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鄙人不死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不寻常的钥匙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不寻常的钥匙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骆阳平缓缓睁开双眼,感到说不出的疲倦,他往旁扫了扫,藤原绫香就躺在身边,被子下的酥胸平稳起伏,呼吸均匀而通畅,脸上还带着满足的微笑。
  骆阳平凝视着这个精巧美丽的女人,忍不住伸手触摸着她柔滑而又稍显凌乱的头发,刚刚过去的这种夜晚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早知道无法避免。
  这一刻,他明白将永远地和左衣柔说再见了,尽管离开她的时候就已预料到。
  他越来越有被收进笼子里的感觉,身旁这个神秘的女人对他究竟有什么打算?
  这一天是周日,藤原绫香醒来后并没像往常那样离开,而是当起了家庭主妇,给习惯于吃外卖的骆阳平好好煮了一顿午饭。
  然后在吃饭的时候,这个女人对他缓缓说出了那种病毒的事,也许是作为一种奖励。
  骆阳平停止了咀嚼,他潜入内网获得了那么多信息,却没有一点是关于这种病毒的。
  “你有没有病毒的图片?”他问道。
  藤原绫香却只是笑了一下,反问道:“你是想送给在中国的联系人吗?”
  骆阳平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就此打住,但当天晚上藤原绫香走后,他就把这条真假未辨的信息加上其它的资讯,一起发给了许子闻。
  他还是没说藤原绫香的事,只是最后加了一条,希望许子闻能照顾好左衣柔,那种真正的照顾。
  然后他把那张和左衣柔的合影放到了柜子最下层抽屉的最里面,告诉自己不要再去看。
  许子闻承认收到关于病毒信息的时候非常震惊,这完全是颠覆三观的消息,尽管骆阳平说他无法证实真假因为还没看到实物。
  至于左衣柔,许子闻清楚自己早已爱上了这个女孩,他隐约感觉到骆阳平很可能在日本已经有了别的女人,所以从这一天开始,他不再压制自己的感情,正式把左衣柔当成了女友。
  而这时候的左衣柔,也渐渐从痛苦中走出来喜欢上了许子闻,而且还意外获得了父母留下的三处房产,命运竟就这样开始转折。
  只是对于她来说,许子闻和骆阳平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后者阳光帅气,前者则斯文阴郁,眼镜后的双眸中总是透出一种让人无法捉摸的光,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对于骆阳平来说,藤原绫香和左衣柔仿佛是从两个世界里来的女人。过去的一年是他人生里最不可思议的时光,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一个说不清是什么关系的日本女孩在一起,而且根本无法摆脱。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收获越来越少,骆阳平发觉能探查到的几乎都查到了,真正机密的核心内容完全没法触及,而藤原绫香自那天后再也没有提及病毒的事。
  他发现这个女人和池田慧子的关系的确不一般,除了例行的高阶管理人员会议外,两个人单独会面的次数也不少,甚至经常坐同一辆车离开。
  难道藤原绫香那天进入办公室是池田慧子允许的?那为什么要在晚上偷偷摸摸地进行?
  骆阳平越来越觉得自己成了被人操纵玩耍的木偶,他开始重新思考应不应该继续帮许子闻完成这个看似完不成的任务。
  但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这一切,藤原绫香还是经常抽空来约他,向他问信息越来越少,也几乎不再透露给他任何东西。可骆阳平却抵挡不了这个小个子女人的诱惑,从一开始的勉强应付,变为了现在心里主动期盼她的电话。
  这种算不上情侣、让他既讨厌又迷恋的关系持续了好几个月,终于有一天,藤原绫香对他下达了一个命令,要他像那天一样晚上去公司。
  骆阳平没有拒绝,尽管他恨自己的软弱。当他按时到达的时候,藤原绫香已经在池田慧子的办公室里等着,而后者前一天刚刚去中国。
  “你到底为什么能用她的电脑?”骆阳平终于鼓足勇气问了出来。
  藤原绫香却还是那样笑了笑,道:“你先完成我要你做的事,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她甚至都没给出承诺,骆阳平只好叹了口气:“你要我做什么?”
  “这台电脑你平时根本无法接触,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藤原绫香说,“从里面挖掘出的信息,我们两个人可以分享,这对你也很有好处,不是么?”
  骆阳平承认她说的有道理,道:“那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两个月前会长也去了中国,那时你怎么不行动?”
  藤原绫香不再回答,只是默默打开那台计算机,输入密码,然后稍稍操作了一下,对骆阳平道:“过来,库罗瓦桑,接下来要靠你了。”
  骆阳平立时怔住,库罗瓦是日语黑岩的发音,可他从来没告诉过这里任何人他有日本血缘!
  “怎么了,感到吃惊么?”藤原绫香瞅着骆阳平道,“想在这里隐瞒事情不太可能呢,坐到我旁边来吧。”
  骆阳平感觉自己脖子后已经开始冒冷汗,注意到藤原绫香早已拉了一张转椅到身边,只好慢慢走过去,坐下,然后把视线转向电脑屏幕。
  屏幕中央并没有密码框,只有一个类似虚拟摄像头的东西,就像一只眼睛在死死盯着屏幕外的人。
  “你要我做什么?”骆阳平又这样问。
  “用你任何一只眼睛的瞳孔对准它”藤原绫香道,还是命令式的语气。
  “什…什么意思?”骆阳平当然诧异不解。
  “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进入真正的中枢系统”藤原绫香看着他道,“你的瞳孔就是钥匙”。
  “为什么必须是我的瞳孔?”骆阳平忍不住又问。
  “我已经说过,等完事后,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要是我不答应呢?”骆阳平终于开始反抗,“你开枪杀了我?”
  藤原绫香笑了笑,道:“不答应的话,你就永远找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了。”。
  骆阳平脑中“唰”的一下,背后的冷汗终于不受控制地大量涌出,盯着藤原绫香许久,一字字道:“你到底是谁?”
  藤原绫香的笑变得愈发神秘,还是那样说道:“等做完要你做的事,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