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恒星君 >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三岁看老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三岁看老


  或许一切都将因此而改变!
  罗暮臣目光毒辣,异常镇定,循着吕光二人逃走的方向,便急遁过来。
  嘭!
  黑暗中,唯一散发着丝许光芒的那双手,缓缓游动向上,触在了‘天子’的脸庞上。
  天子的眼睛里突然放射出比之前那道金光还要夺目的亮光,‘它’挥动双手,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面庞,轻声说道:“真像是做了一场梦。”
  这句话仿似扔入湖泊中的一粒石子,旋即惊动了静寂的黑夜。
  “梦?这可不是梦,如果你刚才没有心神入定,回转过来,现在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的阴兵罢了。”
  这缕声音凭空而起,不显一丝征兆,仿佛是从地底九幽之穴中升腾而起的咒语,形如箭矢,直直的刺在天子心中。
  ‘天子’脸上浮现起一丝笑容,听闻此言,完全没有半分心神波动,心情波澜不惊,幽幽说道:“似幻似真,虚实相间;道法奥妙,不可思议。”
  “噫?你这小子,看来经此一难,倒是收获不小啊,竟然是有了这种明悟,对‘道’的理解,也更加深邃了。”
  声音中透露出一片惊奇,满是赞叹的话语,掩饰不住此声主人心中的难以置信。
  ‘天子’面沉如水,冷静非常,声音中不含一丝情感,道:“天子与人,全在我本心的一念之差。”
  “初始之时,以我看来,你只不过是一个运气不错,偶然得到通灵宝玉的呆书生罢了。现在,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于你了。没有想到,经过这‘天子乱心’一难,你居然是有了这种悟性根基。”
  声音依然冷漠,但是其言之中的佩服之意,却是任何人都能够听出的。
  ‘天子’声调低沉,默默说道:“在下有此际遇,也是承蒙阁下的屡屡援手。”
  “吕光,吕光……莫非他真的能成为这无尽黑幕中的一缕冲天光芒?”声音低不可闻。
  阴风呼啸而动,远处隐隐有杂声细语传来。
  黑暗层叠丛生,如同莽山绵延。
  风声中夹杂着断断续续的低吟轻语,慢悠悠的飘到‘天子’耳中。
  漆黑的虚空之下,这缕声音使人听来分外清晰。空静清寂的环境中,唯有这段轻声碎语显得那么真切可闻,令人动容。
  ‘天子’心生警觉,隐隐觉得这丝突然响起的声音,有些奇怪,不禁后退一步,却突觉一双脚竟像是踩在泥沼里,深陷其内,难以自拔。
  那丝声音飘荡震颤的幅度,趋于强烈,由远及近,离近一听,方知这根本不是呢喃轻语的话音声,仔细倾听,才恍然察觉,这声音根本就是山林中野兽一般的低吼长嚎。
  ‘天子’身子微震,若即若离的‘桀桀’笑声,自黑暗之中喷涌而出,仿似泄洪之水,澎湃而至,向着他的耳朵拼命袭来。
  就在此时,四面那一望无际的黑幕中,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由内缓缓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的来。
  一圈青幽的光芒,从裂口中荡漾而出,宛如湖中无风自起的波纹,随风激荡,光晕向外呈螺旋纹散开。
  青光之中那长高不过五尺身量的影子,缓缓向着天子伫立的地方漂移而来,竟似游鱼戏水,不着痕迹,御风而飞。
  一瞬便已滑动数丈,黑夜里这个身影周围裹挟着道道光晕,一眼望去,仿佛是夏夜里山丘深谷内散发着青幽光晕的萤火虫。
  星星点点,飘飘荡荡。
  ……
  黑暗之中,阴风猛然迅疾起来,吹动起黑地上厚重的尘土。
  烟尘扬洒间,但见这个身影却好像是那沧海上的一叶扁舟,摇摇晃晃,似乎稍有不慎,便会踉跄倒地。
  ‘天子’心中忽然觉得有一种不安的思绪在躁动沸腾,他的双脚彷如是扎根在地的根须,难以拔动,寸步难行,仅能睁着眼睛,向那一片虚无的漆黑背景中,极目望去。
  在这浓墨一般的黑暗里,压抑浓郁的像是夏日傍晚时分雷雨天前的乌云压顶。
  气氛令人感到窒息,难以呼吸。
  忽然之间,那矮小的身影飘忽而动,比之前浮动向前的速度,简直是快上了数倍。
  一刹那,这浑身包裹着青光的身影,就已站定在‘天子’面前。
  ‘天子’瞪大了眼睛,盯着飘摇而至的这个身影。
  呆滞了片刻,二者不约而同的相继出声,顿然呼道:“天女(吕光)!”
  从黑幕裂缝中钻出的这个身影,正是那灵童天女其中之一的天女。
  天女身形大震,几乎不敢相信站在她面前的就是那个傻里傻气的呆书生,神色讶然,不由得脱口呼道,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在这一瞬间,天子,不,刚才他早已恢复了本来面貌,用吕光来称呼他,方为更加准确。
  此时此刻,吕光大脑中一片空白,魂海中念头滑动,仔细回忆着适才发生的种种一切,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使得躲藏在迷雾后的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
  “吕光!”天女仰着头,眼睛瞪得更大,鼻头微微一皱,急声问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黑暗之中,陌生之地,陡然见到一个相识熟人,吕光的心情中更多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名为欣喜的莫名之感。
  虽然来的这位天女,是敌非友,来至此地的方式也是让人觉得太过匪夷所思,可是吕光现在的心中,还是生出了几分轻松,不似先前那般紧张了。
  阴风扑面而至,微微张口说话的吕光,被风中捎带而来的鲜血腥味,冲了个正着,他犹豫片刻,尔后轻声笑道:“我也正想问你这个问题。”
  天女瞪着他,很恨的说道:“我要知道,我还会问你?”
  “我身不能动,像是深陷泥潭一样,你可不可以把我先拉出来。”吕光感觉自己的双脚仿佛是被绑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难以挪动寸许,然而脚下却是杳无他物,他的脚还是站立在黑如精铁的土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
  不但吕光感觉到奇怪,听闻此言的天女也是两眼一瞥,透过浓重的黑幕,望向吕光脚下,随即神色变得很是古怪,冷冷的说道:“你在耍什么花招?你脚下什么也没有。”
  “没有?!”吕光更为吃惊的疾呼喝道。
  天女瞟了一下在她眼中装模作样的吕光,心中犹疑,随之再度低头向他站立的地上看去。只见吕光双脚站立的地方,竟然是凭空出现了一个漩涡,转动迅速,犹似奔腾而飞马车车轮。
  这漩涡旋转而动,其内浮动的颜色,非黑非蓝,却是一片血红之色!
  天女望着地面上那有如深海漩涡般越转越大的血色深洞,声音中有了一丝惧意,神情呆滞,惊声说道:“这是‘血池’……”
  血池,血色之池,因其以鲜血聚集成池,故而名为血池。
  “难道这就是刚才向我们铺天盖地汹涌而至的血水吗?”吕光顾不得低头察看,心头惊惧,顿声急道:“赶快拉我出来!”
  恰在此时,骤然从地面上那滩血水之中,伸出了一张白皙的手,而后手往上伸,露出了下方的胳膊,再向下看去,肩膀处还堆积着层层叠叠的蓝布。
  这只手仿似凭空从地上长出的白萝卜,耀武扬威张牙舞爪的矗立在吕光双脚之中,似乎要抓住吕光,把他拖向那深渊一样的血池之内。
  天女看着那抹露在地面熟悉至极的衣襟,满面惶然,脸色难看,脚下一动,一个箭步窜上前去,抓住血池之中那只曲掌成爪的小手,猛地一使劲,只听得‘哗啦’一声,仿佛是渔翁钓鱼,从水中拖出一条大鱼时发出的响动,然后只见天女从血池中拖出了一个与她身量一般高矮的一个童子。
  ……
  吕光心性澄明,异常冷静,看此情形,顿时反应了过来,望着躺在一滩血泊上浑身沾染鲜血的灵童,轻轻挪动了一下脚步,恢复了人身自由。
  灵童倒在黑乎乎的地上,全身上下覆盖的蓝色衣衫与鲜血交融在一起,变成一种瑰丽的紫色,黑幕悬挂在虚空之上,盖住此间的一切光亮,这缕紫芒流动闪耀,显得越加缤纷艳丽。
  天女马不停蹄,弯腰躬身,双手分抓,扯住灵童双脚,大力向地上使劲摔去。
  砰砰砰!
  一声声震响,旋即腾空而生。
  四周虚空升腾而起的烟尘,与天幕相接,和土地接壤,一时间,尘沙四起,漆黑之色下,灵童全身各处与大地接连相碰,天女手中好像拿着一根棒子,忽而触地相击,忽而又甩向空中,场景好不凄惨。
  吕光怔怔的看着发生在眼前这令他瞠目结舌的一幕,实在不明白为何天女要如此这般的折磨灵童。
  嘭!
  骤然一声巨响,只见天女抡动双手,好像是用出了全身力量,把灵童当成了一块石头,向黑空中狠狠扔去。
  灵童转而化为一道紫芒,向着天际,迅速升空。
  余音不绝,震得吕光耳朵嗡嗡作响。
  须臾之后,待得这声震耳欲聋的响声过后,尘烟腾起,呛鼻难受,吕光方才看到五体投地趴在地上的灵童。
  吕光余光轻轻扫向满面冷然的天女,然后又再度看向地面上那一个足有尺许的圆坑,心中哑然无语。
  天女拍拍双手,掸去红衣上的沾染的尘土,负手而立,冷声说道:“清醒了没有?”
  灵童头颅紧紧的贴在地上,脸庞陷入土石之中,这一句冷声冷语好像是惊醒了他,土坑中的灵童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仿似一柄尖刀插入人身时,人们发出的本能的反应。
  许久没有动静。
  ……
  “哼,枉你境界比我稳固,竟也会被天子扰乱心神,趁虚而入,身陷幻象。”天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语气森然,脸色越加难看了几分,道:“起来!”
  吕光望着场中的情景,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听见天女这句话,脸色‘唰’的一变,心中不禁想道,幻象?难道刚才我除去心鬼,拨去迷雾,还是没有跳出幻象吗?
  处在土坑之中的灵童,他当然听到了天女的声音,此刻他挣扎欲起,咬牙切齿,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不完整的话来:“要不是为了保护那小子,我何曾会……会被天子扰心乱神…”
  天女神色凛然,怒气冲冲的道:“都怪你粗心大意,没有一次解决掉那些隐匿在虚空中的天子,若是你一鼓作气,消去那些天子,我们也不会全都陷入幻象!”
  灵童挣扎着站起身来,身子摇摇晃晃,迈步向上,从坑中缓缓走了上来,立定在吕光与天女二者中间。
  “你还埋怨我。你施法行术,通灵祖仙,时间用的那么长,我‘灵光一现’后,当然是以为把从‘豆兵天子符’中衍生的阴兵天子给全部消灭干净了,我怎么知道最后还剩下了这五个漏网之鱼的天子。我更想不到它们居然还会布阵施法!”灵童满面尘土,牙口中还隐隐有着黑土碎石,语气急躁,全无以前那种波澜不惊的神色模样了。
  “如此说来,我们现在岂非还是身在幻象之中?”吕光有些惴惴不安起来,经历了这样的巨变,竟然还是没有脱出险境,这不免让他有些心灰意冷。
  天女霍然转过头,看向灵童,惊声道:“五个天子?适才我恶斗幻象之中的天子,战胜了它,方才心神澄澈,保持自我。”
  说着她抬手指向吕光,再度说道:“他,我就不清楚了。总之他既然神智清明,那肯定是破去了心鬼幻魔,也是除去了一个天子。而灵童你则是被我施展而出的外力催动,震动了你的心神,所以你也恢复了神智。”
  吕光听到此处,忍不住插口说道:“一、二、三……照这么看来,岂不是还有另外两个阴兵天子,没有除去。是以我们还都陷在幻象之中?”
  “对。”天女点点头,面容突然变得苍白无色,喃喃的道:“五个天子……”
  灵童凝视着天女若有所思的样子,听闻此话,魂海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神色一阵颤动,好像是骤然之间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三者沉思不语,一时间场中安静至极。
  “这是真空道的‘五鬼噬心阵’!”
  突然之间,灵童天女身形一动,二者转头相望、四目相对,齐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