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水云剑侠录 > 第六百七十八章 王爷的远谋 下

第六百七十八章 王爷的远谋 下

    至于逍遥王,前几个月就已经让姬净水先赶到罗星国,通过云清这枚棋子,以及拓跋家族对回到中原的渴望,成功引得他们来到万荒古,然后等待着叶岚的到来。而其目的,同样非常明显,那就是通过拓跋家族对千叶家族的仇恨,让他们来对付叶岚等人,毕竟同为四神将后代,彼此多少会了解一些,让他们自己人对付自己人,王爷坐享渔翁之利,岂不美哉?
  
      而且王爷也不怕拓跋会因为抢夺了千叶家的遗产,而实力大增,反正自己手里有云清,又在拓跋家扶持了一个暗线,加之这次王爷在江湖中培养的高手几乎是倾巢出动,还能会再有意外不成?
  
      至于为何逍遥王会知道叶岚是千叶家的后代,其实也很明显,早在叶岚救出千叶鸿钟,又与千风相认之后,他们的身份就已是不言自明,而这也不禁加紧了王爷的计划,叶岚倒还无所谓,但千风竟也是千叶家的后代,这一消息可谓是让王爷相当的震惊,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丞相一早就有所行动,他收留千叶家的后代,绝不会只是个意外,很有可能,千叶家的灭门惨案,就是丞相一手谋划的!
  
      当然这些都是逍遥王的猜测,可是这却不得不让他进行防范,不管丞相真正的目的和计划是什么,他都得先一步找到南宫敬天遗留下来的宝藏,以及那传说中的四柄神剑!只要手里有了足够的钱财和人才,那么就算丞相蓄谋已久,逍遥王也断然不惧的,可是倘若这些东西都落在了丞相手里,那这江山的主人,怕是又要变更了!
  
      正因如此,才有了现在的一幕,之前叶岚一直以为追踪自己的,全都是万魂寺和群英门的人,其实除了这两者外,还有一股势力,那就是逍遥王的派出的人手,因为王爷在拓跋族藏有内应,所以他的人马甚至还要比群英门的人先到一步!
  
      而且因为逍遥王的刻意安排,万剑门和问剑阁正联合围剿万魂寺,所以他觉得正忙于应对外患的后者,更加没功夫插手万荒古这边的情况,只靠着群英门的人,可没那个能耐与自己的人争夺什么。
  
      除了万魂寺的人马之外,丞相本人现在处境也不怎么样,逍遥王找了个借口,将丞相摁在了府中,没法随意外出,说是为了丞相的安全起见,其实就是把他关在了府内,并且逍遥王还派了不少禁军中的好手安插在相府附近,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那么必须立刻禀报!
  
      这么做,可以说几乎是万无一失的方法,虽然逍遥王自己也把身边的大量高手派到了万荒古争夺宝藏地图,但丞相同样也被禁锢在府中,稍有异动王爷就会下达抓捕命令,而万魂寺也腾不出手来在背地里搞什么阴谋,至于群英门,其立场比较暧昧,但毕竟作为一个江湖门派,王爷相信只要自己能在这次对局中胜出,他们会知道自己该效忠于哪一方的。
  
      于是呼,就出现了如今这个局面,杨心远本以为应该最先赶到的万魂寺和群英门,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及时到达,导致现在的他被逼无奈之下,还是得和叶岚他们站在同一战线,一起来对付逍遥王派出的人马。然而这次王爷可以说是势在必得,他出动了自己几乎能派出去的所有江湖高手,要不是为了能够隐秘行事,他怕是连朝中军队都要派过来了,因此这次的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此刻,殷无寿正被五大高手围攻,单轮武功来说,他以一敌五也不是不可能取胜,奈何这次逍遥王可是下足了本钱,那五人不但武功gāoqiáng,还人手一件当世神兵!武林中人人垂涎的九妖器,在这里几乎跟不要钱似得,而殷无寿因为很久都没遇到过像样的对手了,所以习惯性的不用兵器,结果谁能想到此刻竟是因为这个习惯,吃了老大的亏。
  
      “【狮王之怒】!”翟子豪一马当先,双手紧握赤炎狮吼刀,对着殷无寿便是劈头一刀!之前在皇宫,他被殷无寿恐怖的实力吓破了胆,导致他自身的修为不但再也无法精进,反而还有退步的趋势,所以尽管对后者的惧意仍在,但他非常明白,今天若是不能将殷无寿宰杀于此,那么他这辈子也就到这了!
  
      于是乎,明明翟子豪是心里最为紧张的那一个,但他却是最先出手的,而且一上来便是硬招,他很清楚,面对殷无寿这种级别的老怪物,任何试探都是白搭,甚至可以说是找死行为,因为一旦被其找到破绽,那几乎就是一招秒的下场。所以翟子豪一上来就使了全力,没有半分留手,及时这样,他也只是抱着能够牵制住对方,给其他人创造机会的想法。
  
      “【大佛云手】!”殷无寿知道被围攻的情况下,一味的躲闪并不明智,毕竟人家五方齐攻,只知躲闪的话,早晚会被寻到破绽,所以这种时候必须迎头而上,先破一人再说!因此这一上来,殷无寿同样没有留情,大佛云手,乃是他将自己的形影拳,以及佛门掌法融会贯通而成,其既有佛家武功的刚猛不折,又包含了形影拳的灵活多变,仅此一招所蕴含之精妙,便会让大多数武林中人望而却步。
  
      “咚!”只听一阵沉闷的响声,从狮火刀的刀刃上传来,明明是以宝刀斩血肉,但真当刀掌相接之时,却没有一滴血飘出,反而像是用刀口砍在了一面古铜之上,那肉掌全然无事,反而是持刀的翟子豪被直接给震了出去!
  
      “哼!就这种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献宝?”殷无寿冷哼一声,他很清楚翟子豪对自己有一股惧意,他也明白这一掌只是击退了对方,但却无法对其造成伤害,所以他要口手齐动,若能将对方的心里现行击溃,那自然最好。
  
      不过别看殷无寿能有功夫嘲讽,但其实他手上可是一刻未歇,才刚刚把翟子豪击退,吴越和沈晴二人,已经分左右两侧,朝自己扑袭而来。
  
      “【一刀千灭】!”吴越单手持刀,就瞧那柄煞气冲天的妖刀,狂鲨血牙,在其手却是如温驯良驹,明明不是专门为了他打造的武器,却被他用的得心应手,本来就是至狂之刀,在他那更加狂妄的刀法加持下,其威力更是惊人,足可用恐怖如斯来形容!
  
      “【鬼星斩】!”另一边,沈晴也是不甘示弱,其手中蓝影虫刀轻盈划过,那近乎透明的刀身,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更是轨迹难寻,明明能感受到一股凌厉的刀气袭来,肉眼却无法瞧见刀身真容,可谓是让人防不胜防!
  
      此二招同时奔至,殷无寿也是不敢大意,就瞧他全身一缩,腰腹一收,明明都没有用肉眼去瞧一下,只凭感觉便躲过了沈晴这一近乎虚幻的斩击!至于吴越的必杀之招,殷无寿却是不敢靠躲闪防御,也不能像之前对付翟子豪那样徒手硬撼,那所谓的一刀千灭,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意味!
  
      于是就瞧殷无寿在缩身躲避沈晴斩击的同时,双手还在不停的聚力,当血牙即将而至,他便将双掌猛然推出,一股浩瀚如星海般的磅礴内力轰然而出,携带着天崩地裂之势,朝着吴越吞噬而来!
  
      即使沈晴是站在掌力推出的相反方向,她都依然被这股凶悍的力道震退了几步,无法接连出招,那直面这一击的吴越,其压力自然是可想而知。那一刀千灭的必杀之击显然是没法挥出去了,也不用他自己强制收招,只是那股无可睥睨的力量,便将他所有的刀气给吹了个灰飞烟灭,而他本人倒也聪明,自知这种威力不是常人多能撼动,于是直接仰身倒去,就像是大海里的孤舟,反正是你的浪怎么打,我就怎么飘,硬撼只有死路一条,不如顺势而走,没准还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