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回下岗时代 > 16.徐洁的小心思

16.徐洁的小心思


  一晚上没睡,徐洁干着活就犯困。可车床操做也是极端危险的工作,最忌讳精力不集中,很容易出事故。
  她只能强打起精神干活,却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眼睛不时要往车间门口那里瞟。
  刘万程在技术科负责车削工艺,早上的时候,一般会到各车间的车床上溜一圈,看看干好的工件,有没有不符合工艺要求的。
  可是,整整一上午,徐洁都没看到刘万程在车间里出现。
  难道,她昨晚上是做了一个梦,并不是真的和刘万程呆了半宿?
  犯困,再加上脑袋里胡思乱想,徐洁这一上午也就出活稀松,还差点车过尺寸,报废俩活。报废了被检验员检到,也是要罚款的。
  她可不知道,她在这里心不在焉,胡思乱想的时候,刘万程正在厂长办公室和张年发吵架呢。
  一上午就这么稀里糊涂过去了。十一点半,车间里下班的电铃响起来,大家纷纷关掉自己的机床电源,走向更衣室。原本噪声一片,“轰轰”作响的车间里,一下变得鸦雀无声,出奇地安静。
  工人们有去更衣室换衣服回家的,也有去拿饭盒,到食堂里打饭吃中午饭的。
  一般家不在厂宿舍区,离得较远,或者是单身,像刘万程那样的年青人,中午都会去厂食堂打饭。食堂就在厂区里面,一分厂北面的一个大厅里,和厂青工俱乐部挨着。
  徐洁中午也在食堂里吃,并不回家。他父亲中午也在食堂吃,家里没人。再说,在厂里吃完了,可以回更衣室,躺在里面连椅上休息休息。更衣室里夏天有吊扇,冬天有暖气,多舒服啊。回家夏天开风扇或者是冬天生炉子烧煤取暖,还得自己掏钱交电费、买蜂窝煤,不合算。
  徐洁去更衣室拿了饭盒,和几个工友一起去食堂打饭。这时候,食堂的大厅里已经熙熙攘攘,挤了一屋子的人。大家都在饭厅里排长队,到各个卖饭的窗口那里打饭。窗口用黑板写着卖的饭食,有便宜有贵的,想吃什么,到需要的窗口排队就是了。
  到了排队的那里,徐洁就和工友们分手了,融进排队的人流里。
  徐洁边排队,眼睛边不时私下里偷偷到处瞅寻,她是在找刘万程。可是,直到她打上饭,从排队的人群里出来,还是没看到刘万程的影子。
  她有些失落,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来,希望刘万程来吃饭的时候,可以看到她。
  好多工人都在饭厅里吃饭,饭厅里越是偏远冷清的地方,越容易被刘万程发现她。
  一般中午吃饭的时候,刘万程一定会来食堂的,这家伙估计不会自己做饭吃。
  坐下来吃饭,她就不能东张西望了,那样会让周围的人发现她在找人。
  都是一个厂的职工,就是不在一个分厂,还在一个宿舍区住呢。大家就算相互之间不认识,不说话,也会知道那是谁的闺女,这是谁的小子。
  就在她将饭盒里的饭差不多吃完了的时候,她感觉到身后过来一个人,直觉告诉她,那是刘万程。
  刘万程从她身后转过来,直接就大马金刀坐到她对面去了,把铝制的饭盒往她眼前一放说:“我打的米饭红烧肉,你吃吗?”
  徐洁微微抬眼,果然,一饭盒红烧肉就放在她面前,下面肯定是白白的米饭。
  她看他一眼说:“吃这么好,你一月工资够吃吗?”
  刘万程哪里敢天天吃红烧肉,那一月的工资还不半月就花光了?
  他轻声说:“你太瘦了,我打了主要给你吃。你多吃点,补补。”说着就要拿了勺子往徐洁的饭盒里拨肉。
  徐洁赶忙阻止他说:“还有好多人呢!”
  刘万程不在乎说:“别一惊一乍的,谁没事干专门盯着我们啊?”
  徐洁说:“你吃吧,不用给我拨。我吃的时候自己舀。”
  刘万程还是将一半红烧肉拨到了徐洁的饭盒里。
  徐洁警惕地看一下四周,然后埋怨说:“我快吃完了,你给我这么多,想齁死我啊?”
  其实,到这时候,食堂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大家都是厂里职工,在食堂吃饭,认识的,不管男女都会主动坐到一起,他们也并不是特别显眼。
  徐洁打的是馒头,刘万程看她手里,果然还剩下不到半个馒头。就嘿嘿一笑说:“我再给你拨点米饭。”
  这回徐洁伸手阻止他了,说:“我能吃下么,你想撑死我呀?”
  刘万程就又嘿嘿笑了,说:“那就把肉都吃了,待会儿回去多喝水。”
  这是他第一次敢光明正大地追求徐洁,心里倒觉得蛮新鲜的。
  徐洁心里也是蛮甜蜜的,这也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她。
  她问他:“你上午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来吃饭?”
  她这么处心积虑地想见到他,其实就是想问这句话。
  刘万程顺口说:“和大老张吵架去了。”
  大老张就是张年发,徐洁知道。好多人这么叫他,因为他长得又高又大,当工人的时候就有这个外号了。
  刘万程的话吓徐洁一跳,她问:“他不准你辞职?”接着就说,“就是不准你也别和他吵呀,你这样,他更不让你走了。”
  刘万程没出声,呆呆地看着桌子出神,接着就问徐洁:“中午你有事吗,咱们找个地方说会儿话?”
  其实,徐洁这会儿蛮困的,想着吃了饭回更衣室睡觉。可刘万程要找她说话,她不能回绝他。就说:“在厂里不行啊,要不咱们出去吧?厂南门东面有片杨树林,我去那里等你吧?”
  刘万程也是一夜没睡,但他没感觉困。年青的时候,他经常和宿舍的舍友们打扑克打一夜,第二天上班偷偷补觉。就是中年之后,也经常熬夜,都习惯了。
  看刘万程点头答应了,徐洁赶忙把手里的馒头塞进嘴里,扒拉两口饭盒里的红烧肉,站起来说:“我先走了,你直接去那个树林就行了。”
  刘万程抬头看她说:“你肉还没吃完呢!”
  徐洁不看他,停顿了一下,就站在那儿说:“我晚上吃,现在吃不下,饱啦。”
  刘万程说:“这么热的天,放到晚上就坏啦!”
  徐洁说:“没事儿,我把饭盒放到凉水里拔着,坏不了。”说完这句话直接快速离开座位,走了。
  她和刘万程说话的时候,故意不看刘万程,且声音极小。这样在别人看来,只是刘万程在和她说话,她根本就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说明他们之间不熟,免得被别人发现他们之间真正的关系。
  她这么做,实在是她太珍惜刘万程和她之间的这段感情了,而她的姐姐和父亲,在江山机器厂,实在是名声过于不好。她不想让别人过早知道刘万程和自己好了,给别人留下过多插手破坏他们之间关系的时间和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