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洪荒第一人 > 第313章 长辈都看着你

第313章 长辈都看着你

伏羲转到庶务殿青衿阁,阁主林源出身铁秦门,负责人族衣裳及麻布皮革的调拨管理,与玉枢殿有事务往来,消息灵通,又没有直接厉害关系,想来能给自己一个明确的消息。
  
  一番通报,伏羲见到了林源阁主,林源哈哈大笑,说道:“伏羲,可好久没有回来了,我以为你在东南休假玩野心了,不想回来了呢!”
  
  伏羲笑着施礼道:“师叔祖,我每天操练战营,可不敢有丝毫懈怠。”
  
  林源把住伏羲的手臂,出了事务室,来到后院,林源笑道:“你可真有口福了,我正好弄了点好茶叶,一起尝尝。”
  
  熟练地烧水洗杯泡茶,伏羲见杯口茶韵不散,不时有山水形状显现,惊讶道:“可是悟道茶?”
  
  林源笑而不言,伸手示意,伏羲小心捧起茶杯,仔细端详,茶韵缭绕不散,山水变幻不定,轻轻一闻,山水飘荡,流入鼻腔,香彻心底,百骸俱舒。
  
  轻轻一吸,满口顺滑,满目生辉,元神一阵清明,几个近来琢磨的修炼问题,关窍之处一一显现。
  
  “哈!”
  
  伏羲睁大双眼,惊喜道:“果然是悟道茶,好神奇,好宝贝!”
  
  “师叔祖……”伏羲搓搓手,笑嘻嘻看着林源。
  
  林源没好气道:“小子,可别太贪心了,我就弄到三杯的量,剩下这杯,我得一个人好好品尝。”
  
  伏羲又失望又感激,叹道:“听说悟道茶是圣师造化,只有一颗,果然是极难得到的宝贝。”
  
  林源哈哈大笑道:“母树!你小子也敢想呦,这只是第三代的悟道茶,也只有数十颗,每一片茶叶,都有人盯着,我也是费了老大的劲,才得到六片。”
  
  “至于母树茶叶,哈哈,听说几个大罗老祖也弄不到,我们就不要去奢想了。”
  
  伏羲想想也是,一颗茶树,能结几片叶子,笑道:“师叔祖,加吧劲,弄个殿主干干,说不定能多分配几两好茶叶了。”
  
  林源哈哈大笑,手指虚点了伏羲几下,道:“说吧,小子来找我何事?”伏羲虽年纪超过二十万岁,但在百万岁的林源面前,是不折不扣的小子。
  
  伏羲收敛笑意,问道:“师叔祖,我被调到东南边陲,可是有人特意为之。”
  
  林源笑道:“我以为你早该回来找人打听,没想到你也真能沉住气,过了百年才回来,这心性修为,却是了不得了。”
  
  伏羲惊讶道:“师叔祖,难道,真有人故意打压我?”心里又觉得奇怪,门内长辈都知道,为何会任人实施却不干涉。
  
  难道,连长辈们也顶不住别人的压力?
  
  林源看了伏羲一眼,笑道:“想什么呢?我们铁秦门的弟子,岂会被人任意欺凌打压!”
  
  伏羲奇怪了,我这不是被人打压吗?
  
  双眼看着林源,等着林源的下文。
  
  林源把茶杯洗好,又冲泡了一壶茶,斟了两杯出来,道:“你是我铁秦门百万年来最优秀的弟子,最有希望成为铁秦门第三位大罗道尊,所有的门内长辈都看着你,谁能欺凌你?”
  
  伏羲一个机灵,第三位道尊,也不管什么欺凌了,急问道:“我们铁秦门有两位道尊?”
  
  林源奇怪道:“是呀?怎么这个你都不知道?”
  
  伏羲不好意思挠挠头,道:“我怎么只记得,就只有王猛老祖是道尊,近些年,没听到哪位老祖晋入大罗呀?”
  
  林源伸手点了点伏羲,没好气道:“我们玉秦祖师呢?你不知道玉秦祖师是大罗道尊吗?”
  
  伏羲啊了一声,伸手一拍脑袋,不好意思道:“玉秦祖师一直侍奉在老祖身边,我一时间,倒是忘了,不该,真不该!”
  
  林源也没责怪伏羲,绝大部分弟子,都不知觉地把玉秦祖师与铁秦门分开,下意识就把祖师爷视为更加高一层的存在,与老祖同列在一起,并不与后辈同论。
  
  “你的事,是掌教安排的。”林源也懒得和伏羲兜圈子,直接道。
  
  伏羲一呆,不解道:“为何呀?”
  
  现任掌教秦战,几乎是看着伏羲长大的,极为喜欢伏羲,一直照料有加,即使从长老升为掌教,事务繁忙,每次见到伏羲,也放下门内要务,拉着伏羲问长问短。
  
  这样的长辈,会打压伏羲?
  
  林源解释道:“不但是掌教,门内几个长老也都觉得,你该离开战场一段时间。”
  
  伏羲大急,大声问道:“为何?我不是做得好好的吗?”
  
  伏羲虽对功名利禄没太在意,但不知为何,心里一直有个想法,觉得人生在世,就应该建立最大功勋,获得所有人的称赞,方不虚此生。
  
  林源看了看伏羲,说道:“本来我是不赞成了,现在正是你勇猛精进之时,基础已经很牢固了,不怎么需要沉淀。”
  
  “但一听你这话,我才发觉,掌教和长老们做得对,你真的需要再沉淀,不能这么快突破,需要离开战场,再次修炼心境。”
  
  伏羲毕竟是天纵之才,闻言辨意,倏然而惊,迟疑道:“我现在心境不对劲?”
  
  林源点点头,慎重道:“对,你已经为人族征战了二十万年,上次修整是一万年前,只调整了八年,又投入战争。”
  
  “你的人生,几乎全是战争,这是不对的!”
  
  伏羲有些迷茫,回想自己的一生,修炼,战斗,修整,战斗,似乎就没有其他了。
  
  林源见伏羲思考,等了一会儿,才道:“你这次回来,却是正好,可以去悟道路看看,也可以回门内听听长辈们讲道。”
  
  伏羲点点头,道:“我正准备进悟道路,参悟炼器和炼阵之道。”
  
  林源一合掌,喜道:“大善,正该如此,掌教果然高瞻远瞩,看得极准。”
  
  “哼哼,伏羲,虽说大家都认为,你最有可能成为我们铁秦门第三个大罗,但我倒认为,秦战掌教也许会在你前面晋入大罗。”
  
  伏羲连连摇手道:“我怎么敢和掌教相比,就是和师叔祖们,也不敢比!”
  
  林源拍了伏羲的肩一掌,瞪眼道:“什么不敢比,我们这帮子老头,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基础没打好,太乙就是我们的终点,几乎没有可能跨入大罗了。”
  
  “伏羲,你不同,一定要打好基础,迟个几万几十万年晋级,有什么关系,最重要是基础,只有基础足够扎实牢固,才有问鼎大道的机会。”
  
  伏羲站了起来,向林源深深施礼,沉声道:“谢师叔祖良言,伏羲日后如有所成就,皆师叔祖此言所赐。”
  
  林源哈哈大笑,道:“去吧,时间有的是,战功也有的是,不要焦躁,潜心修炼,我肯定能看到你晋升大罗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