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荒之唐门千金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三章

第一千两百五十三章


  那个名为半藏的忍者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离开拍室,去追向刚刚离开不久的百川樱,做为与宫本皇影从小一起长大的宫本家族最杰出的忍者,他对于宫本皇影的任何决定都不会有半点的质疑,哪怕是宫本皇影让他挥刀切腹,他也不会有半点的迟疑。
  宫本皇影轻泯了一口茶水:“还从来没有这么不理智过呢。”
  半藏忍者追上了百川樱:“百川小姐,请稍等一下。”
  百川樱止住脚步回过头去看向半藏:“还有事吗?”就刚才的交谈下来,宫本皇影应该是已经拒绝了她的请求,无论是联姻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在她看来都不会有结果了,所以她并不是很明白,半藏追过来要做什么。
  半藏来到百川樱的身前,双手奉上一方紫玉盒子:“这是少主让我交给小姐的。”
  百川樱愣在当场,她原本已经是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却是没有想到宫本皇影最后还是会选择帮自己。
  “这是?”百川樱并没有急着去接那方紫玉匣,她想问清楚这里面放得究竟是什么。
  “崆峒印,”半藏并不隐瞒,反正百川樱总会知道。
  听到这三个字,百川樱不由自主得向后推了半步:“崆峒神印!百川家族四大镇族神器之一!”
  半藏点了点头,这确确实实就是他们宫本家族的四大镇族神器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他们整个家族在百年内崛起的一个重要倚仗。
  这下百川樱可是更不敢伸手去接了,这东西的价值比起刚才那三件宝物的总价值都要高得多,甚至如果拿出去鉴定,鉴宝师根本就给不出一个价值来衡量,这绝对是天文级的数字。百川樱虽然迫切得想要帮助自己的哥哥,可是这样的人情她真的欠得下嘛。
  见百川樱迟迟不肯伸手接去,半藏幽幽开口道:“百川小姐,如果你不愉一些,可能很快这一轮的药拍就结束了。”
  “可是!”百川樱的眼中充满了矛盾和纠结。
  半藏倒是果断,一步上前,将崆峒神印一把就塞到了百川樱的手中:“少主愿意帮助你,你便安心承下他的情吧。”说完他转身快步离去,独留百川樱一人在回廊通道发呆,不过很快她也回过神来,眼中多出了几分坚定,转身回到了自己哥哥所处在的拍室之中。
  半藏回到拍室,宫本皇影看了他一眼:“东西交给她了?”
  半藏嗯了一声,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她可有说此什么?”
  半藏摇了摇头:“没有。”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拿出崆峒印来帮她,甚至没有跟她谈任何的条件。”宫本皇影道。
  半藏仍然是摇头:“我是忍者,我会执行你交给我的任何任务,至于为什么,那不是我要去想的问题。”
  宫本皇影叹息一声:“你这家伙总是这样,我何时将你当成过我的侍者,咱们一同长大,你便是我的兄弟。”
  半藏神情依旧冷淡,只是不咸不淡得嗯了一声。
  宫本皇影倒也是熟悉了自己这个兄弟的脾气禀性,并没有太过生气。
  “这崆峒印还是会回到我们手上的。”宫本皇影对此很是自信,只要撑过这一轮的竞拍,百川家族哪怕是再加一口价,对方也不可能再往上跟了,当然前提是在对手也摸不清他们的底的情况下,就像现在这样,对方拿出了一件难以估值的物品,而他们也拿出一件来,对比的盲拍,就看谁先熬不住。这虽然不是在点天灯,但却与点天灯没有什么差别。
  半藏仍然是巍立一旁,没有说话。
  百川樱回到拍室时,百川驰刚才已经叫完了那三亿金币筹码剩下的最后一口价,他此刻真的是双眼通红,有如一头困兽一般,他是盯死了那枚不败丹,可偏偏就是有人要同他争抢。
  这一口价叫完,如果对方还往上拉升价格,那么他将黔驴技穷。
  “哥~”看着百川驰这模样,就连百川樱都有些害怕了。但是她知道,自己哥哥这两年在武道上的进境是越来越慢,已经快要被自己追上了,与比自己年纪更小的,但同处一代的宫本皇影,那更是距离正在被一点点拉大,对他这个百川家的下一任接班人来说,修炼的止步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百川驰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百川樱回来,他了根本不知道百川樱背着他悄悄去找了宫本皇影,以他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允许百川樱这么做。
  百川驰死死得盯着拍台上药然手中的锤子,计时沙漏中的沙子在快速的流逝着,而对方却始终都没有再往上叫价。
  最后一粒沙子流说,药然一挥手,落下了拍锤,朝着二号拍室的方向一指:“第一轮拍卖到此结束,恭喜二号拍室的客人,豪取不败金丹一枚。”
  百川驰的脸上显示出了即是兴奋,又是愤怒的矛盾情绪。兴奋在于他终于将那枚不败丹收入了囊中,他的修炼桎梏可以被打破了。而愤怒在于,这之后的三亿金币是活脱脱被对手剥离出来的,其实在三件宝物加码之后,对方就已经放弃了竞拍,但还是拿出巨额的价码来对压!虽然他们需要为出价加码付出一大笔的竞拍费用,但是和百川驰这边的价值三亿金币的天价宝物来比,可就真的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麦克喜滋滋得转头望向大副奎恩:“你看,虽然没有得到不败丹,但是我们却成功的掏空了一个对手。”
  奎恩不置可否:“公爵大人应该不止一次告诫过你,不要妄图在偏门左道上花过多的心思。要知道,你也将为此次的竞拍,多付出近一亿金币的拍卖费用,我们明明可以通过光明正大的方式来取胜。”
  “奎恩,我这不是偏门左道,我这是策略。”麦克狡辩道。
  大副却是不再去理会他,转身去安排手下,去支付费用,取回他们的竞拍宝物。
  第一轮的拍卖到此结束,接下来会有半日时间的休整,到第二天,第二轮药拍会正式开启,但是注定有些人已经没有资格再参加到其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