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身之艾尔特丽雅公主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兄弟

第三百六十四章 兄弟


  “剑圣……卡梅洛乌斯?”我念道。
  “没错。”年轻人一脸骄傲地仰首回道,那张脸……还算帅气吧,而且依稀有点那个谁的影子。
  但一时想不起来。
  “那你会剑刃风暴和无敌斩吗?”
  “什么?”对面顿时浮现出困惑的表情。
  好吧,他要是知道才有鬼了。
  “小姑娘,这……是你做的吗?”抛开这些不着调的交流,这时他指着地上两只依旧在抽搐的怪物问道。
  “当然,是我做的。”我早把白炽灯调成柔和的夜灯模式,漂浮在自己肩膀上方。
  “所以,你……是魔法师?”
  “如你所见。”再次召唤两三只萤火虫在身边萦绕,卫星似的,还是一闪一闪的呼吸灯。
  “哇哦。”
  其他人都已重新站起来,在那一边纷纷交头接耳,之前碰到的那一组人也在其中,他们看过来的眼神尤其怪异,让我的心情莫名好了很多。
  看,本小姐就是这么厉害!
  “那么,”年轻人看了看身后的众人,挠了挠头,转头看我,说道:“这位小魔法师小姐……”
  能把该死的‘小’字去掉吗?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可惜在魔铠面具的遮挡下对方完全看不到,对此毫无反应。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就像你看见的这样,这两只潜伏者被我们追了很久,它们……是我们的猎物。”
  这是暗示我抢怪了?
  “所以?”拖着长音,我扬扬眉。
  “我们要把它们带走。”卡梅洛乌斯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
  “去领赏吗?”我咧嘴笑了。
  “啊?”我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这位自诩未来剑圣的年轻人愣了一下,这时之前带路的那个小组首领凑过去耳语几句,他才恍然大悟的样子。
  “真看不出来,这位小魔法师小姐,竟然还是位赏金猎人。”
  “嗯哼。”挺拔地站立着,却歪了下脑袋。
  对面又有一人凑过去耳语,鬼鬼祟祟的模样让人不禁有些戒备,我暗暗后退了几步,并做好了备选计划。
  只见年轻人摇了摇头,甚至有些不高兴起来,低声说了几句,那人才一脸阴沉地退下。
  “你看这样吧,小魔法师小姐你的功劳也不小,等我们领了赏金,分你四分之一怎么样?”
  “四分之一?太少了。如果没有我及时出手的话,你们恐怕连一只都抓不到,而且……就算抓到那么一只,品相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说完我往地上一指,“你看,全须全尾,总督可找不到任何理由把赏金打折扣。”
  “嘿,真没想到这些难缠的东西竟然会被小女孩害怕的尖叫搞晕,它们不但怕光,还怕尖锐的噪音?”
  啊喂,那边的人,别以为嘀嘀咕咕别人就听不见,我耳朵好着呢。另外没专业训练,普通的小女孩可叫不到这种程度。
  “我都听见了。”指着那个说话的人,我不满地抗议。
  “是吗?”卡梅洛乌斯看了看后面小声议论的人群,尴尬一闪而过,“那小魔法师小姐的提议呢?”
  “我要一半。”昂着头掷地有声。
  “嘿。”他闻言笑了起来,“你看,我们这么多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我的声音冷了下来。虽说也没太多的办法阻止这么多人,但是让人一场空还是可以做到的。
  你不仁我不义。
  卡梅洛乌斯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摸了一把脸,苦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哼?”
  “我们这边这么多人只分到一半?”
  “这就像战功,不是光看人数,还得看个人的功劳,很多人跟旁观者没什么区别,顶多瞎忙活。”
  “这我可不同意,就算只是呐喊助威,没有这些人分担敌人的注意,少数几个人未必能有那么大作为。再怎么说,就像围猎,首先得有人把猎物赶过去。”
  “就算这么说,往好处想,看你们刚才的围捕,恐怕就没打算两只全抓。能抓到一只就是走运了,而你们的预期本来就只有一只的赏金吧?”
  大概率是说中了,对面众人的表情变化说明了这一点。
  “我就不跟你们争那一只的赏金,但现在‘多余’的这只必须算我的。”
  “……”
  在对面那群人陷入争论之中时,地上的一只怪物爪子似乎微微动了动,我见之眯起了眼。
  果然,乘着难得的机会,这东西突然暴起,近乎飞檐走壁,饶是我早有心理准备也被吓了一跳。
  “哇啊!”完全没有准备的那群人则更是大吃了一惊,一时间竟然有些骚动。
  可惜它碰到的是我,比起所谓的剑圣,传奇大法师才是后期的王者。一张大蛛网范围如此之大,甚至能够把通道整个堵上,把它盖住完全是小意思。
  最终可怜的猎物只能在蛛网里上徒劳地挣扎着。
  “快点做决定吧,不然大雁都要飞走了。”看着墙上的活动‘壁画’,我拍了拍手,转身对卡梅洛乌斯说道。
  “厉害。”正目瞪口呆看着被裹在蛛网里的年轻人闻言一愣,“什么大雁?”
  “以前有两兄弟出门打猎,他们看见了天上有只大雁,他们刚要射箭时就煮着吃还是烤着吃意见不合,为此争执了很久。”
  “那大雁不就飞走了么?”
  “没错,刚才差点也是。”我两手一摊。
  卡梅洛乌斯笑了起来,又摇了摇头。
  “你们快过来,先把地上这一只捆起来!”他往后喊道。
  “那么?”
  “一半就一半,刚才差点只剩一只了。”年轻人回头看看我,又看看墙壁上的蛛网,“看来之前并不是凑巧。”
  “本来就是!”听到这里我多少有点不高兴。这些人似乎一直以为我是被吓得尖叫,而不是故意发出这种尖啸。
  接下来就更具体的‘分赃’事宜进行讨论,严格来说,对于由他们承包领赏事宜我总有些担心,但问题是我独自又带不走‘自己那一只’。
  “以我的名誉发誓。”卡梅洛乌斯说道,“即使我不是继承家名的长子,但再怎么说也不能让自己的家族蒙羞。”
  “你看起来不像是本地贵族。”
  “当然,我来自安塞德斯行省。”他耸了耸肩,“安塞德斯的安东尼家族。”
  “安塞德斯的安东尼家族?”我闻之一愣,“冒险者公会的奥库维安是你什么人?”
  “小魔法师小姐,你竟然知道他?”他有些意外,脸上的表情变换着,最后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叹了口气,说道,“他是我的兄长,而我,是他不成器的弟弟。”
  “哦。”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难怪之前就觉得有点眼熟,这兄弟俩长相上还是有不少共同点的,只是这位更年轻一点,气质也有些怪异。
  就像之前说的,不像个正统的公子哥,反而掺杂着些江湖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