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婚久负人心 >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大结局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还我本本。[热门小说网remenxs.com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她起身,一脸的不乐意,脸色红成个大苹果,谁叫厉北聿身上就穿了一条内-裤。

    她不是没看见他在那里脱衣服,脱衣服,然后脱衣服。

    她就是有点不好意思好不滴。

    她这么个脸皮薄的人…罩…

    怎么会像他那么的不要脸捏。

    “如果你能拿到就是你的。”他伸手,举高,然后一脸的气定神闲。

    看着沈络在那招牙舞爪,咬牙切齿的,厉北聿心情就莫名其妙的特别好,尤其是现在,实在是可爱的不行。

    可是那么高,沈络就算蹦跶也够不到啊,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她咬了咬牙,寻思着怎么才能对付到他拘。

    突然,沈络瞄了一眼他身上的两点小草莓,嘴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让他抢她的本本,有他好受的,疼了手不就该放下来了么。

    她伸手,使劲儿的拍了上去,啪的一声,小草莓周围都红了。

    谁知道,厉北聿的手却没放下来,脸色却暗了下来。

    “你往哪拍呢?”他把本本扔在床上,伸手拽住沈络的胳膊,然后拉进怀里。

    她的脸贴着他光洁的胸膛,心突突突突的直跳。

    男人周遭的气氛不复刚才,似乎有点,嗯……不对劲儿。

    “我错了……”

    她知道情况不妙,立马立的承认错误,但是殊不知道的是,现在承认错误已经晚了

    。

    厉北聿就没有想要放过她的心思,既然她主动招惹上来了,他不给点面子,岂不是不动风趣。

    “错了?你哪里错了?”他挑起她小巧的下巴,然后微微低头,看着她的眼睛。

    “哪里都错了。”沈络笑了笑,大有讨好的意味。

    “嗯?真不真诚。”

    厉北聿把她抱起来,然后扔在床上,脸上是幽深的颜色。

    “啊,我知道了。”沈络大喊,手臂挡住胸前。

    “好,那你告诉我,你哪里错了?”

    “我不该拍你的小草莓!”

    “……”

    沈络的回答让他的嘴角不住的抽了抽,不过,他觉得这错误也不错,于是俯下身来,双臂撑在她的两侧。

    “所以,你打算怎么弥补呢?”

    他的唇角掠上一丝好看的笑意。

    沈络嗓子眼里咕咚一下,有些紧张。

    脑袋没转弯的就开始回答。

    “要不,你还回来?”

    沈络提议的时候,原本就没往什么不好的方向想,她略带紧张的看着,然后发现男人唇角的笑意愈来愈大。

    “这可是你说的!”

    “……”

    随后的几个小时里,沈络深深地体验到了,什么叫还回来……

    什么叫亏得血本无归。

    **************

    沈络洗完澡后,湿着头发下楼,看到男人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

    她蹦跶的下来,随即在接收了一个白眼后,立马就安分的慢慢走了。

    天知道,厉北聿的小心程度比她还高。

    茶几上一张大红色的请柬,沈络弯腰拿在手里,走过去之后,然后往坐在沙发上的厉北聿那里蹭。

    猫一样慵懒的样子。

    她看着男人好看的眉眼,嘟囔道:“你去不去嘛……”

    男人一把把她捞在怀里,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结婚请柬,然后翻开看了看。

    随即合上,淡淡的看着她不说话。

    “到底去不去嘛。”

    她再次问道。

    “我一定会去,至于你……”厉北聿瞥了她一眼肚子的方向,而后抿了抿唇。

    她看着他视线所及的方向,而后噘着嘴。

    “我也想去。”

    她是真的想去,不过看厉北聿的意思好像是没她什么事。

    “不行。”

    “为什么啊。”

    “你说呢?”

    厉北聿的眼神看得沈络愈发的心虚。

    “我上次不是不知道嘛……”她伸手戳了戳男人的肩膀,脸色笑嘻嘻。

    这男人还真是记仇,咋那么能记仇呢。

    只不过上次出去的时候不小心了点,然后脚崴了,就进医院了,查出点东西后,这下子可好,她压根就出不去了。

    厉北聿听到她的回答,冷哼了一声,不过神色却软了下来

    。

    沈络知道,这事啊,怕是成了。

    于是开心的窝在他的怀里,这样的日子,真实幸福。

    而且现在公司已经由他接手了,不过协议什么的都没动。

    现在裴岩又从分公司掉了回来,还是由他帮助厉北聿,更方便,更熟悉,沈络也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tang。棉花糖小说网

    而厉正南也时常带着慕念过来,两父子的关系虽然还是吵吵闹闹的,但是沈络看得出来,一切都好了。

    而她脸上的疤痕,也去了医院,去除掉了,那么的容易,那么的快,甚至都不痛。

    厉北聿无奈,身后扯出她搭在肩膀上的毛巾,把她的身子转到靠向自己的方向,细心地给她擦着头发。

    “北聿。”

    “嗯。”

    “如果我想让你给我擦一辈子的头发,你愿意吗?”她问道,眸色温柔。

    “当然愿意。”他把她的头发细心地包在毛巾里。

    然后脸上笑意浓深。

    “阿络。”

    “嗯。”

    “如果我想让你一辈子和我一起洗澡,你愿意吗?”

    “滚……”

    ……

    今天是楚然退伍的日子。

    厉北聿和康律开车去接了。

    而从车站出来的男人,轮廓多了一些凌厉,身板挺直挺直的

    。

    短短的头发衬的他的面庞更加的刚毅。

    康律看着,不禁感叹。

    这楚然进去之后,跟重新投胎了似得,变化真大。

    男人背着包走了过来,身姿挺直。

    见到两人之后,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北聿,阿康。”他跑了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两人。

    三人这样团聚的见面,是将近三年的第一次。

    “上车再说。”

    厉北聿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楚然突然捧起他的脸蛋,然后撅起嘴,就想往厉北聿额头上亲。

    厉北聿醒来的消息,是上次康律去军队看他,他所得到的消息。

    现在看到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的人,心里一阵子的激动。

    就在他马上就得逞的时候,他的脸就被推开。

    “死性不改。”

    “……”

    车上,楚然絮絮叨叨的讲着军队内的事,康律倒是听得兴致盎然,厉北聿则拿着手机在回复信息。

    楚然回头,看着他一脸笑意的样子。

    不禁莞尔,这对也终于算是苦尽甘来了。

    没能在他醒后的最快一刻见到他,楚然的心里多少有些遗憾,不过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当初他亲眼见到他沉睡的样子,似乎再也醒不来了,现在的权谊也逐渐蒸蒸日上,依旧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

    而北浩,也快出来了

    。

    事情,似乎都在慢慢的变好。

    “哎,我家在那边,这是往哪里开呢?”他把眼神望向坐在主驾驶位置上的康律,一脸疑惑的问着,随即想了想,便一脸的得意,补充道:“噢,我知道了,不用专门请我吃饭的,接风宴晚上再说嘛,好歹先让我去换身衣服。”

    楚然身上是一身军装,还未来的及换。

    康律出声,泼了楚然一盆冷水。

    “吃饭怕是没时间了,换衣服也来不及了,你就跟我们走得了。”

    “去哪啊?”

    “婚礼。”

    而厉北聿,在中途下车。

    康律和楚然奔向婚礼现场。

    这是一座教堂,婚礼开始前,众亲朋好友都落座。

    而门口,门大开着,一个穿着深色西服的男人和一个穿着好看礼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的肚子微微的凸起。

    而男人,把手抽离,随即揽上她纤细的腰肢。

    沈络心里十分的开心,她本以为厉北聿真的不让她来了。

    因为一早上就没了人影,还好,就在刚刚,他回家去接她了。

    主位上的是裴岩的父亲母亲。

    而新娘的身影还未出现,厉北聿和沈络两人走到第二排的前面,他突然地脱下衣服,然后放在一边的木制椅子上。

    “坐吧。”他拉住沈络的手,示意。

    “北聿,你的衣服……”

    沈络看着,男人昂贵的礼服就铺在椅子上。

    “椅子凉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把她拉着坐下。

    沈络心里满满的都是暖的。

    时间过得真快,裴岩都要和米亚结婚了,而她,也有了很大的惊喜,她低头看着腹部的位置,嘴上拢起一丝浅笑。

    而厉北聿侧眸温润的看着她,眼角卷起一抹笑意,心知过后的欣喜,他伸手,揽上她的腰,心里是幸福的。

    现在的沈络,愈加的成熟,越加的让他喜欢到根本不可能再松手了。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沈络看着厉北聿看着她的样子,多少有些脸红,今天虽然很少的记者,但是他这么赤果果的,她虽然开心,但是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就想看看你。”

    ……”

    她最近这些日子难受的厉害,几乎什么东西都不喜欢吃,除了菠萝柚子酸葡萄之外,什么都不喜欢吃。

    眼见着怀孕的人都有些瘦了,厉北聿如何不心疼,今天要是不带她出来,又该生气了。

    “阿络,等会回去的时候,就算不喜欢,该吃点还是要吃点的,要不对孩子也不好。”

    沈络何尝不知道,而后点了点头。

    当初因为脚崴了而让厉北聿紧张的给她做全身检查的时候,她还嫌他有些过度担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