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下岗时代 > 357.故地重温

357.故地重温


  在这些建筑周围,咱们还要搞绿化,建绿地,建公园,还要建广场,建娱乐场。四通八达的道路两边也要搞绿化,栽树,种苗圃。整个生产区从这里看,将跟一个大花园一般。
  
  可是,就是这么美的一个环境,离得铸造分厂更近。铸造分厂一开炉,浓烟滚滚,就会把这一切都包裹进浓烟里。赶上东北风,那些烟就一点都不会糟践,全跑到咱们将来的商业中心里来了。
  
  对了,将来江山集团的办公总部,也会搬到那里去,要建公司办公大楼,还要建五星级酒店。
  
  两位想想,这么美好的一个商业和商务中心,被滚滚浓烟包裹着,谁还肯来投资,谁还肯来逛街买东西啊?”
  
  高强听他说完就问:“分厂有一千多工人呢,不干了不失业了吗?”
  
  刘万程就笑了说:“叔,咱们建这么大一片商业区,还愁人不够用呢,你还担心他们失业呀?再说了,咱们整天讲,给子孙后代留下蓝天碧水绿地,光讲没有行动,子孙后代会不会骂咱们,把咱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看来,刘万程卖掉铸造分厂的决心是下定了。高强心想,从那些资料片里看,他的这个决定是对的。
  
  可是,铸造分厂一卖,江山集团的工业部分就缩小了一半,将来他就没有多少事情可做,是不是应该退休了?
  
  想到这里,一股失落感油然而生。
  
  但他还是叹息一声说:“万程,你比我想的远,你说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就是了。”
  
  刘万程就看张年发:“老大,你呢?”
  
  其实,张年发此刻的心情,和高强是一样的。千辛万苦才建起来的工厂,正值最好的盈利期,就这样不要了,他舍不得。但不废掉这个污染大户,的确要影响整个地方的发展。
  
  他苦笑笑说:“你说的对,不能光考虑咱们自己,得考虑子孙后代。只是,铸造分厂搞到今天,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呀,当真不容易!卖了,心疼啊!”
  
  刘万程看看他俩,就说:“我再告诉你们一个我的设想。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就是要把市开发区的工业园拿下来,搞一个大型的高精尖工业基地。”就把自己的设想对他们讲了。
  
  然后说:“将来,江山企业公司,会占领整个工业园区,要比原先的江山机器厂还要大,还要有影响力!那时候,咱们拥有的工人可能就不是一万,而有可能翻几倍!
  
  这还不是我最终想要的结果。我想要的,是咱们要和过去艰难的时候一样,团结在一起,共同努力,克服困难,以这里为基地,从这里走出去,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叔,老大,在我心里,咱们的事业大着呢,这也仅仅是开始,恐怕要实现这些大事业,咱们一辈子都做不完。将来你们要做的事业,要比现在这个铸造分厂大不知多少倍!你们可得有心里准备,只要咱们做的好,兴许有一天,咱们会青史留名的!”
  
  二人听着,心里不由震惊的无以复加。刘万程讲完,他们再次面面相觑,接着就都笑了。
  
  张年发说:“万程啊,你这个心,到底有多大啊?”
  
  刘万程就严肃了面容,看着远方的天空,许久才说:“男子汉大丈夫,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咱们的事业能做到多大,我的心就有多大!”
  
  两个人被他一番话也说的有些心神激荡,便不由一齐把目光投向西南。那个方向,是开发区工业园。
  
  高强年岁大些,五十五岁了,可按照他现在的身体条件,再干十年不成问题。十年之后,不说工业园,只江山机器厂这个地盘,就已经变成了这城市的商业中心。
  
  再不会看到下岗的工人,再不会有贫民区一样的住房,再看不到人们脸上苦难的表情……
  
  只这一项,就足以令他激动。何况还有工业园这个足以令他发挥所有干劲的地方。
  
  他可以在那里,带领工人们不断扩张,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他们要做的,已经不是解决江山机器厂下岗工人的问题,而是带领更多的工人,振兴这个国家的民族工业!
  
  而张年发还不到五十岁,正当壮年,想到刘万程画的那张未来的蓝图,更是激动不已。当年在二分厂和刘万程搭档的时候,他何尝会想到有今天?
  
  未来的工业帝国,将由他们这些人亲手来缔造!他将把自己的毕生时光,消磨在那个工业园里,跟着刘万程,创造一个接一个的奇迹!
  
  这时候,吴晓波正在张静的办公室里,张静正看着高秀菊送过来的,江山商贸管理人员调整方案。
  
  方案里,一个个的职位空缺令张静不由皱起了眉头。高秀菊这是告诉她,她那里缺人,尤其缺乏管理人才!
  
  她给人力资源部赵经理打电话,让他过来一下,拿高秀菊的报告过去看看,制定一个详细的解决方案交给她。
  
  等赵经理的工夫,她才问吴晓波:“什么事?”
  
  吴晓波就问她:“你去看老大搞的那个环保影片了吗?”
  
  张静说:“我本来想过去看看的,听说董事长没看完就吐了,我就没敢过去受那个教育。”
  
  吴晓波说:“这个刘万程,忒损了!我一直没想明白他会怎么去说服高强和张年发。没想到,他搞了这么一出!你说他这个脑袋,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些外门邪道的?”
  
  张静就看他一眼说:“没他这些歪门邪道,会有今天的江山集团?”
  
  张静最近心情不错。
  
  终于摆脱了戴晓嵩这个羁绊,她一下子就感觉到神清气爽,地阔天蓝了。
  
  她是管宁宁的幕后主使,管宁宁和戴晓嵩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都会向她汇报。
  
  公正地说,戴晓嵩是这世界上仅存不多的,那种翩翩君子,对中华五千年积存下的道德理念,还是相当遵从。
  
  这兴许是与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和脑筋死板有关系吧。
  
  管宁宁冒充他女朋友,陪着他回父母家过年,一路之上,他对管宁宁彬彬有礼,不跨越雷池一步。
  
  父母家里地方小,大家都回来过年,戴晓嵩和管宁宁分开住,就住不开了。戴晓嵩就去附近旅馆给管宁宁定房间,让她到旅馆里去住。
  
  这下,管宁宁觉得自己捡着宝了。她心里的男人,就应该是这样,洁身自好又尊重自己的女人,还有本事,有高收入。
  
  戴晓嵩在她眼里,当真是一点毛病没有。
  
  张静做为公司副总,主动和她交心,把戴晓嵩这么一个好男人让给她,她当然就把张静当好朋友,对她言听计从了。
  
  那时候,张静已经回到大城里陪着父母和孩子了。
  
  她晚上打电话给管宁宁,得知戴晓嵩让她住旅馆,就问管宁宁说:“你是不是对戴总不怎么满意啊?”
  
  管宁宁就小声分辩说:“不是啊,可他让我住旅馆,我怎么好意思主动提出来不去呢?”
  
  张静就感叹说:“戴晓嵩是个死脑筋,你也这么死的话,你们将来日子还怎么过?我滴个天呢!怎么就俩死人碰一块去啦?”
  
  管宁宁心里就不高兴说:“那你要我怎么办啊?我如果太主动了,他会不会觉得我太轻浮啦?”
  
  张静就明白了,管宁宁不是死脑筋,是笨,没有主意。
  
  她就教她说:“待会儿去旅馆,他得送你过去吧?他不送你过去,你就说人生地不熟的,你害怕,逼着他送你过去!然后你就再逼着他和你一起进房间。你是公关出身,怎么找点话题和他聊,绊住他不让他走,不要告诉我你不会!”
  
  这个管宁宁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万一自己主动投怀送抱,让戴晓嵩觉得自己是个轻浮女子,小瞧自己怎么办?
  
  张静就有些着急说:“我告诉你管宁宁,戴晓嵩这个人不仅死板,还很轴。这个时候你把握不住机会,等他回来了,再跑来和我死缠烂打,那时候你更没有机会!”
  
  管宁宁听着不说话,张静知道她这是还在犹豫,就又说:“戴晓嵩还有一个优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管宁宁就轻声问:“什么啊?”
  
  张静说:“他另一个优点,就是他是一个中国式的君子,坚守古老的传统。当他和一个女人有了那层关系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人家负责。听着挺可笑,可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之所以不肯离开我,估计里面爱的成分不多,这个成分倒是不少。可我不喜欢古板的人,也不会让他负责。我欣赏他,但不爱他。你如果爱他,你该知道怎么做了。”说完,张静就挂了电话。
  
  知道第二天下午,张静才给管宁宁发了一条短信:成了么?
  
  很久,管宁宁才回:成了。
  
  张静就乐了。
  
  果然,戴晓嵩年后上了班,就没有再来纠缠张静,而是在张静办公室没有别人的时候,坦然承认了他和管宁宁一起回家过年,并住在一起的事情。
  
  说完了就又对张静说:“这事不懒管宁宁,是我意志不坚定。你既然不喜欢我,也不要我负责,我就得负责管宁宁了。”
  
  张静就逗他说:“你可以同时拥有两个啊,我不吃她的醋。”
  
  戴晓嵩就傻了,头一次冲张静发脾气:“张静,你脑袋有病吧?你既然还愿意和我在一起,为什么年前的时候对我那么决绝?你如果早表明你的态度,我绝对不会碰管宁宁一根手指头!”
  
  张静差点就笑了。憋了好久才保持住严肃说:“我年前心情不好,当然说话就决绝了。现在我心情好了,当然就要对你好。我可不想把你让给别人。”
  
  戴晓嵩一屁股坐在张静屋里的沙发上,抱着脑袋不说话,一脸痛苦。
  
  张静憋着笑,也不搭理他,继续处理自己的公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