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之娱乐天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吃烧烤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吃烧烤


  兄弟们听自己的老大一说到这儿鸽子和啤酒管够都欢呼起来。
  鸽子市场里不但可以买卖鸽子,这里最出名的还是烤鸽子,活鸽现场杀现场烤,每天晚上这里来吃烧烤的人都是人山不海。当然这里的烧烤也不单单只有烤鸽子,基本上能往嘴里吃的能烤熟的都可以在这里吃到。
  鸽子市场最里面有一排简易彩钢房,差不多有十五、六家烧烤店在这里经营,每家面积基本不超过二十平米,家家店门口都摆着鸽子笼子,里面各个品种的鸽子在笼子里“咕咕,咕咕。。。”烦躁地不停地来回走着。
  “哪家烤得味道比较好,你们谁知道?”郑旭东问道。
  小五宋建几步就来到郑旭东身边,然后献殷勤似的说道:“老大,前面有一家是这里规模最大的,它家把承包了二个店面然后将中间打通了,听说他家烤得味道不错。”
  郑旭东还是比较民主的,看大家听小五说完都一脸渴望的样子便伸手一挥,“去那家!”
  小五宋建说的那家烧烤店的名字起得比较霸气,“长春烤霸”。别人家门口顶多放三到五个鸽子笼,可长春烤霸这家门口放了十二个鸽子笼,摆成四列,一列三个,真得很是霸气!
  此时的长春烤霸门口一个身上穿着红色满是油渍围裙的一位四十多岁大姐正跟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争吵,郑旭东他们好事的站定听他们吵了一会儿,终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说他家一只品种非常好的鸽子被别人偷了,而此时这只鸽子就在长春烤霸门前的鸽子笼里面,中年男人要求这个四十多岁大姐,应该就是烤霸的店主归还他的鸽子。
  这种事在鸽子市场里每天都有发生,很多到这里卖鸽子的人都不能说清楚这些鸽子的来路,有的鸽子腿上甚至还打着金属环,很明显是参赛的鸽子或是家养的鸽子,但这又如何!金属环可以用钳子绞断,然后将鸽子往笼子里一扔,跟普通的肉鸽除了毛色有些好看外没什么二样。这已经形成了鸽子市场里的一种潜规则。
  烤霸老板一口咬定这鸽子是她花大价钱收上来的,想将鸽子拿走也行,少于五百块钱门儿也没有!
  中年男反复强调这鸽子是他精心养了多年参赛的鸽子,可惜女老板根本就不听那一套,“你说鸽子是你养的,证据呢?如果每天都有人到我这儿来说我家笼子里的鸽子是他家的,那我这店还开不开了。想要买我这的鸽子就五百块钱,否则免谈!”
  女老板此时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郑旭东他们,刚刚还酷似寒霜的脸调转频道转换成艳阳高照,一脸油光堆着笑迎上来,“来了,老弟!里面坐,咱家啥都有,满市场里就属咱家烤的各类最全了。”
  说完再次调频成塞霜脸用手一指冲中年男的大脸蛋子,说道:“要买鸽子赶紧掏钱,不买别站我家门口影响我做生意,赶紧滚蛋听见没!”
  “几位小兄弟屋里请。哎呀,这妹子长得真水灵,我就是没儿子,要是有儿子说啥都让你做我儿媳妇。”女老板边说边把郑旭东几位往屋里让。
  小六郑豆豆听老板这么说心里也是美得很,哪有女孩不喜欢别人夸漂亮的呢,尤其是对自己容貌非常自信的那种,此时郑豆豆拉住郑旭东的胳膊,“哥,咱们别进屋了吃了,屋里光线又暗,举架还低,屋里还热怪闷得慌的,还是在外面摆桌吃吧!”
  都还没等郑旭东回答,女老板立刻笑着说道:“妹子,没问题,我这就去给你们搬桌子。”说完女老板一阵风跑进屋里搬出一张折叠的四方木桌,拿到外面将桌子撑起来,然后又跑进屋去搬了六把折叠小圆板凳出来摆好。
  等郑旭东他们坐好,才从胸前的围裙里拿出一张A4纸打印好的菜单,纸的外面塑封了一层膜,可即使这样菜单也已经破败不堪了。从菜单的外貌上能看出它的使用频率还是很高的,也反映出这家店的生意真的如小五所说,确实是市场里比较火的。
  “你家有啥特色啊?”郑旭东拿出中华烟给自己点上,然后将烟盒扔到桌子中间问道。
  女老板是有眼色的人,一看这里郑旭东穿得是全套黑西装就知道是这些人的“头儿”,所以说道:“老板,所有到鸽市的人都知道,这里特色就是烤鸽子,大筋皮子,纯肥胸口,羊全腰,还有烤茄包和烤鱼。”
  “鸽子啥价啊?”老二纪大海问道。
  “普通的六十,一只。”
  “普通的?咋的,还有特殊的?”老四刘大强问了句。
  此时女老板弯下腰神神秘秘地低声说道:“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我们这里有好鸽子。”说到这里往四周看了一眼,继续说道:“参赛鸽子,都是打环儿的那种,那鸽子比肉鸽的肉更紧实更有嚼头,特好吃!”
  “听你说的不错,咋卖啊?”
  老板娘伸出一根手指,小声说道:“一百,一只。全是现杀现烤。”
  在座的这些人中全都不是什么动物保护者,能出来做佛爷都是不爱学习跑出来混社会的,对于像他们这样的人有钱的时候就是大手大脚的花,没钱了的时候可以说是见啥吃啥,去农村偷个鸡鸭鹅狗也是常事,就更别说麻雀,鸽子了。
  小五宋建拿起桌上的中华烟抽出一支点上后也不看菜单直接说道:“老板娘,先给我们一人一只鸽子。”
  “二只,鸽子那么小个玩意一只够谁吃的!”郑旭东以前是吃过鸽子的,烤鸽子大小也就跟五、六岁小孩拳头一般大,支了骨头基本没几口肉,所以干脆就一人二只,如果吃好了不够的话再点。
  “那要普通的?还是。。。”老板娘看着郑旭东。
  “我们六个人,每人二只可就是十二只,你家赛鸽有那么多吗?”郑旭东问道。
  听郑旭东问完,老板娘笑了,“老板,这点你放心,只要你肯点,要多少有多少。”说完冲郑旭东故作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那行,就全来赛鸽,你可别拿肉鸽来骗我!”
  “这您放心,骗你的话不是等于砸我们自己家招牌吗!一会儿你可以派个小兄弟去看,到底是不是赛鸽。”
  郑旭东听老板娘说得这么自信也就放心了,对几个小兄弟说道:“还想吃啥赶紧点,都别装了!”郑旭东一看大家都盯着桌子上的菜单谁也不上手去拿,就开口说道。
  “二十个大筋皮子。”
  “三十个胸口。”
  “羊肉串,牛肉串各五十个。”
  “十个羊全腰,要全腰啊,不带油的不给钱。”
  “鸡蛋膏,疙瘩汤来大份的。”
  “十个烤尖椒。”
  “二十串烤肉皮。”
  “微辣鸡中翅十个。”
  “烤茄子来三个。”
  “铁板烤鱼来三条。”
  “烤韭菜和蒜苔各来十串。”
  “月牙骨五十串。”
  “烤蚕蛹二十串。”
  “烤鸡头,我最爱吃烤鸡头了,来十个,外加烤实蛋再来五个。”
  。。。
  一时间大家都将自己喜欢吃的点了出来,乐得老板娘嘴都快合不上了。
  “酒水来什么?”老板娘看点得差不多了最后问道。
  “你们喝白酒吗?”郑旭东问道。
  大家都摇了摇头,老二纪大海说道:“这天怪闷热的,还是喝冰镇啤酒痛快!”大家都点了点头。
  “那就冰镇金士百纯生先来一箱,喝完了再点。”
  “好嘞,你们哥几个稍等啊,我先给你们上一盘盐水毛豆让你们先嘎巴嘴吃着。”说完老板娘冲着简易房里的一个躺椅上的小男孩儿吼道:“铁蛋,你特么的别在椅子上装死了。你说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了把你给生下来,当时还不如给打下去了。
  起来别看你那台破手机了,我真特么的后悔给你花那么多钱买个破苹果手机,你这可好有了手机眼睛成天都长到手机上了,别看手机了,起来干活顺便活活血。
  次奥你妈的,老娘哪天往床上一躺要是不干活了你特么以后就得喝西北风。”
  耳朵里听着老板娘对自己屋里儿子的叫骂声,作为孤儿的郑旭东感觉到特别亲切,甚至有种特别向往的感觉,他是多么希望有一天自己的母亲能像刚刚那个老板娘一样骂他一顿。
  他喜欢到这种地方吃饭,钱不多,但市井文化充斥其中,只要进入到这里他就觉得特别亲切,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在欢呼跳跃。
  郑旭东最害怕的就是夜幕降临,每天晚上回到那个冰冷的家,推开门冰冷的厨房,冰冷的床,冰冷的灯光。。。整个房间毫无人味儿,那种空虚,寂寞,冷,不是孤儿永远体会不到。尤其是最害怕逢年过节,每当看到别人家里万家灯火,合家欢乐,其乐融融,而他只有自己一个人守着漂白的四壁白墙一张床,那种感觉真得让人无法忍受可又不得不受。
  “铁蛋”是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被母亲骂了一顿噘着嘴冷着脸从屋里出来,冲他妈喊道:“当初你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你经过我同意就把我生下来了吗?!真是的!”边说边熟练得打开了门口的鸽笼去抓里面的鸽子。
  手一伸就将刚刚吵架的中年男人要的那只鸽子抓在手里,中年男人眼看着自己的鸽子要被烤了,无奈之下只好自愿掏出五百块钱将鸽子买了回去,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铁蛋,客人要的鸽子去房后的笼子里去抓。”老板板用眼神“特殊”嘱咐道。
  “知道啦,真墨迹!”孩子趿拉着蓝色塑料拖鞋向房后走去。
  郑旭东怕老板拿肉鸽糊弄他们,就对小五使了个眼色,“跟着去看看。”
  “好嘞,老大!”说完小五跟着小孩儿向房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