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恒轮回之岛 > 第六百七十五章:轮回剧本的上演 24

第六百七十五章:轮回剧本的上演 24


  (前言)
  最初的相见,是早已注定的轮回。
  (正文)
  “什么?!赵邪是被吴晗杀死的?他……他不是被巨蛇啃食而死的吗?”女王插嘴道。
  “不,蛇怎么可能会啃食?蛇一向是将食物整个吞进的!”阿瑟激动地说道。
  “的确,蛇的确是用吞的。”于博托着下巴赞同了阿瑟的话,随后又继续问道:“但是仅凭这个,你又怎么能推断出,吴晗他就是杀死赵邪的凶手?”
  阿瑟无法回答,因为上一个世界吴晗说了谎,因为上一个世界小雨是死了的,是被勒而死,凶手惯用的是左手。可是在这个世界中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因此她的根据便也根本不是根据,又怎么能拿出来指证。
  阿瑟便胡扯了个理由:“因……因为赵邪托了梦给我,他说吴晗才是杀死他的真正凶手。”阿瑟低下了头,握住了手中的拳头。
  女王叹了一口气,一手拍在了阿瑟的肩膀之上,对着她道:“我也并不是不相信什么死人托梦,可是毕竟我们都生活在21世纪,还是应该相信科学的好。”
  “不过他杀小雨和灭你口的事也确是事实,从目前阶段来看还是他的嫌疑最为重些。”于博对着她们道。
  夏亚一直在旁边并未发言,当他们所有人都讨论出了结论后,他却一把抓住了女王的手,对着他们道:“这个人的帐,我们是不是也该算算了?她刚才可是亲手把一个小女孩就这样推到了水里,如果不是夏亚救了她,那么她现在也就和赵邪一样了!”
  “的确,是该算算。”阿瑟与夏亚站到了统一战线,一起站在了女王的面前向她发难。
  阿瑟看了看女王,又看了看于博。
  于博咳了两声,走到了女王的面前:“周秋贤,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我于博从来不打女人,但你却也触犯了我的底线。你说今天,是你自己跳入这海中让脑子清醒清醒呢,还是让我打你一顿再按着你的脑袋给你清醒清醒呢?”
  于博咄咄逼近,吓得女王一个劲地退往了海边,自己跳入了海里“噗通”着喝了几口海水。
  阿瑟假装着像夏亚小雨一样,看着女王的失态,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回去的路上,阿瑟将她储存食物的事情告诉给了其他人。他们一个个都欢呼雀跃,脸上的绝望也随之一扫而空,兴奋地朝小屋跑去。
  然而当她再次转动地下室四周的烛台之后,眼前的一切却让他们彻底奔溃起来。
  鱼,全都不见了。
  是的,鱼不见了,一条不剩。
  事态朝着那最为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让她第一次从心底感觉到了恐惧和绝望。
  “不!不!!!”
  女王疯了,她抱着自己的脑袋大声尖叫着跑了出去。他们紧跟在了她的身后,跟着她一起绕到了小木屋的后方,径直向前跑去。
  “周秋贤!周秋贤!”
  阿瑟拼命地在她背后呼唤着她的名字,可是她却像失了聪了一般,不停地往前跑,根本听不到阿瑟的呼喊。
  “啊!!!”她突然尖叫了一声,随后便一路滚了下去。阿瑟和于博两人跑在最前面,眼见着她滚落的身影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掉入了那一片漆黑的洞里。
  于博皱着眉头,望着那个洞,那个洞遥远望去一片漆黑,丝毫没有半点光亮,正好在她滚落斜坡的正下方,被一些杂草所覆盖,如果不是她正好滚了下去,确实难以发现。
  只见他慢慢地走近了这个洞,随便捡了一块周围的小石子,“啪”地一声丢了下去。石子有了回音,他这才稍稍松了眉头。
  “这下面不知道有什么,我先下去,你照顾好小雨和阿瑟。”于博望了一眼站在阿瑟身后正气喘吁吁跑来的小雨和夏亚,对她说道。
  阿瑟点了点头,看着他“嗙”地一声跳了下去,确认他没事后,便也搀扶着小雨和夏亚小心翼翼地跟着走了下去。
  灯,被点亮了,幽绿色的火焰,微微弱弱照亮了这个地方,也照亮了他们彼此。
  借助着闪烁摇曳的灯光,大致可见这是一条老旧的军用的通道。通道里极为闷热,似乎密不透风,通道壁上攀爬着黑色圆形的虫子。那些虫子赤红着眼,然却并不喜动,只是如同监视一般的紧盯着他们的动向。
  “咔。”
  阿瑟突然感觉好像是踩到了什么玻璃,她低下了头看着自己脚边的玻璃碎瓶,这才注意到在通道的两侧,陈列着的尽是一些形状相同,整齐排列着的瓶瓶罐罐,这些瓶瓶罐罐上面标注着的是一些被“特殊化”了的文字。
  这种文字我似乎曾在女王手机中关于研发“蛋”的资料中的某些图片上有看到过,但一时却也想不起来。好像是关于“十二国”的某些记号,某些标识。不过现在去纠结这些好像也没什么作用。
  想到这里,我耸了耸肩,继续跟在了阿瑟的身后,看着她左手拉着小雨右手拉着夏亚,一步一步地走在这条老旧的通道上,径直朝前方前走去。
  “噹、噹、噹……”
  只听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敲击物体的声响,它一阵一阵慢慢地朝阿瑟靠近,迫使她停下了脚步。
  小雨被吓倒在了地上,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摸了摸旁边的地上,硬硬的有一块板。她看着它,上面依稀有着血迹,透过血迹还依稀可辨上面写着的字:不王寸日。
  “啊啊啊啊!!!”
  小雨大叫了一声,一把将它丢了出去,正好丢到了阿瑟的脚边,她捡起了它,仔细地瞧了起来。
  “不王寸日。”
  我看着这个名字,心想着起名字的人的简单,仅仅是用了拆字和倒念的方法。她是想通过这个名字提示些什么呢?告诉他们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测试杀局吗?还是想告诉他们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打破时间固有圆形封闭的秩序……
  我看着阿瑟,阿瑟回顾起了四周,闻着那明明陌生却又熟悉的味道。
  就在她努力思索着那附近气味的来源时,那“噹、噹”声却在她的耳边停了下来,她转头一看,站在她身后的,面无表情的那个人是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