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狂尊 > 第二百五十章 带球撞人

第二百五十章 带球撞人

外面似乎笼罩着一层结界,起码在靠岸之前,萧石都没能发现岛上的异常。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海岛罢了,甚至看到岛中心浓雾深处有不止一盏灯。
  
  谁知道一踏上岸,竟然是这么一副光景,地上是过脚踝的积雪,非常冰冻,不是北方那种蓬松的雪,而是南方那种夹杂大量水汽粘稠的雪,天上时时刻刻刮着起码五六级以上的冷风,找不准具体方向,时不时飘落一片雪花,萧石触碰上都感觉冷,更不要说陈雪了。
  
  他心中一动,拿出一张止战云纹打算贴到陈雪身上,此时已经快速从旅行包里拿出长衣长裤换上的她手足无措的看着萧石手里的东西,不知道要干什么。
  
  “这个东西我贴到你身上,你要保管好。”萧石随口说道,陈雪于是也没有再问为什么,把刚穿好的衣服解开扣子,露出里面单薄的夏天衣服,高耸的双峦和平坦小腹展露无遗,这让萧石犯了难。
  
  “贴到你后面,刚好也不容易丢。”萧石说着,陈雪乖乖的举起双手,红着脸看着萧石双手环绕到她后背,把一张符纸重重贴在她后背,还用手压了两下。
  
  只是就在此时,一阵狂风一下从她身后吹来,郑浩刘玫惊叫了一声,一下倒在了地上,陈雪当然不可能避免,闷哼一声,猛然撞在了萧石身上,两个人也滚在了地上,萧石被她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陈雪的身体被萧石及时按住,不过还是被吹飞出去一点,本来两人应该脸对脸的,此时萧石的脸无奈被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压住,两个人都是大羞,萧石可从来没体味过如此劲爆的“意外”,心里暗道我佛慈悲,挣扎着从侧面挣脱出来,把陈雪缓缓拉了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他开口问道,他有一个猜测,希望陈雪能说出让他满意的答案。
  
  “我感觉……后背烫烫的,一股暖流流进身体里了,而且我也没有刚才那么冷。”
  
  刚才陈雪穿衣服之前,简直被冻的身体都僵硬了,这会儿因为萧石刚把手收走还没来得及系上扣子,还是很冷,但跟刚才比已经好很多了。
  
  把扣子系上后,止战云纹持续生效,又是一阵大风吹来,陈雪赶紧蹲下身体,奇妙的没有再被吹飞出去,止战云纹真的派上了大用场。
  
  要知道止战云纹对真正的自然之力是毫无办法的,也就是说,这岛上的怪相,应该是人为的,这里处于一个阵法之中,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正常景观的话,想要在这里形成冰天雪地,虽然以萧石的见识并非不可能,但总没有在这里建阵从而形成特殊天地更容易让人接受。
  
  现在问题来了,这是谁的大手笔?反正这手段已经远远超过萧石了,萧石在天外学习时间毕竟太短,阵法这东西也不是他的强项。
  
  四人两两一对朝着岛屿中间走去,此时天地白茫茫一片,只有中间有灯光,郑浩两人隔着稍远,风中根本互相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陈雪,你刚才带球撞我的事我可记住了,我很记仇的。”萧石为了活跃气氛,笑着开玩笑道。
  
  “死流氓,白让你占我便宜。”惊魂甫定的陈雪现在也渐渐冷静下来了,羞愤的说道,抓着他手臂的双手腾出一只来,用力拧着他腰间的软.肉。
  
  萧石配合的发出两声痛叫:“你是不是被家里逼着相亲了?”
  
  陈雪嗯了一声,犹豫半晌,突然抬起头勇敢的看着萧石:“萧石,你还没有女朋友对不对?”
  
  萧石点点头,卫萦其实已经算了,自己可占了她不少便宜,论身材的话陈雪已经算很美好了,但带球撞人的感觉,恐怕还是卫萦更让他刺激些。
  
  只是这姑娘现在处于一个特殊的状态,性格又跳脱的很,萧石实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和她摊开关系,万一她到时候显出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性格,他会很头痛的。
  
  现在的女人很多就是这样,谈恋爱之前简直又乖又讨喜,一跟你好了,原形毕露,让人欲哭无泪。
  
  “那,那,那我们……”陈雪说了几个字,始终没有勇气把最后几个字说出来,不过低下头的她默默蠕动嘴唇的样子,只要不是弱智都应该猜出她在想什么了。
  
  萧石干咳了一声:“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才认识了半天就讨论这种话题有点太草率了吧,而且你也看到了,你对我的了解恐怕只浮于表面,而且我只不过是个保安罢了,之前看得出来你对我的职业并不满意的样子,怎么就改主意了呢。”
  
  陈雪无语的看着萧石,现在鬼才相信他只是个普通保安。
  
  她现在也反应过来了,华夏人说话的技巧很有意思,做司令也是当兵,做大头兵也是当兵,给小区看门是当保安,给人民大会堂看门也是当保安,这都能一样吗?
  
  “半天怎么了,我相信自己的感觉和直觉,从小大大我很少看错眼……否则你真以为我疯了,大晚上跟你们几个陌生人去没人敢去的无人岛屿,把你换个人,我早就吓得跑了。”陈雪双颊像是喝醉一样,闪烁着微微的红晕,看萧石的双眸里泛起水光春意。
  
  “竟然是内媚体质!”萧石心中剧震,陈雪恐怕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她此时看自己的目光充满诱惑,和她的气质大大不同,这是一种让男人疯狂的体质啊。
  
  不过陈雪的内媚体质很一般,也只限于眼神的特征罢了,但偏偏是这种轻微的体质特征,有别于亢奋时完全放飞自我的正常内媚体质,更加吸引人。
  
  “现在一见钟情的人太多了,虽说大部分都是草草收场,但感情美好的也不少。”陈雪话匣子被打开,反正已经豁出去了,干脆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完。
  
  她知道,只要自己今天赌对了,那么以后就再也不用承受什么逼婚相亲的烦恼了,也不会是悲惨的单身狗,天天吃狗粮了,现在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各种各样的情人节逐年递增,她一个单身狗每当这个时候都格外伤不起。
  
  “真是充满梦想的年轻人。”萧石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有再提这个话题,因为穿过风雪后,他们看到了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