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仙王 > 第六百九十六章 自由代价

第六百九十六章 自由代价


      尹子雍手中法印再起,这一回,他催动了周围足足十颗灵息水晶,里面滚滚的仙能汇聚,凝出了一副悠远而清晰的灵息投影,里面,隐隐浮现了一派万千生灵汇聚的巨大场面。
  
      “那里是……”宋月明之前还是气愤,看到眼前的一幕,却是额头上浮现了冷汗,心中一片惊恐,整个人如同坠入了万年冰窟。
  
      “宋大哥应该认得这处地方吧……”
  
      尹子雍微微笑道:“传说中啸天大王的故乡,魂道仙路十座最远古的启程点之一的——堕灵星!”
  
      ……
  
      真的是堕灵星!!
  
      宋月明忍不住的浑身一颤。
  
      他被困堕灵星多年,更是曾经化身叶知秋的身份在大陆上行走,对于这片土地自然是无比熟悉。
  
      此刻,在画面之中呈现的乃是堕灵星三大势力一方之中的人族皇城,那汇聚数十万身影的场所正是皇城最为尊荣的地标建筑——诸圣大殿。
  
      只有人族最为重要的仪式才会在诸圣大殿前的广场上举行,只见面前的灵息投影不断流转,宋月明竟是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脸庞。
  
      那是……
  
      人皇谢天渊!魔君杀千殇!还有兽族的啸天一族——啸天战,以及几位兽王!
  
      他们竟然全都来了!
  
      这样的场面,根本无需在多言什么,想必一定是堕灵星上最为隆重的盛会,但马行空一行人却是不知为了什么,将目光盯在了这里。
  
      “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要拜大哥你与那位叶先生所赐啊!”
  
      马行空悠悠道:“自从半年前叶先生大闹破仙大会,随后大哥你又从堕灵星成功脱困,这才让魂道仙宫将目光放在了这堕灵星上,今日便是那魂道仙宫在堕灵星设立直属仙宫的隆重时刻,你看,那位坐在当中的便是本次大典的负责人,嚣雷仙将。”
  
      还真是他!
  
      宋月明跟嚣雷仙将有过见叶枫打一巴掌的缘分,此刻那位高高在上的仙将大人正端坐在诸圣广场的最中央,享受着万众膜拜的荣光。
  
      “二弟!!你听我说!!”
  
      宋月明已经猜到了对方要做什么,语速飞快的想要劝说,可这话刚刚起了头,就看到对面的尹子雍已经笑着取出了一块阵盘,轻轻的在上面催动了一道法诀。
  
      “不要!!”
  
      宋月明一声惊呼,却是拉开了一场浩劫的序幕。
  
      ……
  
      诸圣大殿之下,一股无形之力轰然涌动,爆裂开来。
  
      若是这天地间真的有所谓末世浩劫,便是如今这般的模样。
  
      那不知以何种手段凝聚而来的【征引仙能】,无穷无尽的汹涌出来,瞬息之间,便将整个广场轰成了碎片。
  
      时间。
  
      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可怕的冲击肆意荡漾,收割一切。
  
      人们,甚至来不及对此做出反应,无数的百姓脸上甚至还维持着欢呼的笑容,身躯就已经被那可怕的力量冲成了碎片。
  
      谢天渊,杀千殇,啸天战……
  
      尽数陨落。
  
      猪十八,金鹏王,雪狮王……
  
      无一幸免。
  
      曾经追随过叶枫的小鹏王,似乎在最后一刻感觉到了危险想要振翅高飞,却在瞬息之间偏偏破碎。
  
      狮雪晴,那骄傲美丽的狮族小公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抬头看向了天空,她苦苦等待的那个人终究没有回来……
  
      轰。
  
      碎了。
  
      世界彻底碎了。
  
      不仅仅是人族诸圣大殿与广场,这可怕的爆裂来自地心深处,恐怖的冲击无尽蔓延开来,竟是将整颗星域都彻底摧毁。
  
      大地崩塌,天空昏沉。
  
      死亡的末日,席卷了亿万生灵。
  
      兽族王城之内,在寝殿中闭目苦修的啸天云,忽然睁开了眼睛,一股莫名的哀伤布满了他金色的眼瞳。
  
      “老师……原本,我还想重新站在你的面前让你好好看看我。”啸天云苦笑了一下:“看来,缘分尽了。”
  
      下一瞬。
  
      他的身躯连同整个兽族王城,连同王城中的亿万兽族百姓,同样化成了飞灰。
  
      ……
  
      恩?
  
      叶枫正带着柳不亦跟尹天仇走出囚天牢的山洞洞口,忽然整个人微微一怔,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
  
      这一下整的柳、尹二人紧张无比:“是有人来了吗?”
  
      叶枫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掏出了一块本命灵牌,里面象征着某个人性命的本命灵火已经悄然熄灭。
  
      “叶枫,这是……”
  
      旁边两人不知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叶枫这一刻的表情,甚是萧索。
  
      “没什么。”叶枫摇了摇头,将那灵牌收了起来,但在他的心中终究还是忍不住隐隐刺痛了一下。
  
      啸天云,你终究还是离开了这方世界么?
  
      可那又是为何呢?
  
      堕灵星上,谁又有那个本事去伤害一位兽族王子,难道他自己又犯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罪么?
  
      而且,这种莫名弥漫起来的忧伤又是怎么回事……
  
      莫非堕灵星上发生了什么大事?
  
      对于堕灵星,叶枫终究有着一份难以言状的情怀,但眼下却不是去计较心中这小小悸动的时候,叶枫挥走了心中杂乱心绪,看向旁边的黑球儿道:“怎么样?找到宋叔的位置了吗?”
  
      “妥妥的!”
  
      如今的黑球儿化成人形,全身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野性魅力,就是稍微黑了点。
  
      他对着叶枫潇洒得比了个手势:“那边,一只【穿山鼬】感应到了老宋留下来的讯息。”
  
      “好!”叶枫点了点头:“是时候去看看那些人到底搞了什么名堂了!”
  
      ……
  
      嘭。
  
      宋月明似是被抽空了全身力气一般,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他一生豪雄,当年在兽将天归麾下担任统军参将,也曾信手之间决定过千万人的生死,但那种感觉与方才那一瞬截然不同。
  
      那是整整一个星域啊!
  
      亿万万的无辜生命,就这样全死光了!!
  
      马行空!尹子雍!!
  
      你们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轰。
  
      宋月明全身燃起了无法抑制的仙能火焰。
  
      他缓缓站起了身子,一双眼眸里已经再也没有了半点温情。
  
      “马行空……从今日起,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二弟……”
  
      冷冷的话语,砸在马行空的脸上,让后者忍不住的抽动了嘴角。
  
      “大哥,你听我说!”他上前一步:“我知道这很残忍,但是你看!你看那个所谓仙将!你看啊!”
  
      顺着马行空的手指,宋月明看到那灵息投影的画面竟然还在继续,显然在堕灵星上操控灵息水晶的人并没有陨落,还在传递着讯息,而在一片茫茫星河尘埃之中,无数的星域巨石在缓缓飘荡,只剩下了一道狼狈如狗的身影伏在一块碎石上面,眼神之中满是惊恐。
  
      嚣雷仙将,作为堕灵星上唯一一名仙将级的高手,总算从这场巨爆之中活了下来。
  
      尽管如此,当他的眼神看向投影画面的时候,明显发现了马行空安排之下操控灵息水晶的存在,但他作为一名代替噬灵仙宫镇压仙路的无上战将,此刻却是仓惶得没有丝毫犹豫的逃窜了。
  
      “大哥,你看到了吗!”马行空兴奋至极:“他们怕了!就算是仙宫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将那又怎样,他们也会怕!!以前的我们就是太过软弱,只会一味的防守,到后来根本没有对敌人造成任何压力,但现在不同了!一个堕灵星代表着啸天大王曾经的那一套已经成为过去,未来,将由咱们来为大伙开创一个全新的明天啊!”
  
      马行空用力的摇晃着宋月明的肩膀,似乎要将自己的宏远狠狠的摇入宋月明的脑海之中,在他的身后,那尹子雍却是一直微笑着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缓缓道:
  
      “宋大哥,村长大人一心只想守护桃园村,守护曾经的啸天一族后人。但这一次,我们真的明白了一个道理。”
  
      “只有伤痛,才会让敌人感到畏惧!”
  
      “只有牺牲,才能换来想要的自有!”
  
      两句话,掷地有声。
  
      一切仿佛都平静下来,石室之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马行空,始终紧紧握着宋月明的肩膀,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大哥,过了许久,宋月明嘴唇轻启,蹦出了两个字:
  
      “放屁!”
  
      “什么?”马行空瞳孔忍不住的缩了起来。
  
      哗啦啦。
  
      宋月明全身激起漫天舞动的星辰灵光,一道七色轮盘从他体内骤然飞出,十方乾坤粗犷的声音炸裂在整间石室之中:
  
      “他娘的老子虽然听不懂你们两个混蛋叽叽歪歪说得是啥,但老子就算再笨也知道,用一整个星域的人的性命换来的所谓幸福生活,老子晚上会他娘的睡不着觉哇!!”
  
      轰!
  
      马行空匆忙之间被十方乾坤狠狠击中了胸膛,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可就在宋月明打算与坤爷打算拼命血战一场的时候,对面那尹子雍却还是笑吟吟的将马行空的身子接了下来,同时对着宋月明打开了另外一道灵息投影。
  
      “唉。在下早就知道这一切没有那么容易让宋大哥您接受,所以本来今天这一切都没有打算让您知道……村长大人心软,不忍瞒着您这位他最最敬重的大哥,但就不知道宋大哥您心中还有没有藏着您的几位结拜弟兄呢?”
  
      “你……混账!!”宋月明死死握紧了十方乾坤的握柄,不用想都知道尹子雍此刻要给他看的是啥。
  
      柳怀生,尹天仇两人定然是囚禁在了某处,他们之所以没死就是会要被用来作为要挟自己就范的筹码。
  
      不过,当那投影画面清晰呈现出来之后,宋月明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在如此紧张愤恨的情绪下,硬是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尹子雍,你看看你给我看的是啥!!”
  
      …………
  
      第三更到,感谢考拉,天天源,还有这个月初所有给西门投保底票的朋友们,今天四更回报你们。