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 > 第二十四章 不等过年吗?

第二十四章 不等过年吗?


  新一年,新气象。
  挤在元旦这天的新闻很多,因为吴奇忙着和安泉过个温馨节日,所以慵懒的直接给自己放了好几天假期,除了一下比较紧要的公司事务,一些外界的事务他几乎都不再过问。
  度假结束,再回公司。
  看一看外界的新闻。
  这一天,欧盟再添新丁。这一天,潘基文出任秘书长。这一天,印航737失事。
  看着空难新闻,吴奇摸了摸下巴,给秘书吩咐:“以后不坐737的客机。”
  蒋云云听着吴奇吩咐,适时地对他小声提醒道:“老板,湾流的客机交付了。”
  “嗯,知道了。”
  客机很久以前就定了,不过不是吴奇使用的,而是集团高管的公务机。
  作为一个千亿集团的掌门人,陈子昂出门还要做民航候机?而且,公司里还有那么多管理人员,工资已经涨得业内顶尖水平,待遇自然需要稍稍提升一点。
  私人飞机自然成了目标!
  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还让高管们生命更安全,也是保障股民利益的方式之一。
  咳咳,瞎编不下去了,说白了吴奇就是公器私用,用公司的买了一架飞机使用,只不过不能归到吴奇的名下,所以不能当做他的私人飞机。
  过了一月十五后,又一个星期开始。
  沙甸园区中,一栋五层小楼,一家公司坐立于此,门牌上贴着巨大的音乐LOGO,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唱片公司呢!
  老板韩锐正端坐在椅子里,宽大的老板椅紧紧包围他。
  可是,却不能给他丝毫安全感,他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紧紧的扼住了他的咽喉。
  他经营着一家叫做i米的软件公司。
  这家软件公司经营没有什么特色产品,旗下只挂着一家盗版视听音乐网站。
  在百度推出了MP3功能之后,他的这家网站流量也是大跌,以前的广告费也是一降再降。
  而更惨的事,还不仅如此。
  他还有一个产品,叫做“i米KTV点唱系统”。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与KTV相关,专供KTV市场的软件,其中包含了一个乐库,然后就是简陋的点唱系统,后期根本就不会有更新和维护的事情。
  他们的软件从来都是买断,根本不会上门讨要分成来着!
  因为,韩锐很清楚,自己做的这些事,界定有些不太干净。就像是贩卖盗版光碟一样,又或者这两年火爆起来的,网络游戏的外挂行业一般,都是一个半黑不白的灰色产业。只要和对方一起纠纷,根本就不可能获胜。
  一套软件,内含五六万首曲子,包含了大多的华语音乐,这些素材根本不需要另找,他那个残废的音乐网站服务器里,就有现成的各种曲子和MTV。
  找一家KTV,每个系统五千,随便也能月入百万!
  现在的市场还不太激烈,虽然已经有了几个竞争对手,可是双方都很默契的没有降价砸场。
  因为韩锐他们很惊喜的发现,KTV市场的潜力远比他们想的大!
  古老的夜总会和卡拉OK被KTV取代,KTV有成了新一代年轻人娱乐核心的趋势?
  就像是八十年的歌舞厅,九十年代的录像厅,两千年前后的网吧一般!
  这里面可都是商机啊……
  他还准备过完年后,把这个音乐网站观点,专心做KTV软件推广。
  立足于华北,最后做大做强!
  还未等他事业起步,一个消息像是迎头一棒,给了韩锐一个大耳刮子。
  京城的某家KTV被告了,所用的还是他的系统。
  官司纠缠不久,两人最终初审宣判,似乎事情不了了之了。韩锐托人连饭打探,但是也没啥确切的结果,他只能在自我安慰之中,准备着低调开创新事业。
  没有那两家的后事消息,可是关于原告的消息,却被人源源不断的送来了。
  而看着调查而来的消息,接连不断的传到面前后。韩锐的脸色渐渐苍白,也从紧张变成了惶恐。
  对方花了数亿,在狂扫各类版权!
  稍稍翻一翻版权条目,自己的那些音乐曲库,七成都上榜对方版权库了。
  而且,人家挑选的还是热门,除了一些有版权纠纷的之外,几乎只要有可能对方都试了试。即使拿不到独占权,可是依旧拿到了外国三大曲库的网络和视频媒体播放权。
  国内的版权很差,三大音乐从来没赚过,发行的唱片在新世纪后,就从来都没有盈利过一次,所以在这种颓势之下,三家都很顺利的和海星唱片完成了协调。
  也不是对方没有想过敲诈一笔,可是这些年的外文歌根本不流行,能够把这些曲目推广到华夏这个大市场,还能赚一点对方已经很满足了。
  只能归结于:亏怕了!
  而得知了消息的韩锐,立刻察觉到了其中危险。
  数亿能干什么?
  这年头,山区里,几千块就能买个老婆。找个穷地方,几万块就能买条命!
  他韩锐,值几亿吗?
  人家花了几个亿,肯定不会是亏本的。
  而韩锐自己也明白,自己的“创业”方向,其实就是在挖人家墙角。
  那些大公司,就如同千度,也许不太害怕。
  可以用网友上传来搪塞,可是韩锐哪有机会解释?
  KTV的官司,也让他心惊。
  总觉得苗头对着自己,让他时刻感觉芒刺在背,有一个迫切脱身的想法。
  可是看着在全国巡回的业务员,给KTV推销系统的那个账户,每日不断的上涨的存款数字后,他心中不断的宽慰自己:“再等等,再等等。”
  “等过了年再说,大家还要过年。”
  在自己创业梦想破碎之后,总要让自己赚够退休金吧?
  而一月十五日。
  第一个工作日开始后,电视台里播放着新闻,‘南海一号’直播打捞作业。
  空气中满是硫磺味,也算是北方供暖特色。
  两辆车停在了楼下,穿着皮夹克的便衣,两步走到了前台后,拿着证件晃了晃后,前台小姑娘瞪着眼捂住嘴,顺从的蹲在墙角一点不带反抗。
  一队人没有浪费时间,只扑顶楼董事长室。
  正在深思的韩锐,被一声响动惊醒,然后那张大脸盘子,就被按在了昂贵的办公桌上。
  他被拧过身来,铐上了手铐。
  似乎,他也有些明白,这几个亿威力,所以他神色木木,问了身侧警察一句。
  “不等年后吗?”
  ……
  京城机场。
  看着流线型的机身,与隔壁的波音相比,看着似乎纤细了不少,可是这可是专机啊!
  可不是拉砖的拖拉机,而是单独接送的飞机哎……
  陈子昂从来都没想到过,自己能够在短短三年之后,坐上价值过亿的湾流飞机。
  “哎,现实比电视更玄幻啊!希望我不是在电视里……”
  飞机内的装修一般,冷峻的办公室风格。
  这不是陈子昂的私人飞机,而是集团高管公用公务机,可是作为第一个登机的乘客,陈子昂的心情是激动难抑的,吴董居然把这个机会给了自己?
  摸着实木的把手,还有这宽敞空间。
  接过了空乘递过来的酒杯,轻轻啜了一口后拿出手机,没有烦人的叮嘱他要关闭手机,因为飞机的起飞时间要根据他的意愿而来。
  “喂,什么事?”
  “哦,干的不错,不抓还留着过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