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705章 信件大派发

第705章 信件大派发

说道离开,自然就少不了提到梅白丁的来信。以梅老的预想,是要求梅大义最少待到八月份再回去。
  
  那时一来最起码的能确保他小弟子短期内安全无忧,再则他的一些计划大致上也能尘埃落定。
  
  又是一份相当厚重的书信。
  
  关有寿拆开之后,挨着一封封没有贴邮票的信件派发,“呐,这是你的,你的,这是小北的,这是……”
  
  接过信的关平安听到她老子的停顿,仰头瞄了瞄。
  
  “你们姥爷的信先放着。”关有寿说连同先生给他本人的信件也一起放在一侧,剩下的一封信则是梅大义的。
  
  梅老这一次算是信件大派发。除了叶秀荷以外,人人皆有份儿,乐得各个开始翻阅起自己的来信。
  
  论各自书信的厚度,首排自然是关有寿此人。
  
  关门弟子可不是说说而已,在梅老的心目中,关有寿可不仅仅是他过世夫人的亲侄子那一点分量。
  
  “梅爷爷让我认真学习,还要花些时间背诵那本红本本。最好能倒背如流,他会给我奖励。”
  
  关天佑说着话的同时,他还不忘细细观察手上两张信纸上是否有暗印。可惜,纸张上是真没有。
  
  而关平安拿到信,拆开抽出信纸第一反应就是先找暗印。同样是没有,也是,有的话也会在她老子信上。
  
  “梅爷爷让我也接着学习。”关平安撇了撇小嘴儿,自然更多的是少不了别独自出门此类的话。
  
  “梅爷爷夸我了呢。”你确定?关平安缩了缩脖子,嘿嘿地讪笑两声,“梅爷爷也夸哥哥了。”
  
  十句就没有五句是真话……关天佑果断将自己手上的信递给妹妹,朝她抬了抬下巴:咱们换着瞅瞅呗。
  
  关平安是好不迟疑地将信递给小兄长,却第一时间踮起了脚尖去偷瞄身旁齐景年手上的信件。
  
  这才是她最为好奇的一点。
  
  “梅爷爷跟你说啥啊?”能说啥啊?他们仨人论在她梅爷爷心中的分量,自然是这坏小子排末尾,可懂?
  
  齐景年与天佑一致的动作,果断将手上的信递给她。
  
  与其让他的关关眨巴着大眼睛来个好奇地追问,还不如让她亲自看信。梅老能跟他说什么?
  
  无非是一些日常的信面用语,再就是告之他齐家如今一切皆好。言外之意这就是个互换的条件。
  
  他老人家在京城会看着点齐家;而他呢,在乡下就需要配合义爷爷多护着点关世叔一家人。
  
  再思量的话,则是可以引申出很多方面的事情。齐景年是越发觉得他关世叔身上的秘密不能揭开。
  
  甚至是他发现的某些疑点也不能对外露出一字半句,就是对他亲祖父祖母都不能落出口风。
  
  但梅老就这么相信他?
  
  尤其说是信任与他,齐景年更相信是自己私下底与他老人家说的那番话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瞧瞧,试探马上就来了。
  
  粗略看完信的关平安沉默片刻,捅了捅他:“瞅瞅,齐爷爷他们好着呢。你这下子该安心了吧。”
  
  “嗯。”
  
  “走吧,咱们现在就去对屋写回信。”
  
  谁说他的关关就没心眼儿?这不就很机灵嘛。齐景年朝她笑了笑,拉上关天佑一起转身出了东屋。
  
  没了仨孩子在侧,关有寿朝媳妇使眼色之后,则拿着手上的信件连同梅大义一起进了东里屋。
  
  这还不算,一进入里屋,在梅大义开箱去药水之时,关有寿就在合上的推拉门上一转那个把手。
  
  这一对爷俩躲在里面,取出配置好的溶剂,在炎热的大白天又是点煤油灯又是端火盆的,一瞅就是没干啥好事儿。
  
  可关键就是有人支持。
  
  瞅瞅得了自家男人暗示的叶秀荷。
  
  她第一时间立马就端起针线笸箩,独自一人去往堂屋。想想她又系上围兜出了堂屋,在前院东转西逛的。
  
  要是她娘有幸见到这一幕,一定会为自己的老姑娘骄傲不已。这纯粹是活脱脱的当年为夫的她。
  
  关有寿是不幸的,但他也是最幸运的。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就如此刻一一显现的字语,里面的一行行语句就包含着梅老对他这个小弟子的关怀与保护。
  
  既然梅大义已知关玉莲的事情,这次关有寿没在隐瞒与他,他是看完张纸就递给梅大义一张。
  
  与他预料的一致。
  
  对于孩子,先生也选择了隐瞒。
  
  俩人就这么蹲在地上,默默无言地看完几张信纸的背面,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眼,吁出一口气来。
  
  “义叔,先生还是很护着我的。”
  
  “这不是应该的。”
  
  关有寿咧嘴无声地欢笑。
  
  他能说没有所谓的应不应该?那位表姑是表姑,那位表少爷是表少爷。先生从来就没欠他什么。
  
  根据信上所描述,在妹妹玉莲的身世上到底还是从夏致远口中得出她还有一位兄长在东北境内。
  
  随着一队队人马的调查,“人”是找到了,可也来不及成长就夭折。而此人就是当初代替他的那位书童。
  
  先生不愧是先生,原来早早就埋下伏笔。这么大的一件事,当时就牵扯到几派人马的纠纷,可见有多难。
  
  也许当年也离不开那位表少爷在其中费力布局,可操作上就是由他先生亲自来动手不是嘛。
  
  就是将来一旦有转折的机会让那人与他开始认亲,这其中的伏笔又是必须由先生费劲心力来筹谋不是?
  
  关有寿能听得出梅大义的言外之意,但也不完全赞同。假如……关家长房那几年再有子嗣出生,一切又会不同。
  
  他从来不会贬低自己的价值,但也从来不高看自己。归总结底来说,是先生多次先护住他这条小命。
  
  “就是可惜了,夏家这次不过是翻身不了而已。”
  
  关有寿顿时眯起了双眼,“死了倒是一了百了。现在这样最好,就看先生还能不能借机挖出些什么机密。”
  
  对于夏家来说,还有什么比从高处坠落尘埃更好的处罚?死了才是解脱,留着命才能慢慢煎熬。
  
  “可夏家那丫头居然能无事,就不得不防。权力到了一定程度,真要替几个人开罪不是没有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