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两百八十二章,相逢旧友

第两百八十二章,相逢旧友

李果离开第九科的办公楼后,就感觉到有几股视线放在了自己身上。
  
  然而此时李果却看不到身上的‘因果’。
  
  看不到因果,就不能操纵因果。
  
  对此李果没有奇怪,叹气道。
  
  “看来我这‘因果秘术’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好用的啊...时灵时不灵的。”
  
  不过李果没太多其他的想法,能用便用,不能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并非走的斩断一切因果的仙路,红尘走一遭,若不沾因果和不履凡尘又有何区别?
  
  不再多想,李果大方行于路上,丝毫没有任何遮掩,那些在暗中的人想看便看吧。
  
  莫要招惹到头上便是。
  
  ...
  
  京城,某四合大院内。
  
  精致古董的桌台上,陈列着精致的糕点,昂贵的茶水,服侍的侍女端立于旁,宛如古时候的大户人家一般。
  
  在这桌台周围坐着几人,其中一名老者身穿灰色唐装,威势不凡,正接通着那边的电话。
  
  老者静静的听着电话那边的播报,脸色毫无波动,最后挂断了电话。
  
  一旁,另一个老者说道。
  
  “叶兄,如何?”
  
  “地榜第二的‘天外神剑’李果来了,第一的‘焚天神炎’张威也来了...”叶成国脸色不变,双眸幽深,看不出情绪深浅,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只是在他眼前,清茶已冷,茶点已干。
  
  另一边,一个略显年轻,手持纸扇,看起来颇为妖冶的青年男子眯着眼笑道。
  
  “还有‘伏魔将军’叶枫也来了...”
  
  “住口,不要提这个...”一旁的老者脸色微变,生怕叶成国因此发怒。
  
  然而叶成国也是语气毫无波动,抿着冷茶,淡淡道。
  
  “我叶家麒麟子归来,何必通报?”
  
  “哎哟喂,你叶家麒麟子啊,你们这些传承世家的老头子就这么不要脸面吗,当年你们家做的那些事情,别以为我们就不知道了。”妖冶青年阴阳怪气道:“当年的认祖归宗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他母亲的车祸,难道就真的是一起‘意外’吗?”
  
  叶成国脸色如常,淡然道。
  
  “他如今不是回来了吗?”
  
  “哼,回来可不一定是帮着你们。”妖冶青年笑眯眯道:“不管如何,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即使这位伏魔将军是站在你那边的,也没办法改变现在的局势...乖乖妥协,也许对大家比较好。”
  
  妖冶青年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周围的老牌富豪们无人敢多言一句。
  
  如今就是觉醒者的时代,钱也许可以一般的觉醒者,而对于拥有绝对个人实力的人来说,金钱势力都如同云烟一般。
  
  一位叶家的中年人站起来狠狠道:“不就是一个运气好一点的觉醒者么,呸...这种富士康的打工仔以前怕是连正眼看我们的资格都没有。”
  
  “可如今你也失了看他的资格。”叶成国却是淡淡呛道。
  
  这中年人有些愕然,脸色通红,好像是这个意思,人家都能和自己长辈平起平坐了,但说到底是自家人,怎么就这么怼下来了呢...
  
  “若你不是出生在叶家,而是一普通人家,以你不学无术的性格,恐怕连寻常人都不如。”叶成国对于这位自己的小辈依然是不依不饶的说道:“你也只是运气好一些,出生在叶家罢了,既然大家都是凭着运气,那么风水轮流转,不是很正常吗?”
  
  一片沉默,无言以对,这中年男子直接找个理由退出了茶局,羞愧难当,对于妖冶青年是暗恨至极,却也如同叶成国说的那样,即使暗恨又能如何,只能在背地里诅咒他诸事不顺了,无能狂怒也无法。
  
  沉默过后,另一边,一位老牌富商缓缓开口道。
  
  “这就是你叶成国最恐怖的地方,看得清别人,也看得清自己...”
  
  一个刚愎自用,狂妄自大的人,根本守不住家业...
  
  “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连自己都看不清的话,又如何能看清别人呢。”叶成国悠然道:“当年就是没有看清家里的错综复杂和盘根节错,才酿成那般祸事...”
  
  老者点点头,对于当年事情,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叶枫母亲那一起‘意外’,的确是叶家人制造的,只不过制造的人是叶成国的正牌儿媳,叶恒国的正妻...
  
  对此,叶成国两父子也是事后才知...
  
  “但错就是错了,修身治国持家平天下,吾持家不顺,让此麒麟儿遭此祸事。”叶成国轻声说道:“若有机会,我们两父子都会好好的给他赔礼道歉的。”
  
  “真的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另一边的老者却是摇头,久久不言语...
  
  ...
  
  京城大学前。
  
  李果正在这百年学府前静静凝望,即使在如今这个时代,这也是华夏的最高学府,许多年轻人心中寄托希望之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读书依然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甚至相比以前,学习之风更甚从前了——毕竟你学习都不好了,拿什么去跟觉醒者打?
  
  今日来此,只为见一旧友。
  
  李果没有等待多久,便等到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从校园中走出,冬天里,穿着一身长装冬装,依然能够勾勒出姣好的身材来,看起来分外的可爱。
  
  少女通红着脸,笑得比谁都灿烂。
  
  “道士哥哥!”
  
  没有任何生疏,还是一如以前一般,和叶彤多了的几分生疏不同,她反而还多了几份亲昵,说到底还是学生,思绪就是单纯...单纯的让人舒服。
  
  李果看着这少女,微微笑道:“叶思姑娘,好久不见,如今可是安好?”
  
  叶思一番辗转后,最终提档入了这京城大学,优异的成绩,强大的能力,都是她的闪光点。
  
  “当然安好,除了京城消费有些高以外,好像也没值得吐槽的事情了吧...”
  
  叶思咧嘴一笑,容姿灿烂。
  
  如同多年不见的好友,寻常的絮叨,寻常的闹...
  
  ...
  
  “走,带你去吃好吃的。”正当叶思打算带着李果去吃小吃的时候,一声电话响起。
  
  叶思本想挂掉电话,可看了看来电的号码却是挂不掉了...随后无奈的接通了电话。
  
  “喂...这事儿让刑事的人去啊,关我们什么事...哎,行吧,我去看看,现在不忙。”叶思一阵无奈下挂掉了电话。
  
  李果笑了笑道:“看来你和调查组的因缘还是挺足的。”
  
  叶思收回了手机,吐了吐舌头道。
  
  “没办法,要恰饭的嘛,就暂时以京城调查组编外成员的事情做一些事咯,反正他们给我零花钱,我做我分内的事情就对了,电话就是告诉我隔壁发生了一起奇怪的凶杀案,死者的死因很奇特,所以让我去协助调查。”
  
  此时,叶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道:“道士哥哥,要不你跟着我去看看?案发现场就在小吃街不远,我去看完了再去吃小吃呗。”
  
  李果嘴角抽搐,不愧是女汉子一脉相承的,去看完死因奇特的案发现场再去小吃街,这也是没谁了。
  
  对此,李果却也没有拒绝。
  
  甚至案发现场距离大学也不远,李果还有叶思去到案发现场后,一阵恶臭味传来,是腐烂已经多时的味道,酸中带臭。
  
  “嗯...这味道有些难闻。”叶思面色如常,亮出证件带着李果进入了案发现场,是一栋出租屋楼内吗,房间异常狭窄,是‘鸽子笼’式的租房,原本空间就小,一堆人围在这里取证更是拥挤,味道更浓。
  
  叶思进去后便有人打招呼,是一个约莫40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国字脸,看起来颇为威武,见叶思还带了人来,皱了皱眉头道:“叶思,你带...等一下。”
  
  本来这中年男子想说不要带闲杂人等进来的,然而在看清李果后,愕然道。
  
  “敢问阁下是‘天外神剑’李果李真人吗?”
  
  “正是贫道。”
  
  李果表面淡定微笑,内心却是感激涕零,居然有人第一时间把自己认出来,终于不用自报名号或者老半天才被认出来了。
  
  果然地榜‘前十’和‘前三’是质的差别啊。
  
  “久仰久仰。”中年男子脸色有些崇敬,拱手道:“我是京城调查组的副队长,烈富青。”
  
  姓烈,很少见的姓...
  
  周围的调查组成员也都有些惊讶,各种情绪交杂其中,羡慕的,崇拜的,此起彼伏...
  
  而叶思更是头扬的老高——看吧,平时都说我认识天外神剑了,你们还不信觉得老娘吹牛逼,今天老娘把真人给带来了吧嘤嘤嘤...
  
  此时却也不是发散崇拜的时候,很快,烈富青便跟叶思解释起情况来。
  
  “这是一具死亡时间至少有一个月的高度腐烂尸体...”
  
  “为什么觉得是跟觉醒者有关的‘超凡’系案件?”叶思疑惑道,若非超凡者案件,是不会出动调查组的。
  
  “因为在我们的‘天眼’监控下,这位死者知道五个小时之前还在正常活动。”烈富青沉吟道:“而五小时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腐烂发胀像经历了一个月一样。”
  
  叶思脸色微变。
  
  “因为这个被认定为是超能者案件吗...”
  
  “嗯,所以想用你的能力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至少京城的能力者档案里没有这诡异的能力者。”烈富青脱下了手中的白色手套,说道:“所以我想让你用能力帮忙找出线索来,看看能不能找出这一份能力的源头。”
  
  “包在我身上吧。”
  
  叶思点点头,表情一变,双眸变得金黄,太阳穴上微微泛红。
  
  此时此刻的叶思气质陡然一变,直接从一个小女孩变成能够主宰‘命运’的女王,无情无欲,端坐高天之上。
  
  李果有些意外,看起来叶思的能力又有了一层变化,以前只听说她的能力是超高速的运算能力。
  
  一旁的烈富青看着气质大变的叶思感慨道:“她的‘超算’能力简直就是天生为刑侦而生的啊,如今的她使用能力她取名叫做叫做‘猎魔人视觉’,现场的任何蛛丝马迹都不会被她放过,甚至头发掉落的位置不对都能让她计算出案发时追本溯源的状况...”
  
  “超算...”李果轻吟道:“这已经不在‘算’的范畴内了吧。”
  
  这已经接近‘因果’和‘命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