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第一绝境 > 第八章 我听到了你们的大秘密

第八章 我听到了你们的大秘密


  梁俊说完,李建成面带微笑,没有回话。
  一旁集中精力剿灭美酒佳肴的李渊也跟着愣住了。
  他有些错愕的看着梁俊,疑惑之色一闪而过又恢复如常。
  可就这么一个错愕的表情,梁俊看在了心里:“这俩人一定有猫腻。”
  扎得等人常年跟着梁俊,不敢说对他的性情了如指掌,却也知道自家老大做事的风格。
  梁俊的语气一变,周围的人全都严肃起来。
  咔咔咔,枪械上膛的声音响起。
  李建成虽然不知道这帮胡人手里拿的烧火棍是干什么的,可周围的气氛他却是能感觉到的。
  “大首领,不知这话是为何意?”
  李建成和梁俊想象中的一样,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甚至连带着他那个仆从也是异常的淡定。
  此时不光梁俊看出来了他们的不对劲,连扎得都感觉到了不妥。
  殷信心里更是有些自责,他虽然没看出这赵公子有什么很大的疑点,可自家老大说有,那肯定是有的。
  “何意?”梁俊心里一边猜测着李建成的身份,一边道:“赵公子不是来做买卖的么?”
  李建成点了点头,笑道:“没错,但不知和大首领做买卖,原来是这样。”
  梁俊摇了摇头,道:“恐怕赵公子误会了,在下只是给赵公子提供两个选择而已,决定权还在赵公子手中。”
  “那如果在下不选大首领给的第二种选项,是不是就走不出这间屋子呢?”
  扎得等人调查了李建成的背景,李建成来之前也摸清了他们的底——当然只是外人能够知道的事。
  李建成发现,这伙杀手与众不同。
  不仅接的单子百分百成功不说,而且特别守规矩讲规矩。
  因此李建成此时带着李渊深入虎穴,方才有底气对梁俊说这话。
  此言一出,扎得笑骂道:“你这公子哥看起来柔柔弱弱,没成想还有这种胆量。”
  只可惜他说的不是汉语,李建成听不懂。
  可从扎得的表情上李建成知道,自己赌对了。
  这帮人喜欢和强者打交道。
  梁俊摇了摇头,道:“腿长在赵公子身上,赵公子想走,谁也拦不住你,也不会有人拦你。”
  “再者来说,赵公子是前来做生意的,买卖不成仁义在。赵公子若是想留下来做客,在下自然是欢迎的。”
  梁俊有心要摸一摸这个赵公子的底细,因此抬手示意手下人放下武器,不要把气氛搞的那么紧张。
  李建成见梁俊这样说,心里更踏实了,笑道:“大首领说的没错,买卖不成仁义在。在下也希望能够和大首领做成这笔买卖。”
  “至于说大首领问在下究竟是谁,在下却是有些糊涂,赵悦的资料不是在大首领手上么?”
  李建成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心里对这个年纪不大的杀手统领也来了兴趣。
  李渊在一旁看着,心里直打鼓,对李建成这种在危险的边缘不断试探的行为有些担心。
  暗地里拉了拉李建成的衣袖,李建成则伸手拍了拍李渊的手背,示意他稍安勿躁,不用担心。
  梁俊见这位赵公子油盐不进,揣着明白装糊涂,也不气恼。
  从扎得等人搜集的关于赵悦的资料来看,梁俊已经猜到眼前这人应该是穿越者同行。
  毕竟这位赵公子最近一年的行为简直就是标准的穿越者行为。
  再加上梁俊在长安这些日子以来,见的最多的就是穿越者,因此对于这种现象也不奇怪。
  长安城里有名有姓的基本上全都是穿越者了,也不差赵悦这一个。
  只是让梁俊好奇的是,眼前这位同行是哪个朝代的名人。
  “赵公子说的极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干我们这一行的更是如此。”
  他既然不愿意说,梁俊也不咄咄逼人,笑道:“如此说来,赵公子是选择第一个方案了?”
  李建成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在下觉得还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对于双方都有好处。”
  “好。”梁俊点了点头,看向殷信用英语问道:“殷信,你和这位赵公子谈到哪一步了?”
  殷信忙道:“老大,这位赵公子要咱们刺杀摄政王,我说可以,不过得加钱,具体加多少,我做不了主,得回来和各位兄弟商议。我给他约定的是十天之后回信,可这位赵公子等不及,非要跟着我一起来。”
  梁俊一边听一边看着李建成:“这位赵公子倒是一个急性子。”
  旁边的老鬼忽而插嘴道:“老大,我看这个赵公子并不像是一个急性子的人。”
  梁俊挑了挑眉毛,看来老鬼也发现了赵悦的不对劲,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让他在这住一晚,接还是不接,接的话多少钱,咱们一会商议。”
  殷信嗯了一声,李建成在一旁听他们叽里咕噜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心里虽然好奇,可也知道他们在商议,当下耐住了性子等他们说完。
  “赵公子,此时非同小可,今日时间也不早了,烦请赵公子今晚在弊处休息一夜,明日在下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您看如何?”
  梁俊心中打定了主意,冲着李建成笑道。
  李建成想了想,拱手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赵悦听从大首领的安排。”
  李渊也赶紧跟着道:“多谢大首领盛情相邀。”
  梁俊一听李渊说这话,心里更加确定了二人穿越者的身份。
  自己邀请李建成这个主子,他一个小小的仆从,谢自己做什么?
  轮得到他来谢么?
  只是这个时候梁俊也不好拆穿,只能微微一笑,冲着扎得道:“扎得,你带赵公子去客房休息。”
  扎得应了一声,走上前去看着李建成道:“赵公子请。”
  李建成站起身来,躬身冲着梁俊行了一礼,而后看着桌上一动没动的酒菜道:“不知在下可否将这些酒菜带走?”
  梁俊笑道:“自然。”
  说罢看着殷信道:“殷信,你帮赵公子将酒菜送回客房。”
  李建成忙上前去,端起酒菜道:“不劳烦殷壮士了,在下自己来就可以。”
  说罢冲着众人微微一笑,转身跟着扎得走了出去。
  回到了客房之中,扎得点了灯,安排好了,关上门回到了屋子里。
  李建成将酒菜放在桌上,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点着。
  一旁的李渊也抽出一根,坐下道:“建成...”
  李建成赶紧伸手堵住他的嘴,看着窗户方向嘘了一声。
  李渊连忙点头,李建成收回了手,面色严肃。
  “我觉得咱们来这,有些鲁莽了。”
  李渊压低了声音道:“这个大首领好像有些不对劲。”
  李建成嗯了一声,目光深邃,半晌才道:“父皇,这个叫殷俊的人,估摸着应该猜到了咱们俩的身份了。”
  李渊一愣,想了想刚刚屋内的情况,道:“没错,刚刚他问你究竟是谁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古怪。”
  “你说他有没有可能知道咱们的根底了?”
  李建成摇了摇头,道:“没有,他应该和咱们一样,也都是起死回生之人。”
  “哦,你如何得知?”李渊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有往这方面想。
  一听李建成说这话,马上又反应过来:“是了,若非如此,只怕他也不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李建成点了点头,道:“一见到他,我就有这种直觉,此人绝对和咱们一样。当他看那叠纸的时候,我就更加的确定了。”
  李渊忧心忡忡道:“若是如此,只怕咱们就凶多吉少了?”
  李建成摇头道:“父皇不用担心,这个殷俊若是想对咱们不利,也不会对你我如此客气。”
  李渊则不赞成他这个想法,道:“建成啊,如今咱们落到人家手里,那就是案板上的肉,人家想怎么割怎么割,想什么时候割什么时候割。今日对咱们客气,也许明天就把咱们爷俩扔进海里喂鱼了。”
  对于李渊这种消极思想,李建成并不以为然,反而笑道:“父皇,你觉得咱们在外面,在赵府里就安全了么?”
  李渊疑道:“怎么说?”
  李建成倒了两杯酒,推给他一杯,自己端起来喝了一杯道:“父皇这些日子没有发现,莱州出现很多生面孔么?”
  李渊一边皱眉思索,一边端起酒杯来,点头道:“没错,确实多了些生面孔,听说城里开了一家茶馆,叫做什么云德社。”
  “那是东宫军机二处的探子。”
  李建成冷冷一笑,道:“东宫已经把手伸进了莱州,父皇觉得他李世民的天策府不会跟着插一脚么?”
  “啊,建成是说,世民已经发现了咱们不成?”
  李渊脸色大变,他对长安城内的发生的事并不怎么关心。
  来到炎朝之后,李渊重回十八岁,早就厌倦了尔虞我诈。
  再加上上辈子后半生被自己的二儿子当猪养着,时间长了他也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心没肺没目标的活着。
  如今听到李建成说这话,李渊心里百感交集。
  悠悠的叹了口气,看着杯中酒道:“建成,为父说句话,你别不爱听。”
  李建成道:“父皇说的哪里话,儿臣...”
  李渊伸手拦住了他,又叹了口气,道:“哎,我知道你不爱听,我也就不说了。”
  李建成没有接着说话,自己的父皇重活之后,整日浑浑噩噩,已然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
  这让他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当年若是秀宁还在的话,你们兄弟也不至于如此。”
  李渊想到了自己的闺女,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低头擦拭泪水道:“也怪当初父皇优柔寡断,哎...”
  屋内一声叹息,随后归入了宁静。
  躲在外面偷听的扎得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梁俊的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