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拳至尊 > 第一百九十章:踏入茅屋

第一百九十章:踏入茅屋


  看着此刻站在距离茅屋只有七步的陈雷身影,无为上人神色有些复杂。
  陈雷的实力虽说无法与无为上人相比,可是这种性格却不是无为上人所具备的。
  毕竟即便是无为上人自己当年第一次拜见老祖的时候虽然也感受到了压力对修为有着帮助,可是他却没有以此修炼。
  无为上人很清楚,这种压力只是在第一次的时候对修为有用,至于以后拜访老祖,虽说同样可以感受到压力的存在,但是同样的压力却无法起到了修炼的作用。
  对于这一点,无为上人问询过老祖,可是老祖当年的回答却是让他很是模糊。
  “无畏。”
  这便是老祖的回答,这个答案让无为上人困惑了许久,直到此刻在看到陈雷居然借助压力修炼之后,无为上人却是豁然开朗,他明白了无畏两个字的真正含义。
  “原来如此,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在当初第一次拜见老祖的时候,我由于心中对老祖的敬畏,使得自己不敢有丝毫的出格。
  循规蹈矩,这种性格虽然可以守护拳道门,但是注定了也只是守护而已,至于扩强拳道门,向着整个大楚帝国发展,却是不大可能。
  性格决定命运,而命运注定了结局。”
  无为上人喃喃开口,他此刻明白了这一切,同时也明白了为何自己始终想要让拳道门一统秋名山,想让拳道门走出秋名山,出现在大楚帝国之中的目的无法实现了。
  “原来我性格中的迂腐导致了拳道门的落败,甚至在我的手中差一点就让拳道门被黑魔会清楚。”
  陈雷站在距离茅屋七步的距离,这个距离不远,站在这里他甚至可以隐约看到在茅屋之中有一个沧桑的身影正盘膝而坐。
  这身影陈雷看不清楚,他只能隐约的看到人影而已,想要看清这个身影,那么就必须距离茅屋更近,直至踏入茅屋之后,那么自然就可以看到这身影的样貌,自然就可以见到了拳道门的老祖。
  这一切思绪只是在脑海一闪而已,随着天色昏暗,陈雷在这第七步的距离已经完全熟悉了此地压力。
  沉默中陈雷眼中精光一闪,他从十一步到了七步,这短短的几步距离已经耗费了大量的时间。
  只不过对于这些,陈雷没有时间去理会,更是让陈雷激动无比的是他体内的内力,在这几步的距离中已经凝练了三成。
  别小看三成,仅仅是凝练了三成,就让陈雷的实力达到了之前的巅峰。
  嘴角露出微笑,陈雷再次走出一步,出现在了第六步的距离。
  每一步陈雷都会停留很久,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三个时辰之后,陈雷双眼睁开,右脚抬起之中出现在了第五步的距离。
  每一步的走出都会有超越之前很多的压力落下,使得陈雷全身筋骨出现了酸麻。
  更是在这压力之下,陈雷的肉身之力居然也有了小幅度的增长。
  由于自己内力提升的太快,故而陈雷的肉身之力并没有办法快速跟上。
  虽说因为青龙圣套的关系,使得陈雷的肉身极强,但是想要与内力达到同等的地步,却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而且这种同等还是以青龙圣套为基础自行增长,可以说并不是陈雷自己的实力。
  陈雷动用肉身之力与内力融合,倒不如说陈雷是借用肉身之力来的更贴切一些。
  内力凝练的越多,陈雷可以爆发出来的力量自然就更强。
  虽说压力同样各有不同,而且越来越强,但是随着陈雷内力的凝练,故而这种压力并不是让陈雷无法承受。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少年人从来都不会缺乏闯荡的精神和勇气,陈雷同样也不例外。
  陈雷这一次踏入茅屋的三十步,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
  陈雷不在乎时间的流逝,毕竟他没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无为上人做为拳道门掌门,他需要管理整个拳道门,但是此刻所有的事情他都不想理会,因为相比于其余事情,显然陈雷更加重要。
  至于茅屋内的拳道门老祖,做为一方势力的老祖,本就是经历了太多的岁月,此刻陈雷度过三十步的时间,对于拳道门老祖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三个人都不在乎时间,如此一来自然是给了陈雷充足的时间,准确的说这一切都是拳道门老祖故意而为之,他为的就是借助三十步的距离来凝练陈雷的内力。
  只不过他并没有明说,毕竟身为老祖,而且是经历了长久的岁月,想法自然不会迂腐。
  同样的拳道门的未来是需要一个敢于拼搏,是那种发现机会就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即便是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带着拳道门走出秋名山,才可以让拳道门重新在大楚帝国崛起,恢复,甚至是超过当年。
  次日清晨时分,陈雷已经站在了距离茅屋一步的位置,这个位置距离茅屋已经很近很近了。
  几乎是陈雷已经站在了茅屋中,最起码在三十步以外的无为上人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从他的位置去看,陈雷的确是来到了茅屋前,只需要推门之后就可以走了进去。
  对于进入茅屋,陈雷并不着急,他的内力在这最后的几步中已经凝练了九成,肉身之力更是在这股压力之下达到了武灵八级,与内力达到了平稳的程度。
  此刻在茅屋之内的中心盘膝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样貌苍老,一头白头垂在身后,身上穿着一身青衣,看上去就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他的身上没有丝毫的内力波动存在,如同普通人一模一样。
  此刻这青衣老者正微闭双眼,静静的等待之中忽然睁开双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来了。”
  青衣老者缓缓开口,在其话语落下的一瞬间,顿时茅屋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随着大门被推开,一身黑衣的陈雷出现在了茅屋门口,正平静的看着茅屋内的一切。
  “你来啦。”青衣老者缓缓开口,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