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二十七章:根基返利,婴儿天人

第二十七章:根基返利,婴儿天人

因为叛徒程萧的关系,都灵上人在这次蜀山事件中的地位处境很微妙,若是追究起因的话,这个二五仔是多年前,都灵上人送入蜀山剑宗的,绝对称得上是意图不怀好意思的一枚暗子。
  
  但是,多年后的今天,都灵上人真的只是打算用程萧来完成潜入蜀山这一目的,他只是想挑战灭度真君,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完成自己重归中土的第一步。
  
  却没想到一下子玩大了,时隔太多年,暗子有了自己的势力与想法,人家想搏一把大的,反倒是把都灵上人给兜进去了。
  
  同时,石应虎在炎黄武道界,尤其是“道门”这个圈子里的处境也非常之微妙。
  
  越来越多的纯阳、蜀山等道门上层,知晓“光荣虎王”石应虎反噬魔祖郑念这回事了,这一点石应虎是不怕被人知晓的,这样的消息传到南越去也根本就不会有信,两国的文化隔离层是一种防御,并且,魔祖郑念在南越的无上魔威,也是一种防御。
  
  郑念的灵魂被反吞这种事情,炎黄古国一开始都难以置信,更遑论对郑念奉若神明的南越呢。
  
  昔日的玄天教主都灵上人,南越王石应虎,这两个人在炎黄江湖,尤其是在蜀山的处境微妙,威势上限下限都非常高,因此才会有今日这样的局面。
  
  就像眼前的蜀山长老,更多的并未把石应虎当南越王看,而是将他当一名道门三代弟子看,这大大削减了南越王的威势。对此,石应虎的应对,是直接展露自己作为一方蛮王的蛮横,你敢把脑袋伸过来,我就敢去踩。
  
  一瞬之间,凭借修为上的碾压与半突袭优势,石应虎直接就夺过了那些蜀山弟子手中所有的剑器,并且直接用重手法将这些剑器握成了废铁。
  
  毁掉蜀山剑宗弟子的剑……这真的是直接扇脸,并且扇得脸都肿了。
  
  当那些蜀山剑宗弟子与长老反应过来,看着两手空空的彼此时,脸色一个接一个的红胀了。
  
  蜀山剑宗是道门剑修,气血炽烈,下一刻,这些居然嚎叫着一齐扑冲上来,这几乎是在集体送死,倒也未必是所有人都不怕死,只是在这一刻,这些蜀山剑疯子,真的是气血冲头了。
  
  “既然不知所谓,我便打醒你们!”左手一竖一横,一道金色的凝炼刀光以石应虎单手臂肘中轴,缓缓延伸生成,石应虎左手横向斜举,因为真的是纯以真气铸成四十米大长刀,不向天空倾斜高举的话,往任何一个方向都无法延伸得这么长。
  
  “给我……滚回去!”
  
  进步横臂,猛烈一斩。
  
  虚空当中,似乎有巨虎的嘶吼咆哮之声传来,纯金色的四十米刀气与那些冲上来蜀山弟子、长老形成的幽蓝色剑气浪潮对冲,虽然敌我人数相差悬殊,但那些蜀山剑宗的弟子、长老仅仅只是坚持了半个呼吸的时间,再下一刻,便直接被纯金色的四十米刀气横扫打飞出去了。
  
  这一刀,石应虎用了“虎魄”心法,攻伐敌胆,不仅仅一刀之间将这些蜀山剑宗弟子击败了,更将他们的胆魄也都打散了,否则的话,若是有蜀山弟子气血上头,折剑、战败之后,直接回掌自碎天灵,这事就真的闹大了,反之自身以虎魄心法摧毁掉他们的胆魄,短时间内,这些蜀山剑宗的弟子、长老胆魄尽丧,求生欲望反而无比强烈,这样自然就不会有人自杀,而只要没有人死亡,事情就仅仅只是小冲突而已。
  
  武人气血旺,一旦聚堆,偶有冲突再正常不过了,只要不死人、不伤残,根本就没办法上纲上线。
  
  当然,若是参与中的人身份极端特殊,那再另说。
  
  对于石应虎汇聚真气,凭借自己逐渐完成的异能手臂一击击败蜀山剑宗众人,无论都灵上人还是忠孝节烈四仆,对此都感到自然而然,都灵上人是清楚石应虎的实力,而忠孝节烈四仆嘴角含笑看着眼前蜀山剑宗弟子出丑的模样,却是对于“圣祖”实力的盲目崇拜。
  
  (坚韧度提升得非常明显,对于真气的凝聚增幅效果也渐渐接近天命、狂邪的程度了,第一项异能紫瞳金睛,第二项异能超级自愈,这第三项异能就称之为……龙虎绝灭手吧。)
  
  之前任务奖励的武功中,有一门“龙虎绝灭爪”似乎非常适合自己,但没获得,既然第三项异能激发,石应虎干脆就将之命名为龙虎绝灭手,省得自己再想名了,更何况,这个名字同自身的武功体系也非常搭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石应虎骤然间觉得周身一紧,鸡皮赫起!
  
  下一刻,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光便直扑向石应虎的眉心要害处,在这一刻,山林方才疾风呼啸,却快不过突袭之人的身形,剑气割裂了空气,因此哪怕来人身法疾速,却依然没有冲击出空气壁障显露出太大的声势,身法快,剑诀狠,快狠兼备!
  
  (来得好!)
  
  石应虎本来就没有放松警戒,在蜀山剑宗耀武扬威,这和在东禅寺大骂秃驴、谤佛毁经是一个性质的。
  
  东禅寺底蕴深厚,寺中高手层出不穷,而蜀山剑宗即便不如也不会差得太多。
  
  “刚好用你来试一试,我龙虎绝灭手的威力!”这句话语,石应虎并未收声,恰恰相反,他以冰火内力真气,令肺中的空气先遇骤冷收缩,再遇酷热瞬间膨胀爆发出来,巨吼吐出,如若字字雷霆,声势可怖无比、霸道惊人!
  
  以天穹高空上的视角俯览向下望去,只见山顶之上有两道金红色的宽大刀气纵横来去,急旋横扫,而在那两道金红色的刀气之间,有一道剑光如龙游走,时而巨大,时而骤缩,就犹如同神龙一般。
  
  正所谓:“龙之变化,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吞云吐雾,小则隐芥藏形……”如此剑光,如此剑术,几近乎神龙矣。
  
  “喝啊!”
  
  两道刀光骤然脱手,化为飓风绕身而急旋,石应虎化掌刀为拳势,七伤拳挟带着层层叠叠的极凶猛劲力,连绵重炮一般轰击向人剑合一,人剑两分的清微真人。
  
  轰轰轰轰轰轰轰隆!
  
  石应虎一身太极阴阳内功真气,招式运转间细腻无瑕,拳势出手却又可以最大限度的引动范围内的源能聚集,在清微的心眼当中,整个世界都似乎以眼前这个男人为中心点旋转起舞,其声威气魄之盛,实在是恐怖难言。
  
  然而,身形随剑游走,接连避开了石应虎数道七伤拳劲的轰杀,清微真人的剑术,像雾像雨又像风,战斗卖相固然称不上大气磅礴,但却是再纯粹不过的实用流杀人剑术。
  
  战斗中内功真气的额外浪费与耗损度极低,剑气高度凝聚,高度操控,尤其擅长以剑气完成多层叠加,几何角度的切割,刹那突破对手的护体真气,以完成瞬间的必杀。
  
  清微的剑法不像一派尊主,事实上倒更像是一名高明至极点的杀手刺客,当然,这可能也是被某个强大到离谱的女人,压迫太多太多年了,以至于心中起了逆反心理,走上了一条与“天剑神罚”灭度真君截然相反的剑道路数。
  
  砰。
  
  伴随着石应虎右掌猛烈得一踏地面,大地隆起,数道金红色的火焰炎柱喷薄而出,犹如火山爆发,岩浆喷薄,却是石应虎高度精纯的烈火真气。
  
  在这一刻,清微真人已然痛下决心,凌空朝石应虎闪身扑上,凝聚至极的线状剑气多角度切割,大幅撕裂对手那强到夸张的护体真气,然而,终究还是剑身一窒,被石应虎一横臂肘以龙红绝灭手,将清微真人刺过来的剑给盘缠在右手上。
  
  传奇先天境的武者,必要时已然不畏惧肢体残酷,石应虎是复原能力更在其之上的先天大金刚,他更加不怕,虽然明知道清微真人手中的剑必然是当世名兵,然而却要一试尚未大成龙虎绝灭手的坚韧程度!
  
  (我本身就是高阶金刚境,又有先天中阶的护体真气加持手臂,再加上异能增幅,我怎么就不信拼得不过!?)
  
  猛烈发力,铮铮铮铮铮,在清微真人一脸的恐惧诧异当中,那柄宛如一池秋水般的长剑,被眼前这个狞笑着的肌肉怪物独臂抓握得悲鸣呻吟。
  
  这个世界上,四阶的神兵,恐怕一共也不超过五柄,事实上石应虎只在纯阳道宗见过一柄被封印着的绝世魔刀大邪王,这是一柄四阶魔刀,除此之外,一柄四阶神兵都没见过,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因此,许多武者说四阶天人武者已经不倚仗外物了,事实上,不是不倚仗,是没得倚仗,这世间绝大部分的兵器,还不及他们的身躯坚韧强横,那还有什么使用的意义啊,降低自身攻速吗?
  
  ……………
  
  峰顶山林间,大地破碎,岩浆流淌,几乎尽皆是石应虎之前攻击的散溢余波。
  
  石应虎多年精修太极神功,攻防打法阴阳刚柔兼备,外在表现形势更倾向于阳极,大气磅礴,并不忌讳真气的额外浪费与耗损,更注重极限提升自身气势,直到今日,同阶武者,基本上没有人能撑到石应虎内功体能打光前,还不死的。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气势会不断提涨,不断增加对手的心理负荷。
  
  而石应虎的阴极打法,则更多体现在大气磅礴的阳极攻击间,那些抽冷子的暗算上,阳极打法打得越刚烈,阴极打法暗算的成功几率就越高。
  
  乱石之间,石应虎狞笑着聚力于右手臂,此时此刻他的右手臂几乎已然化为金铁,完美与护体真气融合,扩散着金红相间的光晕,在阴阳冰火真气的冲击下,在夸张怪力的作用下,清微真人手中的那柄传奇名剑,悲声呻吟着。
  
  在绝对硬度上,传奇高阶的名剑铁定是比金刚高阶的体魄硬度要强很多的,因为名剑是凭锋锐度吃饭的,而金刚高阶的一部分能力则体现在恢复力上。
  
  然而,高阶金刚境体魄叠加先天中阶真气加持叠加龙虎绝灭手异能强化,清微真人手中传奇高阶名剑的强韧硬度,就不及石应虎的右手臂肘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虽然完全不可置信,然而清微真人还是做出了快捷而恰当的应对,他提聚自身剑气,左手中食两指并成剑诀,灌注加持在手中的剑器之上,获得剑主全力加持,名剑犹如挣扎的神龙般竭力抗压着。
  
  两者双方僵持片刻,下一刻,清微真人蓦然间一块厉喝:“叱!”
  
  刹那之间,剑虹闪烁。
  
  清微真人与石应虎两人蓦然急退,清微身形疾退回蜀山剑宗弟子、长老之间,石应虎身形犹如逆转的陀螺般,急速倒旋回已方众人一边,而后站定,他伸出手掌,轻轻一抹自己的脸颊:一道斜划的剑痕,出现在白净的脸颊上,深红色的鲜血流淌。
  
  以石应虎的体魄恢复力,像这样轻浅的剑伤,本应这一刻出现,下一刻不开始合口消失了,然而清微真人打出的这一剑却是不同,石应虎脸颊伤口上的剑气纠缠,阻碍影响着血肉合拢。
  
  锵,清微真人在闪退到众弟子、长老之间后,第一时间收剑归鞘,迎面注视着对面一众人,自有一派大宗师的气象。
  
  “南越王修为高深,武力惊人,清微佩服。”言说到这里时,清微真人停顿了一下,然后方才继续言道:
  
  “不过蜀山弟子一生心血尽付师门,门人之事非功过,自有我这掌门赏罚,倒也无需劳烦南越王代为管教。”
  
  “我们走。”
  
  说着,清微真人拂袖转身,直接就带着蜀山剑宗一众人离去了,只留下石应虎轻抚着自己脸颊上的伤口,眼神玩味。
  
  人活一世,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里子,面子要干净,里子受伤出血,面子得收得住,若是收不住,可能就是毁派灭门的大事。
  
  石应虎与蜀山,再怎么说也到不了这个地步,尤其是在这一时期,然而清微真人,却是一位好掌门,无论扛不扛得住,他都能咬着牙,把蜀山的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在刚刚石应虎即将折断秋水剑的那一刻,清微真人陡施秘法,喷出一口血剑,这口血剑直接打穿石应虎本来就大量向右手汇聚,而在其它部位略显单薄的防护,石应虎陡然旋身避开这直射自己右眼的血剑,然而秋水剑上的劲力却蓦然爆发了,剑气一扬,划开了石应虎的左脸颊。
  
  可是几乎同时,石应虎一记七伤拳遥遥轰在了清微真人的小腹处,石应虎周身真气向右手臂大量凝聚,清微又何尝不是如此,因此这一拳够他受的,石应虎在击中对手的瞬间,刹那收回了近三层的余劲,交手归交手,在保证自身不败的前提下,石应虎并不想重伤或者杀人。
  
  对于圣祖受了皮外伤这件事,王忠、王孝、王节、烈四人虽然不满,但却也觉得非常正常,对手是炎黄古国第一大派的掌门人,而圣祖刚刚迎战逆天七妖不久,在这种情况下不慎吃些亏太正常不过了。
  
  而另一边,蜀山剑宗一处道殿之内,在挥退那些小辈弟子后,一群蜀山长老还在围着清微真人不停得叨逼叨、叨逼叨,言说的都是各自的计较与利益。
  
  锵……
  
  清微真人蓦然将自己的随身配剑拔出来,将四周的长老吓得一愣,然而定睛看去,却见掌门人仅仅只拔出半截长剑来。
  
  “这才是我刚刚退走的原因,若再不退走,我就败了……”
  
  “到底是魔祖郑念吞噬了石应虎,还是石应虎反吞了郑念的灵魂,或者干脆就是他们两个人精神融合,这种事情根本就说不清楚,没个定数,除了石应虎自己以外,即便再高明的精神医师,也不敢说十拿九稳的做出判断。”
  
  “你们不要再去惹他,现在整个南越是国家重要战略支撑,于国家的帮助,我不弱于我们蜀山剑宗,你们想明白一点……好了,都下去吧。”清微将残缺断剑按回剑鞘当中,似乎余怒未消。
  
  见掌门人已然这样说了,那些叨逼叨、叨逼叨彼此对视一眼,也就在施礼之后退下去了。
  
  在他们向外走时,清微还可以隐隐听到,他们在议论着要不要去找灭度师妹,最终却还是没那么胆色,选择作罢。
  
  “噗!”
  
  在那些宗门长老走出道殿之后,清微脸色一白,蓦然张口喷出一口殷红色的血来。
  
  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催肝肠。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兮魂魄飞扬!
  
  哪怕石应虎收回了三层余劲,七伤拳又岂是那么好扛的,尤其清微还不敢在那些大嘴巴面前表露出自己的内伤,那些蜀山长老大多数还是忠心耿耿的,然而清微却不敢拿蜀山剑宗的名誉去赌,因此硬压着,压得本来不算重的内伤越来越重,直到此刻猛喷出一口血来,反而觉得舒缓了许多。
  
  “那是什么硬功啊,居然可以硬生生握碎秋水剑……并未听闻魔祖郑念以硬功见长,如此说来,这个石应虎真的是天赋异禀,隐隐可以与陈师妹比肩了。”复又拔出残剑,注视着那断碎的剑身,清微真人喃喃自语,作为一派掌门,清微真人却是很清楚的,在目前的战略形势上,南越对于炎黄古国来说,甚至比蜀山对于炎黄古国来说更加重要。
  
  因为蜀山的武林盟主地位,是有替代者的,蜀山剑宗不行,纯阳道宗可以顶上,纯阳道宗不行,东禅寺也一样可以顶上,备份选择实在太多,而南越,再穷乡僻壤,那也是一个国家,若是战争潜力完全发掘出来,对炎黄古国的辅助防御价值之大,是非常的难以估量的。
  
  在这个时候,为求一点点利益同南越王石应虎硬磕,真的岂是一个蠢字了得。
  
  简直就是蠢到底了。
  
  “也好,有这个应势而生的石应虎威压南越,再加上都灵上人愿意辅佐他,我们的压力也可以降低许多,纯阳道宗经略血月,我蜀山剑宗镇压国运,在这大争之世,想来也能安安稳稳得平安渡过。”
  
  “天佑炎黄啊,天佑我炎黄……”
  
  宽阔的大殿内,有人在低语,虚空当中,隐隐有蜀山剑宗的列代先贤在应和。
  
  ………………
  
  “你的精进速度真是快得吓人啊!赤手硬折清微的剑?连我都没有这个把握。”
  
  南越驻地这一边,石应虎正在与都灵上人在书房闲聊,石应虎给都灵倒了一杯特制的血酒,随手递送到白发绿肤老道的身旁。
  
  “清微一个月前与穴居人王交手,受了内伤,功力不复巅峰,我虽然也受了伤,但我比他年轻,体魄比他好太多了,恢复得也相应更快,若是与最巅峰状态的清微真人交手,我是不敢赤手硬碎他掌中剑的。”石应虎喝了一口酒,笑着这样言道。
  
  话虽然这样说,但石应虎自己心理却是清楚的,这是根基深厚的返利现象已经开始了。
  
  上乘金刚境,肉身进化,其难缠程度比东禅寺的下乘金刚境难出无数,但在最初期,威力却未必比下剩金刚境更强,顶多是恢复力稍快一点。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最重要的是海量天地源能的不断灌溉,一项接一项的肉身进化异能激发,东禅寺的下乘金刚境也可以通过修炼秘法,达到相类似的效果,比如他心通,天眼通,天耳通一类的,然而每一门秘法的修炼都旷日持久艰难晦涩,却不可能像石应虎这样睡着觉,也一样肉身进化。
  
  当然,仅仅只修成上乘金刚境,还是不可能返利到这个程度,石应虎是先天大金刚,既然有体魄承载吸收,更有先天境界,视天地为母体,不断吞噬天地源能以强壮自身。
  
  先天,指的便是母体中的婴儿,而天人,指的则是婴儿以天地为母体,成长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