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帝大道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刑狱之灾 三

第一百三十四章 刑狱之灾 三

    童玉终于说出了他此行前来的真正目的与来意。
  
      对于这样的目的与来意,晋凌其实早有预料。火雷造成的声势与响动,毕竟难以掩人耳目,它迟早要被诸多的有心人所关注。
  
      “那种暗器机关,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火雷。”他慢慢地说。
  
      “其声如雷,其状如火。火雷,果然物如其名。”童玉点头,“那你一介少年,是如何得知它的制作之法的?”
  
      “制作之法,我已经忘了。”晋凌说道,“之前我做过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神异的世界。这火雷就是那个世界里的东西。从那个梦境中醒来之后,我凭着记忆,打制了一些。但是做完这一批之后,很是奇怪,就再也记不起制作的方法了。无论如何想要再做,却偏是做不出来。”
  
      童玉紧紧追问道:“那么,那些剩余的火雷在哪里,只要有一枚现成的,我可去找高手匠人仿制,必能成功。”
  
      两手一摊,晋凌无奈地说道:“在灵山之上,被蔡福要打要杀,又被群狼追逐,都用完了。现在我的手上,也是一枚不剩。”
  
      童玉冷笑了:“这么说,这火雷你现在既是忘记了怎么制作,又用得一枚不剩?可真巧啊。”
  
      “正是,正是。”晋凌说道。
  
      “跟你苦口婆心地说了这么多,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童玉迈前一步,两手一分,仙力运处,直接将精铁囚笼的栅栏掰开,扯着镣铐的链子,将晋凌拽了出来。
  
      “我再问你一遍,那种叫火雷的暗器机关,如何制作?”童玉的脸色开始狰狞起来。
  
      “我真忘了。”晋凌说道。
  
      童玉一把掐着他的脖子,将他重重地推撞在地牢的墙上,“臭小子,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之后,回头又让那些个什么草园居、意园里面的所有人,给你陪葬?”
  
      “你敢!”听他如此威胁,晋凌汗毛都竖了起来。
  
      想起吴之安一家的遭遇,他并不怀疑童玉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来。
  
      “不敢?”童玉说着,高声向地牢外面喊道,“把人给我带进来!”
  
      牢门打开,宋宁和两名护卫带着顾嘉进来了。
  
      “晋凌,你,你原来在这!”一见晋凌,顾嘉就叫了起来,“怪不得找你不到!草园居,草园居被砸了!杨力宣他们很多人,都受了重伤!”
  
      什么!晋凌心中一沉,早就知道今天这事里透着古怪,原来是这个意思。他们,他们竟然真的打砸了草园居?
  
      “他们伤得怎么样?”关心则乱,他也顾不得其它,急急地问。
  
      “伤得很重。”顾嘉咬牙道,“但好在没伤在要害,有朴先生和杨萱他们照料着。然后,然后村主府又以什么出售劣酒和以老鼠肉冒充魔兽肉为由,把草园居和我的草原仙品铺都封查了!又把我带了来,要审问我!”
  
      “混蛋!”晋凌怒视着童玉和宋宁,“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报复冲我来就好!不要伤及无辜的人!”
  
      “无辜?”童玉冷笑,“在利益攸关之下,哪里有一个无辜之人?事情由你而起,他们为你做事,何谈无辜?对了,刚才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有消息回报说,你们由黑岩仙乡矿洞运回来的这一批精铁矿,一共三车,在半道上遇上了劫匪。顾家押车的人全部战死,矿车不知所踪。”
  
      “什么!”顾嘉惊呆了,“押车的,可是六个人啊,六个顾家的仙士,全部战死”
  
      “你们还真是好手段。”晋凌恨声道,“打砸封查草园居和仙品铺,杀人劫矿,又将我们二人羁押在此,让其他人等慌乱无首。我一直小心提防着你们的报复,却万万没有想到,你们的报复,如此没有底线”
  
      “没有底线?”宋宁狞笑道,“这也算没有底线?我现在就让你看看”
  
      “住手!”随着一声娇叱,周奕推开牢门口的几名护卫,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晋凌是对仙乡有大功之人,乡主亲口应承在本仙乡之内,要保他以及所有晋姓之人周全。现在,他是犯了什么大罪,要被你们抓来地牢讯问?”
  
      草园居被打砸之事很快传到了她耳朵里。接着又有耳目告诉他,晋凌和顾嘉二人先后被宋宁派人抓到了地牢,还有军方的人掺合其中。怕这两个少年人遭到不测,她就去找村主宋镇宇。
  
      谁知道宋镇宇借故推托,支吾半天,将她耗在村主府耗了半天,顾左右而言它。实在受不了了,她直接长身而起,不顾礼数地离开,去奔地牢而来。
  
      “方家人控告他店内出售劣酒,以老鼠肉冒充魔兽肉,而且欺行霸市,敲诈勒索,趁火打劫。”宋宁将手里面的一叠指递了过去,“这是方家人的状词。”
  
      周奕看也不看,冷声道:“一面之词!可有证据?”
  
      “这事虽然是一面之词,可是方家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都有,伤总不会是自己伪造的。”宋宁说道,“而且,这些都是小罪,他还真正触犯了一条大罪!”
  
      “什么大罪?”周奕真没想到晋凌能触犯什么大罪。
  
      “永夜仙帝立国之后,明定各级仙阶,宣告天下,除治下各级仙主、军方、宗门、家族、勋爵之外,任何私人不得私自拥有异姓仙属,或被人称为仙主。这晋凌除了私自收罗草原村三名杨姓者杨萱、杨力宣、杨力生三人为部属之外,近日又收罗了四名异姓少年为下属,属下一共有七名仙士!这已经严重触犯了数千年来的仙阶律法!这是大罪!”宋宁振振有词。
  
      周奕的脸色顿时很难看。
  
      这条律法是当年永夜仙帝立国后定下的律法,时至今日流传已经八万余年。时至今日,早就多有变动,帝国内外真正严格执行者也不多了。
  
      很多势力,早已经越制,为了发展自己的实力,拥有着远超于应有规制的仙士力量。
  
      可以说这条律法早已经可有可无。
  
      你若有心去找它,它就在。
  
      你若不把它当回事,也没事。
  
      但大陆上现在一般也默认了这种现状的存在,一般也不会有人故意拿这个说事。
  
      现在,宋宁就是有心拿这个规制的事来说事了。
  
      宋宁说的是实话,晋凌现在属下,确实有七名仙士。七人并非晋凌的族亲,进进出出,都口口声声称其为少主,这是很多人都听过的。
  
      这话一说出来,周奕顿时也无言以对。
  
      “所以,周副村主,我将其带来讯问,又有什么不对吗?”宋宁问道。
  
      “这事做得并无不妥。”村主宋镇宇背着双手,气态悠然地也进来了,“维护帝国既定规制,是我们这最底层的仙村,应有之责任,做得不错。”
  
      这父子俩一唱一和,大道理也搬了出来,又有童玉在旁不怀好意地盯着,势孤力单的周奕恨恨地一跺脚,只得说道:“他是否违制,小小仙村,还无资格定夺!乡主对他,早有相护,你们若敢再轻举妄动,甚至伤人害命,乡主那里,看你们怎么交待!”
  
      离开地牢之后,她就赶紧找了匹快马,赶往灵山仙乡,向冯远道求助。她知道,自己一人之力,现在的情势下,绝对难以将晋凌救出来。
  
      时间紧迫,她不能再耽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