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下岗时代 > 259.无中生有

259.无中生有

徐洁现在过的好了,刘万程又觉得对不起高秀菊了,这也不知道是啥щww{][lā}
  
  说这辈子和高秀菊没关系了,其实就是自己骗自己罢了。当初高秀菊嫁给冼大夫,他知道阻止不了,心里那个撕心裂肺,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什么狗屁没有爱情有亲情,根本就是自己安慰自己的托词。徐洁他舍不得,恐怕高秀菊,他内心里还是舍不得。
  
  接着,他就想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虽然这高倔种上一次没有被冼大夫得手,可她早晚还会离婚,还会再嫁人!
  
  以前他穷没能力阻止,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时候,他已经有能力阻止了。他还能允许自己眼睁睁看着高秀菊嫁给别人?
  
  他明明知道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超邪乎,可是就是阻止不了自己这么想,不由心慌意乱。
  
  终于,他做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他不能对不起徐洁,这丫头太听话,对他太好了。
  
  管她高秀菊今后怎么样呢,重生了,老子已经不是上一世那个刘万程了,跟她高秀菊没有任何关系,管不着她那一段,老子今后尽量不来铸造分厂,眼不见心不烦!
  
  说不来铸造分厂,也不现实啊。生产线上这些电器控制系统,pl、直流电动机伺服、分子手轮,波段开关、屏幕显示,等等一大堆的东西,就是最普通的直流触点继电器、断路器,这时候国内还没有呢,普通电工根本不懂。总不能等人家修复团队离开以后,大家还是什么也不会吧?
  
  其他财团和机构,之所以不敢接手铸造分厂,不是因为分厂破坏的有多厉害。人家也不傻,也知道这是套挣钱的先进生产线。
  
  他们不敢接手,恰恰就是因为没人懂得这些西方的电器系统。你找不到修理这个的专业队伍,中途出故障不能立刻修复,铁水化出来可不能等,那就全完啦!
  
  刘万程在前世的时候,已经在私企里接触过西方的这些电器系统了。
  
  虽然接触有限,不是很精通,但是他专门研究过,知道这东西原理并不是很难,只是国内没这样的东西,大家看着陌生而已。真正弄懂了这些元器件的原理,也就和国内那些电器配件差不多了。
  
  所以他事先知道,国内还很难找到能够修复这些设备的单位,直接雇国外的相关技术人员,组成修复团队。
  
  与此同时,他又招聘了二十多个机电一体化专业刚毕业的大学生,跟着修复团队的那些外国技术员边干边学。
  
  这些大学生刚毕业,在学校里学习的都是最新版的教科书,接触过电子电工和逻辑门电路,算是接触了点皮毛,不至于跟那些工厂电工一般,除了接触器就什么也不认识了。
  
  他让他们白天跟着学,有什么疑问就写下来,然后晚上他亲自参与,大家一起找资料,找教科书。
  
  实在弄不明白,他就带着翻译,亲自厚着脸皮去找人家修复团队的电子工程师求教。总之想方设法,一定要在人家离开之前,把所有问题搞通。
  
  那个时代,国内的科技水平,比着国外发达国家,直接就不是一个档次。加上国内工业,大多采用的都是前苏联模式的粗老笨重,实在是落后太远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机械动作的变速进给,前苏联模式,就是机械齿轮变速箱变速,就跟汽车变速箱一般,复杂而又体积庞大。人家一个无极变速直流电机加一个伺服驱动器就解决了,完全不是一个思路,不在一个科技层次上,有时候学你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怪不得江山机器厂玩不转这种设备,直接见都没见过,就别说工作原理了。
  
  可你玩不转你找明白人学呀,别给拆了呀,这都是钱,而且是那时候国家得来不易的外汇,真是一群败家子啊!
  
  说到根上,还是这帮人心里没有国家,只有贪念和自己。彭老总那句话说的好:仔卖爷田不心疼!
  
  刘万程要不是有前世的那些技术和经验,他也不敢玩现在我们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在当时看来却先进无比的这种智能化生产线。
  
  但这个学习过程却必不可少,而且学不会的后果就是玩不转。
  
  他告诉那些新来的大学生,学会了,在他这里可以拿每月至少两千元的高工资。学不会,立马走人。而且,二十多人,他将来也只留一半,淘汰一半水平不行的。
  
  那时候大学生毕业进厂工作,能拿五百块就不错了,其他地方还真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他们想留下,也就只能去死命学习了。
  
  刘万程只能盯在铸造分厂,自己学习的同时,逼迫那些大学生苦学现代技术。
  
  当晚上国外的修复团队休息之后,大家在一起讨论这些现代电器知识的时候,高强旁听过一会,不由吓出一身冷汗。
  
  他过去也想简单了,只知道原来的领导没有科学理念,却根本就料不到仅仅电器这一点,就足以致命!他跟听天书一般,一句不懂啊!
  
  私下里,他问刘万程说:“我根本料不到人家科技和咱们不一回事。要是咱们学不会这个,那岂不是真玩不转这个东西啊?”
  
  刘万程就严肃地点点头说:“就是这样。”
  
  高强就有些后怕说:“那我逼着你接收这里,岂不是把你给害了?”
  
  刘万程就笑笑:“别人玩不转,我刘万程还有玩不转的东西啊?”
  
  高强就狐疑地看着他问:“你确定都能学会?”
  
  刘万程再笑:“这些东西其实不复杂,只是咱们没接触过。接触了很快也就明白了。我不但自己要学会,这帮大学生,我也得逼着他们都学会。放心吧叔,没有问题。”
  
  高强就晃晃脑袋,这刘万程是什么东西变的,他怎么什么都明白!
  
  西方比我们发达的地方,也就体现在电器技术上,其余液压和气动属于传统机械传动,和我们相差不大。要是连这些也像电器控制部分那样,刘万程早就认怂,不接手这工厂了。
  
  生产线整个机械部分的修复,投资并不大,刘万程真正要投资的地方,就是在电器技术这方面。只有这方面彻底搞明白了,日后才能让生产线顺利运行。
  
  聘请专业国外专家团队,寻找树脂砂造型技术人员,包括培养那些大学生,都是重中之重。
  
  你没有技术,还想搞现代工业,这不痴心妄想吗?所以,借铸造分厂这个机会,刘万程贷出款来,还是要投在技术上。他要培养出一个专业技术团队,有了这个团队,将来再往前发展,就轻松许多了。
  
  真正钻进这些先进科技里,刘万程就是天天呆在铸造分厂,也顾不上想高秀菊的事情了。
  
  就在他和那帮大学生们学的废寝忘食的时候,张静的电话来了,坐明天的飞机到达省城机场。
  
  刘万程不敢怠慢,赶紧通知吴晓波,公司正副总,明天携带夫人,一起前去省城国际机场,迎接这位大城里来的白领精英。
  
  省城国际机场的接机大厅里,刘万程、吴晓波、徐洁和徐艳,穿戴整齐,站在乘客出入口前面,等着张静对到来。广播里已经在播报,从s城飞来的航班,已经在机场降落了。
  
  终于,一身职业装的张静,出现在出口那里,四个人就一起挥着手迎上去。
  
  徐洁把手里的一捧鲜花递给张静:“姐,欢迎你回来!”这丫头跟刘万程学的,嘴甜的跟抹了蜜差不多了。”
  
  张静上下的打量徐洁,当年的小车工,早就变了金凤凰,无论是穿着、品味,还是说话的语气、神态,都已经符合她老板娘的身份了,而且还是一个能够拿的出手去的老板娘。
  
  两个人拥抱了一下放开,接下来就是吴晓波。
  
  他看着张静笑:“张姐,还能认出我来吗?”
  
  张静就摇着头笑:“万程工贸的半壁江山,刘副厂长的左膀右臂。哎吴晓波我就纳闷儿了,你能始终追随着万程不跳槽,这个真是奇迹!”
  
  吴晓波嘿嘿一笑:“你不也回来追随他了吗?咱们谁也别说谁。以后就不存在半壁江山这一说了,咱们俩是你主内我主外,做一对好夫妻如何啊?”
  
  张静痛快说:“好啊。不过,我听万程说,你这个小混混把当年的大姐大给追到手了?咱们做夫妻,你不怕大姐大回去削你?我倒是无所谓。”
  
  吴晓波就嘿嘿一笑,闪开身子说:“大姐大在此呢。”
  
  徐艳就过来,伸出手去说:“欢迎张姐回来!”
  
  张静不接受这个握手礼,而是伸开双臂,等着徐艳。
  
  徐艳就同样伸开双臂走上去,和她拥抱一下。
  
  张静接着伸着双臂,转向吴晓波。吴晓波一脸尴尬,看一眼徐艳。徐艳底下右脚动动,做了个轻微的虚踢他的动作。吴晓波就和张静拥抱在一起。
  
  张静松开吴晓波,感慨着说:“总算有回家的感觉了!”就看向落在最后面的刘万程。
  
  刘万程不等张静说话,把原本伸出的手收回来,张开了双臂。
  
  两个人拥抱的工夫,刘万程就在张静耳边说:“宾馆我已经给你定好了。咱们那小城你也知道,条件有限,你多担待吧。”
  
  张静也在他耳边悄声说:“就我一个人住啊?”
  
  刘万程脸色就有点变:“姐,这玩笑咱别开了,你可怜可怜我。”
  
  张静不置可否,松开了刘万程。
  
  回去的路上,张静上了刘万程的车,而且自己主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待那夫妻俩都上了车,才回过头去问徐洁:“我坐这儿,你不介意吧?”
  
  徐洁就在后面笑:“你们讨论工作,我干嘛介意呀?”
  
  张静就点点头:“行,有点董事长的气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