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夜闯房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夜闯房门


  
      “迎夏,你终于回来了。”
  
      “你再不回来,这个家都快翻天了。”
  
      看到苏迎夏,蒋岚和苏国耀两人赶紧走到了她身边。
  
      看到苏国耀鼻青脸肿的样子,苏迎夏不解的问道:“爸,你这是去干什么了,怎么被人打了。”
  
      “你还说,都是他打的,他连你妈都打了,我找他理论,二话不说又把我打了一顿。”苏国耀咬牙切齿的说道。
  
      韩三千打的?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打人呢。
  
      “你们别无赖三千,怎么可能是他打的。”苏迎夏压根就不信他们的话,韩三千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很了解,怎么会出手打人呢?
  
      这时候,韩君站起身,转过头说道:“是我打的,你不用怀疑。”
  
      当韩君看清苏迎夏的时候,惊为天人,这姿色,比他玩过的那些名模都要好,韩三千那窝囊废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入赘苏家取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苏迎夏听到这句话,如遭雷劈。
  
      怎么会,韩三千怎么会打人!
  
      “三千,你……是他们逼你做什么事情了吗?”苏迎夏问道,在她看来,肯定是蒋岚和苏国耀对韩三千提出了过分的要求,所以韩三千才会动手。
  
      “迎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打了我,还是我的错吗?”听到这话,蒋岚顿时不高兴了,而且她今天的确没有做过分的事情,韩三千可是一回到家里就让她端水。
  
      “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我看他是翅膀硬了。”苏国耀说道。
  
      苏迎夏看着韩三千,蒋岚和苏国耀说了什么不重要,她要看看韩三千怎么解释,父母为人她很清楚,相信他们,还不如相信韩三千。
  
      但是眼前的人,是韩君而并非韩三千,所以他的话,让苏迎夏彻底傻了眼。
  
      “从今天开始,这个家里,我说了算,希望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挨打。”韩君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苏迎夏呆立当场,这完全就不是她认识的韩三千,像是突然间变了一个人,可是……可是他的长相,的确是韩三千啊!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打人。”苏迎夏沉声问道。
  
      “我受了三年的屈辱,难道还不够吗?还需要问为什么?难道在你们的眼里,我就应该窝囊一辈子?”韩君笑着道。
  
      这句话对苏迎夏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因为韩三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根本就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韩三千。
  
      三年的屈辱对他来说,的确已经够了,可是他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不再懦弱吗?不管怎么样,这两人也算他的父母不是吗?
  
      难道说,去了一次金桥城之后,他就彻底变了吗?
  
      “什么时候开饭?”韩君摸了摸肚子,对何婷说道。
  
      何婷对于韩君的畏惧也很强烈,听到这话之后,赶紧说道:“现在就可以吃饭了。”
  
      韩君率先上了餐桌,也不管其他人动不动筷,他倒是吃得很爽,吃完饭碗筷一扔,对苏迎夏问道:“我们的房间在哪?”
  
      上班的时候,苏迎夏下定了主意,让韩三千回房间睡觉,可是看到韩三千现在的这种状态,她自然不能接受自己和韩三千发生关系,指着属于韩三千的房间说道:“在那。”
  
      韩君淡淡一笑,今晚就可以抱得美人归,能替可怜的弟弟照顾一下老婆,他还是很乐意的。
  
      回到房间,韩君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么大的别墅,怎么就选了这样的房间呢?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舒服的躺在床上,等着苏迎夏侍寝。
  
      对于在牢里渡过了一段艰苦日子的韩君来说,能够放心的睡觉实在是一件惬意的事情。
  
      在大房里,即便是到了深夜韩君也不敢放松警惕,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关勇会把他拖起来打一顿,在大房,他的地位就是任人蹂躏的可怜虫,关勇用打骂的方式为自己取乐。
  
      好在终于离开了那个鬼地方,再也不用受到关勇的折磨。
  
      韩君不禁想到了韩三千,这个时候,他是在刷厕所呢?还是跪在关勇面前唱歌呢?
  
      “只可惜,关勇要把牢底坐穿,我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希望你们能好好对我弟弟,最好每天能够多打几顿,那个窝囊废够你们玩了。”韩君笑着自言自语道。
  
      韩君自认为韩三千在牢里受苦,可这时候,关勇正在给韩三千按摩呢。
  
      精神放松的韩君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发现身边并没有躺着苏迎夏,韩君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窝囊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和苏迎夏睡在一起吧,真他妈没用。”
  
      坐起身,韩君揉了揉脸,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继续说道:“要是你没有碰过,倒是便宜我了啊,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个处,我他妈赚大发了。”
  
      说完,韩君只穿了一个裤衩就离开了房间。
  
      确定了苏迎夏睡在哪个房间之后,韩君一脚踹开了房门。
  
      正在熟睡的苏迎夏瞬间被惊醒,当她看到韩君的时候,满脸惶恐的问道:“韩三千,你想干什么?”
  
      “哭了?”看到苏迎夏红肿的双眼,韩君笑着说道。
  
      苏迎夏的确是哭了,因为她没有想到韩三千会突然间有这么大的改变,而这样的改变让她觉得和韩三千的距离越来越远,她很怕会因为这件事情和韩三千彻底分开。
  
      “这么可怜,让我来安慰一下你吧。”韩君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苏迎夏坐起身,双手抱膝,警惕的说道:“你想干什么,快出去。”
  
      “干什么?”韩君冷冷一笑,说道:“你是我老婆,我还能对你干什么呢?跟我上床,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苏迎夏摇着头,不敢置信。
  
      韩三千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根本就不是韩三千为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不,你不是韩三千,你到底是谁!”苏迎夏惊恐的说道,和韩三千相处三年,她很熟悉韩三千,可是眼前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一个人就算是变了,也不可能突然间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
  
      “我不是韩三千还能是谁?你看看我的样子,难道还能是假的吗?”韩君笑着走到床边。
  
      苏迎夏抓起枕头,对韩君威胁道:“你快出去,不然我不客气了。”
  
      “嘿嘿,我要是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岂不是个废物?而且我跟你可是有夫妻关系的,上你可不算强奸啊。”韩君饿虎扑食一般,直接扑到苏迎夏的身上。
  
      苏迎夏极力的反抗,可是她一个女人,力气又怎么比得过韩君呢?
  
      韩君死死的抓着苏迎夏的双手,牢狱之灾期间,从来没有碰过女人,而现在,美色当前,兽欲已经无法控制。
  
      “你他妈最好给我老实点。”韩君威胁道。
  
      苏迎夏抵死不从,因为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韩三千。
  
      “你滚,你滚开,别碰我。”
  
      “草泥马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说完,韩君一巴掌打在苏迎夏脸上,用力的拽着苏迎夏的头发。
  
      苏迎夏因为疼痛而忍不住叫出声,但是韩君却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越发兴奋。
  
      “你还没有跟他上过床吧,让老子来好好的满足你。”韩君不自觉的说出了这番话,他自己虽然没有察觉,但是苏迎夏却听得心惊胆寒。
  
      果然……他果然不是韩三千!
  
      可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韩三千长得一模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