蛋!
  
      跟姓江的家伙待的时间久了,脑子也变傻了。
  
      果然,一定是被江小寒这货给影响到的。
  
      一切的错误,都来自于江小寒身上。
  
      这样一想,赵婉兮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轻松多了。
  
      又过了一阵子,苏老爷子他们已经把早饭给准备好了。
  
      “小沫这小家伙今天怎么回事,还赖床了?”
  
      把江小寒和赵婉兮叫进来,穆老太太嘀咕了一句,然后对着他们两个说道:“你们先去洗手,准备吃饭,我去楼上看看。”
  
      “穆奶奶,我去吧!”
  
      这时,想起还在楼上的某个小家伙,赵婉兮连忙对着穆老太太说道。
  
      赵婉兮差点就忘了,昨天晚上某个姓江的小妮子可是把自己锁在门外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的话,自己也不会深陷狼窝,更不会惨遭某个江姓登徒浪子的狼手。
  
      这件事,江小沫可是“居功至伟”呢!
  
      赵婉兮还没找这妮子算账呢!
  
      今天早上也是被江小寒给搞糊涂了,导致她差点忘了这件事,现在好不容易想起,又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赵婉兮知道,江小沫平常可都没有赖床的习惯,而现在都过了这么久,江小沫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很不对劲。
  
      不用说,这妮子肯定是在躲着自己。
  
      一定是怕自己找她算账,所以这小妮子才故意躲在楼上不下来。
  
      不由分说,赵婉兮直接上了楼,替穆老太太接过了叫江小沫起床并下楼吃饭的任务。
  
      一旁的江小寒见状,连忙跟上。
  
      显然,赵婉兮能够想到的,江小寒自然也能想到。
  
      对于江小沫这个大功臣,江小寒现在可是感激的很,昨天晚上帮了他大忙,现在看到赵婉兮上楼,随时有可能“迫害”为自己建功立业的大功臣,江小寒绝对不能坐视不管,自然得跟上去看看情况。
  
      见赵婉兮和江小寒两个人都跑上了楼,穆老太太愣了一下,有些无奈。
  
      她倒没有多想,毕竟她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觉得江小寒和赵婉兮这小两口也太黏了,连叫江小沫起床都要一起。
  
      果然是年轻人……
  
      到底还是老了,有点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
  
      穆老太太暗暗叹息,脸上却忍不住浮现出一丝笑容。
  
      看到江小寒和赵婉兮感情这么好,她也就放心了。
  
      楼上。
  
      江小寒已经跟着赵婉兮出现在江小沫的门外。
  
      “你跟上来干什么?”
  
      赵婉兮自然留意到了跟在她屁股后面的江小寒,顿时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这货跟上来,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有他在的话,那自己就不好对江小沫“下手”了。
  
      枉她那么相信这小妮子,结果这小妮子转手就把她给卖了,这让赵婉兮很是难受。
  
      说好的彼此信任呢?
  
      最可恶的是江小寒,竟然还落井下石,趁机占她便宜。
  
      不!
  
      赵婉兮怀疑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江小寒一个人的阴谋。
  
      要不然的话,江小沫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懂得那么多。
  
      虽然江小沫已经六岁了,实际上也说不得多小,而且懂得也比大多数同龄的孩子要多,但赵婉兮认为江小沫就算再聪明,也不是什么都懂的,尤其是男女方面的那种事情。
  
      所以,赵婉兮推测这一切都是江小寒指使的。
  
      没有他的话,江小沫也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越是这样想,赵婉兮就觉得越有可能。
  
      毕竟像昨天晚上那样,江小沫先是谎称口渴把自己骗下楼,然后在自己下楼的时间里又偷偷把门给反锁上,让自己不得不跑去找江小寒算账,结果反而中了江小寒的圈套。
  
      再往前,赵婉兮更是想起了一件事。
  
      昨天晚上和江小寒在江北大学校园里散步回来,赵婉兮记得穆老太太已经帮她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结果江小沫立马表示要跟自己睡,然后她的客房没了,再到后来事情就成那样了。
  
      从一开始,江小沫就已经在给自己挖坑了。
  
      实际上,真正给自己挖坑的不是别人,而是江小寒。
  
      这么缜密的计划和阴谋,赵婉兮不相信是江小沫一个小孩子能够想出来的。
  
      既然如此,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也只有一个。
  
      这个人,也是昨天晚上获益最大的——江小寒。
  
      从作案动机和最后获益的人来看,江小寒无疑是嫌疑最大的,而且是有且仅有的唯一嫌疑人。
  
      “你来敲门!”
  
      发现门还反锁着,赵婉兮当即意识到江小沫这妮子还防范着自己,于是把身后的江小寒给拉了过来。
  
      “不许串供,不许威逼利诱。”
  
      已经视江小寒为罪魁祸首的赵婉兮十分警惕,小声警告了江小寒一句,坚决不让江小寒有任何策反“污点证人”的机会,万一江小沫又被这货给“利用”了怎么办?
  
      江小沫还那么小,难免不会上当。
  
      赵婉兮必须要有所防范。
  
      对此,江小寒一脸无奈,却也不得不敲了敲门:“小沫,起床了。”
  
      “是哥哥吗?”
  
      大约过了两三秒,房间内传来了江小沫的声音。
  
      “是的!”
  
      江小寒回答道。
  
      听到敲门的是江小寒,江小沫并没有直接开门,而是继续问道:“婉兮姐姐在不在外面?”
  
      江小寒看了看赵婉兮,然后在她警告的目光中说道:“不在!”
  
      “哦!”
  
      房间内的江小沫应了一声。
  
      很快,门被打开了。
  
      江小沫看到了门外的江小寒,刚刚露出笑容,可紧接着看着江小寒旁边的赵婉兮,吓得直接就要重新把门关上,奈何赵婉兮早有准备,在她关上门之前直接“制服”乐犯罪分子江小沫。
  
      “婉兮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被赵婉兮“挟持”在怀里,江小沫可怜兮兮地说道。
  
      赵婉兮一听,差点就气笑了。
  
      这小妮子还装起了可怜,昨天晚上把自己“赶”出去的时候,怎么不这样?
  
      “说,昨天晚上是谁指使你把我赶出去的?”
  
      赵婉兮也不打算跟江小沫废话,不然等下她卖起萌来,自己还不知道有没有能力招架,所以要快刀斩乱麻,让江小沫老老实实交代一切。
  
      “婉兮姐姐,你在说什么?”
  
      听到赵婉兮的话,江小沫却是开始装傻了。
  
      江小寒知道,除了卖萌以外,装傻便是江小沫另一大杀伤力武器。
  
      “别装傻,姐姐都已经知道了,昨天是有人让你那样做的,小沫那么可爱,肯定不会做坏事,所以是有坏人逼你是吗?”
  
      然而,赵婉兮早已“看透一切”,直接指着江小寒,对着江小沫问道:“这个坏人,就是哥哥对不对?”
  
      在赵婉兮笃定的目光和江小寒忐忑的心情中,江小沫先是看了看自己的哥哥,然后才将目光落在赵婉兮的身上,最后摇了摇头:
  
      “是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