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第两百八十一章 使者齐聚罗马

第两百八十一章 使者齐聚罗马

汉诺又放缓语气说道:“当然,关于西西里军队同样需要海军支持的问题,其实普雷塔库巴你也不必太过忧虑。我记得,几个月前元老院通过的决议,要求建造的战船是600艘,195艘战船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之后建造好的战船可以再组建成舰队,派往西西里海域,为我们的军队提供帮助。”
  
  对于汉诺此时释放出的一点善意,普雷塔库巴仍旧充满谨慎,没有做出回应。
  
  不过却让艾斯亚鲁巴等中立派元老们暗暗点头,认为汉诺在关系到迦太基存亡的战争面前,还是很能够顾全大局的。
  
  “但是你们大家别忘了,我们在建造战船,戴奥尼亚人同样也在建造战船,他们的造船水平并不比我们差多少,而且在海战方面,我们至今为止还没有获得过任何优势,我没说错吧,安诺巴斯。”
  
  安诺巴斯尴尬的点了一下头。
  
  “所以”汉诺加重语气,大声说道:“我们不要寄希望于海军,我们胜利的希望还在陆军身上,在玛哥大人所率领的、耗费了迦太基大量国库金银的10多万军队身上。我想提醒诸位注意的是,由于戴奥尼亚舰队对拉丁姆海岸的封锁,我们不太清楚那里的战局现在进展如何,但是我们通过同北边的伊特鲁利亚人进行海贸的商人口中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罗马沦陷之后,罗马军队连战连败,已经退守到拉丁姆西边的几座小城中,正被戴奥尼亚军队所围困,恐怕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一旦罗马彻底灭亡,戴奥尼亚国王就可能率领大军,南下登陆西西里,到那时……”
  
  玛哥特意停顿了一下,将众人脸上不安的神情收入眼底,然后郑重的说道:“所以玛哥大人必须尽快攻占卡塔奈、纳克索斯,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虽然他曾经写信告诉我们,他之所以撤掉大部分的迦太基将领,是因为他们缺乏指挥作战的能力。我们不了解前方的情况,我们也尊重他的决定,但我想这些被撤掉的迦太基将领都是我们所熟知的迦太基的优秀公民,难道那些愚昧落后的努米比亚人比他们更优秀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是我们统治着努米比亚、而不是努米比亚统治我们迦太基呢?!”
  
  “说的太对了,汉诺大人!!”不少元老感到解气,纷纷大声表示支持。
  
  汉诺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我提议,挑选一批优秀的迦太基公民,让他们前往玛哥帐下听命,由玛哥根据他们的能力,来安排他们的职务。这样一来,我们不用担心玛哥指责我们干涉他的指挥而导致战斗受挫,同时也给了迦太基年轻人一个洗刷耻辱的机会。”
  
  “同意汉诺大人的提议!”
  
  “汉诺大人想的太周到了,只要给年轻人机会,他们比那些低贱的努米比亚人优秀得多!”
  
  “只有汉诺大人您才敢指责玛哥大人对迦太基公民的偏见啊,我们绝对支持你的提议!”
  
  ……
  
  元老们一个个积极表示认同。
  
  普雷塔库巴心中既苦涩、又气氛:该死的汉诺,不但是给玛哥大人制造了一个大难题,而且还挑起了元老们对玛哥的不满!
  
  就在这时,他看到汉诺向他投来了一个微笑。
  
  ……………………………………
  
  就在迦太基元老院为新舰队增援萨丁尼亚一事激烈争论的同时,戴弗斯已经返回了罗马。
  
  因为罗马被彻底征服的消息已经被一直密切关注该战事的周边种族势力所探知,他们陆续派出了使者,汇聚到罗马,希望能够面见戴奥尼亚国王。
  
  虽然整个戴奥尼亚军队已经在萨特尼库姆领地内待了20天,但是戴弗斯离开时完全解除了他们的禁闭,只是抽调了第5军团和近6000人的罗马大队跟随他返回了罗马。
  
  就在当晚,戴弗斯在罗马市政厅召开了一次酒宴,来款待各方的使者。
  
  “拉丁姆的战争刚刚结束,罗马城百废待兴,民众的生活还比较困苦,无法准备更丰盛的晚宴来款待各位尊贵的客人,我以这杯葡萄酒向你们表示歉意!”戴弗斯在酒宴的主座上高举起葡萄酒杯,歉意的说道。
  
  “大王,这话可就说得不对!”沃尔西的使者、同时也是波里文鲁姆的执政官卡泰孟塔罗斯大声说道:“消灭了罗马就是对我们沃尔西人最好的款待!在罗马人大举进攻沃尔西领地的时候,大王您冒着与罗马的盟友迦太基开战的危险,毫不犹豫的派出了援军,帮助我们沃尔西击退了罗马人,避免了罗马人长期蹂躏我们的领地……沃尔西城邦联盟派我作为使者,到罗马来,面见大王,就是要告诉大王您,沃尔西的所有族民都将戴奥尼亚人视为我们永远的朋友,所以这第一杯酒,应该是由我代表所有沃尔西人向您表示由衷的感谢!”
  
  说着,他站起身,端起满满一杯葡萄酒,就要仰头喝下。
  
  谁知紧挨着他的另一个客人急忙站起来,大声说道:“慢着!这第1杯酒应该由我们赫尔尼基人来敬大王您!如果没有大王您亲自率领大军,冒着巨大风险,远征罗马,并且彻底的将罗马人击败,恐怕我们赫尔尼基人……已经灭亡!大王您和戴奥尼亚是我们赫尔尼基所有人最大的救命恩人,我们赫尔尼基将永远是赫尔尼基忠实的同盟!”
  
  看到这些,戴弗斯一脸的感动,他动情的说道:“各位贵客,我们戴奥尼亚能够击败罗马,多亏了沃尔西和赫尔尼基人的全力帮助!我刚才犯了一个小错,这第1杯酒应该是我与你们俩一起饮下,感谢我们合力击败了罗马人!也祝愿戴奥尼亚与沃尔西、赫尔尼基的同盟友谊永远保持下去!”
  
  戴弗斯说完,将酒杯送到嘴边。
  
  “大王您说得没错,这杯酒确实应该由戴奥尼亚和沃尔西、赫尔尼基先干!”卡泰孟塔罗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随即扬头喝下了手中的葡萄酒。
  
  “在拉丁姆,赫尔尼基将全力支持戴奥尼亚!”赫尔尼基使者内梅里大声的做出保证,同样也喝下了手中的葡萄酒。
  
  其他势力的使者见此情景,或脸色微变,或若有所思,但心中都明白一个事实:戴奥尼亚不但军事强大,战胜了罗马,而且它还得到了意大利中部沃尔西和赫尔尼基两大势力的全力支持,再加上那些臣服于它的拉丁城邦,戴奥尼亚在意大利中部的实力甚至比罗马全盛时还要强大。
  
  所以,当戴弗斯再次斟满酒、敬在座的所有使者时,他们都纷纷站起,恭谨的向戴弗斯表示了祝贺。
  
  “尊敬的戴弗斯国王陛下!”一位使者抹去嘴边的酒渍,大声问道:“现在罗马已经被戴奥尼亚征服,戴奥尼亚是准备扶持一个新的罗马呢?还是让它成为戴奥尼亚的一个子邦?”
  
  他话音刚落,戴弗斯就从身旁的翻译口中得知了说话的内容以及说话者的身份来自科阿特(keate)的萨宾使者。
  
  戴弗斯知道:萨宾人与罗马人的关系复杂,最初罗马建城者罗摩洛斯带领拉丁的流亡者来到台伯河畔这块荒芜之地,靠着抢劫附近的萨宾城镇,才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百年来罗马与萨宾多次发生战争,但也有很多萨宾部落主动或被动的并入罗马,成为罗马的公民。
  
  因此,戴弗斯正色的说道:“罗马、维爱、加比、腓底奈……这些城镇,都是戴奥尼亚公民用生命和鲜血夺来的,它们都将成为戴奥尼亚王国的一部分!王国将全力帮助已经成为戴奥尼亚公民的罗马人、拉丁人重新建设这些领地,让其成为意大利中部富裕的城镇,让他们过上富裕的生活。”
  
  使者们听完这些话,相互对视一眼,各自有着不同的心绪。
  
  “尊敬的戴奥尼亚国王陛下。”埃奎使者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以前的罗马仗着武力强大,经常侵略周边的种族,威胁到大家的安全。现在加入戴奥尼亚的罗马是否还是像以前一样,到处挑起战争,贪婪的想要获得更多的领地?”
  
  他此话一出,所有的使者都竖起了耳朵,将目光聚焦在戴弗斯身上。
  
  戴弗斯将他们的神情看在眼里,心里明白:埃奎人话里问的是罗马,其实问的是突然闯进意大利中部、并且已经在此立足的戴奥尼亚王国在接下来会对周边势力采取什么样的外交政策,而这恐怕是所有使者最关心的问题。
  
  他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如果大家了解戴奥尼亚建国的历史,就会发现戴奥尼亚从来没有主动侵略过其他城邦和种族的领地,通常都是其他势力先来侵犯戴奥尼亚,甚至有的城邦是违背承诺,突然撕毁与我们的盟约,悍然入侵戴奥尼亚的领地,杀戮戴奥尼亚的民众,所以才会导致我们戴奥尼亚的怒火,愤然反击、将其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