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女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栽赃陷害

第四百四十七章 栽赃陷害


      妊乔向一旁的棘草丛中看了一眼,怒喝道:“什么人?还不赶紧滚出来!”
  
      那处高草丛动了动,从里面战战兢兢地走出了两名罴族村民。他们一老一少,高举着手臂,看着面前的妊乔等人,眼神之中布满了恐惧。
  
      熊赛花一闪身,出现在那名老者面前,揪住了他的衣领,道:“这一切是谁干的,快说!”
  
      那名老者立时吓得牙齿打颤,双腿发软,话也说得支支吾吾,不清不楚的。熊赛花一把推开了那名老者,指着那名少年,道:“你来说!”
  
      那名少年极力地镇定了一下神色,反问道:“你们又是何人?”
  
      熊赛花赞赏地看向那名少年,没想到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临危不惧,没有自乱阵脚,便道:“老妇熊赛花,曾经是罴族的族长!”
  
      那名少年的双目一亮,“扑通”一声跪到了熊赛花的面前,失声痛哭道:“熊老夫人,你可要为村民们报仇啊!”
  
      熊赛花扶起了那名少年,道:“你认得我?”
  
      那名少年点了点头,道:“熊老夫人的故事在罴族村落间口耳相传,连三岁的小娃娃都知道熊老夫人勇斗尸妖的英雄事迹!不过,大家都以为熊老夫人已经牺牲了,没想到老夫人还活着……”
  
      “是啊,老身……活得太久了!”
  
      那名少年赶忙摆了摆手,道:“不久不久,老夫人还很年轻!老夫人若是早回来一些,罴族部落也不会遭受灭顶之灾了!附近的几个罴族村落几乎都被屠杀光了!”
  
      “什么?”
  
      熊赛花龇牙瞪眼,大怒道:“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那名少年的双目微红,咬了咬牙,道:“是……那些可恶的狼人干的!”
  
      妊乔的双眉一竖,道:“臭小子,你不要血口喷人!”
  
      那名少年向熊赛花的身后躲了躲,道:“我亲眼见到那群人身披狼皮,来到了部落中,逢人便杀!怎么会有假?我和爷爷是躲到了地窖之中,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怪不得银月那个家伙带着那些妖狼匆匆离去了,不肯与我们同行呢,原来是洗劫罴族部落来了!”伊迪甩了甩尾巴,神色认真地道。
  
      “你住口!”
  
      妊乔狠狠地瞪了伊迪一眼,走上前去,对熊赛花抱了抱拳,道:“前辈,我与妖狼部族的族长银月相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不会做出此等惨无人道的事情来!”
  
      那位少年冷哼了一声,道:“不是他们,还会有谁?难道你们没有看到那些村民们都是被利爪割破了喉咙而死的么?”
  
      “被利爪割破了喉咙便是妖狼族所为么?马腹部落的水虎一族也有利爪,说不定是他们假扮成妖狼族干的!”妊乔气不过,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她细细想来,的确有这种可能,便开启天眼神通向周围望去。她这一看,还真看出了些马脚。
  
      妊乔靠近了一具罴族村民的尸体,从他身上取下了一片红色的叶子,道:“这是马腹部族栖息的那片河泽独有的红林木!而且,请各位注意看,四周这些浅浅的水洼,很明显是马腹族人留下的!”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说不定是妖狼族人为了栽赃陷害故意留下的罪证!”
  
      “你……”
  
      妊乔就算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便道:“熊烈何在?他与妖狼族的银月关系一向要好,他可以证明银月的清白!”
  
      “族长他带人前往云深之丘了!那些妖狼便借此机会趁虚而入,屠杀我罴族族人!”那名少年义愤填膺地挥舞着双臂道。
  
      熊赛花的面色一沉,道:“若真如此的话,老妇绝不会放过那些妖狼族人!见一个便杀一个,见两个边杀一双!”
  
      “前辈……”
  
      熊赛花对妊乔摆了摆手,道:“小丫头不要再说了!你救了老妇一名,老妇铭记在心!但灭族之仇,仇深似海!老妇定要为族人们讨回公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赢勾突然开始仰天狂笑了起来,他指着熊赛花,笑得直不起腰来。
  
      “你这头妖尸……笑甚?老妇不与你一般计较,是看在小丫头的情面上,你还真当老妇怕了你不成?”
  
      赢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我笑你这个蠢妇,几百年过去了,仍然没有什么长进,还是那么愚不可及!你看不出你眼前那名少年是个什么东西么?他根本就不是你的族人!”
  
      “你说什么?”
  
      熊赛花猛地转头看向她身旁的那位少年,众人的视线再次落到了那名少年身上,这次,妊乔和伊迪也发现了那名少年的异常。
  
      “你根本就是不是罴族人,而是一头戈蜼!”伊迪的心中隐隐有些震惊,同为戈蜼族人,他竟然没有发觉这名少年的伪装,看来,眼前这头戈蜼的实力深不可测,应该远在他之上!
  
      “呵呵!居然被你们识破了……好生没趣!不玩了!”那名少年说完,整个身躯都泛起了点点银光,渐渐隐去了身形。
  
      “站住!休想逃!”妊乔身形一展,手中墨绿色的缚仙索飞射而出,向半空中那团银光缠了过去。
  
      “哈哈哈!臭丫头,想抓住我,你还太嫩了些!”那团银光很快就摆脱了缚仙索的纠缠,向远处飘散而去。
  
      “嘭——”
  
      赢勾的身躯爆成了一团黑雾,冲天而起,将那团银光包裹住了,拖回至妊乔面前。赢勾与那名少年双双现出了身形,他掐着那名少年的喉咙,漆黑的指甲刺入了那名少年的脖颈之中,几滴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白皙的手指流淌了下来。
  
      妊乔赞许地看了赢勾一眼,既而,她看向那名少年,道:“说!你是谁?又是受何人指使来陷害妖狼部族和银月的?”
  
      那名少年狂傲地笑了笑,道:“无人指使,我只是看不惯那个家伙罢了!”
  
      赢勾的手指又收紧了一些,道:“你若是不肯说实话,我立刻扭断你的脖子!”
  
      那名少年的脸上仍然是一副狷狂的神色,他看向妊乔,道:“死有何惧?伊衍并不怕死,倒是妊姑娘杀了我,只怕会追悔莫及的……”
  
      “嘭——”
  
      戈蜼伊衍还待说什么,却被盘瓠一掌敲晕了。他从赢勾的手中将伊衍夺了过来,道:“妊姑娘!这个戈蜼狡猾得很,还是让我来想办法撬开他的嘴吧!”
  
      任女p
  
      p任女59764dexht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