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武侠闯霹雳 > 第五百二十章 西煌佛界初战

第五百二十章 西煌佛界初战

地层之下,无数因龙首邪气吸引而来的魔物妖虫纷纷爆碎。
  
  直接化为砂砾,永埋大地。
  
  强招冲击,方圆百里黄沙向着四方推移,以两人为中心,仿若被凭空挖去数尺之深。
  
  许久之后,才露出被尘沙掩埋的两人,此时,两人各有创伤,气息萎靡,显是落得两败俱伤之局。
  
  这一刻,乐寻远不再动手,因为他付出的已经足够,若是再战,就是搏命之战。
  
  乐寻远想要邪神的好处,但不会为了他去拼命,他本就是自私的,况且重创西煌佛界四禅天之一的法畏金刚,不论最终结局如何,都不会少了他的好处。
  
  而在另一边,六神子与鸑变迦罗也到了分胜时刻。
  
  强招过后,各自吐血,但,鸑变迦罗这一次,依旧不退。
  
  因为,他在等一个机会。
  
  “天罗八相·灭杀!”
  
  鸑变迦罗邪力再运,邪刃高举冲天,一化为八,从八方杀向六神子。
  
  “嗯?”
  
  六神子身退半步,脚下金色‘卍’字佛印旋动,随即就见六神子双臂随佛印而动,刹那在周身幻化千手,或冲或斜,或上或下,各捏着一道手印,千奇百怪。
  
  “如来千佛手!”
  
  六神子强招再运,千佛之手,轰击八方,一一将鸑变迦罗八道凌厉刀影挡下。
  
  嘭!
  
  就在此时,一道微不可查的轻响从六神子等人背后响起,随即,一股惊天邪力蓦然爆发。
  
  一瞬间,清朗天空被暗紫邪云笼罩。
  
  同时一道惊天动地的龙吟从背后传出,震动了整个神州大地。
  
  邪力弥漫,强势压制佛者功体,并提升了鸑变迦罗等人的实力。
  
  ……
  
  而在吞兽恶口。
  
  黑瀑依旧奔腾,发出轰隆震耳之音。
  
  就在此时,佛华绽放。
  
  “菩提无发而发,佛道无求而求,妙行无行而行,真智无作而作。”
  
  舒缓之音从天外而至,随即道道佛光普照,一扫吞兽恶口上方积压的阴森鬼气。
  
  下一刻,一道身穿白色蓝边僧衣,头顶发饰也同样蓝白相间的佛者从天穹中旋身降尘。
  
  “圣衡者!”
  
  一直在暗中留意阎罗鬼狱行动的青随佛子上前施礼。
  
  “渡者。”
  
  释至伽蓝微微点头,慈祥中带有威仪,清圣而庄严。
  
  “圣衡者,锦卧佛山没有圣衡者你坐镇,不会有问题吧?”
  
  青随佛子一脸担忧问道,鬼狱是隐患,八岐龙首同样是隐患,这让青随佛子也不免心忧。
  
  他本是鬼狱派出打入佛门的内奸,但能在西煌佛界坐到四禅天之位,可见其演技之出众。
  
  释至伽蓝不疑有他,平静说道:“有六神子佛友在,渡者不必担忧。”
  
  “如此便好。”青随佛子口诵佛号,随后双佛望向宛若死水的湖面。
  
  “阎罗鬼狱,既然想要西煌佛界分兵,你们的目的达成了,就拿出你们的底牌吧!”
  
  释至伽蓝虽话语舒缓,但却蕴藏着无上威严。
  
  就在此时,死寂白灰飘零,周遭草木顿时生机被腐,化为灰烬。
  
  随后,一道身穿黑纱罗裙的女子出现,正是死寂女神。
  
  除此以外,她的身边还跟着一批鬼卒。
  
  不过,释至伽蓝的目光却没有放在她们身上,而是越过死寂女神,看向她的背后。
  
  “西煌佛界圣衡者果然不俗。”
  
  随着一道淡漠声音传来,随即从司晋升背后的密林中走出一道红袍身影。
  
  此时的喜公子连掩饰都没有,直接暴露‘真实’身份。
  
  不过他的目中同样藏着一抹阴戾之气,即便他强压,但依旧让他在不觉中杀意沸腾。
  
  “吾观阁下并非鬼族之人,为何要偏帮鬼族。”
  
  释至伽蓝先是颂了一句佛号,说完他又深深望了一眼喜公子,“戾气缠身,看来阁下身体有恙!”
  
  “哈!不,我很好!”
  
  喜公子嗤笑一声,戾气会影响他的意识,但不会影响他的实力,压制住心中宠宠欲动的杀机,喜公子继续道:“至于圣衡者口中的偏帮吾不敢苟同,佛说众生平等,既是如此,又何必独独针对鬼狱,而不能放款形态包容呢?”
  
  “鬼狱为祸苦境,若是放任,苦境苍生便要遭受劫难,释至伽蓝自要阻止。”
  
  释至伽蓝一本正经的说道,当初鬼狱为祸,是剑族付出了几近灭族的代价才将之镇压,释至伽蓝哼清楚鬼狱的野心。
  
  对于释至伽蓝的说辞,喜公子却是摇头,“鬼狱之人也是众生一份子,佛说既要包容,那便当以大爱之心包容鬼族,从而止戈,而非一味的战斗。”
  
  “孤月,你说吾说的对吗?”
  
  喜公子看向身旁的死寂女神,不过回应他的只有一声冷哼,显然对他的说辞嗤之以鼻。
  
  对此,喜公子也不以为然,他不想受戾气控制,助长戾气,因此不愿此刻动武,反而与释至伽蓝开启了一场辩论。
  
  而在另一边,随着邪气蹿升,只见巨大佛像被邪力侵染,已现裂纹,配合周遭邪气,更是变得阴森诡异,道道暗紫邪气冲霄,魔威悍然。
  
  显然,随着之前的龙首解封,剩下的龙首都逐渐苏醒,越来越强,西煌龙首破封在即。
  
  “不妙!”
  
  六神子蓦然转身,看到此景,脸上惊怒交加,“圣衡者将这里交托与吾,吾绝不能让他失望!”
  
  本来以怒佛的性格,永远只有战,而没有防守一说,但他既然答应了释至伽蓝,只能压下心中沸腾战意,为他顾守好此地。
  
  “今日吾绝不会让你出来,到此为止吧!”
  
  六神子目中火光一闪,话语铿锵。
  
  此刻,龙首邪威暴涨,冲破部分封印,但显然还不足以真正破封,只见六神子体内佛元再运,再现绝式,“如来神掌·佛光初现!”
  
  伴随一声大喝,只见六神子脑后凝现佛轮,金黄光芒至佛轮之内爆发而出,欲要扫清邪霾,压制龙首,转瞬便与周遭充盈邪气发出了激烈交锋。
  
  但,六神子专心针对龙首,背后的鸑变迦罗却是冷笑一声,风之一族的绝杀一刀早已蓄势待发,“鸑刀流!”
  
  唰!
  
  邪异快绝狠辣的一刀,直指六神子背心,一刀绝佛者命途。
  
  就在此时,一道锋锐剑气从天外而至。
  
  随即再闻诗声传来,“腰悬龙泉剑,背负寒玉琴,阅世几秋雨,随身一纸衾。”
  
  冷风起,只见黄沙尽处,一道大漠打扮,潇洒不羁的身影抱着胡弦踏步而来,同时,还有悲凉琴音从手中胡弦传出。
  
  “又是你们。”
  
  姑苏还剑踏步而来,而在他的身后,则是一起来到的系雪衣与公子笑纳。
  
  一路上的时间,让系雪衣的伤势已经复原大半。
  
  刚入西煌佛界线,便看到了这里的邪气暴动,因此直接来到了这里。
  
  随着姑苏还剑与系雪衣等人到来,暂阻邪魔锋芒,也为六神子取得了镇压邪神龙首的时间。
  
  万丈佛光拔地而起,一瞬洞穿天穹上的邪云,并在空中凝聚出巨大‘卍’字,道道佛光将方原数百里邪气净化,随即狠狠印向即将崩毁的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