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貌似是邪神 > 第485章 失控的实验

第485章 失控的实验


  夜晚,龙血会南台区总部周围。
  一个黄色头发的车夫坐在马车上打盹,但是眼睛却不时飘向不远处的仓库方向。
  那里是龙血会的专属物资仓库之一,但是最近这间仓库里传出来很多动静,而且有大量物资向其中运输。
  这个情报很快就被其他几大社团探听到了,黄发车夫就是狮心会在这里刺下的探子。
  勘察完没什么动静的仓库之后,黄发车夫四处扫视一圈,认出了好几个侦察情报的伪装者。
  他们这些人也算是老朋友了,每一次哪家出了点动静,其余人员肯定云聚过去。
  龙血会本身也有这方面的人手,只是因为之前最高权力一直把握在休斯手里,刘道上位后来不及接管这些资源,最后让这一部分人员跑了大半。
  做这种活动危险性太高,出现逃跑的情况刘道也无可奈何。
  车夫四处扫视一圈,确定周围没什么动静后就开始假寐,他盯着这间仓库已经快三天了,要不是常常见到有物资向内输送,他都要怀疑情报的正确性。
  先睡一会儿吧,估计今天又没什么动静了。
  黄发车夫斜靠在马车上,身上泛起一阵阴冷诡异的气息,他敢在夜晚进行监事自然有他的底牌,这种诡异气息可以很好的阻止异种的侵袭。
  普通人夜晚不能出门,是因为常有低阶异种在夜间游荡,基本上有些实力的职业者就可以无视这条规则,游荡的异种碰上他们只是找死。
  而黄发车夫所释放的阴冷气息可以伪装自身,让普通异种分不出他是活人还是异种,同时不会让自身的气息太过浓厚,被其他职业者当成异种。
  这种手段也就只能建立在异种脑子不怎么好使的情况下才有用,高阶异种和职业者一眼就可以看出黄发车夫身上的气息太过淡薄,并不是真正的异种所发散出来的。
  但是低阶异种就没有那么高的分辨能力了,他们会把黄发车夫当成同类而忽视。
  就在黄发车夫准备睡眠的时候,不远处的夜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叫。
  “不,这不可能!”
  这声惊叫瞬间让黄发车夫清醒,他眼珠一动,周围几个清醒过来的情报人员的位置都被他了然于心。
  监视的龙血会的仓库有动静了,像发生了实验失败或怪物失控之类的事故。
  这个消息会以最快的速度传至各大首领的手中,但是这种消息对黄发车夫来说还不够。
  他已经在这里付出了很长时间,而且现在龙血会中一片混乱,这些都给他的潜入提供了良好的前提条件。
  黄发车夫将马车停在角落里,身形一闪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傀儡,这个傀儡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衣服,皮肤的质感有些偏向于橡胶。
  如果是正常光线中,这种伪装很轻易就会被拆穿,但是这里是无人的夜晚,马车上有这么一个人偶就足以震慑大部分心怀不轨的小人物。
  放下马车后,黄发车夫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即将出门捕猎的猎人,他背着沧桑的弓箭,脚步坚定的在城市中穿行。
  从观察点到仓库有一定距离,在这段前行的时间里,黄发车夫听见了很多仓皇的叫喊声,随着他一步一步接近仓库,周围的道路上已经出现了很多粘液状的痕迹。
  这些痕迹是逃跑的史莱姆们造成的,但是在黄发车夫眼里,这些则是龙血会制造出失控怪物的有力证据。
  黄发车夫小心翼翼的拿上一柄猎刀,如果他能把变异生物和龙血会扯上关系,那么这次的情报价值就十分高昂。
  不过同样也要小心恐怖异种的出现,这同样是对黄发车夫的一个挑战。
  反手握着猎刀,黄发车夫贴着墙根前进,在他背后,人员的跑动声,怪物的嘶鸣声,主事人的指挥声不绝于耳,这些都证明了里面正在发生一场巨大的混乱。
  呲溜。
  一个狡诈的人影从墙上翻过,黄发车夫眼睛一眯,认出了对方的所属势力。
  车夫停住脚步,准备先等一等让对方探路,虽然很不可能,但这同样有一定可能性是对方的陷阱,有一个冒失的探路者再好不过。
  过了一会儿,仓库中传来的声音并没有改变,黄发车夫又小心翼翼的侦查一番,确定里面确实是出问题了。
  很好,该到了我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黄发车夫伸手抓住墙壁,臂弯外侧和五指上都长出了尖锐的骨刺,骨刺稳稳地扎在墙上,让他像蜘蛛一样移动。
  借着夜色,黄发车夫翻了进去,此时的仓库内部已经乱成一团,仓库外的院落里到处都是破坏后的痕迹。
  黄发车夫四处观察,从地面上残留的痕迹以及空气中的能量浓度来看,这次的失控物很可能是一只酸性异种。
  这一类异种危害性比较高,而且身体上也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部位,制造这一类异种的目的,除了蓄意破坏之外找不出其他任何理由。
  黄发车夫脸色一喜,接下来只要找到失控异种的具体证据,他就可以借机匿名举报龙血会。
  等有了其他外部势力的介入调查,龙血会必然要因为今天的事付出巨大代价。
  黄发车夫一边沿着墙壁四处观察,一边注意周围有没有什么可以爆破的地点,这一次失控造成的动静还不够大,如果这只异种逃出去的话,造成的后果更加可怕,对龙血会的影响也会更高。
  黄发车夫兴致勃勃的寻找,但是随着他的脚步深入,仓库外的动静越来越小,周围的光线也渐渐变得暗淡。
  呼。
  忽然,无人的黑夜中传出深深的喘息声,这种喘息就好像把气球放气的过程放大几十倍,听起来让人胆战心惊。
  黄花车夫脸色一变,他一心只顾着寻找异种和证据,却忘记了它同样也是异种的猎物。
  就在他准备缓缓退出仓库的时候,巨大的呼吸声消失了。
  不好!
  黄发车夫心中暗凛,手臂猿猴般伸展搭在一旁的墙壁上,借着这个动作,他将手中的猎刀狠狠刺入墙壁,以此为支点将身体迅速挪移。
  下一刻,黄发车夫原本所在的地方直接变成了一个绿色的浅坑,具有强腐蚀性溶液在浅坑中欢快的冒着气泡,飘散出来的气味让黄包车夫一阵头晕。
  不好,快跑!
  黄发车夫强忍着头晕快速跑动,对方的攻击无声无息,这对他来说非常危险,但是考虑到对方刚刚制造了如此强力的攻击,现在应该处在一个安全的时间。
  然而当黄发车夫到仓库门口的时候,却见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景象:
  一个黄绿色的巨茧正在慢慢崩溃,而每当有蛋壳破碎的时候,就会有一点酸液溅射到周围,形成一个浅绿色的小坑。
  这些小坑正和之前黄发车夫认为的强力攻击造成的结果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