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妻无度,总裁的嗜血娇妻 > 第751章 这么新鲜的血液,浪费了,真是可惜了…

第751章 这么新鲜的血液,浪费了,真是可惜了…


  “那你跟我回房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男人看她担忧的小表情,眸底的得意一闪而过,但表情还是又冷又不高兴的:“大不了谈完了,你再回来和马汀睡好了。”
  马汀终于不耐的扣了扣耳朵…..
  纪昂你要不要这么虚伪啊?都跑上门来抢人了,真被你把倾倾抢走了,今晚她还能回来跟我睡?…….
  不高兴的马汀大人直接一把将小女人给抱回了怀里,同时长腿强制性的压在小女人的腿上,眉眼冷清的丢给纪昂一句:“有事就在这里说,这个家里,除了你和倾倾的床事,就没什么事是需要避讳的。”
  落倾:“……”
  好羞羞~~~~
  纪昂:“…..”
  真想把这货拖出去斩了!
  诡异的沉默了N分钟之后,还是小女人忍不住先开了口:“昂,什么事你就说吧。”
  马汀说的没错,这个家里,没有秘密。
  嗯,一点秘密都没有:比如马汀和昆塔,没事就在纪昂和她面前遛鸟玩儿…..
  这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都天天做,哪里还有需要背着他们说的秘密?
  纪昂嘴角狠狠一抽…….
  得了,看来人是骗不走了…….
  …………..
  昆塔忙完工作回到二楼,看到眼前的景象险些以为自己眼花了~~~
  谁能告诉他,纪昂这货为什么睡在他的床上???
  走过去,直接一脚就往躺在他床上的男人身上踹去:“是不是睡错床了?”
  刚眯瞪的进入浅眠的纪昂一个翻身,却还是没躲过那一脚,只不过,没那么狠罢了。
  “你疯了?”看着一言不合就动脚的昆塔,纪昂的脸色黑的跟墨汁有的一拼。
  “你才疯了。”昆塔一脸的嫌弃:“没事儿跑我床上睡什么?老子可看不上你,赶紧给我滚。”
  “你以为老子喜欢你的床?少自作多情了,要不是倾倾说今晚睡这屋,我理都懒得理你。”
  昆塔的脸色瞬间阴转晴:“真的?倾倾今晚和我睡?”
  这一次,纪昂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直接起身出了房间,回卧室换衣服去了。
  被昆塔踹一脚,脏衣服还能穿?
  看他走了,昆塔不再耽误时间,迅速的冲进了浴室冲澡~~~~~
  他的小公主今晚和他睡,他可要洗的香喷喷的~~~~~
  ……
  果然,没多久小女人抱着自己的绒毛兔子进来了,不过,不是她自己,而是马汀抱着她来的。
  本来今晚她打算和马汀睡的,结果,纪昂跑过去了,美其名曰谈谈某件很重要的事情,其实哪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是想把小女人拐走罢了。
  落倾当然不答应了,可是,想把人完全赶走也不可能啊,正巧那会儿她有些口渴,就让纪昂给她端杯水喝,她的手一个打滑,整杯水就华丽丽的洒在了床上…..
  床都湿了还睡个屁,只能换房间了,为了不让纪昂这货心里太舒坦,马汀提议,住昆塔的卧室。
  于是乎,连着纪昂也转战过来了……
  至于为什么要到昆塔的卧室?落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在谁的房间谁就可以挨着倾倾睡。
  比如:马汀的房间,就是马汀挨着落倾睡;纪昂的房间,就是纪昂挨着落倾睡;现在换到了昆塔的房间,自然就是昆塔挨着落倾睡,如果再加上落倾原本是打算和马汀睡的,那么也就意味着,就算今晚纪昂和落倾睡在一张床上,也碰不到落倾……
  ……
  梁潇芙派人调查落倾的情况,原本以为会需要挺多时间的,结果,不到一天,就有了结果。
  看着手里那厚厚的一叠资料,梁潇芙手都控制不住的发抖。
  害怕的,确切点,是后怕的。
  她压根就没想到,落倾的家世背景会这么恐怖!
  她还以为,不过是个灰姑娘爱上霸道总裁,后来不知道用了什么不要脸的手段勾搭上纪昂的,却不料,根本就是公主配王子的范本。
  全球医药界巨头勒那集团的总裁马汀,是落倾的亲哥哥。
  幻城新贵——倾城国际的董事长昆塔,也是落倾的亲哥哥。
  姚氏集团——就因为姚家的大小姐死追纪昂不放,又多次出言侮辱落倾,整个姚家都易主了…..
  至尊集团——更是因为游雪雁对落倾的各种抹黑、陷害,以及对纪昂的死缠烂打,不过区区几个月就彻底消失了。
  甚至,有幻城第一名媛美誉的游雪雁被弄得身败名裂,现在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更可怕的是,异军突起的倾城国际竟然是姚氏集团和至尊集团合并后成立的。
  都不用去猜测这样两家公司的合并和落倾有没有关系,因为人家已经明确说明了——就是不喜欢某些豪门千金对落倾不敬,所以小小的惩戒一下。
  梁潇芙感觉喉咙干涩的厉害…..
  一个小小的梁家,分分钟能被落倾给捏成碎渣……
  再一想她第一次见面竟然那么对落倾,梁潇芙悔得肠子都青了…..
  和纪氏集团的合作,很有可能要黄了,要是倾城国际再计较一下,只怕梁家这次要完蛋了…..
  她可真是捅了大篓子了…….
  思前想后,梁潇芙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得罪了落倾,她可以亲自道歉。
  纪昂那边,她也一定会表明自己的专业态度——纯粹是出于工作的接触,而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
  她回国,是要让梁家企业发展的更好,而不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毁掉。
  梁潇芙和姚敏、游雪雁不一样,对于有机会争取的事情,她一定尽全力,但对于压根就不该奢望的事情,她也保持绝对的清醒。
  已经有了姚敏和游雪雁的前车之鉴,她不会天真的以为,纪昂那样的男人能被她抢走,更不会以为,她能斗得过落倾……
  而所谓的爱情、面子,都比不过事业更重要。
  …….
  青天白日的炎炎夏日,血色月光的古堡都渗着一层浸透骨髓的冷意。
  不止冷,还阴。
  透着一股死寂之气。
  没有一丝阳光进入的办公室里,温度极低,面容阴柔俊美的哈德斯此刻正慵懒的靠在宽大的真皮办公椅里,手里把玩着一枚造型独特的钻石戒指,而这枚戒指,正是当初拿来向落倾求婚的那枚。
  叩叩叩…..
  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哈德斯依旧低垂着眸子,深邃的目光让人测不透其中的情绪,许久之后,薄削如纸的唇瓣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进。”
  费雷奥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入。
  “主上,人已经带来了,您看…..”
  “带过来。”哈德斯摩挲着掌心的钻戒,墨绿色的眸子阴冷之色一闪而过。
  “是。”
  等费雷奥离开了,哈德斯的目光才缓缓落在了办公桌上散落的文件上。
  白纸黑字,印着一个女人的名字:李思瑶。
  上面,还有她的详细资料
  周围有几张照片。
  瑞士凯撒私立大学传媒管理专业毕业,毕业后就职于美国LLNS传媒集团。
  两年前回国,进入陌氏集团任职集团东南亚区副总经理,一年后辞职,进入国际出版集团做主编,几个月后再度辞职,进入新闻集团成为主编,不到一个月再度辞职,后消失了几个月,一个月前突然进入了梁氏企业,成为了梁氏企业的公共关系部经理。
  是陌子白的初恋女友,恋爱一年,后分手,一年半前再度和好,没过多久被陌子白抛弃,原因未知。
  资料显示,落倾和李思瑶从未有私人恩怨,甚至连熟识都算不上。
  两人只有过两次交集:一次是落倾为国际出版集团翻译了一本书,责任主编半路换成了李思瑶;第二次则是关于落倾出轨的新闻,是李思瑶做新闻集团主编的时候爆出来的,但由于配图的原因,这条丑闻成了笑闻,也是这次事件,导致李思瑶没多久又从新闻集团辞职。
  还有一件能让李思瑶和落倾扯上关系的事情就是:她是原天雨公司经理李思雨的同父异母姐姐。
  但是,两人从小就关系恶劣,因为李思雨的妈妈是小三,插足了李思瑶父母的婚姻,并且导致李思瑶的妈妈自杀身亡。
  哈德斯阴鸷的眸子微微眯着,曲起的手指一下下的敲击着椅子扶手,发出闷闷的响声。
  没多大一会儿,费雷奥拎着一个女人回来了。
  女人披头散发,身上的白裙已经有些脏污,整个人像是无意识的尸体一般,被费雷奥单手提着,最后,丢在了哈德斯办公桌前的地板上。
  “主上,就是她。”费雷奥恭恭敬敬的侍立在了哈德斯的身侧。
  这个时候,女人才像是有了些反应,抬起了头。
  正是李思瑶。
  “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李思瑶脸色苍白,就连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
  两天前她陪着梁潇芙去了高古轩,结果,半道儿去了趟洗手间就被人给打晕了,醒来后她就被关在了一个小黑屋里,两天了,只有水喝,而没有任何吃的。
  现在,她已经快要饿晕了,原本就有胃病的胃,也开始阵阵抽搐着疼。
  哈德斯阴冷的视线淡淡扫过李思瑶,嗓音更是寒彻透骨:“为什么要杀落倾?”
  奄奄一息的女人突的就睁大了双眼,一脸的惊恐,但是很快的,她就强压下了内心的恐惧,故作不解的问到:“什么?谁是落倾?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你们一定是认错人了!”
  “呵~~~”哈德斯冷冷一笑:“你以为,这里是法院?”
  李思瑶一脸茫然,但是随即她就反应了过来:“这是法治社会,你不要乱来!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里不是法院,所以,根本不需要证据!只要哈德斯认定是她动的手,她的否认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哈德斯看着李思瑶的那张脸,越发觉得厌恶,再一看到她的那只右手,心里就狠狠一刺!就是这个女人,用那只贱手,捅伤了倾倾!
  “去,把她的右手四指剁了。”
  费雷奥两步走了过去,一手抓住了李思瑶的右手手腕,另一只手就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没有半分犹豫的就要砍下去……
  “啊~~~~不要!!!!”李思瑶吓得快要疯了,拼命地挣扎再挣扎!
  奈何,她的那点力气和费雷奥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啊~~~~~”李思瑶再次惨叫~~~~~~
  血淋淋的四根手指,齐根而断!!!!!
  血腥味迅速的弥漫了整个房间,费雷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啧啧,这么新鲜的血液,浪费了,真是可惜了……可惜,主上不让他吸血,要不然,今天可以饱餐一顿。
  费雷奥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药,打开盖子,浅褐色的粉末就撒在了李思瑶鲜血直流的手上,很快的,血就凝固住了,不再流了。
  李思瑶疼的眼泪鼻涕狂流,险些晕了过去。
  十指连心啊,简直就是剜心之痛!
  “说,为什么要刺杀落倾?”哈德斯阴测测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李思瑶没敢继续装傻…..
  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李思瑶跪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声音里只剩下恐惧和颤抖:“我说….我说…..我全说!求求你不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