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东游记 > 第644章 姑获鸟朋友

第644章 姑获鸟朋友

    所以对于雀灵所说的不会随便杀人,这种论点他是不敢苟同。
  
      “那为什么我却被他下了魔气?”
  
      “难道我看着像坏人吗?”
  
      “而且就算我是坏人,可我也没有招惹他啊……”
  
      裴无名当场眉头一皱,暗叹自己今年真是命犯太岁,三番五次差一点被妖魔弄死也就算了,如今居然还跑出一个不知名的新物种来,这物种甚至连书上都少有记载,而且一出来就下狠手,这是不是太无礼一些?
  
      “那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咯。”
  
      “再者说了,你不是也盯着人家看了吗?”
  
      “若非你好管闲事,人家也不至于在你身上种下魔气,说白了还是怪你的职业病太重,看到什么可疑人物都要看几眼,这下看出问题来了吧?”
  
      “行行行,你别废话了!”
  
      旁边的汉钟离早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先前等了许久,就是想听雀灵快点把救裴无名的方法说出来,结果倒好,这雀灵说来说去就是不提重点,绕了半天居然还在扯什么职业病,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我说雀灵,咱能不这么啰嗦吗?”
  
      “你这绕了半天的弯子,还是没有说怎么救裴大人啊。”
  
      “关于这瘟魔的来历,咱们可以慢慢的坐下来谈,但是在此之前,可不可以先把裴大人身上的魔气给除了,然后咱们再说别的?”
  
      “是啊。”
  
      郭仪闻言也连忙附和道:“这救人如救火,可是片刻也耽搁不得啊,我看还是先把裴大人身上的魔气给除了,之后再议其它吧!”
  
      “哼!”
  
      见这父子二人都把矛头指向自己,雀灵不由得闷哼一声,抱怨道:“敢情这不用耗费你们两的功力,你们当然可以夸夸其谈咯!”
  
      “虽然说裴大人并没有跟那瘟魔发生实质性的接触,但是那瘟魔眼神中的魔气,已然无形之中侵入了裴大人的身体。”
  
      “好在裴大人为官这么多年,身上也早就已经聚集了一定量的正气,可以稍稍阻挡这些魔气攻入内脏之中,但就表皮上的这些魔气,想要去掉的话,恐怕也得耗费我近五十年的功力!”
  
      “你们要弄明白,这可是五十年的功力耶。”
  
      “我要修多久才能修出五十年的功力来啊……”
  
      一说到功力这件事情上,雀灵立即变得有些婆妈起来,不停的叫嚷着,让人感觉很是不爽。
  
      “你闭嘴。”
  
      汉钟离才不在意什么五十年的功力呢,对于他来说,功力这种东西是没有什么太深概念的,眼下要是能救人的话,就算耗费一百年的功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当下略微耸了耸肩,叮嘱道:“雀灵,你救下他之后,我传五十年的功力给你,这样你心里总能平衡一些了吧?”
  
      “你?”
  
      看着汉钟离那坚毅的小眼神,雀灵却是不屑一顾的拒绝道:“你身上那点功力本来就少得可怜,我再取你五十年功力的话,你就更加不堪一击了。”
  
      “而且村长临终之前曾叮嘱我,要我一定照顾好你,牡丹仙子也曾给我下过命令,若是你出了什么问题,我怎么向牡丹仙子交待?”
  
      “所以你的功力,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
  
      “但是裴无名……我可以救……”
  
      “只是今晚攻打天蝠洞的行动,就要取消了!”
  
      “因为想要把裴大人身上的魔气消除,必须得用到我天生自带的上古炎火。”
  
      “这上古炎火可以蒸发许多不同种类的邪气,对于这种淡薄的魔气,也有着祛除作用,只是对于那咱入魔已深的,上古炎火也没有用。”
  
      “可我一旦开启上古炎火来给裴大人祛除魔气,那我自己的丹元就会受到极大的损耗,没有三五天的时间是不可能恢复气血的。”
  
      “至于那耗费的五十年功力,也至少要好几年才能重新修回来,所以如果想要把裴大人身上的魔气祛除,今晚的行动就必须取消……”
  
      “这……”
  
      显然,这样一来就有些令汉钟离和郭仪为难了,甚至就连裴无名本人也觉得有些为难不已。
  
      毕竟这可是昨天晚上就计划好了的事情,而且还关乎到了长安城那么多百姓的生死,如果错过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说不定下次再想攻打天蝠洞,可就没有这么大的优势了。
  
      而且一旦紫蝠王返回终南山,那么他们的计划也就会完全落空,这种局面肯定是大大不利的,而且临阵退缩,这也不是军人的本色啊。
  
      这让巡城卫出身的裴无名非常的为难,至于郭仪,那更是心中有些苦涩不已,一边是有恩于自己的裴无名,一边是长安城数十万的百姓,这两者着实是难以抉择。
  
      “我想还是按计划进行吧。”
  
      略微一沉默之后,裴无名忽然眼神精光一闪,沉声道:“我个人的生死事小,家国的兴亡事大。”
  
      “若是牺牲我裴无名一人能得到一个搭救长安城百姓的机会,那么我宁愿牺牲我自己,而不是苟且的活着,否则我会终其一生都悔恨不已的。”
  
      “再者说了,我也是刚刚才感染魔气罢了,相信推迟一晚祛除魔气,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吧?”
  
      “毕竟方才雀灵也说了,我身上还有一定量的正气护体,魔气就算再强大,应该也不可能那到快就攻入到我的脏腑之中吧?”
  
      “这个我可不敢保证。”
  
      待到裴无名话音一落,雀灵便分析道:“这种事情谁也料不准的,毕竟关于魔气的这些传说,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魔族离开人界已经有七千年之久,那些关于魔界的消息,也都是前几辈的鸟族精怪传下来的,谁知道族气真正能厉害到什么程度呢?”
  
      “这种事情当然是越快处理越好,眼下你身上的魔气并不算强烈,如果我现在用炎火给你祛除的话,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可以把你的魔气给赶走。”
  
      “但若是再等一日,我便只有三四成的把握了……”
  
      “反正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最后主动权交到你自己手上吧,你若是决心要与魔气斗一斗的话,那么也就只能看你的命数了。”
  
      “若是想尽快祛除魔气,那我也可以放弃五十年的修为,为你祛一次魔。”
  
      “这一切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你有一刻钟的时间可以考虑……”
  
      “不用考虑了!”
  
      岂料雀灵的话刚一说完,那前方的园林之中但见青光一闪,狐狸精白灵的身影已经浮现了出来,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再加上绝美的面容,绝对可以说是长安城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然而此刻,裴无名和郭仪二人才是完全无从欣赏,在生死面前,美人又算什么呢?
  
      “白灵,你怎么也这么早就来了?”
  
      雀灵煽动翅膀快速的从房梁上一跃而下,落到了白灵肩头那浅紫色的罗衫之上。
  
      “昨晚城里出了事情,今天一大早就听市井之间议论纷纷,说什么杨柳河边发生了命案,所以我过来找你们商议一下,看今晚的行动要不要取消,不想果然出事了……”
  
      说到这里她又将稍微侧了侧身,将目光挪到了裴无名的身上。
  
      略微打量一眼之后,摇头苦笑:“裴大人,看你来果真是流年不历,七千年没有现世的魔族,居然被你这遇到了,而且长安城街上那么多的人来人往,偏偏只有你被种下了魔气,看来你得回去好好沐浴更衣,去一去晦气才行啊……”
  
      “哈哈哈。”
  
      原本心情已经相当低落的裴无名,此刻听到了对方这么一说,仿佛瞬间就开朗了许多。
  
      当下不由得朗笑几声,回应道:“白灵姑娘,你就不要打趣我裴某人了,若是将来还有沐浴更衣的机会,我肯定要好好的洗个澡,去一去这满身的晦气才行。”
  
      “最近一段时间,我的运气敢确实不是那么的好。”
  
      “只是可惜啊,这一身魔气难除,而且我已经做好了抉择,还是等到你们拿下了天蝠洞回来之后,再帮我去除魔气吧!”
  
      “到时候如果我还能活着,那肯定是要好好的去一去晦气的!”
  
      “其实,不用如此悲观吧?”
  
      白灵当场眼珠子一转,颇为自信的笑道:“昨天晚上我回长乐宫之后,一直思前想后,感觉凭着我们几人的力量,虽然说也有七成的胜算可以攻下天蝠洞,但毕竟没有压倒性的优势,万一出现什么突发情况,那咱们更会措手不及。”
  
      “所以昨晚思忖过后,在天明之前,我又飞信传书给了一位早年同修的道友,让他过来帮忙对付天蝠洞里的蝙蝠精。”
  
      “他的修为在我之上,若是有他出马的话,那咱们就能稳操胜算,哪怕紫蝠王赶了回来,凭着我朋友的修为,也能保护咱们的安全的离开天蝠洞。”
  
      “到时候咱们凯旋归来,再让雀灵帮你去除魔气,想必应该也不会太晚的。”
  
      “你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
  
      汉钟离不由得感慨道:“看来你们精怪在漫长的修为途中不仅能得到极强的法力,也能收获许多的强者朋友啊。”
  
      “但不知道你那位朋友是什么业历,为什么会有如此高强的修为呢?”
  
      由于汉钟离对于精怪的世界并不是特别的了解,所以又忍不住追问了起来。
  
      “他的原形是一头姑获鸟,修为接近两千年有余,但是因为心中牵绊给尘,所以一直没有得到飞升的机会。”
  
      “如今正在距离终南山三百里外的白石山中修行。”
  
      “我已经与他约好了在今日午时飞剑传书联系,到时候再约定会面的时间和地点……”
  
      “你朋友居然是白石山那只九头鸟?”
  
      雀灵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叫嚷道:“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认识那只姑获鸟,要知道他的性情可是十分高傲呢。”
  
      “据说他这么多年以来,从来结交朋友,也不与任何的精怪来往,独自一人生活在白石山中,性情相当的怪异。”
  
      “想不到他居然与你是朋友,真是奇哉怪也……”
  
      雀灵一边叫嚷着一边飞到了白灵的身前,双眼不停的打量着白灵的周身,似乎一会儿的功夫便觉得自己有些不太了解这个千年狐狸精了。
  
      “姑获鸟,九头身,又称夏获鸟,专喜偷人小孩回山饲养,书上似乎是这样记载的?”
  
      裴无名到底是读过几年书的人,与郭仪这种只会打仗的将领不同,他还颇有一些学识。
  
      早年因为家境非常好的原故,所以他从小的私塾再到太学,几乎都是在国子监里学习,可以说早年接受了大唐最好的教育环境,文采方面其实也是一流的。
  
      只是他的武功相对更加突出一些,所以最后当了一个武官罢了。
  
      “前面可以说是正确的,至于后面那个所谓的偷人小孩,纯属无稽之谈。”
  
      这一回反驳之人,居然不是白灵,而是雀灵。
  
      只见他一脸不悦的抱怨:“白石山那姑获鸟我知道,他的性情很是寡淡,平素里不喜与人来往,更不喜喧闹,似这等偷小孩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干得出来?”
  
      “把小孩子偷回山去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要知道他可是生性十分淡薄的!”
  
      “所以你们这些凡人,有事没事就喜欢编一些乱七八遭的东西来哗众取宠,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哼哼。”
  
      白灵也适时的附和道:“凡人总是堪不破种种幻象,被功名和利禄迷惑,做出许多令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来。”
  
      “就像姑获鸟的事情,完全就是空穴来风。”
  
      “他一个精怪,每天最大的目标就是修行成仙,哪有什么时间和精力去抱养凡人小孩?”
  
      “再者说了,无端抱走凡人小孩,那是要受天谴的,作为一个痴心向道的精怪,他怎么会犯如此愚蠢的错误?”
  
      “这些都是凡人强加在精怪身上的罪过罢了,而姑获鸟也不过是其中一个案例。”
  
      “这……”
  
      方才裴无名也只是稍微一提书中所学的内容罢了,并没有什么其它的意思,所以也没有料到这番话会引起雀灵和白灵的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