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佳赘婿 > 第622章 早知你要,拱手相送

第622章 早知你要,拱手相送

    林羽话音一落,整个院子中的众人不由微微一怔,都有些不明所以。
  
      杜夫人在听到林羽这话后,却面色猛然一变,双眼圆瞪,厉声问道:“何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你一开始请我来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次晚宴绝对不简单,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夫人竟然是冲着我这冰蟾来的!”
  
      林羽没有直接回答她,笑眯眯的望着她缓缓道。
  
      “何家荣,你在这前言不搭后语,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
  
      未等杜夫人再说话,寿小青立马站起来冲林羽怒声呵斥道,“想要你冰蟾的人是我,与杜夫人何干?!你为了赖账,在这里信口开河,胡编乱造,简直将中医的脸面都丢尽了!”
  
      “就是,你在这胡扯什么啊,又什么中毒,又什么演戏的,为了赖账,也真他妈的是不顾廉耻了!”
  
      “敢赌不敢认,什么东西,就你这样的也配称为中医?!”
  
      “这小子简直将无耻俩字演绎到了极致!”
  
      在场的一众医师也忍不住齐声奚落起了林羽,刚才林羽说的话他们都听的云里雾里,,以为林羽为了脱推,故意说的一番疯言疯语诬赖寿老和杜夫人。
  
      林羽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没搭理他们,冲杜夫人和寿小青说道:“杜夫人,寿大师,我刚才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了,我想你们就没有必要死撑了吧?你能骗的过这帮蠢猪,却骗不过我!”
  
      林羽这话一落,周围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后面色猛然一变,我靠,这何家荣竟然骂他们是蠢猪?!
  
      “妈的,你小子骂谁呢?!”
  
      “信不信我弄死你!”
  
      “小兔崽子,毛都没长齐,就敢在我们跟前装大爷!”
  
      一帮人瞬间不干了,对着林羽破口大骂,好多人还撸着袖子作势要上来打林羽,但是看到步承手里寒光森森的匕首后,立马又吓得把头缩了回去。
  
      “大家先不要吵!”
  
      窦仲庸急忙站起来冲众人喊了一声,随后满脸诧异的冲林羽说道,“家荣,你刚才那话的意思是说,这杜家的二爷老子并没有生病,而是喝了一种特制的毒药才成这样的?!而今晚这一切,都是杜夫人和寿小青联手做的局?目的就是为了赢走你手里那只冰蟾?!”
  
      窦仲庸虽然已经是年过花甲的人了,但是头脑还是十分清晰,通过刚才林羽那几句话,他立马就梳理出了林羽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窦老,还是您老反应迅速,不像某些草包,被人耍的团团转,还替人家说话!”
  
      林羽淡然笑一,点了点头,“我刚才都说了,寿大师开的方子都是益气补肾的,与诊断出的寒骨痹症没有丝毫的关联,而寿大师这药方,就是为了缓解毒素对杜家二老爷子肾脏的负担!至于这种毒,多半是寒痹草类的隐性毒,寒症怪异,但是对身体伤害不大,多喝热水,就能解除!”
  
      其实他一开始的诊断和方子确实没有丝毫的问题,绝对的对症下药!
  
      听到窦仲庸和林羽这话,一众医师不由一愣,有些疑惑的扫了一旁的寿小青和杜夫人一眼,突然间有些将信将疑,其实这么奇怪的病,寿老眨眼间就治好了,他们心头本来也觉得蹊跷,现在听林羽这么一分析,倒是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
  
      “你他妈放屁!”
  
      寿荣鑫顿时宛如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猛地站出来冲林羽破口大骂,“你个小兔崽子,纯粹是满口喷粪,我们苏南寿家名头响彻华夏,杜夫人和杜家的名声也是声名远播,怎么可能会干出这么为人所不齿的事?!你他妈就算诬陷,也得编个好点的理由吧!”
  
      这寿荣鑫医术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说话却有几分水平,是啊,他们寿家和杜家总不能拿着自己的名声出来冒风险吧?!
  
      “这么做确实风险很大,容易砸了自己家的招牌,但是当收益大于所承受的代价,任何人都不会介意为之铤而走险!”
  
      林羽扫了寿小青和寿荣鑫一眼,淡然一笑,说道,“毕竟玄医门地位尊崇,要钱有钱,要医术有医术,任何人都乐于为它效力,更何况,返老还童、青春永驻,可是用钱买不来的,就算再有钱再有身份的人,也抵挡不住这种诱惑,对吧,杜夫人?!”
  
      话音一落,林羽转头笑眯眯的望向杜夫人,眼中也布满了一丝玩味的神色。
  
      杜夫人听到林羽这话,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陡然间面色大变,张了张嘴,眼神有些惊恐的望了林羽一眼,没想到林羽竟然连这个也猜的出来!
  
      要知道这可是她个人的绝对私密啊,除了她身边的几个贴身随从之外,就连杜家都没几个知道!
  
      她心头惊诧万分,这……这何家荣,也太神了吧!
  
      其实林羽以前就对杜夫人能够保持容颜这件事疑惑不已,直到今天晚上这件事,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杜夫人青春永驻,完全倚仗的是玄医门啊!
  
      普天之下,医术能够精妙到如此程度的,着实非玄医门莫属!
  
      所以,杜夫人和寿小青今晚上演的这出大戏,自然也是为了帮玄医门把落到林羽手中的天山冰蟾赢回去!
  
      也难寿小青远在苏南,刚到京城就知道了林羽手里有天山冰蟾的事情。
  
      玄医门?!
  
      在场的众人听到“玄医门”这个名头之后身子猛地一颤,惊诧不已。
  
      作为中医界的人士,他们自然也都听过千古中医奇门“玄医门”的名声,只不过他们狐疑的是,玄医门不是已经早就不存在了吗?这何家荣怎么又提起这玄医门来了?!
  
      窦老、黄老和王老听到林羽这话面色也是陡然一变,满脸惊诧的互相望了一眼,三人眼中都满是不解,显然他们也都不知道玄医门还留存于世的事。
  
      寿荣鑫面色变了变,硬着头皮冲林羽喊道:“什么玄医门,你他妈胡说什么呢,玄医门早就已经……”
  
      “行了,既然何先生已经把一切都瞧出来了,我们也没演下去的必要了!”
  
      没等寿荣鑫说完,杜夫人突然语气带笑的打断了他,接着杜夫人转头弯着眼睛上下打量林羽一眼,笑盈盈的说道,“何先生,您还真是让人惊讶呢,我们这个局布了这么久,布置的这么精细,没想到还是被你给识破了!”
  
      她的语气中没有丝毫责怪的意味,甚至还带着一股浓浓的欣赏之情。
  
      这何家荣委实太让她惊艳了,年纪轻轻,不只医术高超,而且还聪慧过人,实在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但可惜的是,这么难得的人才,却是自己的敌对一方!
  
      寿小青此时也面色铁青,冷冷的扫了林羽一眼,心头说不出的惊骇,没想到这个刚才在他心里还是“饭桶”的年轻人,竟然早就已经把一切给识破了!
  
      他现在想来,刚才自己装模作样、胜券在握的样子,在人家何家荣眼里,不过就个滑稽的小丑!
  
      他不禁老脸泛红,撇过头,没敢看林羽的眼睛。
  
      在场的一众医师听到杜夫人亲口承认,顿时都震惊无比。
  
      “我的天,原来这……这一切都是杜夫人和寿老设计好的?蒙我们的?!”
  
      “我就说嘛,这么怪的病,眨眼就治好了,也太不可思议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寿老的医术也没那么神奇啊……”
  
      “原来我们真的被人当猴耍了还他妈的不知道!”
  
      一帮人小声议论着,心头有些恼火,但是又不敢让杜夫人听清楚,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今天的事是我和何先生的事,与大家无关,只要大家不掺和进来,我保证不会牵连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个!等晚宴结束,大家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绝对不会少一丝毫毛!”
  
      杜夫人昂头冲众人喊了一句,示意大家就坐下该吃吃,该喝喝。
  
      事已至此,一帮人虽然很想尽快离开这里,但是扫了眼院子四周的一众黑衣保镖,没敢说话,沉着脸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但是都没再动筷子,现在这种情况,他们相当于被人家给软禁住了,哪儿还有心情继续吃饭。
  
      “何先生,您别怪我,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毕竟我有求于玄医门,而且我布置这一切,也只是想和和气气的从你手里把天山冰蟾给讨回来!”
  
      杜夫人望着林羽笑盈盈的说道,“但是奈何你太聪明了!把一切都识破了,那么不好意思,我也只有得罪了!”
  
      话音一落,她伸出两只细长白嫩的手掌,轻轻的拍了几下。
  
      “嗖嗖……”
  
      陡然间几声细小的声音响起,只见院子里迅速跃进来几个人影,皆都身着黑色紧身衣,脸上和头上罩着面罩,只留出两只漆黑的眸子,而且眸子中此时则布满了阴冷的杀意,手里全都紧紧握着一把戴鞘的短剑。
  
      步承看到这帮人后面色陡然一沉,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双目一蹙,内心也瞬间警备了起来,他仅从身手就能够看出来,这帮黑衣人,都是个顶个的玄术高手!
  
      凭这些人的身手,他和林羽要想安然无恙的逃出去,着实有些难度。
  
      林羽此时倒是临危不惧,看都没看那几个黑衣人一眼,神情自若的冲杜夫人笑道:“夫人,其实你根本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周折,早知道是你想要这冰蟾,家荣二话不说,绝对拱手相送!”
  
      杜夫人听到林羽这话猛然一怔,睁大了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道:“你是说,我亲口问你要这冰蟾,你……你愿意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