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蛮荒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救我!

第三百一十四章 救我!


  御天宫和天君山是死敌,对于天君山的唤魔诀,蛮弦也非常清楚,所以在听到少城主的呼喊后,蛮弦迅速动身了,以最快的速度和少城主汇合。
  然而,蛮弦才冲出去不到千米,突然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少城主被方傲一拳轰飞,紧接着又被方傲一剑砍下一条左臂。刚刚死里逃生的蛮弦彻底被震慑到了,迅速停止脚步,迟疑了起来。
  少城主重重地撞击在一块巨大的骸骨上,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然后顺着巨大的骸骨滑落,鲜血将洁白的骸骨染红。
  看到双眼猩红的方傲再次向自己杀来,少城主顾不得身上的剧痛,迅速向蛮弦所在的方向逃去,同时大声喊道:“蛮弦兄,过来助我!唤魔诀不可能持续太久的,方傲的死期很快就到了。”
  虽然少城主说得很好,但蛮弦也不是蠢货,他看到的只有少城主重伤被方傲追杀,而方傲完全没有出现虚弱的迹象,所以蛮弦没有回应少城主,反而慢慢地向后挪步。
  全速逃窜的少城主突然回过头来,用剩下的右手快速地变换着掌印,在他和方傲之间凝聚出一堵上百米高的厚重的冰墙,巨大的冰墙迅速伸展,最后首位衔接,将方傲围困在其中。与此同时,奇异的冰火突然从冰墙上溢出,熊熊燃烧的冰火瞬间将方傲淹没。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团白色的水汽,然后一个个巨大的冰锥迅速成型,如同陨石般砸进冰墙之内。
  轰!巨大的冰锥源源不断地落下,冰墙之内还有熊熊燃烧的冰火,巨大的冰墙所围困起来的一小片区域瞬间变成了炼狱,非常的吓人。
  用一只手艰难地完成了一连串动作之后,重伤的少城主也消耗巨大,速度减缓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
  然而,少城主刚想稍微调整一下气息,厚重的冰墙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碎裂声,紧接着,巨大的冰墙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方傲迅速从中掠出,方傲从冰墙中飞出来之后,厚重的冰墙轰的一声,彻底崩碎。
  少城主瞳孔骤缩,马上将一株灵药塞进嘴中,然后继续全速逃命。
  “吼!”一条巨大的地龙突然出现,用百米长的身躯将少城主围困了起来,全速逃亡的少城主险些直接冲进地龙最大的嘴巴中。
  看着方傲在迅速逼近,少城主心急如焚,马上用冰火缭绕的长剑全力劈向地龙。然而,少城主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不能一剑砍断这由元气凝聚的地龙。虽然十剑之内,少城主肯定可以毁掉巨大的地龙,但是方傲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眼看方傲马上就要到了,少城主一咬牙,迅速拿出一个如同朽木般圆形的球体,将其射进地龙的嘴里。
  朽木般圆形的球体像是干旱了数十年的土地遇到雨水一样,一进入地龙体内便疯狂地吸收地龙的元气,地龙仰天长啸一声,迅速消散。
  少城主迅速捡起比原来大一点点的朽木球体,继续向远处逃命。就在这时候,三把半透明的长剑突然飞过,其中一把刺中了他的大腿,使得他身形失稳,跌倒在地。
  少城主在地面上擦行了上百米之后,迅速转头看向方傲,一狠心,将手中的朽木球体射向了方傲。
  虽然不知道迎面飞来的球体是何物,但从少城主的表情就可以得知,这个东西肯定不简单,所以方傲不打算硬接,迅速向旁边横移开去。
  就在方傲横移的瞬间,朽木球体突然疯狂地吸收周围的天地元气,然后轰然爆炸,恐怖的能量气浪瞬间将方傲掀飞出去。方傲如遭重击,忍不住脸色一红,咯出一大口鲜血。
  施展唤魔诀之后,方傲冷静到可怕,在横飞的过程中,将瞬步发挥到了极致,强行稳住了身形,然后双脚蹬在一块巨大的骸骨上,再次杀向少城主。
  此时,蛮弦已经来到了巨型骨架的边缘,而少城主距离骨架边缘也还剩两三千米,双方大战的修者此时都在骨架之外,所以只要逃出骨架,他们就可能寻到一线生机。
  然而,就在少城主再次全速逃亡的时候,一个高速旋转的剑轮突然闪过,少城主的一条腿突然离体而去。看着自己的一条腿渐行渐远,少城主惊骇到了极点,再次撞进黄土之中。
  “蛮弦,救我!”
  少城主惊恐地喊道,然而他的声音对于蛮弦来说,就像是来自死神的索命之语,蛮弦浑身一震,马上加快了脚步。蛮弦甚至心里咒骂道:“该死!你们打你们的,为什么非要扯上我,是想要让方傲注意到我,然后拉着我一起死吗?”
  方傲来到了少城主面前,俯视着瘫倒在地的少城主,冷冷地说道:“他自身都难保,还怎么救你?一切都该结束了,觉悟吧!”
  说话的同时,方傲一挥手,高速旋转的剑轮快速横空而过,径直飞向骨架边缘的蛮弦。紧接着,蛮弦凄厉地惨叫一声,被恐怖的剑轮腰斩,倒地之后暂时失去了意识。
  恐惧的少城主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大口唾沫,求饶道:“方傲你听我说,我们没必要生死相向,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马上说服我父亲支持天君山,只要城主府的大军突然转变阵营,这场大战,你的天君山就赢定了。”
  方傲不屑地一笑,说道:“你以为我是滕空吗?只有他才会被你利用,我从来就没相信过你任何一句话。你利用滕空就算了,还让他顶着天大的罪名而死,你现在就以死谢罪吧。”
  在方傲将要挥剑绝杀少城主的刹那,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传来,怒斥道:“大胆孽畜,竟敢对少城主挥动屠刀?还不赶紧跪下受死!”
  紧接着,一道恐怖的流光突然向方傲袭来,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甚至容不得方傲做出任何思考。
  不过,就在恐怖流光即将击中方傲的刹那,一道苍老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方傲的前方,为方傲挡下了恐怖的一击。
  “噗呲!”突然出现在方傲前方的苍老的身影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欲坠。方傲注意到,苍老的身影身上有着不少狰狞的伤口,衣袍都已经被鲜血浸透,明显已经身受重创。
  苍老的身影缓缓回过头来,对方傲微微一笑,说道:“阁主,你没事吧?还好我及时赶到,差点被城主府的老家伙得手。”
  这个突然出现的苍老的身影正是聚仁府的拜仁,方傲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说道:“老府主,你……”
  “阁主你放心,我没事,你赶紧离开这里,我来拦住那老家伙,此战我们天君山一方必胜!”
  这时,另外一道苍老的身影降落在拜仁的对面,目光阴冷地说道:“拜仁,你都是将死之人了,为什么不愉快地度过这最后的时光,非要参与此次的清算,是想让整个聚仁府都陪葬吗?”
  拜仁不屑地一笑,说道:“没错,我确实是一只脚已经踏进坟墓的人,所以我才要在这最后关头发挥自己的光与热,我不甘心默默地坐化,骄傲地战死也比坐等老死好。”
  在说话间,拜仁一指点出,洞穿了少城主的眉心,让刚看到希望的少城主瞬间死于非命,少城主充满不甘的双眼迅速变得暗淡。
  另一道苍老的身影先是一愣,然后怒吼道:“拜仁,你找死!今日之后,聚仁府将永远在天都城除名,聚仁府的所有人都都要陪葬。”
  拜仁满不在乎地说道:“今日之战,要是天君山一方胜了,那么灭亡的将是你们城主府,要是御天宫一方胜了,那么我聚仁府就注定要被抹除,所以聚仁府的存亡和少城主的生死根本没有关系,少城主在这里碍眼,随手便杀了。”
  “很好,既然你早已经做好必死的准备,那我便成全你,你不是想发挥自己的光和热吗?那我便让你在离火之中化为灰烬!”
  少城主已死,拜仁和另外一位老者的天君之战随时有可能爆发,方傲废话不多说,当即目光坚定地对拜仁叮嘱一句:一定要活着!然后迅速向骨架边缘的蛮弦冲去。
  被甫云剑腰斩的蛮弦变回了人形,艰难地爬到了骨架的边缘,搀扶着一根巨大的肋骨,向远处血腥弥漫的战场眺望,希望能找到熟悉的身影来救援自己。
  终于,有五道黑色的身影从战场中掠过,都是御天宫的人,蛮弦双眼放光,终于看到了希望,于是激动地喊道:“林烨,救我!”
  林烨左边的是许夆,他循声望去,看到了肋骨之后的血人,惊讶地说道:“那个好像是蛮弦,他刚才是在向我们求救吗,我们要不要过去救他?”
  林烨右边的唐宁则说道:“好像还真的是蛮弦,他怎么会这么惨,都被腰斩了!没想到他也会有向我们求救的一天。他这样子,多半是活不成了,就算救回来也半废了,我们真的要过去救他吗?我担心会被牵涉进去,不如让他等死好了。”
  许夆皱眉说道:“可是他已经注意到我们了,而且他一时半会应该还死不了,如果我们这样见死不救的话,会被他怀疑的,如果他告诉了御天宫的其他修者,那我们就完了。林烨,你说该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林烨皱眉想了想,然后冷冷地说道:“既然躲不过,那我们就过去杀了他,这样我们就安全了,注意,下手一定要快,不能被御天宫的其他修者注意到。”
  林烨是这五人中的领头,许夆等人都听从于他,所以林烨决定要击杀蛮弦之后,五人迅速冲向了蛮弦。
  看到林烨几人迅速向自己飞来,蛮弦大喜过望,非常的激动。蛮弦一直是御天宫的核心弟子,而林烨几人只是归顺御天宫的散修,不过是御天宫中最普通的弟子,所以蛮弦平时很看不起林烨等人,可让蛮弦想不到的是,林烨等人竟然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助之手。
  林烨等人接近后,蛮弦着急地说道:“林烨,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去和御天宫的其他人汇合,单凭我们几个,力量还是太弱小了。”
  然而,许夆却不急不慢地问道:“蛮弦,你可是号称天都城第一体修的人,我实在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把你伤成这样。”
  “这个不重要,我可以稍后再跟你们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去和御天宫的其他人汇合。”
  林烨淡淡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并不想和御天宫的其他人汇合。”
  蛮弦一愣,问道:“什么意思?莫非你以为你们几个有足够的实力纵横整个战场吗?我们必须要和其他人汇合,这样才不至于落单,而被天君山的人猎杀。事态紧急,你们马上带我离开这里。”
  许夆和唐宁等人迅速散开,一人一个方向,向四周张望,而后四人同时对林烨微微点头,林烨快速拿出一把长剑,指向蛮弦的眉心。
  蛮弦脸色大变,震惊地问道:“林烨,你在干什么?虽然我们之间有过不愉快,但是你也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和我决战吧?我现在重伤在身,就算你战胜了我,也没有任何意义吧?”
  林烨面无表情地说道:“现在我对于战胜你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是想击杀你而已。”
  蛮弦彻底被镇住了,大喊道:“林烨,你可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残杀同门可是绝对的死罪!就算我以前对你们不好,也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复仇吧?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别说御天宫,就是天都城之内都将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
  林烨不在乎地说道:“只要你死了,不就没人知道了吗?这个根本不足为虑。”
  蛮弦本以为看到了生的希望,没想到却招来了几个死神,心一下子就凉了一大半,开始求饶道:“林烨,以前都是我不对,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以赔偿你们,只求你可以放我一条生路,大敌当前,同为御天宫的修者,我们应该携手御敌,共同进退。”
  “我现在放了你,就等于将我们几个推上绝路,御天宫是不可能放过我们的,你觉得我会这么蠢吗?”
  “不会的,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要我不说出去,这件事就不会有任何外人知道。”
  “只有死人才能永远地保守秘密,对不起了!”
  在林烨即将挥剑斩杀蛮弦的瞬间,蛮弦突然脸色阴冷地说道:“方傲马上就要到了,你们也难逃一死。”
  “方傲?”林烨放下了手中的长剑,小声自语道。
  蛮弦如蒙大赦,接着说道:“没错,我的伤就是被方傲所伤,他马上就要到了,如果你们带上我马上离开,或许还能逃过一劫,如若不然,就大家一起死吧,我拼尽全力还是可以纠缠你们一下的。”
  然而,林烨几人虽然不再杀他,但也没有逃走,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蛮弦又疑惑又心急地说道:“方傲不是你们可以抗衡的,连我都被伤成了这样,你们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你们为什么还不赶紧逃走,要在这里等死吗?”
  林烨等人没有理会蛮弦,依旧静静地站在原地。很快,远处传来一阵破风声,一道白色的身影迅速接近。
  蛮弦绝望地说道:“完了,要一起死在这里了,我不甘心啊。”
  方傲带着一连串残影很快就来到了林烨几人面前,然后蛮弦震惊地看到,林烨几人竟然同时向方傲单膝下跪,然后恭敬地说道:“见过阁主!”
  蛮弦如遭雷劈,整个人瞬间懵了,心凉透彻。蛮弦本以为就算逃不了,好歹也有几个人陪葬,可不曾想,林烨几人竟然都是方傲的人。
  甫云剑的寒光照进蛮弦的眼中,让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蛮弦马上开始求饶道:“方傲,我认输了,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加入逸安阁,永远追随在你身边。”
  方傲冷冷一笑,说道:“你不是只许战死,不许战败的吗,为什么这么快就认输了?这次就算你真的认输也没用,你只能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