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二道街洞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弱肉强食

第二百八十三章 弱肉强食

夜晚本就安静,即便是轻微的爆炸声也能传播很远,更别是是这样的大爆炸,虽然没有炸死人,威力也是不小,轰鸣声足以传到数里之外,不知震飞了多少鸟儿,吵醒了多少梦中人。
  
  “听到没?那边有动静。”暗世天尊说道,他朝着爆炸声传来的方向看了看,接着说道:“是什么东西有这样的威力?”东方长空早就见识过**的威力,在幽谷城的时候,沙渡天制作出了很多土制**,打退了南门唯我的军队。东方长空说道:“呵呵,想必是有人引爆了**吧。”
  
  “**?那是什么?”暗世天尊很不解,他没有见过**,虽然他和东方长空都是极为厉害的人物,见过许多世面,对于**这个词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东方长空说道:“看来那边有事情发生,你有没有兴趣去看看?”他心想:“难道是沙渡天他们?不会是舞樱出事了吧?”想到这里,他的表情变了一下,严肃的说道:“很可能舞樱就在那里。”
  
  暗世天尊虽然性情大变,但格肸舞樱是他的亲妹妹,他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才和东方长空走到一起,可谓是暂时联手,一旦达到目的,谁也不敢确定以后会发生什么,暂时做个同盟。暗世天尊说道:“什么?她也来了,呵呵,我那些不中用的下属。”当初他亲自去抓格肸舞樱,其实也不是为了害她。
  
  “我推测很可能是他们。”东方长空说完,飞上天空朝着爆炸声的方向飞去。东方长空和暗世天尊从天籁城飞出来后,两个人便落在距离天籁城不远的山头上,由于两人素来有仇,虽然暂时合作,也并没有多聊什么,只是计划怎么应敌。谁知突然传来爆炸声,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事情,东方长空害怕格肸舞樱出事,第一个飞了过去。暗世天尊冷冷一笑,双脚离地,跟着飞了过去。
  
  陆水一炸掉小屋的目的便是让他们知道格肸舞樱不在这里,攻来的格肸族人傻眼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陆水一会把小屋给炸掉,化为废墟的小屋几乎上什么也没有,哪会有格肸舞樱的影子?
  
  “上当了,看来格肸舞樱根本就不在这里,把他带过来。”说话之人指的是格肸水木,不一会儿,格肸水木便被提了过来,他还处于昏迷状态。“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装死,该醒了。”那人在格肸水木的头上不知怎么捏拿,格肸水木痛苦的醒了过来。
  
  格肸水木痛苦的**了几声,接着他就发现自己落入了格肸楠木人的手中,他吃力的动了动眼睛,发现原先的小屋竟然在熊熊燃烧,也不知他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挣扎了几番,奈何抓着他的人力气过大,他根本就摆脱不了。
  
  任谁都不会想到,格肸水木竟然流泪了,他恶狠狠凶巴巴的朝着那群人说道:“要杀要剐请便,我好下去伺候主母。”他以为格肸舞樱已经被杀死了,因此才会悲愤。“杀你?岂不是脏了大爷的手,说,到底把格肸舞樱藏哪里去了?”
  
  听到格肸舞樱没事,格肸水木悲痛的心登时轻松了不少,他忽然笑了,笑着说道:“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对面的人听好了,快说出格肸舞樱的下落,否则,让他求死不能。”原来他是想利用格肸水木来威胁陆水一他们。陆水一无动于衷,格肸水木和她无亲无故,她心中没有一丝同情之心,虽然格肸水木冒着生命危险把消息传递过来,但她却是没有感激之情,毕竟神秘大陆的一切人都与她无关。
  
  陆水一重新拿起了步枪,强烈的爆炸并没有把枪支炸毁,打斗早已停止,原因是格肸族人认为格肸舞樱根本不在这里,再打下去也是无意义的争斗。于是才想起了格肸水木,兴许格肸水木知道格肸舞樱在哪里,谁知道格肸水木根本就是个亡命之徒,准备随时赴死。
  
  陆水一身后的格肸族人骂道:“真是卑鄙无耻,我们格肸族人什么时候变成了威胁他人的人了,真是把格肸族人的脸面丢光了。”他们个个愤愤怒视。
  
  对面的格肸族人不以为意,他们说道:“这世间可没有什么威胁不威胁的,凭的都是能力,谁强就应该听谁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弱肉强食吗?”
  
  “我呸,我们格肸族没有你们这样的人。”陆水一身后的格肸族人不平道,就连说话人身后的格肸族人也感到了羞愧。自从格肸楠木当上格肸族长后,格肸族人就在慢慢发生着变化,早已不再是多年前那个充满正义,守护神秘的大陆的格肸族了。
  
  格肸楠木行事,并没有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表现,但是在暗地里却是各种使坏,外人不知,格肸族人内部的大多数人还是心知肚明的。
  
  “好大的口气,让我掂量一下你是肉还是吃肉的。”从天空上落下来两个人,说话之人便是其中一个,只见为首那人身穿道袍,留着长须,一副仙风鹤骨神态,乍一看还以为是神仙下凡了,正是东方长空。
  
  为首的格肸族人看到两人从天上落下来,吓了一大跳,他的资历算是很老了,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他瞪大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东方长空说道:“是你,真的是你。”在场的另外几个资历老的人也认出了东方长空,他们一个个向后退去,心中莫名产生了恐惧感,等他们再看东方长空身后的人,更是吓的一阵哆嗦。
  
  年轻一辈的格肸族人没有见过东方长空和暗世天尊,他们明显感到长辈们的害怕,不由得细细观察起来东方长空和暗世天尊,任他们怎么观看,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陆水一和赵若知见到暗世天尊,心里也是凉了半截,他们见过暗世天尊的手段,绝对不亚于格肸南火和格肸楠木,强如格肸舞樱这样的人也只是一招便被暗世天尊生擒。他们再看看东方长空,东方长空反而一身和气,不像是坏人,但是他们知道人不可貌相,越是表面和气的人,很可能心思是无比邪恶的。
  
  为首的格肸族人很深哆嗦,他十分清楚现下的形势,东方长空和格肸北寒一只手指头都能戳死他们,他不愧是经验丰富之人,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身形,说道:“原来是前任大祭司,格肸野有礼了。”这个叫格肸野的人便是围攻小屋的领头人。
  
  “我当时谁这么大口气,原来是格肸野,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如此傲慢狂野,怎么,你们格肸族人在自相残杀吗?”东方长空说道,他有意无意的看着受了重伤的格肸水木,再看看毁坏的小屋,他心想:“恐怕刚才那声爆炸便是小屋了。”
  
  格肸野不知该如何说,毕竟他们是来抓格肸舞樱的,如果他照实了说,那就惨了,格肸舞樱可是东方长空的妻子。格肸野说道:“我们族中出了个叛徒,受族长之命前来捉拿,前任大祭司难道准备插手吗?”他说的话很圆滑,既不说明叛徒是谁,还出言警告东方长空莫要插手,如果强行插手,格肸族人定会拼命。
  
  “胡说,格肸族人中的叛徒不正是你们吗?大祭司,他们要抓的就是主母,他们竟然说主母是叛徒,根本就没把大祭司和主母放在眼里。”陆水一身后的格肸族人发话了。从刚才的谈话中他们已经知道来人是东方长空,一个个又充满了信心,一语道破了格肸野的谎言。
  
  “什么?格肸野,你很神气嘛,连我小妹都被你划为叛徒了,怎么,格肸族的叛徒不是我吗?”暗世天尊一股威势咄咄逼人的散发出来,格肸野心中叫苦不迭,他心中希望格肸楠木赶紧回来,他实在是无法应对东方长空和格肸北寒。
  
  “格肸北寒,当年你杀了那么多格肸族人,心中就没有羞愧吗?”格肸野心想左右也是个死,索性就豁出去了,他事实盯着格肸北寒的眼睛和肢体,生怕格肸北寒突然出手,几十年前的恐怖画面立刻浮现在了他的心头,当年格肸北寒被黑丝侵染,不知杀死了多少格肸族人,老一辈的格肸族人都不愿提起过往。
  
  格肸北寒说道:“格肸野,你刚不是说弱肉强食吗?他们不如我,我杀死了又如何?”格肸野被呛了回去,他气的额头青筋暴起,根本无言以对,怪只能怪他自己刚才把话说的太满。
  
  格肸野说道:“你想怎么样?”格肸野身边的格肸族人全部围拢在一起,他们知道东方长空和格肸北寒的厉害,不敢大意,如果真打起来,他们只有输的份。
  
  格肸北寒笑着说道:“哈哈哈,怎么样?你说呢,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来当我的仆人,兴许我还能放过你一马?”格肸野怒目圆睁说道:“你做梦,有本事就杀了我。”他太小看格肸北寒了,他以为像格肸北寒这样厉害的人物在这样的岁数肯定不会再滥杀。
  
  “哦?这可是你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