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娇女 > 第302章 诊治

第302章 诊治

    秦太医把过脉之后收了手问道,“郡主可有哪里不适?”
  
      “适才身上有些痒,适才泡了个药浴好多了。r?anw?e?nw?ww.ranwen`com”楚思一五一十道。
  
      她也没想过瞒着秦太医,身上的药香也容不得她不承认。
  
      “药浴?”秦太医疑惑道。
  
      楚思将药方说了,秦太医笑着道,“这般老夫倒可以跟王爷和王妃交代了。”
  
      说完他从随身背着的药箱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嘱咐道,“全身冻伤跑药浴最好,若是泡过之后郡主还有哪里不适,就将这药膏涂抹到冻伤处。”
  
      楚思望着那个小白瓷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她讷讷的接过药瓶,掩了掩眸中不可思议之色。
  
      秦太医出门之时,正见墨竹轩派过来打探情况的丫鬟,他一五一十的将楚思的冻伤说了。
  
      小丫鬟见楚思没什么大碍,松了口气去墨竹轩回禀了。
  
      那厢楚然早晨吃过药便睡着了,这一睡就是半天,醒来就见跪了一地的道贺丫鬟。
  
      她一脸的懵怔,待弄清了是怎么回事之后,整个人靠在大迎枕上,心中恶寒阵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生她又与卫国公世子于澈定亲了,比前世晚了两个月,但还是来了。
  
      这不是她想要的,前世所有的不幸,都是从这门亲事开始的,这一世她还是逃脱不掉这种命运吗?
  
      楚然的心思,丁香再清楚不过,见其眉间不见喜色,她忙道,“姑娘这会儿还病着,突逢如此大喜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们先出去,一会儿便有打赏。”
  
      小丫鬟们眉开眼笑的应了,齐齐起身,转过头去却是一脸的狐疑。
  
      做丫鬟的自然是看惯了主子们的脸色,三姑娘这般模样,似是对这桩亲事有所不满,嫁入卫国公府做世子夫人是她自己同意的,还有什么不满的?
  
      丁香在一旁的小声的劝解着。
  
      楚然一双眸子阴狠,咬牙切齿问道,“亲事是怎么定下的?”
  
      她不信无缘无故的她娘没有问她的意思,便将这亲事定下了!
  
      丁香狐疑道,“不是姑娘让栀子去请二太太做主的吗?”
  
      楚然心中咯噔一声,拳头攥的紧紧的,良久之后才缓了情绪,似是还有些不相信问道,“卫国公府世子答应了?”
  
      丁香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嗯!亲事都定下了自然是答应了的。”
  
      她看的清楚于澈是爱慕楚思的,怎么会这么轻易便答应了与她的亲事呢?
  
      “那五妹妹呢?望归苑可传出什么消息了?”
  
      丁香犹豫了一瞬道,“外面下雪了,郡主在玩了足足一个时辰的雪,有些冻伤了,适才请了秦太医入府。”
  
      在雪中冻了足足一个时辰,心怕是凉透了,也伤透了!
  
      想到她与于澈定亲,楚思这般难过,楚然心中好受了两分。
  
      随后一手抚上面颊,本已结痂的伤口昨日被冰冷的湖水一泡,又有些流脓了,怕是要留下疤痕。
  
      “秦太医走了吗?”楚然想到什么急切问道。
  
      “也就才入府两炷香的功夫,现下风雪正大,诊治过后或许会停留片刻。”丁香如实禀道。
  
      楚然丝毫不掩饰心焦道,“快去派人看着,秦太医一旦出了望归苑立刻请过来!”
  
      丁香点头应是出去吩咐了。
  
      在睿亲王府中,只有王爷和郡主有病痛秦太医才会来,就算是老王妃都请不动,遑论她们小辈了,现下来了,她定是要抓住机会的!
  
      派出的小厮在望归苑外转悠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秦太医才被送出来,到了院门口谢绝了送他出府小丫鬟,独自一人往外走。
  
      候着的小厮忙上前道,“秦太医这边请,我们三姑娘有请。”
  
      秦太医皱了皱眉疑惑问道,“不知三姑娘请本光过去所为何事?”
  
      小厮如实禀道,“三姑娘日前伤了脸,请太医过去瞧瞧。”
  
      秦太医点头示意小厮带路,平时睿亲王府的姑娘太太们生病请他,他都借口推脱了,他人现下正在王府内推拖不得,再看小厮肩头的积雪,怕是候着有一阵儿了,就算是推脱也未必能推脱得掉。
  
      秦太医随着小厮去了南苑,楚然正靠在玉兰花大迎枕上等着,昨日落水发了烧,现下还昏昏沉沉的,若不是为了这张脸她还真等不住。
  
      “三姑娘这是?”秦太医疑惑问道。
  
      丁香忙解释着说楚然烧还未退全,是以才有些恹恹的。
  
      楚然挣扎着坐直了微微弯身,虚弱道,“小女身子不适,不能下床行礼,还请秦太医见谅……”
  
      秦太医忙客套道,“三姑娘这是折煞本官了。”
  
      楚然嘴角勉强笑着,漏出手腕道,“那有劳秦太医了。”
  
      搭过脉后秦太医开了方子,嘱咐了楚然好好休息按时吃药便要离开。
  
      楚然忙阻拦道,“太医请留步,小女面上的伤恐会留疤,不知秦太医手上可有祛疤的良药?”
  
      秦太医脚步顿了顿回头道,“祛疤效果最好的便是进贡的珍珠膏,三姑娘若是有需要,大可再等上半个月,想必那时陛下会赏下来。”
  
      楚然犹豫一瞬,一双带着病态的大眼中急不可查的闪过一抹幽光,前世楚思嫁入又黑又丑又胖,嫁入贤王府之后才在贤王妃的教导下戒了口腹之欲,人是瘦下来了,但面上一层层的痘疤却是用了多少珍珠膏都去不掉的。
  
      那时便是秦太医出手研制了药膏,楚思才得以去掉满脸暗沉的疤痕,现下秦太医却跟她说让她等珍珠膏。
  
      且不说珍珠膏珍贵异常,她想要也未必能得到,就算得到了她的伤疤不会小,也根本去不掉!
  
      楚然斟酌片刻才道,“小女听说大人手上有一种药膏祛疤有奇效,上次五妹妹在靖安侯府被碎瓷片扎伤,也是大人给开的药。”
  
      秦太医粗了蹙眉,这三姑娘是不是在哪里听到了什么风声,在诈他?
  
      他手上是有祛伤疤的药膏,但从来没给楚思用过,他只把了脉,开了汤药,至于祛除伤疤之事,是楚思自己来的。
  
      秦太医微微笑着,显得有些慈爱,说出话的却让楚然直皱眉,“想必三姑娘误会什么了,如意郡主扎伤确实是本官给开的药方,但是去除伤疤一事本光从未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