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度空间 > 第二百一十章:敌人

第二百一十章:敌人


  前进的速度不快,再加上感激之力的人生的范围被压制,短时间之内,他们并不能探索到什么,这个地方仿佛除了黑暗就是黑暗,哪里有所谓敌人的半点影踪。
  不过没有人敢去怀疑老者说过的话,虽然经过了一开始的万分警惕之后,不少人都开始有些松懈,但是他们还是留意着周围的一切,慢慢的形成了一个防御圈。
  在拥有着共同的敌人的情况之下,他们终于慢慢将信任给予身边的人,也只有大家通力合作,这一趟的旅程才更有底气。
  本来他们是可以点火的,有些人的力量也可以散发出光芒,但是没有人这么做,因为一旦他们这么做了,他们就会成为黑暗中唯一的发光体,想不被人发现都不行。
  他们在黑暗中又前进了一段距离,渐渐有各种植物出现在他们的感知之中,只不过这些植物和他们认知中的植物完全不一样。
  因为出现在他们感知之中的植物,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在他们刚刚发现这些植物的时候,还以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擎天之柱,直到走近了才知道,原来所谓的擎天之柱就是树木的树干而已。
  这里一棵树的大小,就比他们认知中的几十棵树加在一起还要庞大,上面的枝叶更是遮天蔽日,足足有方圆二十米大小。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植物,这里的植物好像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
  “这倒未必。”另外一个人一边抚摸着粗大的树干,一边说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这里的大部分人连宗门的控制范围都没有走出去过,就算有一些人曾经离开过宗门的控制范围,也不会离开太远,相比于这个浩瀚的世界,我们都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又怎么能确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这样的植物呢?”
  众人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任谁被人说成井底之蛙都会不舒服的,但是他们心里都很清楚,他说的就是事实,这一点连夜七罪和陆嫣惟都不得不承认。
  就算他们来自于暴食大陆的各处,见识过这片大陆不一样的风景,但是他们经历的事情终究还是太少,暂时来说,的确只是偏居一偶之辈。
  “这些树倒是很坚硬,单论坚硬程度,都快比得上比较差一点的宝剑了。”有一个人伸手敲了敲眼前的树木,却发出了如同敲击金属一般的清脆声音。
  “要不我们砍下几棵树带回去?如此坚硬的树木,应该可以制造出不错的宝物。”
  这一句话把大部分的人都说心动了,虽然这些木材未必可以制造出很珍贵的宝物,但是架不住量大啊,就算只是拿出去卖,恐怕也可以赚不少钱。
  唾手可得的利益,往往让人松懈,他们就是如此。
  看着这些人把注意力完全放在树木之上,而不顾安全问题,夜七罪和陆嫣惟并没有站出来多说什么,毕竟在他们看来,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迟早是要面对的,现在就引过来也好。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被眼前利益蒙蔽的,在一些人准备砍树的时候,还是有几个人站出来说道:“只要我们将这里的敌人解决,这里的东西就都是我们的,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或许是他这一句话起到了作用,大家都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不再吵着要砍树了,而是继续形成一个防御圈,继续往前行进。
  然而,他们还没有前进多远的距离,就有一股异香传来,这一股异香十分好闻,可以让人渐渐的放松身体,就连他们体内力量的运转速度都慢了下来。
  此时此刻,他们处于花海之中,四面八方都是随风摇曳的花朵,那一股异香也是从这一朵朵花中飘散开来的。
  “没想到经过了那些巨大的树木之后,还可以看到这么多的花朵。”有些人主动摘下了几朵花,放在鼻尖嗅了嗅。
  当然,会这么做的人都是女生,有些时候真的很难明白女生的想法,为什么都喜欢闻花朵的*……
  然而那些女生刚刚用力的嗅了嗅花香之后,整个人就都软了下去,就连走路都没有力气了,整个人瘫软在地上,与此同时,体内的能量运转也停了下来。
  直到这一幕的出现,众人才终于发现这些花香暗藏的玄机,但是现在才发现已经迟了,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四肢无力,一举一动都缓慢了许多。
  夜七罪看到这一幕,只能无奈摇头,在陆嫣惟的耳边低声说道:“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恐怕要出来了,如果情况不太妙,我们立刻逃跑,总之,一切看情况行事。”
  陆嫣惟很明白现在的处境,无声的点了点头,显然已经同意了夜七罪的做法。
  他们进入此地的一百人,至少有八十人因为花香的缘故,失去了战斗力,如果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或者说周围的花朵就是那些敌人培植出来的,那么,他们的处境就会变得十分危险。
  突然有破空之声传来,下一个瞬间,这个区域便光如白昼,大家再也不需要通过感知之力去看这个世界,而是可以直接通过肉眼去看这个世界了。
  众人第一时间就是去看光源的来处,只见在他们的头上有一个正散发着*白光的东西漂浮着,如同这个地方的太阳一般,驱逐了小范围的黑暗。
  “欢迎你们的到来,我的客人。”一道身影从花丛中来,在众人眼前渐渐清晰。
  这是一个面如冠玉的男人,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风度和迷人的风采,特别是在花朵的簇拥之下,显得更加的帅气迷人了。
  “好帅呀。”有一些花痴的女生忍不住脱口而出。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敌人吗?”众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他们一想到敌人,内心深处浮现出来的印象就是凶残的,而现在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这个男人风度翩翩,哪里有半点凶神恶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