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妃常调皮:小妻萌萌哒 > 再见他,杀伐交错

再见他,杀伐交错

    “小姐,该睡了。”
  
      茉竹不知为何小姐今日房中的烛火似乎是多点了几盏,原本有些昏暗的光随着人影开始晃动起来,总觉得有几分诡异的心思。
  
      慕容琼并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只是穿着自己平日里最爱的月,白色的广袖流仙裙坐在梨花案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先下去吧。”
  
      “是。”
  
      慕容琼梨花案前的那本桐木琴,还是许多年前母亲小时候坐在这里陪着自己一起弹的,只可惜母亲去世之后,叔母对于自己的琴棋书画也并不关心,也并没有请过正经的先生教导,以至于自己都生疏了许多,不过自己却多年都记得母亲当年弹过的旋律,所以就算是现在也能保持的依旧是那样的好,只可惜有很多曲子的调调都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母亲最开始教给自己的那一个。
  
      十指轻弹,一曲悠扬倾泻而出,外面里的几个小丫头守夜也听得见,只以为小姐今日心情甚好,所以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却不知道那琴声响起之时映着烛火的人影却突然真的出现了。
  
      “若是让外界知道如此呆呆笨笨的人,都可以弹得如此好琴,京都里的才女们怕是要来你这里拜师学艺了?”
  
      男子倾泻出来的笑声,虽然病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女子听见。
  
      随风摇曳,手里拿着一把扇子,不知如此逍遥一般。
  
      慕容琼恍若未闻,并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指尖的旋律似乎是快了起来。
  
      淳于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翻身从房梁而下,立刻按住了女子的芊芊玉指。
  
      “你似乎有心事,不要弹了。”
  
      慕容琼如桃花般,笑靥如花,抬起头时头上的发钗还发出了碰撞的珠子响。
  
      “我与那小姑娘相伴多年,却不知道这小姑娘却一直存着害我的心思,主仆一场本想让这丫头有个好处可去,却没想到这丫头已经背叛如此,还有什么地方得以收留?终究是我太过于心狠,害死了一条人命罢了。只是如果我当日若有一丢丢的偏差,死的那个人都不是这丫头,可能是我了。
  
      人命原来如此轻贱,我却如此珍惜过,只可惜再好的情谊都已经不在了。
  
      一切不过是我自己多想了几分罢了,却依旧是无可奈何。”
  
      慕容琼平日里读的诗书甚少,只看过许多历史传记罢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这样感叹一声,今日自己这里发生了太多的事,心总是乱乱的,所以才想到了弹琴,却没想到自己刚做的梨花案前,那房梁上些许的灯影,就已经注定了自己,今晚怕是要有一些长谈。
  
      淳于枫倒是突然撒开了,按着她的手笑了出来。这是如女子一般惊鸿一瞥,并没有太多语言。
  
      “若是让我重选一次怕是也是这样的答案,我身边留不得这样吃里扒外的人,只可惜我不是杀伐果断的男子,没有那样的心思,到底还是过于凶狠了一些。若是我带那姑娘再好一些或许……”
  
      慕容琼想到这里眼里的光亮又黯淡了下去,男子却突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或许什么?你以为这样子那些害你的人就会停手了,还是以为你说多有一些好处,那丫头就不会背叛你吗?
  
      有一些事情从一开始就已经有了定局,没办法去改变结局,你就只能去把这个过程变得更崎岖一些,才能勉强生存。
  
      慕容琼,原以为你心思玲珑,柔肠百转,是个聪慧的女子,却没想到也是如此优柔寡断。”
  
      淳于枫好听的嗓音就像是溪水,一般流淌出来,只可惜涓涓细流之间竟然暗藏杀气。
  
      慕容琼抚琴的手轻轻的顿了顿,某一个音节似乎一瞬间就乱了。
  
      寂静的屋子里飘扬的琴声只是快了些许,院子里的姑娘似乎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小姐弹的是什么。
  
      朱唇轻启,谈笑之间却问了一个绝不该有的问题。
  
      “淳于枫,你那身上又岂止是只有白曼陀罗花的一种毒?我也比较想知道能对自己下毒的人究竟为何?”
  
      慕容琼完全没有在意过自己身后的人何时掏出了剑指向了自己。
  
      就像是他也没有在意过今日之事,有多少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