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下岗时代 > 245.妇人之仁

245.妇人之仁

媳妇眼里的泪越来越多,刘万程就抓枕巾过来给她擦,擦着就说:“不都怪你媳妇。要是当初你爸瘫痪了,我和你一起照顾他,不去计较高军不管,也不误会你爸,就不会出这么多事了。那时候我一直以为,你爸贪了不少钱,都给高军了。直到这一世,我和张年发搭档,知道张年发是个忠厚老实的好人,心里佩服他。又跟着他去你们家,看张年发那么服你爸,又和你爸喝酒,谈开了,才知道他和张年发一样,不仅是个正直善良的人,还是江山机器厂少有的栋梁!这样的人,不会贪污。上一世,我不会沟通,连你爸是啥人都闹不清楚,还和别人一样误会他贪污,更不知道学着理解你,只顾自己,那么自私。所以,我们走到那一步,你有错,我也有错。现在,都过去了,咱不哭了,啊?”
  
  过了好久,高秀菊才不流眼泪了叹息着说:“老人们讲因果报应,我还不信。现在我知道啥叫报应了,我这就叫报应!我一点也不怨徐洁,就算这辈子徐洁不肯接受我,我都不会怨她。”
  
  刘万程就拍着她的背哄着说:“不会,徐洁心可好了,她会接受你,就算没法让她相信前世的事情,她早晚都会接受你的。”
  
  高秀菊却悠悠地冒出一句:“临和你告别,她还穿着你给她买的衣服,说明她心里还是很爱你的,她又为什么要离开你呢?”
  
  这件事情,已经苦恼了刘万程两辈子了,他始终都没有想通。
  
  原来,这个事情他没有人诉说,这回总算能和媳妇说说了,兴许局外者清呢?
  
  他就说:“是啊,我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突然就离开了?兴许,她是对我失望了吧?”
  
  高秀菊就在他怀里摇一下头说:“你说的,那时候我们关系已经很不好了,她的希望正在增大,更不应该离开。”
  
  刘万程就解释说:“她不是个有狠心的人。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想到保密,不让别人知道。其实,她是怕你离了婚,命运会像她一样。在我没有好的办法安置你的时候,她是不希望我扔下你不管的。”
  
  高秀菊就重重地点头说:“这个我想到了,万程。如果她当时选择公开你们的关系,以我的脾气,肯定会和你离婚,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嫁给你。可是,她不这样做,就是看出来我离开你不行。她真的很善良。不过,换做我是她,我也会这么做。”
  
  刘万程就笑一下说:“媳妇,我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和她一样善良。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始终都无法下决心和你离婚的原因。”
  
  高秀菊说下去:“可是,换做是我,我不会那样离开你。就算不想破坏你的婚姻,也应该和你说清楚。”
  
  刘万程说:“是啊,按理说应该这样。所以,这么多年,我都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现在徐洁当然和你一样,并不知道前世的事情,问她也是白问。除非我能再回去,回到二零零五年那个夏天。看来,这个事情恐怕一辈子都是谜了。”
  
  想一下又说:“我想,最大的可能,就是她遇到什么重大的变故了,比如说徐艳,又被包养的人坑了,甚至有可能更麻烦,有生命危险,她才急急忙忙地走了。”
  
  高秀菊说:“我觉得这不可能。就算徐艳有事,她也会和你说明白。就算当时来不及和你说,事后也会联系你。而且,她走的时候,还有时间来我们家,还特意穿了你给她买的连衣裙,这好像是对你暗示什么,或者有什么重要意义你没有猜到。”
  
  刘万程说:“我猜想过你说的这个可能。因为那天晚上她不但穿了那件连衣裙,还化了妆,平时她是很少化妆的。那天晚上,她真的很漂亮,所以你才会吃醋,和我吵架。”
  
  高秀菊说:“从这一点上说,那天晚上她肯定是来和你告别的,而且是永别!如果是我,除非我要去死,才会那样去见你!”
  
  刘万程脑袋里就“嗡”地响了一声,一下子从被窝里坐起来,看着高秀菊问:“你是说,她见了我以后就去自杀了?”接着就说,“不可能,不可能的!她不会想自杀,因为我们在一起,她一直很快乐,不可能去自杀的。再说,她自杀了,尸体会被发现。可是,后来十多年,也没有发现。这不可能!”
  
  高秀菊也坐起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对不起,万程。我就是那么一说,就是瞎猜的,你别当真啊?再说徐洁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刘万程就摇摇头,许久才说:“这些年,我一直就没往这方面想。但是你说的对,那天她打扮的那么漂亮,一定是跟我告别,而且是永别!但她绝对不是去自杀!可,能有什么原因,让她要和我永别呢?”
  
  看着刘万程一脸恐慌,高秀菊心里酸酸的,这说明他是爱徐洁的。就算徐洁失踪这事是上一世的事,这一世徐洁已经变了阔太太,再不会有这种事了,他还是那么担心,那么害怕。
  
  可这又怪谁呢?她当初不是那么不懂事,男人会去找别的女人么?现在,他像对徐洁一样对她,她就应该知足了。
  
  但和刘万程一样,高秀菊心里产生了一种直觉,徐洁的那个告别,绝对是永别!这说明,如果故事继续发展下去,徐洁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是什么原因,让徐洁死去了呢?
  
  高秀菊就轻声问刘万程:“你知道徐洁她妈是怎么死的吗?”
  
  刘万程茫然地摇摇头。徐洁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提过她的母亲。母亲死都时候,她才只有六岁,没有太多的记忆。
  
  高秀菊就告诉他说:“徐洁妈死的时候,我已经上一年级了,放学的时候,正好要路过二宿舍那里。那天,徐洁家那排房子的前面,放了好多花圈。我听说过她妈的事,她是得乳腺癌死的。”
  
  刘万程一脸迷惑,看着高秀菊。
  
  高秀菊就说下去:“乳腺癌,据说会遗传的!”
  
  刘万程的脑袋里,又“嗡”地响了一声。
  
  零五年的那个夏天,徐洁得了乳腺癌!发现的时候,估计已经是晚期了!
  
  厂子里没有钱,她治不起。所以,她选择了放弃!然后,她就选择了用那种方式和他告别,把自己最美好的形象留给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样解释,这个困扰了他两世的谜团,就顺理成章了!
  
  徐洁和姐姐带着父亲,在吴晓波护卫之下,从宝岛坐飞机回到省城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中午大家没有吃饭,机场的饭又太贵,大家就商量着赶紧取了行李去城里吃饭。
  
  刚到停车场,就见刘万程蹲在吴晓波的车跟前抽烟呢。
  
  吴晓波就骂:“你过来了也不说一声,哪怕你去帮我拿两件行李呢?你小子怎么这么鸡贼呀?”
  
  刘万程就解释:“这不刚到,一直联系着事儿呢吗?”
  
  吴晓波就问:“你联系什么,公司里又有大业务啦?不能啊?有大业务销售部早就给我发提醒短信了。”
  
  刘万程说:“跟公司没关系,我找人托了省立医科大学的李教授,趁着放假人少,让李教授给徐洁姐俩做个体检,现在就过去。”
  
  吴晓波说:“你有病吧你?这大过节的,要体检什么时候不能去啊,非得今天?你看不着大家都累坏了吗?”
  
  刘万程说:“你知道个屁!李教授是全国知名的乳腺专家,为和她搭上线,你知道我求了多少人,花了多少钱吗?”
  
  这时候,徐洁就过来了,听见了就问:“你这好好的,这是要抽什么疯啊?”
  
  刘万程就接一句:“人来疯。为这个我两天都没睡着觉了,知道吗?要不是放假,咱根本跟人家李教授搭不上关系。好多省领导找她都找不上。各位赶紧的吧,啥也别说了,去省立医院!”
  
  徐艳掺着徐老头过来,狐疑地看着刘万程问:“到底出什么事儿啦?我看你也不怎么正常。”
  
  刘万程就轻声问她:“你妈怎么没的?这东西有遗传倾向!我这不为你们好吗?”
  
  徐艳琢磨琢磨,他这也确实是为她姐俩好,可也用不着这么一惊一乍的啊?
  
  徐艳不知道,在刘万程心里,现在离徐洁发病还有五年。可对这种病来说,五年的潜伏期也是有的,万一徐洁身上现在就隐藏着隐患呢?他可不敢保证。
  
  上辈子他不知道没办法,这辈子他知道了,他可不敢让徐洁冒哪怕一丁点儿的风险。
  
  大家看刘万程脸色严肃郑重,就知道这家伙邪劲儿上来了,今天大家不听他的恐怕是不行了。再说这种全国闻名专家可遇不可求,而且人家还是专门带着学生在省立医院等着他们,这得多大的面子啊?不去肯定不行了。
  
  结果是大家饿着肚子到省立医院,又是望闻问切地让李教授和学生一气折腾,又是热CT,又是化验,又是分泌物检测,一直弄一下午,最终李教授给出结论,姐俩啥毛病没有。
  
  不过李教授也说了,上一辈有得过这病的,她们就应该十分小心,最好是每年接受一次正规医院检查以外,还要学着经常自检。
  
  李教授教徐洁自检办法的时候,刘万程没看见。当然了,人家在里面检查那么私密的地方,他一个大男人进去干什么?
  
  可这小子脸皮也真够厚的,非要徐洁再进去一回,他还得跟着,让李教授再教他一遍,他好帮着媳妇检查。
  
  这下搞的人家李教授很不高兴,但冲在上级领导的面子上,还是又教他一遍。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