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贞观首富 > 第四百九十章 忍着神龟

第四百九十章 忍着神龟


  魏玖为了躲李二蹲在凉亭中,眼神忌惮的看着蹲在鱼池边喂鱼的李二。
  魏玖如何也没寻思到能被李二绕进去,现在魏玖有点怕,他感觉自己被李二看的清清楚楚,透透彻彻,一点隐私都没有了,主要魏玖现在担心李二怀疑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毕竟他身上的疑点太多了。
  长孙去吃午饭了,李二似乎在长孙那碰了壁,蹲在池塘边喂鱼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凉亭下的魏玖几次想要悄悄离开,可是他一动李二就会抬头。
  煎熬!十分煎熬!
  最终魏玖忍不住了,站起身走到李二身旁蹲下,有些自暴自弃的开口道。
  “您问吧!别在这折磨我了,但是您问了,我不一定会说。”
  李二抬起头,脸色疑惑。
  “魏无良你找打?问了不说,你让朕问?”
  魏玖同样疑惑反问。
  “您不会不问?知道多了您有啥好处?无非就是了解了解我。”
  “如此说也在理,只是朕有些不甘,为何精通奇门巧技的是你,而不是一个勤奋苦学,胸有大智的人。”
  “若是那样的人还能被您信任?陛下!凡事有利也有弊,您就满足吧,别想着一起都是完美十分的了,说说你和娘娘,娘娘还是不搭理你?”
  听此!李二叹了口气坐在了和池塘边,脸色有些奇怪,歪着头看着河里的鲤鱼,疑惑的开口。
  “一切如常,有说有笑,可朕以提起回宫,她便是不在与朕搭话,朕的媳妇不和朕回家,这若是传出去,颜面何存?定会让那些老家伙们背地里嘲笑,给朕想想办法!”
  “要不你也在我家住几天?缓和缓和?然后把娘娘接回去?但是我感觉有点困难,现在娘娘不太喜欢宅在家里面,经常会去医学院和暖房那边散步,反正最近宫里也没什么事情,现在眼前的就是军队和商场,我来做就好了,累了这么多年,也让身体休息几天吧。”
  魏玖劝李二休息,后者思考了片刻后站起身,说了句回书房,看他离开的方向应该是去找长孙了。
  魏玖不知郑观音来了家里,李二也不知在他来魏家的时候,郑观音刚刚离开,李二忙他的事情,魏玖也想着去休息一会,至于书房里的东西魏玖已经不在乎了,顺其自然吧,若是在做些小动作难免还会被疑神疑鬼的李二怀疑。
  转着圈的在府中找魏尔,随后得知这个家伙去了长安城,魏玖无奈的叹了口气,管不了了啊,翅膀都硬了。
  躺在魏尔的房间中闭眼继续晌午没睡好的觉,他只是感觉刚刚睡着就被李泰吵醒了,这个家伙身上背着一口锅,双手拎着炉子和煤炭。
  魏玖头发凌乱的坐在炕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李泰。
  “忍着神龟?你背个乌龟壳溜达啥?这玩意让侍卫拿着就好,一会陛下和娘娘看到你这个样子肯定得骂死你的。”
  忙着在房间里面夹锅生火的李泰转头怒视魏玖。
  “滚蛋,你才背个乌龟壳呢,这玩意现在是我的宝贝,若是被人知道了我的计划,岂不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那你特么的能不能去外面整?这是魏尔的房间,那小子有洁癖,走走走,出去出去,然后我给你讲个忍着神龟的故事。”
  李泰被魏玖搂着脖子带出了魏尔的房间,对着院子里的刘金武挥挥手,示意让他进去收拾一下,免得魏尔这家伙回来叫唤。
  院子中,刘金武架锅烧火,李泰在锅里加水脸色激动的坐着实验,魏玖蹲在不远处轻声道。
  “青雀,锅得刷干净,要不然蒸汽不纯,多刷几遍!”
  李泰照做,魏玖又道。
  “先加点油,然后放点葱花和蒜,这样的蒸汽比较有劲儿,你别看我,一切照做就好,然后去把猪蹄拿来扔里面,然后加水。”
  将猪蹄扔到锅里的时候李泰猛然觉醒,转头怒视魏玖。
  这个家伙一直在逗他,然而魏玖给了他一个你能奈我和的表情,李泰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现在有求于这个家伙,还真不能拿他咋地,唯一能安慰他的是猪蹄一会就能吃了,这期间魏玖没闲着,不断的告诉刘金武往锅里面下作料,同时又被李泰讲了一只老鼠带着四只乌龟打一个机器人的故事。
  李泰听的入迷,只是嘀咕这名字有些难记,拉菲还带个尔?乌龟还能练武功?虽然他有怀疑,但是这个故事还是挺好听的,魏玖活动活动手臂,看着猪蹄还得炖一会后,对着刘金武轻声下令去拿纸笔来。
  在纸上画了一口锅递给刘金武,让他把纸交给狄仁杰,在让狄仁杰去找铁匠做一口锅,然后魏玖提笔而画,不久后一个忍者神龟出现在了纸上,魏玖指着纸上的拉斐尔告诉李泰,这就是忍着神龟。
  总之闲着也是闲着,魏玖继续画,李泰在一旁看的十分认真,他是第一次接触漫画这种东西,感觉很神奇,魏玖找了一个厚厚的本子给李泰画了一个火柴人的‘动画’,这可让李泰激动坏了,大声的吵吵魏玖会法术,竟然能让这小人动起来。
  魏玖停下手中的动作,斜视李泰。
  “你傻逼吧?”
  李泰耸肩。
  “我只是为了配合你,要不怕你受刺激,猪蹄熟了,我不管你了,胡兴旺告诉我最近多吃一点,把体重补回来。”
  长孙和李二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院中两个捧着猪蹄的孩子,长孙脸色宠溺,温柔道。
  “孩子终究是孩子,在外是人人忌惮的知命侯,魏王泰,在家里确是孩童,从他们相认时便是如此,如今还是如此,真好!”
  李二却是冷哼一声。
  “以是年近三十的男人,却是还像孩子一般胡闹,一个王爵,一个开国侯在家里煮猪蹄?这成何体统。”
  “陛下,难道说家中,面对家人也要板着脸?”
  “身为家主,理应有这份威信,你看魏家的家仆散漫成了何样子?”
  “家庭不应该是温馨的?臣妾累了,先去休息了。”
  两人再一次没有统一意见,长孙离开后,李二对着自己的脑门狠狠拍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