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万九千里 > 第三二九章:不同的力量

第三二九章:不同的力量


  海平面之上有恐怖气息涌动,那苍白人脸浮现诡异笑容,他无比巨大,犹如覆盖了大半海域,这是无法逃脱的噩梦,暮洛以身为剑,紧闭双眸,欲鱼死网破。
  暮洛甚至能感受到这人脸之上的温度,那是冰冷的气息,犹如真正的尸体。
  “如果无法面对恐惧,就算赢了也只是侥幸。”
  神秘女子声音朴素,她从一道剑气内飞出,暮洛将所有剑气全都扔了出去,让她无处藏身,这很尴尬,也不得已开口指点一下这后时代的‘子民’。
  暮洛咬牙切齿,却难以睁开眼眸,如面对恐惧在这一刻是如此困难,也唯独此时,一道灵光从他脑海中闪过。
  “这种恐惧很不正常,就算敌人在强大,也应该有面对的勇气。”
  暮洛悄然睁开眼眸,旋即见到那恐怖的画面,几乎欲将眼眸紧闭,千钧一发之际,暮洛却强行开眼,那双眸深处湛蓝光辉与一团金色火焰交织,犹如神明般的气息散开,竟是震退了不少恐惧之意。
  “想不到你还有一双能看透妖魔的眼睛,未来的道路会省去不少麻烦。”
  神秘女子颇为好奇,这子民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她眼睁睁看着暮洛坠入那苍白之脸的血盆大口之内,一直到最后一刻,这小剑者的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看出来了么?令你害怕的并非妖魔的实力,而是恐惧本身。”
  苍白人脸大嘴开口,发出毛骨悚然的咀嚼之声,而后这人脸露出阴森笑容,又将目光投向了神秘女子,这一次人脸没有丝毫留情,从大海之中飞出,朝着神秘女子咬去,后者不动不摇,一直到人脸铺天盖地,似乎将远方的天际线都给遮蔽之时,她才轻轻低语。
  “是非真假,想必你也已经看破。”
  又另外一阵声音随声附和,却是如此突兀。
  “不错。”
  一切都烟消云散,这苍白人脸消失在天地之间,烟雾犹如尘埃,从中浮现出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
  暮洛浑身大汗淋漓,也不知是海水还是其他,遍身湿透了,他朝着神秘女子露出一丝强笑,脸上的惨白与虚弱却难以掩盖。
  不知经历了什么,才会令一个人的精神遭受如此大的重创,神秘女子微微点头,并无言语。
  这张人脸并不可怕,甚至一丁点力量都没有,暮洛调息良久,从虚脱之中走出,才露出一丝苦笑。
  他与神秘女子心有灵犀一般,后者抬手一抓,将海平面足足朝上抬起,暮洛抽身飞入海底深处,当他再度出现时,手里却提着一个短小的身影,这是一头异样的生灵,犹如海星般的身躯,却生长着两颗细小的黑色眼珠,这眼珠上下转动。
  “你这是调皮还是作恶,全在我一念之间!”
  暮洛沉声开口,语气中杀机迸发,他凝神盯着这诡异的生灵,可这海星一般的家伙却将身躯垂下,生机散去,似乎被暮洛这一瞪眼给足足吓死。
  暮洛半晌无语,他将这东西连撕带拉,在半空中舞的虎虎生风,可就是没有一点动静,暮洛无奈,最终催动肉身法,准备将这异兽以蛮力给撕开。
  关键时刻,这海星竟一下子有了活力,在暮洛手掌上蹦起,连蹦带跳,精神抖擞。
  这应该是个戏精,暮洛与神秘女子忍俊不禁,这异兽十分怪异,却没有杀气,他那黑漆漆的眼珠一转动,脑海中似有了无穷念头,暮洛一不留神之际,隐约看见天地之间出现巨大人脸。
  “又来!”
  没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模样,暮洛一只大撕裂了恐怖人脸,他将这调皮的生灵狠狠拍打了几下,见到那五条触手瘫软了,暮洛这才怒气这才消退了不少。
  “其实你应该感谢他,很少有人能看透自身的恐惧,这是人本性深处的情绪,自己克服很困难。”
  蔚蓝大海之上,神秘女子身影消失,暮洛依旧气不过,不过这海星一般的生命体也的确神秘,并非真正想要加害修行者的存在,它心怀善念,不必真的杀害。
  “今日放你离去,不过你且听好了,上天虽有好生之德,但也要除恶务尽,日后若是有身穿黑袍的玄鬼修士来到此海之上,一定要除恶务尽。”
  暮洛字里行间斩钉截铁,他将一道气息打入这异兽体内,旋即将其从天上扔出,扑腾一声,远方水花四溅,这异兽重新回到了深海之中。
  “你对他说了什么?”
  神秘女子语气严肃,似乎不耻这后时代子民的所作所为,这是借刀杀人,而且还是威逼恐吓的那一种。
  暮洛笑而不语,这片蔚蓝大海一望无际,充满了很多神秘,那海星一般的生灵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之后的一路上暮洛不再逗留,他浑然不理会任何气息波动,杂念摒除,在海岸天穹之上穿梭而过。
  “此海能看透人心中的恐惧,不如叫做识恶海。”
  暮洛给这片大海起了一个名字,也许在遥远的未来,这个名字将会一直遗存到那一天,后人从这片大海之上飞过,将会看见内心的恐惧。
  “一些人能越过心中的恐惧海洋,一些人则会沉溺其中,若是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也将难以自拔。”
  暮洛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之前若不是他以金睛火眼看出了一些端倪,说不定现在还在那恐怖人脸的嘴巴里游荡,不过那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在回想起与众多上人交战的巨大物,暮洛心中倒是多了一点平静。
  蔚蓝大海终究会出现尽头,天与地相交的地方,有一道雪白的光线亮起,在这光与影交织的源头,浮现一片长满了花草的大地。
  蓬勃的生机在蔓延,如此不凡,以至于超越了正常的概念。
  “这不是自然生出来的花草,不过话说回来,此处本就是虚幻世界,哪里来的真实。”
  暮洛蹙眉,他落在这片大地之上,四周绿草无数,鲜花盛开,十分美好。
  只是这片大地沉静的诡异,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从这些花草身上,暮洛感受到了一股同源的力量,似乎他们都被同一种物质所造就,与寻常的修行之力很不一样,这股力量超越于自然之外。
  “与你一样来自古代,这不是属于这个年代的泥土能生长出来的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