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荡魔志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机和命运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机和命运

    荀大先生接过话来,说道:“曹大家,前两天不是有人用大神通施展‘牵星术’吗?那预示着什么?”
  
      “是啊,这等大神通,也不知道牵扯到多少因果,曹某惭愧,天机混沌,居然算不出它究竟会影响到谁,不过我从那天机之中嗅到一丝熟悉的力量,怕是和荀大先生也有一定关系吧。”
  
      众人齐齐往荀大先生望去。
  
      荀境也不解释,反而开门见山承认道:“又何止是荀某一人,其中的力量纷乱错杂,我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我用的读书人的神通,不是你们天机士那一套,不过既然天机混沌,那你们这些天机士,也不要想看清了。”
  
      “荀大先生,怕只怕你防错了对象,有人要浑水摸鱼啊。”
  
      荀大先生听罢,脸色一变。
  
      半晌他才怒哼一声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又不止我一个人这么做。”
  
      “我和皇上都担心,有人在背后掀起一场大阴谋,本来皇上让我查的,可是这么多力量交错在一起,不断扰乱天机,我的天机术也不够用了。”
  
      “你算不出来,别人也算不出来,大家都变成瞎子,又怕什么,青冥国国力强盛,又有哪个国家敢于进犯呢?”
  
      “荀大先生说的倒和皇上一样,青冥国的确谁也不怕,更不可能让敌国颠覆皇权的,好了这事我们在这里不谈,到皇上面前自有分说。”
  
      “小友,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曹隐又问道。
  
      连慕白回道:“观星士是如何根据星辰的差异来推算世势,或者说天机士是如何推算天机的呢?”
  
      “刚才帮你开悟,你可感觉到了什么?”
  
      “我感觉到一根似有似无的线,想要抓住它,却不知道从哪下手。”
  
      “没错,那就是天机,知道它存在,却又不可捉摸,似乎尽在掌握,却又无从下手。”
  
      “这是因为我的天机术还太浅的缘故吗?”
  
      “是,也不尽是,天机原本就是难测的,我虽然看得比你清楚,却也不能看透。”
  
      “那又是怎么样的呢?”
  
      曹隐看了看四周,指着院外的一颗树道:“你看那是什么?”
  
      连慕白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院外的树上,正有一只蜘蛛,在吐丝织网。
  
      “一只努力织网,想要捕食的蜘蛛。”
  
      “其实它编的不止是网,也是命运,它这网能不能捉到小虫子,就看它编在哪,编得如何了。”
  
      连慕白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它这网倘若不选在小虫子出没的地方,就不容易捉到它们,可是小虫子最多的地方,却多半是风口,容易吹散蛛网,它这网织小了不容易捕捉虫子,织大了又容易被飞鸟发现,是以它每一步,都要小心思量,如此看来,它的确是在编织它的未来。”
  
      “嗯,这是其一,如果每个人每一天的经历,划作一根线的话,那么他的一生就可以编成一张很宽阔的网,这张网就叫着人生。”
  
      “我们天机士,就是通过种种的轨迹,找出这张网的每一根线,并借以推断他的下一根线,将要通向何方,偶尔这网破了个洞,我们也做些修修补补的活,可是有的洞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把我们整个人填上去,也弥补不了,那就成为了我们也无法跨越的命运。”
  
      连慕白吁了一口气道:“原来这就是命运,原来这就是天机。”
  
      “小友年纪轻轻,悟性却高,何以才到凝魄境的修为,不知道尊师是流云宗的哪位?”
  
      连慕白心道,来了,又要问自己的师承了,梅老头一向低调,不想让人知道他,自己当然也不能说了。
  
      这一个念头,在连慕白脑中一闪而过,他迅速答道:“惭愧啊,曹大家,连慕白在流云宗里,还没有师父。”
  
      “啊?怎么可能?”,曹隐惊讶道,一脸的不可思议,如果连慕白没有师父,他怎么可能和奇经格产生瓜葛,而且其中牵涉的因果还不浅。
  
      可是他看连慕白神情,却没有作伪,凭他的修为,就算猜不透连慕白想什么,至少能看出连慕白有没有撒谎,可连慕白给他毫无作伪的感觉,他连忙用心推算一番,确信连慕白没有骗他。
  
      “你都说了,我年纪轻轻,悟性却高,为什么才到凝魄境呢?如果真有很厉害的师父教我,想必今天应该是另一番景象了。”
  
      连慕白说得十分坦荡,他虽然一直跟着梅老头,但梅老头确实没有收他做徒弟,他的话句句属实,曹隐当然瞧不出其中的破绽。
  
      张景钦也是见过世面的,他一见曹隐这么问,就知道曹隐一定是想要问梅老头的来历,梅老头在流云宗里毫无名气,想要查起来,还真不容易。
  
      “莫非曹大家对慕白小友的师承很有兴趣?他才凝魄境的修为,却能让曹大家重视,令我也觉得好奇,不知道曹大家看中了什么?说来听听,也好让我长点见识”
  
      曹隐不想让人看出他的心思,便道:“没什么,只是因为好奇随便问问,知道小友没有师父,替他惋惜罢了。”
  
      “多谢曹大家关心,不过连慕白在流云宗虽然没有师父,却也是流云中人,倘若曹大家有什么事需要我代为通传,我就回山跑一趟。”
  
      “不用,不用!”,曹隐连连摆手。
  
      连慕白心知,这是张景钦给自己解围,不由暗赞他果然有一手,这一问,以退为进,果然让曹隐不再追问。
  
      曹隐又道:“其实我这次来张神医这里,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听我说一段往事呢?”
  
      “曹大家屈尊来我这里专门讲一个故事,想必有很深的用意,张景钦洗耳恭听!”
  
      “连慕白洗耳恭听!”
  
      “荀境洗耳恭听!”
  
      “杜宣怀洗耳恭听!”
  
      “好,我给你们讲的这个故事,你们要是觉得有意思,就多想想,要是觉得无趣,听听就算了。”
  
      “传说远古的时候,有个人族共主,他叫后羿,你们都听过后羿的传说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荡魔志》,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