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神宠妻日常2 > 139章 老婆出的坏主意

139章 老婆出的坏主意

    李逸舒有些急了:“老婆,这事……”
  
      江小兔直接一个响指,堵住了他的嘴巴,让他只能干着急。
  
      小六愣愣的:“你的意思是让我……”
  
      江小兔一脸严肃地点头:“对,就是让你领养她。你想想,要是你养大了这个女儿,她把你当成亲爸,把她真正的亲爸当成害死她妈,也就是你老婆刘秀琴的凶手,她真正的亲爸看到自己的女儿‘认贼作父’会不会痛苦?你甚至还可以给她改名,让她跟你姓,叫钱秀琴。”
  
      李逸舒:……我靠!?老婆,你这是上演宫心计呀?!
  
      “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比你直接杀死凶手,一死百了要爽得多吧?他最爱的珍宝把他当成仇人,让他也尝尝失去的滋味,而你拥有了一个跟秀琴一样可爱的女儿……”
  
      好不容易,小六才被忽略的转过了脑子,一门心思的认为江小兔是站在他这边的,不仅加了微信好友,还表示,以后会跟她好好“讨论”报复这件事情,然后喜大乐奔的离开了。
  
      李逸舒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老婆,这样不好吧?”
  
      让一个想要杀死她老子的人,别有目的收养这个小女孩子,确定不会有问题?!
  
      “你们夫妻俩谈,我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赵传梅见他俩有话要说,赶紧撤退战场。
  
      以她对李逸舒的了解,这种三观极正的男人,恐怕根本没办法接受江小兔的处理方式,这事不是她能插手的。
  
      江小兔浅浅微笑:“哪里不好?”
  
      李逸舒觉得后悔有些发凉:“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是挺无辜的,所以我把小女孩子还给了钱小六,哪里不好了?”
  
      “哪里还好?就算那个小女孩子有可能会变成孤儿,她也可以去孤儿院,而不是被钱小六这种心思歹毒的领养。万一他在领养的过程虐待她呢?”李逸舒有点着急,“老婆,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很了不起,可是老婆,我们三观要正,不能利用自己的能力就为所欲为。”
  
      “我怎么为所欲为了?”
  
      “你明知道小六是什么目的,你还怂恿他领养那个孩子,岂不是毁了那个孩子?你这是在纵容钱小六犯罪,知道吗?”
  
      “你不问问我那个孩子的身份,怎么就直接判定我是在纵容犯罪?”
  
      李逸舒一愣:“那个小孩子的身份有问题吗?”
  
      “如果我不出现,那个小女孩子说不定就真的死了,但我出现了,她就不会死。放心,以后你会见到她,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让钱小六收养她了。只要这个小女孩子过了这个死劫,到底是她收服钱小六,还是钱小六收服她,那就难讲了。”江小兔的眸光中,有什么东西在流转。
  
      对于那个未来会改名叫钱秀琴的小女孩子,她可是非常期待能够见到对方呢。
  
      李逸舒被弄得一愣一愣的:“老婆,我怎么瞧你这话的意思不太对?那个小女孩子是不是有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你告诉我啊,我都好奇死了……”
  
      江小兔摇头:“做为你不信任我的惩罚,我不告诉你,等你自己寻找真相。”
  
      李逸舒大喊冤枉:“老婆,没有啊,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发誓,真的,我很相信你,我只是……”
  
      江小兔食指放在唇上,让他噤声:“不管是什么,这次的惩罚不能兔了。”
  
      李逸舒差点没哭出来。
  
      等在外面的赵传梅发现,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自家的艺人就开始跟他老婆伏低做小,承认错误。
  
      所以,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兔,正好有件事情我要问你一下,之前我差点出车祸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江小兔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情了,直白的说道:“那个人做了亏心事,半夜三斤自然有鬼上门。”
  
      赵传梅一呆:“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
  
      “潜规则。”
  
      “我靠!不是吧,我看老钟挺好的,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赵传梅简直不敢相信,这位钟导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大导演。就连李逸舒有时候也得扒着他的电影演,为人正派,可是江小兔居然说他潜规则?!
  
      “不是吧,梅姐,你的说人是钟导?”李逸舒也是一脸惊讶,“钟导不是出了名的,跟他老婆感情好吗,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常要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江小兔说道,“他自以为瞒得好,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那……这活你接吗?”原本以为是钟导的事情,赵传梅还想管一下,但一听江小兔这么说,就迟疑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火眼晶晶,想不到也有看走错的时候,真是——人不可貌相。
  
      “约个时间,我见见。”
  
      上了车之后,李逸舒就问江小兔,怎么会接这种事?不是说,她要多做善事,积攒功德吗?如果钟导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事,惹上不该惹的东西了,她这一出手,岂不是……
  
      “不管钟导有多不对,自有人间的法律来管,它不应该出来作乱。”
  
      李逸舒咽了咽口水:“不会是那种东西吧?脏东西?女的?”
  
      江小兔点头。
  
      “怎么会?钟导害死人了?!”
  
      “那个女孩子怀孕了,又不敢去正规的医院,就找了一个黑心诊所,结果发生了意外。”
  
      李逸舒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钟导下的手。”
  
      “虽然不是钟导下的手,但女孩子肚子里的孩子是钟导的,它会恨上钟导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种很难对付吧?老婆,你真的不会有事?”就像电影里演的,越是这种死得惨的,死后越厉害。李逸舒其实满担忧她的,要是遇到一个厉害的,她扛不住怎么办?
  
      江小兔忍不住笑了一下:“不会,这种事我心里有数。”
  
      “你心里有数就好。老婆,这事我们可得先说好,能管你就管,管不了你就别管,我们不能逞强,知道吗?这又不是人啊动物之类的,我还能帮把手,那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说着说着,他就忍不住问道,“老婆,你说我现在这么大年纪了,从现在开始修炼这东西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