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活寡 > 第264章

第26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柳怀袖看着杨晟涵道:“王爷,你若一定要去帝都城,可否先听一听袖儿的话?这朝中局面早已形成,非一日两日便就能改的。而王爷这一次回帝都城,说不定我们便就不能再见面了,如若如此,那王爷可否听听袖儿的话,免得日后听不到?”

    杨晟涵也知道朝中局势严峻,尤其是在听到说这个弄权的宦官就是自己曾经的情敌之后,更是知道此行风险极大——他抢走了陆以申心爱的女人,还一气之下将人阉割送进宫里面当太监,这毁人毁得彻底,即使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陆以申对他恨之入骨,他这次回帝都城,陆以申若不想尽一切办法来摧毁他,不报此仇,便就枉为人了。

    杨晟涵一想到此行的凶险,心便就沉了下来。他翻身下马,站在柳怀袖的面前,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我们回屋里说话吧!”

    “王爷肯听劝,真是最好不过了!”柳怀袖含笑道。

    他们一起走回屋里面,屏退了下人,柳怀袖才开口说道:“王爷,你如今也知道这在朝中弄权的佞臣是谁了吧?如此,你还决意要回帝都城里吗?”

    “一定要回去的。”杨晟涵叹气说道,“皇上是我的兄长,从小他就照顾我,如果没有皇甫家,便就没有今日的杨晟涵。他们对我有抚育之恩,我怎能舍弃他们不顾呢的?”

    柳怀袖道:“王爷,你可有想过,如果皇上不听劝呢?你又该如何?”

    杨晟涵道:“死谏!”

    柳怀袖道:“如若死谏也无效呢?”

    “这……”杨晟涵哑然了,他想了许久,才回答道:“我们是一块儿长大的,皇上应该会听我的劝吧?我不信,我的性命在他的眼中,一文不值!”

    柳怀袖道:“那王爷不妨设想一下,一个人的脑筋总有走进死胡同里的时候,皇上如若倔起来,不肯听你的劝告,仍然重用陆以申,亲小人而远贤臣,在这种情况下,王爷还死谏,如若王爷的死能换来皇上的悔悟,那倒还是好的。可如若皇上仍然没有悔悟,仍然亲小人,那王爷的死岂不是白死了吗?而且,王爷一死,那朝中必定再无一人能够劝阻皇上了。王爷,怀袖这一番话,只求王爷不做傻事,不论做什么,都该好好想上一想,万事只有达到目的,手段才算是有效的,如果没达到目的,那便白费功夫。”

    杨晟涵听得有理,点了点头,问道:“袖儿,那你可有什么劝解皇上的法子吗?”

    柳怀袖道:“王爷是专心守月寒关久了,便就么有留意朝廷的动向,但是我这五年来一直都在留意朝中的动向。王爷,朝中心中还有黎民百姓的好官已经屈指可数,满朝皆是陆以申的人了,王爷回去,便就等于是砧板上的鱼——待人宰杀罢了。你回去,是孤立无援,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双拳敌不过众手,只有束手就缚的份儿!”

    杨晟涵心烦意燥地叹气道:“我知道!”

    柳怀袖道:“所以王爷回去,一是要联合忠臣,以保江山社稷和全身而退;二就是斩杀奸佞,肃清朝中陆以申的党羽,以正朝纲。”

    杨晟涵点头道:“对!”

    柳怀袖道:“然,这一切最大的变故便就是皇上!皇上如若不听王爷的劝,那王爷、和最后的那几位忠臣也都会同时丧命,大晟皇朝的江山不保呀!”

    杨晟涵叹了一口气,攥紧了拳头,道:“可如若不劝谏,那大晟皇朝也一样是不保!”

    柳怀袖道:“所以我有一言,甚为大不敬,但却不失为是一良策。”

    杨晟涵赶紧道:“说来听听。”

    柳怀袖道:“皇朝走到如今这地步,朝廷里奸佞之臣多于忠臣,即使皇上有心悔悟,斩杀奸佞之臣而亲贤臣,却已悔之已晚。”

    杨晟涵道:“何出此言?”

    柳怀袖道:“有一言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皇上醉心于酒色,荒废朝政,早已失去了朝臣和百姓之心,王爷也应听说了,淮南一带已有人带兵起义,便就是要反抗暴吏。朝廷派人镇压了这一带,但过不了多久,岭南一带又有人揭竿起义,之后,国内四处都有人起义,可说是皇上已经丧失了民心,就算王爷你能劝得回皇上回头,可是天下百姓们没有一人愿意给皇上一个悔改的机会,那也是白费。”

    杨晟涵是个聪明人,柳怀袖说到这个份上,他已经明白柳怀袖的意思了,他皱眉道:“你这是要我废帝?”

    柳怀袖道:“正是!”

    杨晟涵赶紧摇手道:“不行!”

    柳怀袖道:“王爷是觉得此举对不住皇甫家的养育之恩?”

    杨晟涵道:“当然是啦!”

    柳怀袖道:“那

    杨晟涵道:

    柳怀袖道:

    杨晟涵道:

    柳怀袖道:

    ---------------end※continue

    柳怀袖看着杨晟涵道:“王爷,你若一定要去帝都城,可否先听一听袖儿的话?这朝中局面早已形成,非一日两日便就能改的。而王爷这一次回帝都城,说不定我们便就不能再见面了,如若如此,那王爷可否听听袖儿的话,免得日后听不到?”

    杨晟涵也知道朝中局势严峻,尤其是在听到说这个弄权的宦官就是自己曾经的情敌之后,更是知道此行风险极大——他抢走了陆以申心爱的女人,还一气之下将人阉割送进宫里面当太监,这毁人毁得彻底,即使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陆以申对他恨之入骨,他这次回帝都城,陆以申若不想尽一切办法来摧毁他,不报此仇,便就枉为人了。

    杨晟涵一想到此行的凶险,心便就沉了下来。他翻身下马,站在柳怀袖的面前,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我们回屋里说话吧!”

    “王爷肯听劝,真是最好不过了!”柳怀袖含笑道。

    他们一起走回屋里面,屏退了下人,柳怀袖才开口说道:“王爷,你如今也知道这在朝中弄权的佞臣是谁了吧?如此,你还决意要回帝都城里吗?”

    “一定要回去的。”杨晟涵叹气说道,“皇上是我的兄长,从小他就照顾我,如果没有皇甫家,便就没有今日的杨晟涵。他们对我有抚育之恩,我怎能舍弃他们不顾呢的?”

    柳怀袖道:“王爷,你可有想过,如果皇上不听劝呢?你又该如何?”

    杨晟涵道:“死谏!”

    柳怀袖道:“如若死谏也无效呢?”

    “这……”杨晟涵哑然了,他想了许久,才回答道:“我们是一块儿长大的,皇上应该会听我的劝吧?我不信,我的性命在他的眼中,一文不值!”

    柳怀袖道:“那王爷不妨设想一下,一个人的脑筋总有走进死胡同里的时候,皇上如若倔起来,不肯听你的劝告,仍然重用陆以申,亲小人而远贤臣,在这种情况下,王爷还死谏,如若王爷的死能换来皇上的悔悟,那倒还是好的。可如若皇上仍然没有悔悟,仍然亲小人,那王爷的死岂不是白死了吗?而且,王爷一死,那朝中必定再无一人能够劝阻皇上了。王爷,怀袖这一番话,只求王爷不做傻事,不论做什么,都该好好想上一想,万事只有达到目的,手段才算是有效的,如果没达到目的,那便白费功夫。”

    杨晟涵听得有理,点了点头,问道:“袖儿,那你可有什么劝解皇上的法子吗?”

    柳怀袖道:“王爷是专心守月寒关久了,便就么有留意朝廷的动向,但是我这五年来一直都在留意朝中的动向。王爷,朝中心中还有黎民百姓的好官已经屈指可数,满朝皆是陆以申的人了,王爷回去,便就等于是砧板上的鱼——待人宰杀罢了。你回去,是孤立无援,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双拳敌不过众手,只有束手就缚的份儿!”

    杨晟涵心烦意燥地叹气道:“我知道!”

    柳怀袖道:“所以王爷回去,一是要联合忠臣,以保江山社稷和全身而退;二就是斩杀奸佞,肃清朝中陆以申的党羽,以正朝纲。”

    杨晟涵点头道:“对!”

    柳怀袖道:“然,这一切最大的变故便就是皇上!皇上如若不听王爷的劝,那王爷、和最后的那几位忠臣也都会同时丧命,大晟皇朝的江山不保呀!”

    杨晟涵叹了一口气,攥紧了拳头,道:“可如若不劝谏,那大晟皇朝也一样是不保!”

    柳怀袖道:“所以我有一言,甚为大不敬,但却不失为是一良策。”

    杨晟涵赶紧道:“说来听听。”

    柳怀袖道:“皇朝走到如今这地步,朝廷里奸佞之臣多于忠臣,即使皇上有心悔悟,斩杀奸佞之臣而亲贤臣,却已悔之已晚。”

    杨晟涵道:“何出此言?”

    柳怀袖道:“有一言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皇上醉心于酒色,荒废朝政,早已失去了朝臣和百姓之心,王爷也应听说了,淮南一带已有人带兵起义,便就是要反抗暴吏。朝廷派人镇压了这一带,但过不了多久,岭南一带又有人揭竿起义,之后,国内四处都有人起义,可说是皇上已经丧失了民心,就算王爷你能劝得回皇上回头,可是天下百姓们没有一人愿意给皇上一个悔改的机会,那也是白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