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银骨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跳忘川

第三百七十五章 跳忘川


  牛头马面相互对视一眼,再次开启了心灵相通的神技,看得许云涯要佩服死了。
  “他虽然罪孽深重,但正如你所言,他救过很多人的性命,本性为善。所以在你火烧地府后,地藏王菩萨才让谛听前来传达一份提议,建议让关七言顶掉火烧地府的罪名。虽然在你看来他成了替罪羊,所受惩罚太过严重,但对他而言好处更多。这次找你帮忙也是地藏王菩萨的意思,那位大人是如何考虑的,我等不敢妄加猜测,只是听令做事。所以添加寿元之事实在无能为力,但善因必然有善果,地藏王菩萨当初是这么说的。”
  “啊,明白了。”许云涯抬起手臂挡住眼睛,“你说的这番话,是经过地藏王菩萨同意了的,是吧。”
  “自是如此。”
  “好。”许云涯静静地躺着,许久没再说话。
  直到后背不再发热,身体微微发冷才起身。
  “忘川河,我跳。”
  说完,他猛然起身,疾身冲进忘川之中。
  忘川之水冰冷刺骨,灵魂好像都快被冻僵了。河中苦熬的鬼魂饥饿如狼,纷纷朝他扑来。
  他一直没忘,他承诺过要完好无损的回去,不会犯傻。如今这般形势,‘完好’是不可能的了,‘不会犯傻’倒是能够做到。
  “等着吧,”他紧咬牙关,忍耐着河水侵入身体的冷寒,努力去忽视越聚越多的血眸恶鬼。“等出了忘川,我一定死盯着你!”
  卯着一股狠劲儿,他抓开了后背银骨上的皮肉,直奔忘川河底。
  河中之鬼闻到他血液的味道,立刻陷入疯狂。原本朝他身前扑来的恶鬼瞬间调转方向,直奔他身后散入水中的血,通往河底的水路眨眼间变得通畅。
  “路是通了,可时间已经过了千年有余,河中不知添了多少白骨,我该怎么才能找到司城那截手臂骨……”
  身后的恶鬼定然不满足于喝些血水,很快,积攒了数十年数百年的痛苦,将在血液的诱惑下变成蚀骨的饥饿和贪痴。若是不在灵力耗尽之前找到那段手臂骨,那等着自己的就只有被万鬼啃食。
  “或许我真应该吃了那株断肠草……”
  看着身后密密麻麻的血色眼眸,他一狠心停止了下潜,等着那群恶鬼咬上来。
  当恶鬼的牙齿碰上他的皮肉时,那种源于本能的恐惧害他呛了口水。河水进入他的肠胃和肺部,刺骨的冰冷瞬间在他的五脏六腑中肆虐撒野。
  他感觉自己肯定要死!
  可是突然,后背一处骤然一疼,下一秒又突然一暖,暗无边际的忘川河水同一时间亮起一片耀眼的金光。
  那些疯狂捕食他的恶鬼接连被金光打散魂体,远处的恶鬼从疯狂中惊醒,各个都如遇见鲨鱼的小鱼般逃得慌不择路。
  而许云涯自己,他体内和体外致命的冷几乎瞬间就被金光驱散。他觉得惊异,却一秒都不敢停歇,直奔忘川河底。
  河底满是白骨,不知道究竟被河水冻结了多少人的绝望和怨愤。司城的那半截骨头应该早被深深压在河底,光是想想都让他望而却步。
  “记忆中,司城当年跳下忘川的位置正是牛头马面与我刚刚站着那个地方,想来司城的白骨应该就在这片区域。”
  此时此刻,在如此紧急的事态下,他是真顾不上尊重那些悲凉的尸骨了,马不停蹄的开始清理周围的尸骨。
  找着找着,光线一下子消失了,河水的彻骨冰冷猛的侵入他的身体。
  他心道一声,遭了。
  寒冷不仅会影响他的速度和力气,还会消耗他的灵力。灵力一但被耗尽,忘川河水就会开始蚕食他的肉身。到时候别说能不能找到生死簿,就是出不出得去都成困难。
  “真要命!司城的骨头究竟在哪儿!”
  身后的鬼魂已经重新聚集而来,他却丝毫没有进展。甚至越发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找到。
  眼看着恶鬼已近在咫尺,他着急且缺失信心,但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于是引发了心雷,意图驱散那些疯狂凶残的獠牙。
  结果好巧不巧,身下的白骨被心雷击散弹飞,偌大的白骨之地以他为中心向四外推去。一层又一层,好似白骨组成的巨浪在翻涌。
  见此,他忽然有了个想法,急忙加强了心雷。
  超强心雷一开,白骨浪潮立刻变得更加迅猛,身处之地很快变成一个大坑。一眼望去,好像立身于乱葬岗深坑,四周尽是累累白骨。
  他死死盯着脚下那片土地,深怕错过一丝不同寻常的光辉。通过心雷,他能感觉到头顶聚集而来的恶鬼被心雷无情吞噬湮灭。
  渐渐的,恶鬼们从进食的杀戮中醒来,血色的眼眸中闪烁着不甘,但依旧纷纷远离心雷,在它们认为安全的距离之外等待机会。
  忽然,他想到一件事。
  这河底的白骨为何没被心雷陨灭?
  即便它并未沾染阴气、鬼气,即便没有承载活人生前的怨念,也终究为人类的七情六欲所化。
  心雷所恶者,诸如此类。
  为何单单这忘川河底的白骨成了例外?
  他转头,四处观察了一下心雷之外的忘川之水,意外发现心雷所及之处,距里中心位置的他足有二十几米远。
  这还是他自修行以来发出的最大规模心雷,且所用灵力并不庞大。
  “是忘川河水的缘故?”
  法术类,同类别或者相似类别的法术融合在一起,威力会成倍增加。
  “难道,这忘川之水与心雷在某些方面,有相同或者相近的特点?”
  他再度将视线放在白骨之上,一边寻觅着异样的东西,一边琢磨着忘川河水。
  不知多久,在他感到疲乏,心雷正在缩小之迹,前方七八迷远的地方,有淡淡的紫金色的神光穿透层层白骨。光辉之微淡,仿佛一点萤光。
  他连忙游过去,两手快速清理着覆在上面的白骨。一层又一层,在他挖开一米深的白骨之后,紫金之光终于璀璨于眼底。
  拿起发光之物,他心中并没有太过欣喜,反倒被惊骇和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占满。
  “我记得司城的骨头是白色,和寻常人的一样,现在怎么成了银色的了?”
  在他手中,一节十几厘米的银色骨头中,有一卷发着紫金色神光的卷页。将卷页抽出来打开,上面写着‘赵琉莹’、‘司洛河’、‘司洛安’、‘黄大远’、‘孙洪福’等九个人的名字,原本除了‘司洛安’是黑色,其余都是红色,如今已经全都变成红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