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下岗时代 > 153.甜蜜回忆

153.甜蜜回忆

    这天早上,刘万程来高强家的时候,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高秀菊。
  
      刘万程就是一愣,然后就有些尴尬。他刻意躲避高秀菊,已经有许多日子没见到她了。
  
      “今天怎么没上班啊?”总不能像上一世一样,谁也不搭理谁啊,他就顺口问了一句。
  
      高秀菊回过头来,看着刘万程问:“我跟你说过没有?别再来我们家掺合了,你怎么就当耳旁风呢?我们家有啥好,你都看上我们家什么了?你说,说出来我送给你行吗?”
  
      刘万程心说你们家能让我看上什么呀?儿子不成器,你这个闺女就是一吵架的活祖宗,老太太就一病秧子。好歹看上老头了,还让活宝儿子给气瘫了。
  
      搁在上一世,刘万程准就会这么说。可现在咱思想境界不同了呀,不能跟你这泼妇一般见识不是?
  
      他就说:“秀菊你别误会,我就是想帮着高叔早点恢复。”
  
      “恢复了好继续为你卖命是吗?”高秀菊立刻就来一句,“我告诉你,就是我爸恢复了,也再不会到你那里去玩儿命了!你走吧,算是我求求你,好不好?”
  
      刘万程终于明白他的损人一绝是跟谁学的了,原来师傅在这儿呢。
  
      他心里这个气呀。噢,我来替你伺候你爹,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你还能给我找一身不是,怎么还和上一世一样,混不论呢?
  
      你混不论,我给你来个浑不知。他干脆就把上一世呕心沥血总结出来的,治高秀菊的法宝给拿出来了。进屋,关门,直接奔高强那屋。我沉默,当你不存在成不成?
  
      不成。高秀菊今天一大早把她妈打发出去买菜,自己等在这里,就是为和刘万程吵架,哪能让他轻易就逃了?
  
      刘万程还真没防备高秀菊动作比他快。他还没进里屋,高秀菊已经从沙发上飞到里屋门口,把路给他拦了。
  
      唉呀,想不到这一世她瘦了,这轻身功夫见长。
  
      刘万程只好站下:“我真没别的意思。你上班没时间,高姨身体弱,你说我不来照顾高叔,还有谁来呀?你放心,高叔好了,我绝对不让他和我干了,让他在家好好养着,成不成?”
  
      “不成!我爸好了谁能管的了他?他要去找你,我们还是没办法!”
  
      这话让刘万程抓着把柄了:“你什么意思呀?感情你这当闺女的还不希望你爸好啊?嘿,高秀菊,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呀?”
  
      高秀菊反驳说:“你脑子才进水了呢!你不来我爸就好不了啦?没你捣乱,说不定我爸好的还更快呢!”
  
      合着他整天来这儿给她爹按摩,扶着她爹下楼锻炼,还给她爹洗澡,是捣乱来了。
  
      唉呀,高秀菊不愧是高秀菊,连这种理她都能讲出来,刘万程直接佩服了,比他不讲理多了。
  
      刘万程说:“那依照您的意思,高叔整天躺在床上,也不用下楼锻炼,不用按摩防止肌肉萎缩,他自己就能好了是不是?唉呀,高秀菊,您这疗法厉害!您要这样都能把你爸给治好了,那您还辛辛苦苦上那个没几个钱的破班干什么呀?直接在家开医院就行啦,保证顾客盈门,发大财呀,没准儿您这项发明还能获诺贝尔医学大奖呢!”
  
      刘万程这徒弟也不含呼,有点青出于蓝的意思了。
  
      不过高秀菊可没有那么容易让刘万程给怼住,立马反击:“我得大奖又不分给你,你操什么心啊?再说我爸好不好跟你有啥关系?那是我爸,不是你爸。你要是伺候人上瘾,你回家想法让你爸也瘫了,那你去伺候去,我保证不拦着你。”
  
      嘿,师傅就是师傅,这下差点把刘万程给气糊涂了,你怎么咒老人呢你?
  
      她就是成心要把刘万程给气走,刘万程也明白她的意思。
  
      “哎我就不明白了,我又没得罪你,就是过来,也是抽你白天上班的时候过来,你为啥就看我不顺眼,非得撵着我走呢?”刘万程已经没心思和她斗嘴了,这女人嘴比上一世还毒呢。
  
      高秀菊说:“在医院的时候我不都跟你说了吗?你就是我们家一剋星,你一来我们家就倒霉!所以,我就是要把你这剋星撵出去,明白了吗?”
  
      刘万程就摇头:“不明白。我剋你们家哪儿了?你和吴晓波的事你赖我?吴晓波吃喝嫖赌干的多了,我说的那个算轻的。你重的不计较,偏偏计较我说的那轻的,有这道理吗?你嫁冼大夫又不是我让你嫁的,你自己愿意嫁你找谁呀?噢,这个你也打算赖我,我该你的是不是啊?你兄弟去南方赔钱了你也赖我?他要肯听话不去南方,跟着我干,他能赔钱吗?高叔是在我那里晕倒的不错,可他不是干活累的呀,他在我那里搞管理,也不干活,累不着呀。是高姨跟他说了高军的事,才把高叔给急晕的呀。我怎么就剋你家了我?”
  
      刘万程吧啦吧啦说一顿,高秀菊一点没生气。让冼大夫给憋了一年,这回总算找着吵架的了,她才不生气呢。不但不生气,感觉还挺过瘾呢。
  
      她就继续和刘万程斗嘴:“那是你那么想,我不那么想。在我看来,我们家每一样倒霉的事儿都有你掺和,这就不正常。表面看着你好像没干多大坏事儿,谁知道你暗地里给我们下什么绊子啦?我们家凡是没有你掺和的事儿,都挺好的。只要有你掺和,好事儿都能变坏事儿。你自己说说,我们家这些倒霉事儿,哪一件你没掺和?你就是我们家的剋星!”
  
      嘿!当初刘万程穿回来,选择了徐洁的时候,还感觉心里挺难受的,怕高秀菊离开自己过不好。和冼大夫搞成那样,他也觉得跟自己有关系,心里怪不落忍的。
  
      现在看来,得亏自己当初没犯傻,再把这娘们儿拉回来当媳妇,要不然这一世没准儿过的还不如上一世呢!
  
      他冲高秀菊伸伸大拇指:“你厉害!惹不起我躲得起,我走,成吗?”
  
      高秀菊说:“你早该走了。记住,走了就别再来了,让我们过几天安生的日子!”
  
      刘万程一口气把车开进开发区,心里才平静了。这个泼妇,简直是脾气一点没改啊,气死我了!记得她年青的时候不是这样啊?那时候只是好说,嘴吧啦吧啦没完,可不这么气人啊,这怎么更年期提前这么多年?
  
      可到底高秀菊什么时候嘴变这么毒的呢?刘万程想半天,也没想起个具体时间来。
  
      有这泼妇在家里,他再去肯定是不行了。要不,再像在医院里似的,让别人去?
  
      可万一他的猜测是对的,老天爷就是要他回来伺候高强,他不亲自伺候,后果不堪设想啊!仅仅徐洁这里,如果到时候再次失踪的话,他就接受不了。
  
      穿越这种事儿都有了,老天爷这种事儿谁敢说没有啊?还是小心点好,要不媳妇没了,后悔就来不及了。
  
      刘万程脑子还算好使,不能去高强家,他可以把高强接他家里来呀。我接我家里来伺候,你高秀菊管不着了吧?
  
      可把老头接家里来,他愿意,徐洁肯吗?把一个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老人,弄回自己家里当爹供着,徐洁就是脾气再好,性子再温和,估计也不会同意呀。
  
      哎哟,这可咋整?刘万程脑袋都大了。
  
      权衡再三,他还是决定,选择和徐洁商量,把老头接家里来。徐洁比高秀菊懂事啊,这一头最容易商量通啊。高秀菊那边,不把你气死就不错,还商量,这个梦就不要做了!
  
      刘万程这才叫柿子专找软的捏呢。可他没办法啊,到高秀菊那里,他就变柿子了。
  
      刘万程回到公司的时候,徐洁正在车间里干活呢。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其实,现在公司基本稳定,产品饱满,作为老板娘,她完全可以不用上班,在家享福了。
  
      可她还是要每天上班,亲自下手干活。虽然她不怎么管事,但她心里明白,只要她在这里,大家就会警醒一些,干活的责任心就强一些。毕竟这是高科技和高精度加工,责任心才是第一位的。
  
      徐洁拿着锉刀,正在车间里给工件打磨毛刺。刘万程就进来了,挨个和大家打招呼。
  
      然后就走到徐洁身边,悄声说:“老婆,我跟你商量个事儿,你有时间吗?”
  
      徐洁站起来,奇怪地看着他问:“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话在刘万程听来,就有点讽刺的意思了。那意思好像就是说,你不伺候你高叔吗,还知道这里才是你的家呀?
  
      他就嘿嘿干笑两声说:“咱出去说,出去说。”
  
      徐洁就站起来,跟着他去了经理办公室。
  
      看着徐洁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来,长长的睫毛,就在他眼前一眨一眨的,刘万程心里百味杂陈。
  
      他的丫头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懂事,这就让他更不敢冒险,和老天爷作对。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万一,他实在承受不起呀!
  
      徐洁坐半天,听不见刘万程说话,侧身看他,却见他一动不动,痴痴地望着自己。
  
      她就有些不好意思了,问他:“你干啥啊,都老夫老妻了,天天见,还没看够啊?”
  
      刘万程这才缓过神来,墨迹半天说:“老婆,我想,想把高叔接过来,在咱们家里住一段时间。”
  
      不等徐洁回答,就立刻解释说:“你看我是这样想的啊,这样我就不用天天开车回江山机器厂宿舍区,省不少油钱不是?也省不少时间。你也知道,咱们厂子将来发展起来,得需要个大将之才,才能把厂子管好。王浩和肖涵这些人,都没有高叔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