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仙王 > 第八百二十章 我要上学

第八百二十章 我要上学

    第一锤出。www.x23us.com
  
      如金戈铁马破层冰,赵武那层层叠叠的雷刀刀芒好似冰块一般融化在了可怕的锤风之下,噼里啪啦碎得一塌糊涂。
  
      “这!!这不可能!!”
  
      赵武惊恐的表情如见了地狱修罗,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大锤轰在了胸口,整个人倒飞而出,又在墙壁上开出了一个大洞。
  
      叶枫一锤得手,面如沉壁,回首一看,只见对面那黑蚁虫云已经汹涌到了眼前。
  
      “给我咬死他!!”
  
      吴尽在后面咬牙切齿的怒吼,叶枫方才一锤实在是有些太过凶残,让他激动的五官都变了形。
  
      可下一瞬,当他那平日里无往不利的虫云快要靠近对手的身子的时候,忽然一道黑色的仙能漩涡凭空浮现,俨然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食蚁兽,大舌头上面泼洒着满满的口水,稀里哗啦的一顿狂卷就把虫云吞噬的干干净净,连一根蚂蚁腿都没有剩下。
  
      卧槽!!
  
      吴尽被这一幕惊得全身发凉。
  
      混沌仙能!
  
      竟是如此可怕的混沌仙能,能吞仙将灵虫!!
  
      心思剧震,一念之间,对手拎着大锤已经来到了眼前。
  
      第二锤出!
  
      天地崩裂。
  
      吴尽胸口直接被轰的凹陷下去,身子一连砸穿了脚下四层楼的地板,直直得落在了万香阁一楼大堂,惊起了一片宾客。
  
      所有的这一切看似复杂,其实不过短短两息时间,这时候长空钊刚刚才跑到包厢边缘,扭头一看,差点吓尿了。
  
      这什么选手啊?
  
      自己手下最强的两名仙将,就这么给报销了?
  
      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如此可怕的敌人……妈的,该死的是自己明明已经跑了,还好死不死的回来时要干啥?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现在他只能希望自己的三波灵虫能够再拖延一息的时间,他就可以逃出生天。
  
      应该可以吧。
  
      长空钊的心脏都快要跳的爆炸。
  
      那可是自己压箱底的三件宝贝啊!
  
      可惜,答案是辣么的令他绝望。
  
      就在他刚刚轰开包厢墙壁想要出去的时候,忽然一道玄妙的仙能将他笼罩起来,顿时他的动作减慢下来。
  
      这!!!
  
      长空钊只觉得身后一阵剧寒,仿佛死神的手掌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
  
      他想要转头,脖子却是僵硬得嘎嘎作响。
  
      下一瞬,一张美丽而冷酷的脸庞带着一柄狰狞可怕的大锤已经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你到底是谁!!”
  
      长空钊自己的都觉得这声音已经蔫得没了样子。
  
      对面。
  
      叶枫没有回话,只有一记大锤,扑面而去。
  
      哗啦。
  
      一个人头西瓜在包厢里面炸裂开来,鲜红惨白,洒满了一墙。
  
      ……
  
      “不!!”
  
      就在这一刻,距离万香阁十几里外的一座大宅之中,一道人影满头冷汗的惊醒过来。
  
      令人惊异的是,这人赫然正是方才被爆头的长空钊?
  
      只见他大口的喘着气,仿佛要将心中的惊惶尽数吐出来似得,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才发出了一声瘫软的呢喃:
  
      “那,那到底是什么人……太,太可怕了。”
  
      他觉得身子恢复了一些力气,便立刻爬下床来,眼神几番闪烁之后总算是恢复了理智:
  
      “不管此人是谁,既然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对我出手,看来是铁了心的要与我们作对了,此事必须尽快禀告城守大人知道!”
  
      说完,他也顾不得梳洗整理,便披头散发的向外面冲了出去。
  
      ……
  
      香城外面,一座小丘之上。
  
      莫谷声像一只丢了孩子的老母鸡,焦急的在山头上来回得走着。
  
      “叶少侠不会出事了吧……”他右手握拳,重重的敲在了左手手掌上:“唉,都怪老夫莽撞了,怎么能真的让他独自一人去找长空钊,这不是害他送死么?”
  
      而就在这时,忽然远处天边一道灵光闪过,叶枫笑眯眯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叶少侠!!”
  
      莫谷声连忙迎了上去:“你能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可曾见到了那长空钊?”
  
      虽然话是这么问,但莫谷声一来就上下打量了一番叶枫,见小伙子全身上下不见半点狼狈,一点不像经历过大战的样子,心下也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再细细一看,他见叶枫似乎是微微皱着眉头,便连忙又说了一句:
  
      “没关系啊,叶少侠。就算见不到那长空钊也无妨,毕竟这些家伙在香城已经经营了太久岁月,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
  
      “莫老先生。”谁知叶枫根本不接这话,而是摊开了手掌,里面有一只被砸扁了的血淋淋的小虫:
  
      “不知这是什么东西?”
  
      “哈?”莫谷声瞬间睁大了眼睛,惊道:“这,这是[天命蛊]!叶少侠,你从何处得来此等神物!”
  
      “天命蛊?”叶枫显然是来了兴趣:“我一锤子砸碎了长空钊的脑袋,他的身子就化成了这只小虫,莫非这虫子还有替死续命的功效?”
  
      一锤子……砸爆了……长空钊的头!!
  
      莫谷声费了老大力气才接受了叶枫这话。
  
      毕竟一只活生生的天命蛊就在眼前,放眼那香城之中,能够拥有这等至宝的也只有城守大人跟他手下的几名院长了。
  
      “叶少侠当真是好神通啊。”莫谷声看着叶枫的眸光消去了最后一丝质疑:
  
      “这天命蛊的确如少侠所说,乃是可以抵挡一次死亡危机的神奇仙虫。”
  
      “这么厉害的么?”叶枫紧跟着问道:“那是不是说有这虫子就可以不死不灭了?”
  
      “自然没有那般的逆天。”莫谷声笑着摇头:“想要驾驭天命蛊首先得将御虫术修炼至大成境界,且每一位御虫师一生只能使用一次,否则岂不是逆了这天地大道。”
  
      “那也很牛逼了啊!”
  
      叶枫忍不住的眯起眼睛看向了手中那小小的虫子。
  
      本来想着这次过来就是寻找一些混沌仙能,没想到竟然发现了如此神奇的宝物。
  
      天命蛊,就是给御虫师续了一条命啊!
  
      这么逆天的神通不学到手简直对不起我叶枫。
  
      他心里默默定下了目标,不过也清楚这件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眼下
  
      还有几件事情需要安排妥当。
  
      “对了,莫老,小霞他们一家安排妥当了么?”
  
      “叶少侠放心。”莫谷声拱了拱手:“云晓霞一家都已经被转移到了安全地方,那些人决计发现不了。”
  
      “好!那我师姐有消息了么?”
  
      “呃……这还没有。”莫谷声摇摇头:“请恕老夫力量有限,只知道含香前辈那日离开了山谷之后去向了东方,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看来那个‘石头哥哥‘距离这里还有些距离啊。
  
      以沐含香的神通,自是不需要叶枫为她担心,别看人家明面上看起来也只是个仙境巅峰,但那只七彩幻心虫一旦催动起来,只怕连叶枫也要好生头疼。
  
      “叶少侠。”交代完了其他事情,莫谷声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不知你接下来有何打算。若是你真的击杀了一次长空钊,老夫建议还是找个地方避避风头的好,毕竟那城守府的实力还是有些庞大。”
  
      “也是。”叶枫难得点了点头:“正好要找个地方去学学御虫术……哎?莫老,这事你拿手啊!!”
  
      “哈?是,是么?”
  
      莫谷声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
  
      咚~~咚~~
  
      悠长的钟声连绵回荡,代表着伏院的学生们结束了上午的课程,可以享受属于他们的午憩时光。
  
      “吃饭喽!!”
  
      一群垂髫孩童们蹦蹦跳跳的冲入了一座宽大整齐的竹棚,这是属于他们的午餐食堂。
  
      “小宝哥哥,快,这边!!”
  
      就见几名穿着还算整齐的小孩第一个来到了一排桌椅前面,用袖子擦了擦凳子桌面,招呼着后面的花小宝过来。
  
      今天花小宝看起来心情很不美丽。
  
      这是必须得。
  
      任何人被一个班里公认的吊车尾当众打飞都不会开心的,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那种憋屈的感觉还是让花小宝好像压了一团火在心里一样,总想要找个什么东西来发泄一番。
  
      “小宝哥哥。”
  
      旁边一个看起来有点胖胖的小男生乖巧的取出了一只还冒着热气的食盒,放在了花小宝面前:
  
      “这是我娘亲手做的[八宝香饭],香的嘞,您尝尝啊!”
  
      说完,小胖子掀起了食盒盖子,顿时放出了满满芳香,晶莹的米饭里面混杂着各种精美的食材,好像在盒子里铺了一番曼妙画卷一般,别说吃,就是闻了一口都让人直流口水。
  
      可下一秒,就听到啪的一声。
  
      食盒直接被花小宝打翻,里面的炒饭洒了小胖子一身一脸,让小家伙呜哇一下就嚎啕大哭起来,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什么猪食,也配拿到我面前?还不滚开!”
  
      花小宝冷冷一个白眼扫去,立时有人拉开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胖子,同时再也没有人敢靠在花小宝的身旁,都知道这位小爷今天心情不好,谁也不想再去触这个霉头。
  
      可别人不去惹他,不代表花小宝自己心情就舒坦了。
  
      他一双早已经不再清澈的眼睛在食堂里面扫了一圈,忽然就将目光锁在了一道身影的身上,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
  
      “邢大壮,你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