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恐惧

第一百六十二章 恐惧

    巴儿思汗城的守军,以为他们面对的是箭雨,却没想到是流星雨。
  
      如果是前者,他们只需要躲到女墙后,仗着甲胄防御,绝大部分将士都不会受到多少伤害,可是现在......
  
      在流星雨袭来的时候,他们就感受到了磅礴的力量,不少人已经是心惊胆战,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打击可能不会轻松。但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些弩矢竟然会强到这种程度。
  
      夯土女墙根本无法给他们提供任何防护,直接就被弩矢射穿,身上的甲胄更是跟纸糊的一样,完全没有半点防护性可言。而当弩矢击中他们的时候,上面镌刻的符文法阵还会在陡然间炸开!
  
      灵气爆发出来,普通将士当场就成了横飞碎肉,就算是练气修士,没有到高段,也是当场重伤。练气低段的修士被弩矢洞穿身体后,更是直接惨死当场!
  
      一轮齐射,三万弩矢,尽数落在城头。
  
      这是练气修士出手,精准性自然不是普通将士可比,灵光尚未散尽,第二轮弩矢接踵而至,于是城头灵气光华再度明显,血雾与烟尘更加浓烈,惨叫声更加不忍听闻。
  
      三轮齐射过后,这面城墙的城头已经是面目全非,且不说女墙破碎,仅是倒在血泊中的将士,就不可计数。整个城头看起来,就像是一张被刮花的脸。
  
      到了此时,暴露在弩矢射杀范围之内的守城将士,除非修为到了练气高段,余者不是重伤就是死亡。成了尸体的人当然不会再有反应,但是活着的人,包括逯金斯等大修士在内,望着眼前的悲惨景象都是呆若木鸡。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城外这三万唐军骑兵,竟然全都是练气修士,而且普遍境界还不低。
  
      他们更加不可能预料到的是,对方的强弩全都是法器,射出的弩矢威力是如此强横!
  
      每根弩矢还都镌刻了符文法阵,且不说穿透力骇人听闻,让女墙都成了筛子,爆炸时的杀伤力,更是堪比练气中段修士出手。
  
      九万根弩矢几乎全部都在城头,那就是九万次练气中段修士奋力一击,在刹那间爆发出来,这样的威力他们如何抵挡?
  
      “这还是军队吗?这分明就是一群可怕的妖魔!”有人抱着脑袋痛苦哀嚎。
  
      “这就是唐朝军队?他们是把举国的练气高手,都集中到一起了吗?要不然怎么会怎么强大?!”
  
      “这样的万箭齐发再来几次,我们的战士就得死光!面对这样恐怖的箭雨,城头还怎么站人?”
  
      “巴儿思汗城在今天要陷入地狱了吗?真神啊,救救我们!”
  
      看着练气高段修士都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逯金斯嘴角抽了抽。他很想呵斥他们,让他们振作起来,可是面对残破的城头、满地的血肉,他自己也是惊骇不已,想说什么都没底气。
  
      转头看向城外的唐军,他心头一跳,对方阵中又开始蓄起灵气光芒,这是又要动手了!
  
      唐军没打算停歇!
  
      逯金斯沉下脸来,他很清楚,若是再不出手应对,巴儿思汗城的士气就会彻底崩溃。
  
      “对方只有三万人,我们城里却有二十万将士,有二十多名祭师境的高手!”
  
      念及于此,逯金斯咬了咬牙,回身下达军令,“重骑出击,轻骑袭扰侧翼,大修士牵制他们!我就不信,就算是妖魔,区区三万,还能吞下巴儿思汗城!”
  
      这个时候,他自己其实知道,若是守军龟缩不出,仅凭三万骑兵,唐军也奈何不得城池,顶多就是放箭而已。
  
      对方的弩矢虽然威力巨大,但也就是能毁掉女墙和城楼,并不能射塌城墙,自己若是向八剌沙衮求援,等到萨图克到来,这点唐军肯定掀不起风浪。
  
      但只看现在城中将士、修士的反应,逯金斯就知道,若是什么都不做,等唐军绕着城不断往城里射几天箭,巴儿思汗城就会死伤无数唐军的法器强弩,射程可不是普通弓箭可比,到时候他这个城主肯定会被可汗治罪。
  
      “必须遏制唐军的嚣张气焰,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这样我再向八剌沙衮求援,也有些底气!”逯金斯咬了咬牙。
  
      楚铮看着城门打开,铁甲森森的重骑奔驰而出,眼中就有了笑意,再看左右两面城墙的方向,也有重骑轰隆隆杀奔出来,而且城中还有大修士飞掠而出,当空袭来,他眼中的笑意就更多了些。
  
      守军总算是被打出来了。
  
      这正是他想要的。
  
      若是守军龟缩不出,他这三万人要攻克巴儿思汗城,还真的不太容易。
  
      “我听说前些时日,张长安到了这里。随后不久,这里就闹出了大动静,十多名新月教大修士被杀,练气修士死伤数百。”
  
      楚铮看了一眼高耸的城楼,嘴角微微扬起,“既然张长安那小子,已经在这里逞过威风,那么我这个做哥哥的,带着三万将士来战,若是不能将城池攻下,岂不是很没面子?”
  
      想到这里的时候,三股人马皆裹铁甲的重骑,每股万人左右,已经从前、左、右杀奔过来,气势凶狠,犹如山洪。
  
      “就这么点人,就这种军备,也敢跟狼牙军正面交阵?”楚铮嗤笑一声,他原本还想着,若是对方力量够强,他还能杀得尽兴一些。
  
      不过很快,这些重骑后面,就出现了无数轻骑,每一股的数量,都三倍于重骑,且没有正面冲来,而是开始迂回包围。看样子,他们是想将狼牙军包围起来,再慢慢射杀聚歼。
  
      大修士更是先行一步到了头顶,身若大雁,手中法器灵光如月。
  
      “先把头顶那些大鸟射下来!”楚铮向军阵下达命令。
  
      狼牙军中,也不乏真人境的高手,譬如说楚铮自己就是,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真人境也不会脱离战阵。对付敌方袭来的大修士,狼牙军有自己的办法。
  
      阵中一些狼牙军将士,迅速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出许多部件,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一架巨大的床弩模样的法器。
  
      它的体型却比床弩大了不少,只比投石机小一些,而且形状也不是完全的床弩模样,很多地方都有不同,尤其是中部突出的长管,委实是太过醒目。
  
      这种东西,被李晔命名为法炮。
  
      逯金斯飞临狼牙军军阵,就看到阵中多了十几个不小的空地,空地上架设的奇异法器,他没有见过,但看起来很威风的样子,操作它的修士竟然多达十几人。
  
      本能的,他就觉得不妙,唐军的单人强弩就能射杀练气中段,这些东西一看就不简单。
  
      不等他想太多,他就看到,随着十几名唐军修为之力爆发,身下各自浮现一圈法阵图案,澎湃灵气涌入那个奇怪法器上,法器周身符文次第亮了起来,尤其是突出来的那根长长的管子,亮得像是太阳。
  
      与此同时,整个法器往后顿挫了一下,幅度不小,地面泥尘四起,一道光柱从长管里飞射而出,速度之快,转瞬就到了眼前!
  
      霎时间,逯金斯感到了无法言说的极致危险,头发都要根根竖起,他早有防备,但也只来得及双臂交叉护在胸前,运足修为之力结下防御护罩。
  
      当光柱砸到自己手臂上的时候,逯金斯只觉得像是被雪崩正面击中,剧痛让他不禁闷哼一声,脑中更是有刹那的空白,体内灵气霎时像是被撞散,嘴里一甜就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体直接倒飞出去。
  
      好在他修为到底不错,在飞出去的时候,勉强稳住了体内灵气,虽然不能停止倒飞,但也能控制身体不至于摔落在地。
  
      也就是在这时候,他看到了半空中的大修士,一个个被光柱洞穿了身体,当空当作了一团团血雾!
  
      这一刹那,逯金斯惊恐到了极点。
  
      “这是什么东西?!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法器?!”逯金斯惊骇欲绝,能够一击轰杀大修士的法器不是没有,可那绝对不是练气修士能操控的!
  
      而就在这时,逯金斯看到自己的重骑,隔着近千步,就被狼牙军阵中飞出的流星雨当头砸中,一片人仰马翻,也不知死伤多少。而那些侧翼迂回的轻骑,更是被射成了惊弓之鸟,到处乱跑。
  
      原本大修士应该强势出手,给唐军造成巨大杀伤和混乱的,这样就能牵制唐军军阵,为重骑冲阵、轻骑袭扰创造机会。可现在大修士还没出击就身死道陨,普通军队哪里还是狼牙军的对手?
  
      更叫逯金斯胆寒的事情还在后面。
  
      巴儿思汗城城中,忽然传来巨大的喧哗声、交战声,沸反盈天!
  
      他刚刚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副手慌忙飞来,向他禀报:“夜落隔联合几名权贵,带着自己的部族军,正在进攻守城将士!我们措手不及,不太挡得住!”
  
      听到这话,逯金斯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外有强敌无法战胜,他还能退回去踞城而守,当个缩头乌龟等着萨图克来援,可现在城中都乱了,他连退路都不复存在。
  
      “夜落隔你这个狗贼!”逯金斯指着城池刚刚大骂一句,就被气得眼前阵阵发黑,身体摇摇晃晃的要从半空坠落。
  
      有二十万守军的巴儿思汗城,面对三万唐军来袭,竟然只战斗了不到半个时辰,城池就要宣告陷落!最悲哀的是,他的战士至今都无法突破唐军的强弩射杀,连唐军衣角都没摸到!
  
      巴儿思汗城完了,他自己也完了。
  
      这一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记起了,他们曾经被唐军支配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